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撩神记 > 第一章 陨落星辰

第一章 陨落星辰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有宛渠之民,乘螺舟而至。舟形似螺,沉行海底,而水不浸入,一名“沦波舟”。

    其国人长十丈,编鸟兽之毛以蔽形。

    始皇与之语,及天地初开之时,瞭如亲睹。

    臣少时蹑虚却行,日游万里。及其老朽也,坐见天地之外事。

    臣国在咸池日没之所九万里,以万岁为一日,俗多阴雾,遇其晴日,则天豁然云裂,耿若江汉,则有玄龙黑凤,翻翔而下。

    及夜,燃石以继日光。此石出燃山,其土石皆自光澈,扣之则碎,状如粟,一粒辉映一堂。

    昔炎帝始变生食,用此火也。

    国人今献此石,或有投其石于溪涧中,则沸沫流于数十里,名其水为焦渊。

    臣国去轩辕之丘十万里,少典之子采首山之铜,铸为大鼎。

    臣先望其国有金火气动,奔而往视之,三鼎已成。又见冀州有异气,应有圣人生,果有庆都生尧。

    又见赤云入于酆镐,走而往视,果有丹雀瑞昌之符……

    ——摘录自《拾遗记》卷四一,王嘉。

    那一本泛黄老古籍,定格在这一页上,窗外日落的光线,穿透了谁的身心,无力地任回忆蔓延。

    鱼鳞天,不雨也风颠。

    白玉阶,十二铜人一个一个都像着了魔,栩栩如生般地顶天立地,其实初生时已经作好了攻防姿态,谁会相信破铜烂铁已然亘古般的蕴含血染青天的意志。

    阿房宫,九层之上的屋顶,始皇与李斯一左一右在两端,背对背相去十丈。

    已惑之年,多年攻伐的决心此时更胜!逆天而行,势必遭天谴,然则顺应天命,功过三皇,德比五帝,纵然现在已经贵为人主,却不是一只笼中鸟,遥想昔日黄帝泰山封禅羽化而去,人道已沧桑。

    “李斯。”始皇终于在风雨未来时,在这寂灭的空气里,说了一句磐石般的话语,“这么多年来,给他们送了多徭役?”

    “陛下,就灭六国,北击匈奴,南征百越,已上百万!”空气里终于听见风的声音,一如李斯口中上百万人的声音。

    “难道天命里,人族注定世代为奴,而那些半人半兽所谓的神族就是主宰吗?”说出这句话,多年前的那一慕,就算是回忆也是那么惊心。

    多年以前,那时候在一位大神的引荐下,见过他的上级,半推半就半摭面的情况下,得以见一面。

    闭月羞花的上半身,让始皇一见犹如书中的颜如玉,不禁感叹,果然古人不曾欺我也。

    可是就在这前不久,遇到一个自称杀过神的剑豪给他说过,神族很恶心,下~半~身不是人。

    人类天性之一就是好奇心,始皇的好奇心更大,在对那剑豪的话语质疑下,在好奇心的驱使下,那双指点江山的手情不自禁地掀开了女神的裙摆。

    这一记撩女神的裙摆,让他终生难忘,这一双翻云覆雨的手就永远的定格在回忆里。

    于是后世有民间传说,前有纣王吻女娲,后有始皇撩女神。

    秋风起,大雁往南飞,它们要为自大寻找一个温暖的地方,而始皇当然也要为人族寻找一个被这世界温柔对待的天堂。

    “陛下,臣听说真人界是以人族为主要居民,不过我等凡人界连天年都达不到,能奈何?”李斯说起修真界,语气里充满的是绝望。

    “说起修真界,不知徐福抵达何处了?”

    “陛下,臣以为,此行不过徒劳而!相当年,白起将军以60万奴隶,神族相赠我们不过是兵器,技术却不曾相授,何况是关于天命?”

    “大洪水之后,我们人族积弱,生老病死不过百年,各诸候国却还连年战争不断,如今合并六国,却还要为神族南征北战寻求资源,这样的神,我是侍奉够了。凡事有一线希望,朕都会为它去冒险,拿这一世的人命去愽后一代人的命,朕不知道是对是错,就让后来者去说吧!”

