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阴夫,你滚开 > 032恶耗:措手不及

032恶耗:措手不及

推荐阅读:地府微信群:我的老公是冥王盗墓笔记 (全本)蛇王抢亲:腹黑宝贝无良爹带着百万阴兵闯都市阴阳鬼探活人禁忌影视世界游记摸金传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一巴掌来的太突然,我被阮伊儿打的脑袋一阵眩晕,整个人懵了,只感觉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

    很快,我回过神来,扬手还了阮伊儿一巴掌,“阮伊儿,你凭什么打我?当我好欺负?”

    我脾气好,不是没有脾气。骂我,我本着素质良好一笑了知。

    可堂而皇之的来动手打我,叔能忍,姐就不能忍了。

    阮伊儿没想到我会还手,傻了一瞬间后,发疯般的抓住我的肩膀,拼命的摇晃,歇斯底里哭喊怒吼,“白言,你这个祸害怪物,你为什么要害死悠然哥哥,你赔命,你赔我悠然哥哥的命……”

    我原本被摇晃的发昏的脑袋,再听了她的话后,犹如晴天霹雳,大脑轰地一下一片空白。

    耳边不断的萦绕着那句话:你为什么要害死悠然哥哥,你赔命,你赔我悠然哥哥的命……

    “你在说什么?”我缓过震惊的心神后,一把抓住阮伊儿的胳膊,情绪激动,声音颤抖,“你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阮伊儿哭的像是个泪人儿,恶狠狠的把我推开,撞在摆放物品的货架上,愤恨的指着我,咒骂:“白言,你装什么装,都是你这个贱人害的悠然哥哥惨死,死无全尸。我诅咒你不得好死,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阮伊儿喜欢安悠然,所有人都知道的。她不会拿安悠然的生死开玩笑。

    忽而,我脑海里浮现出昨夜做的梦,梦里的那个被恶鬼蚕食的人,被鲜血染红的衬衫,是那么的眼熟。

    我身子猛的一个趄趔,差点倒在地上:“不可能,那只是梦,只是梦,悠然不会死,他不会死的……”

    我不敢置信,也不愿意相信,拿起电话拨通安悠然的手机号码。

    所有的注意力就集中在电话听筒里。我迫切的想要听到安悠然的声音,等待的时间。

    每一分每一秒,都是让我生不如死的痛苦煎熬痛苦。

    终于,电话接通,传来一个女人似哭过般嘶哑的声音。

    我心里咯噔一下凉了半截,哆嗦着唇问,“你,你好。我是悠然的朋友,能让安悠然听电话吗?”

    下一瞬,电话里传来的泣语,让我努力支撑的身子,终于忍不住的倒了下来,整个人瘫痪在地上,眼泪像是决堤的洪水,止不住的涌泻出来。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爱他。十六年了,我爱他十六年了。呜呜……可他一直把我当妹妹,心里想的念的都是你,他爱了你整整六年,本打算在你生日的时候向你表白,可你为什么要害死他,为什么,他那么爱你,你怎么忍心害死他。白言,我恨你,我恨你……”

    阮伊儿悲痛欲绝的扑在我身上,发泻着她心中的恨愤的悲痛。

    我听不到阮伊儿在说什么,任由她在我身上踢打哭骂。炸开的脑子里,突然涌出一段似被遗忘的记忆。

    恶鬼追杀中,那个温润的像是暖阳的男孩,用自己的身躯和生命,为我换来一线生机。

    那个笑容的如春风烟雨般温雅的男孩,在死前的最后一刻,也不忘笑着跟我说:言儿,别哭,活下去,替我活下去。

    “我怎么会忘记,怎么会忘……”

    我从在地上爬起来冲出超市,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要去看他,他因我而惨死,我却在醒来后,把他遗忘了。

    这一刻,我恨死我自己。恨不得死的那个人是我。

    “老婆。你要去哪?”我刚冲出超市,一抹身影冲到我面前,抱住我颤抖的身子,“老婆,你的病还没好,我们回家好吗?”

