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阴夫,你滚开 > 096带种:云焱吃瘪

096带种:云焱吃瘪

推荐阅读:地府微信群:我的老公是冥王盗墓笔记 (全本)蛇王抢亲:腹黑宝贝无良爹带着百万阴兵闯都市阴阳鬼探活人禁忌影视世界游记摸金传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虽然,不想宣告这个令人心痛的噩耗,可我还是不得不说。

    深吸一口气,我按住那男人抓住我手腕的手,悲痛的说:“虽然这很残忍,但还是要告诉你。你的老婆和儿子,都已经遇害。”

    听了我的话,那男人面无人色,眼底透着绝望,当即抱头失声痛哭,“我的错,都怪我,我要是不执意带她和儿子来这里旅游散心,她们就不会遇难,我该死,我该死……”

    他悲痛欲绝,泪流满面,紧握的拳头,狠狠的朝自己的头砸去。

    我紧紧的蹙眉,站起身来,回头跟风衣男说了句,照看好他们,就匆匆下车,跑进馆子的后厨房。

    我施咒把那些已经死的人变物,变回人类。

    然后,强忍着恐惧,把挂在铁钩上的女人人头取下来和另外几具尸体放在一起。

    最终,在一个烤炉里找到了,已经被烤熟的孩子。

    那张脸庞狰狞扭曲,可见他被活活的烤死,受着整样的痛苦。他的身上被烤的泛着油黄,烤箱底下滴了一层的尸油。

    整个厨房,是人肉的香烤味,内香四溢,若是不知这烤肉是人肉的前提条件下,这绝对难得吃到的美味。

    可在知道这香味是来自一个孩童的肉后,我心里一阵愤恨,五脏六腑都拧巴起来,直想吐。

    我把那烤熟的孩子,入在那女子的人头边上,看着满地的鲜血残肢,和那一具具毫无人气的尸体,再恐惧,再害怕的心,这一刻,都无比痛恨那些巫尸。

    我双眼紧闭,默念往生咒,为这些惨死的人超渡。

    很快,那些死人的魂魄,从躯壳里飘了出来,站在自己的尸体边上,看着自己的尸体,悲伤痛哭。

    每个人都会死,抵不过时间岁月,躲不过意外病痛,避不了命劫灾难,可我想,他们万万没有想到,那一百种一千种死法里面,他们最终,会是以这种非人类的死法,不甘心的结束一生。

    “我还没有再看家人一眼,没有好好孝敬他们。我还年轻,我怎么能死。”一个约二十出头的少年,抱头蹲在自己的尸体面前,悲愤不甘的道。

    “呜呜,我妈妈一把屎一把尿把我拉扯大,我是她人生希望。我死了,她该多痛苦,一个人要怎么活?呜呜 ……”另一个男人蹲下身子,哭的像个泪人儿。

    “妈妈,妈妈……”那个孩子哭喊着扎入一个女子的怀里,那女子正在几具尸体里四处寻找,像是在找什么人。

    我走到他面前说:“不用找了,你的丈夫躲过一劫,他没有死,已经被救。”

    听我这话,那女人抬头看我,泪眶里泛着泪花,搂入怀里的孩子,连连点头,“没死就好,总归活着……”

    我抿了抿唇,扫视了一眼众人,说:“你们已经死了,不属于这个世间。我已经给你们超渡,会有鬼差,送你们去该去的地方。”

    我的话音才落,李香和洪天瑞,带着几个鬼差,眨眼前出现在厨房。

    “言儿,是你。”上来引魂的李香和洪天瑞,看到我时微微一愣,而后看到我浑身是血,连忙冲到我面前,担心的打量着我:“你怎么浑身是血,哪里受伤了?快让我瞧瞧。”

    我见李香一脸焦急,就拍了拍她的手,安抚他道:“我没有受伤,这些血,是他们的血。”

    我说着,指着那些痛哭不甘的魂魄。

    我手上的身上的血,都是从那铁钩上取那女人头颅时,弄到自己身上的。

    “吓死我了。”听我这么说,李香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又回头看那些地上的几具尸身和那些魄魂,蹙眉说:“怎么死了这么多人?”

    这时,洪天瑞吸了吸鼻子,“这个地方的气息不对。很诡异。”

    我说:“这个村子里的人,全部都是巫尸,它们以旅游景点之名,把喜爱少数民族文化的游客引到这里,利以巫术把游客们,都变成动物做为它们的食物。”

    李香和洪天瑞一听,脸色大变。

    洪天瑞说:“难怪,这里的气息会这么诡异。言儿,怎么就你一个人?夜大少呢?”

