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凤天歌,倾城第一医后 > 第九十三章 王牌

第九十三章 王牌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闻人御点了点头,“这么说,朝廷征到的兵也不算多了。”他心里有些紧张,大凛国国民本来就不多,出兵数量无论如何也比不上大泱国。加之大泱国最近发展异常快,对大凛国来说,又是一大威胁。闻人御连江湖人士都召集不了多少,他的胜算还能有几分?

    月侵看到花主眉头紧锁,一言不发,她知道花主有些烦心事。

    “沈焕最近在做些什么?”闻人御忽然望着月侵。

    月侵连忙柔声道:“这丫头在闭关苦修医术。她说她懂的太少,需要恶补。”

    “如若往后大泱国大凛国之间会有战事发生,本主要她跟随当朝皇帝一同出征,在军中行医救人,多进行实训演练,比她闭关读医术好得多。”

    月侵的嘴角抽了抽,总觉得花主和当朝皇帝有什么不一般的关系。莫非他们两个认识?

    花主料事如神,也许花主已经预料到两国必定发生战争,月侵不敢多言,她屈膝行礼称是。

    “这些日子,辛苦你了。”

    月侵连忙道:“花主言重了,月侵是楼中掌事,做这些事情都是月侵的本分。花主您日理万机,月侵只愿替您多分担一些楼中琐事,并不觉得辛苦!”

    **

    山深林茂,一辆马车飞快地穿行在一条隐蔽的小路上。车夫眼神锐利,一细看,正是秦无衣。

    秦无衣到现在并不想跟车里的女人说话,他早就知道这个女人会破坏大泱国的大事,偏偏自家皇帝老头信誓旦旦说她聪敏机巧。若真是聪敏机巧,他会沦落到天涯逃亡?

    想他堂堂大凛国太子,四隐阁阁主,弓卑屈膝在敌国的天牢当差不说,还沦落到给人当马夫。

    马车里隐隐约约传来有人啜泣的声音,秦无衣闻声眉头皱得更深。他十分不想理会这个女人,因为马车里还有一个奴婢,她会替他收拾乱子。

    挽芳在马车里给秦谦玉顺着气儿,一遍又一遍。她叹息着:“谦玉,你不要责怪东宫。在此事上面,你确实有考虑不周的地方。”

    被自己心爱的人怒吼,到底是个什么感觉?秦谦玉平时都觉得秦无衣沉稳平静,不善表达喜怒,还以为他是心疼自己,对她那么温柔。他却忽然那么粗暴,若非两人有着一层兄妹关系,怕是他早就控制不住自己,也不知道会怎样惩罚她。

    秦谦玉也很委屈啊,她哪儿知道咕咕和大凛国皇宫里其它信鸽的飞行路线不一样啊!秦谦玉顶多能让咕咕知道从大泱国来回大凛国的路线,至于路途中间,咕咕爱怎么飞怎么飞,她也无法教会咕咕具体的飞法啊……当然,也是她失策了,失策了。

    没想到闻人御精明得很,鸽子都是飞在天上的生物,他竟然连它们都分得出来谁是自己的,谁是外人的,还准确无误地把咕咕从天空中射死掉落。

    她早就知道闻人御视力好,箭法好,没想到,他的智力也不同一般。秦谦玉到现在也不知道咕咕腿上绑着的信写了什么,能让闻人御一把揪出她和秦无衣。

    只有闻人御自己知道。

    “挽芳,你说,这次回国,陛下会怎么处置我……”

    挽芳心中冷笑,面上还是温婉平静地安慰秦谦玉道:“谦玉别慌,你这样一幅好皮囊,于陛下来说,还会有别的用处。你可忘了,要来皇室提亲的皇亲国戚名门望族,都快挤破了头呢。”

    秦谦玉不由得伸手抚摸自己的脸颊,慢慢滑到耳根旁边,细细体会,那里还有一道不容易被发现的细小疤纹,这是她受到圣女恩惠的痕迹。

    “可是我,心中有所爱……”她明白自己的地位,只是一颗棋子,秦谦玉很苦涩,没办法左右自己的婚姻,合该是她这辈子最大的败笔。

    前方传来一声马儿嘶鸣,马车紧接着快速制停。秦谦玉和挽芳险些摔出马车,秦谦玉的公主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忽然想起马夫是秦无衣,她心中庆幸,还好自己没有把气儿撒出来。

    秦无衣揽开布帘,眼神不太友好,似是强压着心里的怒气,他冷声而快速道:“你们两个,谁会驾马车?”