    说着把手里的一块玉壁往身后一抛,在空中留下一道完美的弧线,几滴汗水在空中坠落,那是始皇心在滴血。

    “今年祖龙死!”失而复得的东西,很多人都会意外的高兴,如果还带一句诅咒,怕是平凡如你我也都高兴不起了吧!

    这块玉壁天然自成一副山水图,高山流水携带时光深远,李斯伸开手掌,玉壁刚好落在他那纵横交错的掌纹上,玉壁图画映入眼睛里。

    有人说,命运就在自己的掌心里,那纵横交错的掌纹就是每个人的人生轨迹,它丈量的是我们要走的人生路。

    可是这时候,李斯突然感觉自己的人生就要失控了,那巴掌大小的玉壁沉重得就像自己脚下的大地,自己仿佛也已身在其中。

    他当然记得,这是上次巡游时,始皇为了祭祀水神而投入江河里的那一块玉壁,仅仅在失去与复得之间,意义却不一样了!

    “始皇死而地分。”这世道,风多了一些,雨多了一些,催命符也多了一些,在这之前是荧惑守心,现在是送回玉壁附加的诅咒。

    诅咒的力量此时已蔓延了整个咸阳城,一团火球从天而来,它携带长长的尾巴,一种灭世的前奏,这让整日躲在宫里混吃等死的宛渠国使者恍然觉悟。

    “牛逼吹破了,人浮于世,我是想混吃等死,可不想又是末世死法呀?一百万种死法里,我只想要看自己的天命也这么难?”说着自己跳了起来,奔走出去了。

    外面的天空绚丽多彩,卷积云被那在天空中俯冲过来的火光染成了妖~艳的巨鱼,它也跟着游了过来。

    “我为你而来,师弟你这是要去哪里?”

    本在奔走的宛渠国使者,被这突然如其来的熟悉的声音叫停了,在这听到阔别已久的声音,本该是生与死的那么远,如今却感觉是生与死又是那么近!

    “想必师弟早已经进入了新的境界了,恐怕是在我上一次死在我手里都已经臻化完美了,既然这样再次见面又何苦在跑呢”

    “见你大~爷,你狗~日的在哪里,还不把你的尾巴翘~起来给我扫地!”宛渠国使者停下后循声寻找声源与说话者,转了一圈又一圈实在不知道来者在什么方位。

    “可怜的师弟呀,看来你除了学会保命的本事,其它都是狗屁不通了。不用找了,我就在你身后,想转身看我,轻一点再慢一点,否则历史又要重演,小心没命了!”

    “你大~爷的,语气这么阴阳怪气,做人也这么阴我!我可是你师弟呀,唯一的师弟啊,物以稀为贵,难道你不觉你有这样的师弟,命里非常富有吗?”宛渠使者边说边慢慢地转身,他可不敢不听话了,因为已在师兄手里死过了一次,同样的死法绝对不能出现第二次,这是他上一次死去活来后自己的觉悟。

    “你们这是又要让盘古开,最后嫁祸于天辟地吗?”面对久违了的却又未曾改变过的容颜,似有唤起了某种感情,“拜托,盘古大陆已经支离破碎了,再破就没得玩了!”

    “我命里缺你?再说了,你那么能逃命,大不了换个星球,在茫茫宇宙里重新找一个玩呗!”

    “人浮于世,死过一次后,我原本只想混吃等死,可是现在……”话未说完,他猛然一记左勾拳,把师况送上了万里青天,“要玩你自己去玩吧!”

    而此时,原本伫立在阿房宫大殿前的十二铜人巨像,此刻像活物一样,仿佛从远古苏醒的巨人,一个一个都仰望长天,眼睛里翻滚着仇恨的滔天巨浪。

    谁会相信这些原本就是破铜烂铁,就让工匠那么一打造,不仅散发意气,此时此刻既然充满了仇恨,其中一个带剑与盾的巨人率先冲天而起,目标既然锁定的是刚被打上天了宛渠国使者的师兄。

    “伊恩,你果然是命里的好贵人,我一定会回来的!”不知道是不是有希望,不过他的笑容好难看。

    可能是他看见了地面上师弟在向他挥手,也听见了自己的师弟在得瑟地说:“师兄,我还怕你一个人寂寞,现在怕是不会寂寞了吧!”