    我现在的心里只有怨和恨,狠狠的推开云焱,情绪失控的一巴掌甩在他的脸上,哭吼道:“你不是帝君吗,你不是很厉害吗?你为什么不救他,为什么抹去我的记忆……”

    我几乎失去理智,把所有的自责和怨恨,都发泻在云焱的身上。也许只有这样,我心里的罪恶感,才会减少。

    云焱被我一巴掌打怔然了,阴沉着脸庞看着我情绪失控的朝他大喊,“那些恶鬼想要杀的人是我,是我害死了悠然,我是杀人凶手……”

    “老婆,这不是你的错。”云焱猛地把我抱在怀里,紧紧的,安抚我几乎快要崩溃的心里,“老婆,乖,这不是你的错。都怪我,我要是寸步不离,就不会让你被人算计。如果我能早到一步,就能救他,是我的错。不关你的事。”

    阮伊儿冲到超市外,憎恨的瞪着我,“你们这些杀人凶手。我要报警抓你们。让你们一辈子坐牢,给悠然哥哥赎罪。”

    云焱脸色一沉,充血的双眸尽是杀气,手掌一挥,隔空掐住阮伊儿的脖子。

    阮伊儿痛苦的呜咽一声,瞪大眼睛恐惧的盯着云焱,拼命的撕扯脖子。脸色已经涨成猪肝色。

    我怕云焱会杀了阮伊儿,连忙把他的手按下来,“她是我同学。”

    情绪平息冷静下来,我明白,云焱收走我的手机,不让我出门,甚至抹去那天的记忆,是不想让我自责伤心。

    我知道,他是为我好。可我恨我自己,不是我,悠然不会死。

    云焱见我冷静下来,一边抚摸着我被打的红肿的脸,一边冲着吓的瘫痪在地上的魂不附体的阮伊儿,阴冷的吼道:“滚。下次再敢伤她,我要你的命。”

    “啊,鬼啊……”

    阮伊儿吓的尖叫一声,连滚带爬的逃命。

    我瞪着云焱,恼怒的说:“你是怕所有人,都不知道你是鬼吗?”

    云焱擦去我脸上的泪痕,在我红肿的脸上吻了一下,“她居然敢打你。”

    “她和悠然青梅竹马,一直都喜欢悠然,悠然因我惨死,她打我,恨我,都是情理之中。再说,我也打了他一巴掌。”我吸了吸鼻子,说:“我要去看悠然。今晚上他头七,我要去给他上香,或许,我还能够看到他的魂魄。”

    云焱没有说话,把我抱起来,朝别墅走去。

    晚上,我来到悠然家,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妇女,脸色疲惫,双眼肿的像是核桃,眉宇间和悠然有几分相似,我想,她应该是安悠然的妈妈。

    看到她的伤心欲绝,我心里的罪恶感越来越强,红着眼眶说:“阿姨您好,我是悠然的朋友,今天打过电话来,我想来给悠然上柱香。”

    她打量了我一眼,又四周看了看,发现我是一个人,就把我请了进去。

    一进门,就看到悠然的黑白照片,摆放在正堂,照片里他笑容灿烂,一如第一次正式在图书馆遇见他时一样清雅迷人。

    “然儿这孩子,一直以来都听话又孝顺。”悠然的妈妈拿着占燃的香递到我手里,眼泪啪啪的流,“他前不久,才跟我说,他喜欢上一个女孩,情人节,要带那个女孩来家中作客,谁知道……”

    见她泣不成声,我心里的愧疚更深,跪拜在悠然的灵相前,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紧紧的咬住嘴唇,不让自己痛哭出声。

    她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问我:“你叫白言对吗?”

    我一怔,点了点头,“阿姨,对不起,我……”

    “然儿,有东西想要送给你。”她拉住我上了二楼。

    许是因为今夜是头七,整栋别墅里只有安悠然的妈妈一个人。我没有听说过,安悠然是单亲家庭,怎么会没有看到安悠然的爸爸?

    就在我疑惑时,她已经带我来到安悠然的房间,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盒子给我。

    我接过盒子一看,里面是一条纯天然紫水晶项链,项绳是蚕丝手工编制,紫色挂坠像一颗猫眼,非常的漂亮。

    悠然妈妈不知从何处端来一杯水递给我说:“这是他用了两个月的时间亲手做做的。这孩子长这么大,从没有喜欢别的女生,我看得出来他很喜欢你。”

    我捂着嘴巴,眼泪啪啪的滴在那像猫眼的水晶上。我不知道该和他的妈妈说些什么安慰的话。接过她递来的水,掩饰自己的自责和愧疚,低头喝了起来。

    忽而,一阵阴风刮来,冷的我浑身一颤,就听到云焱的声音传来,“她在水里下了药,不要喝,快离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机之神局贩妖记大漠苍狼:绝地勘探大漠苍狼:绝密飞行阴阳鬼探山海秘闻录我当道士那些年伏藏师阴阳鬼探之鬼符经蔷薇花之夜:封灵师的血色档案

阴夫,你滚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卿并收藏阴夫,你滚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