69书吧 > 燕南归 > 100:又碰见了(求月票)

100:又碰见了(求月票)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萧子鱼微微敛目,神情有些怔住。

    她昨儿还认为这世上没有如此巧合的事情,如今看来……还真的是有。

    她又见到这个人了。

    今日,白从简穿了一件月白色的大氅,神情依旧温和如初。

    他没有说话,站在他身边的人是寒山寺的方丈。

    方丈缓缓地念着佛经,声音平稳而又空灵。

    人说,佛经能有宁神的功效。

    事实的确如此。

    萧子鱼的目光从少年身上一扫而过,最后落在了佛像右侧的红漆大柱上。

    右侧,便有一个楼梯,显然是通往上层的。

    方丈念完了经文,面目慈善的走到白从简身前,“佛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施主,无需太执着,看淡一些吧!”

    “虽是镜中花水中月!”白从简语气和缓,“但是我却认为,终会殊途同归!”

    方丈又道,“佛曰,不可说!”

    不可说,不可说,一说即是错。

    白从简低头微笑,“多谢方丈!”

    方丈点头,双手合十行礼,然后才从殿内退下。

    方丈离开时,慧明大师也跟在身后。本来空灵的殿内,也因为两位大师的离开,而显得有些寂寥。

    两个人一离开后,白从简便朝着她走来,“七小姐!”

    “白公子!”萧子鱼对他行礼,“今日,很巧!”

    巧的有点让她难以置信。

    不过想想那日,白从简说他煮茶的水是取自寒山寺山后的清泉。那时她就该知道,像白从简这样风雅的人,自然会亲自来寒山寺看看。所以,要说巧合,大概是他们来的日子其实差不多……

    白从简声音温和,“我更认为,我们这是有缘!”

    有缘才有巧合。

    说完,他又说,“你在我面前,不用这样拘谨。”

    灯楼的大殿宽敞,周围的窗户虽不像乔家那样装着玻璃,却也用着上好的纸张糊住,并不会染人觉得昏暗。

    她离白从简并不远,在檀香缭绕的殿内,还能闻到弥漫在他身上的草药气息。

    萧子鱼曾听闻,有些人自幼身子虚弱,为了强身健体,只能泡着药浴长大。所以身上会带着和常人不一样的气味。也不知白从简,是否和这些人一样,也曾泡过药浴。

    这种气味,对她而言,十分熟悉。

    都是草药淡淡的气息。

    不过此时,白从简越是这样说,她越是不是该如何开口。

    “今儿七小姐来这里,也是来奉灯的吗?”白从简又问。

    他的语气温和,入耳十分舒服。

    萧子鱼点头,“我想给母亲奉一盏长明灯!”

    “原来如此!”白从简若有所思地想了想,“你随我来!”

    他上了右侧的楼梯,萧子鱼虽然疑惑,却也跟了上去。

    然而此时,初雪和初晴却被殿内的侍卫拦住,初晴眼看萧子鱼就要和少年离开,心里一急,唤了一句,“小姐!”

    萧子鱼顿下脚步,有些疑惑的看着白从简,“公子这是何意?”

    难道,这灯楼的上层是不允许她带人前往的吗?

    “你可以来,她们不行!”白从简语气和缓,解释,“第七层的灯楼,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去的!”

    他说的风轻云淡,萧子鱼却十分诧异。

    其实,萧子鱼从第一次和白从简谈话开始,便知道这个人的性子并不似她看到的那样平易近人,可以说他甚至有些霸道。

    这种霸道,不容人拒绝。

    他的一句话,让站在不远处的初雪和初晴都十分警惕,看着他的神色也带了几分戒备。再过几年,萧子鱼也到了该议亲的年纪,虽说大楚民风开放,却没有孤男寡女同处一室的道理,这说出去萧子鱼的名声就彻底的毁了。

    “你在担心什么?”白从简笑了笑,“佛门乃是清静之地,你不用这样一直防着我!”

    萧子鱼被堵的哑口无言,只能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人,一时神色茫然。

    这个人,到底要做什么?

    白从简看着萧子鱼的眼神,十分的认真温和,宛若冬日里的缓缓流过的温泉,又似春日里暖风拂面。

    他像是在告诉她,他不会害她。

    萧子鱼觉得这种感觉,十分的明显,像是与身俱来就带着的想法。

    萧子鱼想了想,“我没防着你!”

    “假话!”白从简说完后,又朝着楼上走,“你和我认识的一个人很像,她也总是喜欢说违心的话。虽然,我知道她说的并不是真话,可是日子久了,假话听着听着也像真话了!”

    他说的随和,却又透着丝丝无奈。

    萧子鱼对初雪和初晴丢了一个让她们安心的眼神,便跟在白从简的身后朝着楼上走去。

    他说的话,她都听着,但是却不知如何回答。

    半响后,萧子鱼才问了一句,“我和公子也仅仅见过一次而已,虽然受你恩惠,但也是你应允的。”

    他们,根本不熟。

    白从简停下脚步,看着她有些气呼呼的模样,不禁又笑了起来。

    他本就生的儒雅隽秀,笑起来的时候,更是温柔极了。

    “不……不是一次!”白从简目光深邃,声音低沉,“我们认识的!”

    认识?

    萧子鱼疑惑的看着白从简,神色里全是不解。

    她何时认识白从简的?她竟一点也不知。于是她琢磨一会,试探着问,“是在京城里?”

    白从简表情柔和,淡淡地嗯了一声。

    萧子鱼低下头,眸光微闪。

    京城?

    她在京城也甚少踏出萧家的府门,她不喜欢赴宴,更不喜欢应付那些她不喜欢的陌生人。而且,萧子鱼并不觉得自己的记性已经差到这样的地步,见过面的人,不会不记得。

    尤其是眼前这位,长的隽秀似深山青竹的男子。

    她见过,必定会记住。

    萧子鱼沉默了许久,又问,“是我落水的时候吗?”

    那一****和崔明秀在京郊,因为突如其来的慌乱,她选择逃避往后走,结果却和崔明秀相撞落了水。那时的她,肯定十分的狼狈,模样更是可怜……那样的她,想不被人记住都难。

    白从简闻言,脸上的笑容淡了一些。

    他说,“也算是吧。”

    (PS:2更~)(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燕南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总小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总小悟并收藏燕南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