    挽芳诺诺答道:“东宫,奴婢会一些。”

    “你来!”秦无衣干脆跳下马车,等着挽芳从马车里面出来。“认得回大泱国的路吗?这条小路沿着一直走就是了。没有什么人知道这条小路,你们只管安心往前走。”

    挽芳不敢忤逆秦无衣,有些慌乱地坐在马夫的位置上,抓起马鞭,感受了一下它的粗糙。她在等秦无衣上车,大抵是东宫驾车太久,他已经累了。

    然而秦无衣站在原地向她交代了几句,不断揉捏着自己的手腕间,并没有要上车的意思。

    挽芳这才弱弱地问道:“东宫殿下,您不上车吗?”

    果不其然,秦无衣坚决地摇了摇头,对她道:“你好好护送皇贵妃回大泱国,本殿下还有一些事情尚未解决,也不想回去看皇帝老儿的臭表情。”说罢,秦无衣狠狠一拍马屁股,马儿受惊仓皇跑开,挽芳扭着头想看秦无衣,好似有话要说,但是两人已经隔得很远了。

    秦无衣内心有些翻江倒海,鬼才知道他到底是多么不待见秦谦玉啊。

    秦谦玉独自坐在马车里,神情不安。“挽芳,东宫去做什么了?”

    耳边风声太大,挽芳并没有听见秦谦玉的问话。她认真驾着马车,也有些心事。东宫改头换面在那天牢里呆了那么久,合该有些事情搁着没有处理,他是有想法的人,她何必多想。

    仿佛一下子失去了很多东西,秦谦玉的心空落落的。咕咕和秦无衣,都离她而去了。

    这都是谁造成的……秦谦玉的眼里多了些凶狠的光芒,她忽然觉得闻人御英俊的面目变得令人憎恨,他的好皮相下,不也藏着一颗狠心吗?一点后路也不给秦谦玉留下,他不是曾经爱她爱得轰轰烈烈?人说夫妻当是同林鸟……下一句却是,大难当头各自飞。

    要是大难当头各自飞,秦谦玉心里还稍微安慰些。这次可是她这只妻鸟被夫鸟逼走,多可怜。

    不仅失去了皇贵妃的风光身份,如今大凛国举国上下都知道她犯了滔天大罪,是个落跑皇妃,就连……秦无衣都对她生气,离她远去。她失去了她心爱的人,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闻人御……本宫定要你好看!”她的指甲深深陷入手心,攥得生疼也不自知。

    秦无衣徒步在深山老林中快走,忽然空气中隐隐约约传来流水的声音,他一边记路,一边循着水声找过去。

    这是一条清流,却不深,流得略急。不需细看就能看到河底的鹅卵石,在太阳的映晒下,似乎能淡淡地折射出一些七彩光芒。

    秦无衣慢慢蹲下来,掀翻自己右手臂的衣袖,他的手腕间,有一圈粗藤缠绕编制的手环。

    这水还算干净,秦无衣觉得自己还算满意。想着,便把自己腕间手环小心翼翼地拿取下来,放在清水中动作轻缓地洗净。会有人突然闪现抢走他手中的宝贝吗?秦无衣自嘲地笑了笑。世间哪儿有那么巧合的事情,光天化日之下,莫非还能有人跟踪他不成?

    她将会被他永远地藏在心底,她是他不能触碰的禁忌,因为要打击闻人御,只能牺牲她。

    秦无衣不会离开大凛国,至少最近这段时间他不会离开。因为他还有重要的事情没有完成。

    秦无衣掸了掸手环上的水珠,右手不自觉地伸向腰间——这里有一根短笛。

    他怎么能够轻易地离开大凛国呢?那样他手里这根短笛岂不是失去了效用?这几个月来给闻人御的毒岂不是白下了?圣女从不轻信他人,也告诉过他这根短笛不能轻易交给别人,只能他拿,这就意味着,短笛只能经他之口吹出音乐,让体内潜藏着毒性的闻人御立刻毒发。

    “本宫不知道你有多大能耐,中毒几分深,就算这毒药不起作用,本宫还有一张王牌。”想到姜一闲笑靥如花,秦无衣露出笑容,他的眼里因为这笑意都染上了阴森。

    爱情能让人迷惑人心遮蔽人眼,权力和欲/望又何尝不是?

    秦无衣把手环套在手腕间,沿着原路返回,又回到小路上。一直随着这条路走,路的尽头就是大凛国的一条官道,也就进入大凛国内了。

    天色渐晚,秦无衣一抬眼,终于看到路上点点灯光,便知道,深山老林的路马上就要结束。

    他现在所处的方向大概是沐月城东。虽然地处沐月城城界处,于城中心来说比较偏僻,好歹是一国主城,这里也不见得多么冷清。华灯初上,夜市熙攘。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凤天歌,倾城第一医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清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湮并收藏凤天歌,倾城第一医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