    随着其它十一个巨人与那团火光碰撞在一起,所有人瞬间眼前什么都看不见了,耳朵里回荡的是滚滚惊雷。

    铺天盖地的光茫巨大的冲击波,点燃了也摧毁了半截阿房宫,始皇动用了全部真龙之气抓起李斯才堪堪逃出生天。

    铺天盖地的光茫巨大的冲击波,就在这瞬间,光茫突然聚收,刹那间天昏地暗,后世人们回忆说,从来没那么美丽的星空。

    大白天的看见美丽的星空,对后世人来说无异于白日见鬼了。

    可是前人的所见所闻就有这样的荒诞怪经,不管后世人信或不信,他们总是时不时的在茶余饭后或睡觉前给孩子们讲古籍。

    那天的星空格外的温柔美丽,人们清楚地看到,一束束星光像一条条河流一样,源源不断地流向那空中的爆炸点,就连太阳的光也不例外。

    它是什么东西,不仅能够吞噬星光,而且还强悍地吸收星辰的光能?

    每当被这样问起,讲古籍的人也哑然了。不要说他们不知道,恐怕连宛渠国使者伊因也不见得能说出个所以然来。

    伊恩确实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所以当喘过气的秦始皇问起这种现象,那个在自己面前曾谈天说地,古往今来无所不知道的家伙也哑然了。

    天复晴朗,人们看见了一个格外干净的天空,情不自禁地相互问道,你有看见过这么干净的天空吗?

    没有云,没有风,没有飞鸟的痕迹,只有一束远向北远去的光。

    “祖龙,你的命半年后,我回来收!”阿房宫废墟上,此时既然有一人手持蝰蛇匕首,全身武装到牙齿,看不到一点人肉,那一身幽黑发亮的皮甲看上去很帅气。

    说完人就原地消失了,始皇看着他就这样在自己的面前凭空消失了,不禁想起当年荆可刺杀他的场景,“这个世界,现在连空气里都有人要置我于死地了。”

    “陛下,无须担心,来者非本人生命体,也就破坏不了陛下的真龙气场,他蛰伏一万年也杀不了你的。”伊恩似乎看出了始皇的所想,作出了一相解说,“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要找到那颗坠落在北境的星辰。”

    “那是一颗星辰?”秦始皇虽然奇遇也不少了,但是对此也疑惑不解,怎么会是一颗星辰呢?

    “应该是的。”回到了陵墓深处,一间大的密室里,却摆了许多各种各样的仪器,伊正在手不停的点击滑动着一尺左右的光幕,光幕里有各种各样的信息影像,“我想应该是远古的巨人意志保护了我们,要不然我们不变成末世劫灰也会被吞噬!”

    “监视点被破太多,陛下,你请稍等一下!”说着又忙碌起来了,时不时还自言自语,秦始也只听懂一两句,据说这是一种万物的母语,“陛下,今天你也看到了,不是我不想把这些技能教给你们,我教了,我死,你们也会死,他们会找上门的。终有一天,你们人类,会回忆起所有这些东西的,毕竟这些也有一部分是你们人类的文明。”

    “跟你说这些,代表我不是快要死了,就是快要离开了。”伊恩嘴跟手一样,一个不停的说,一个不停的动,听得秦始皇像一个伟大的思想家开始沉默思考宇宙中的万事成物,“好了,根据数据分析找到了大致方位,它坠落在上郡肤施县西南的一片原始森林。”

    “好,我按排人手,立刻起程!”放开了手中的飞鸟,它自己飞走了,这种飞鸟却非活物,它是外面镀了一层黄金的金属机械,从神族那交易过来的传讯用的工具。“金燕已飞去上郡,我们去与蒙恬扶苏他们会合。”

    走出骊出,倾盆大雨从北麓呼啸过来。但两人目标明确,执行力强,快马加鞭直接取道上郡肤施县西南原始森林,只为那颗星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撩神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昌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昌冰并收藏撩神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