    提起夜阑,我突然想到,他还在那个诡异的广场,就说:“夜阑在和那些巫尸周旋。你们把他们引入冥界投胎转世吧。”

    “等等……”蓦地,那个女鬼突然出声,看顾着我说:“妹妹,我马上就要走了,能不能,让我和孩子,再见一面我的丈夫?”

    我原本就有此意,听她提及,想也没想,就点头答应。

    洪天瑞先把那些鬼魂,引入冥界,李香带着那女鬼和孩子,随我一起来到车子上。

    那男人正伤心欲绝的痛哭,看到妻儿时,发为没有死,飞快的扑了过去。却从妻儿的魂体穿了过去。

    我想了想,还是咬破手指,滴了一滴血,给那个女鬼和他们的儿子。算是为他们一家人最后的团聚,做些微不足道的事情。

    “李香,我们不打扰她们。”我拉着李香下车,把空间留给他们,就问李香,云焱现今如何。

    玄家有没有和夜君勾结起来,对付云焱。云焱有没有危险?

    李香见我一张口,就问她一连串的问题,没好气的直敲我的头,佯装愤怒的说:“你个没良心家伙,重色轻友。我来这么久,也没听你问候我一句,一开口,三句话不离帝君。我到是要问问你,车上那个帅哥是谁?”

    他说着,眸光瞟向车上的风衣男。脸上的笑容,不是一般的猥琐邪恶,“你说,我要是把你身边又出现一个帅哥的消息,拿去给帝君作交易,我是不是,就可以多放几天假,可以陪余力过年了。”

    我无语的白眼一翻,一个爆栗落在李香的头上,“我们俩谁见色忘义。我可跟你说了,我压根就不认识那个人。你要是敢在云焱面前瞎说,看我不让云焱调离你的岗位,罚你一年不许见余力。”

    李香调皮的冲我吐了吐舌头,脸色凝重下来,才跟我说:“玄臧月虽然拜夜君干爹。可经过夜大少带着你那么一闹,你在冥界和四方家族的眼中,就是夜君的儿媳妇。夜君虽未表明。但在夜大少带着你离开冥界后,没过多久,就离开冥界,有没有先择站在玄家那边,也没给个准信。帝君有白家和其他家族支持。玄家没得到夜君的准信,还不敢对帝君动手。”

    她沉了沉声,又说:“再则,夜阑带着你宣布,你是他的未婚妻。而你也承认了,就说明,你和帝君没有关系,玄臧月这段时间,可是殷勤的很,玄祖和帝君商议过几次,希望帝君和玄臧月能够尽快成亲。冥界四方家族,在这件事情上,竟也都一致统一。每天缠着帝君。也正因处理这事,帝君一时半刻,才抽不开身来陪你。”

    我脸色一僵,眉心,不由的拧了起来。当时在冥界承认我是夜阑未婚妻的时候,我就料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我从脖子里,拿出千机镜,想要看看云焱。而在这时,千机镜也亮了起来。

    我心中一喜,盯着千机镜,就看到云焱冷峻邪魅的容颜印入眼帘,“云焱。”

    “老婆,想我了吗?”他一句话,让人闹了个大红脸,我白了他一眼,佯装生气的哼了一声,“听说,你在冥界很逍遥,四方家族,都在给你筹办婚礼。我们好歹也有露水情缘,你成亲,也总该发张请帖给我吧。”

    云焱在那边的脸色,豁然黑了下来,阴沉的几乎能拧下水来,一双狭长深邃的寒眸里骤起狂风暴雨,语气透着危险的气息,“老婆,有种,你再说一遍。”

    察觉到某人危险的气息,我身子不由的颤了颤,可一想到,他现在正在冥界,就算生气,也奈何不了我,我气焰就涨了起来,“老娘没带把,没种怎么滴。你有种,你咬我啊。”

    他瞳孔骤缩,唇角勾起一抹邪佞嗜血的弧度,不明意味的笑了起来,“好好好,很好,现在,敢跟我叫板了是吧?想让我咬你,我成全你。如你如愿。”

    我还没来得及明白他这话的意思,千机镜光芒一闪,画面消失。

    我四周环视了一眼,没有瞧见云焱的身影,想来云焱也只是吓吓我,才会那么说的。

    心里,有些空空的失落感。

    我拍着脑门,骂自己没出息,才多久没见,我就忍不住想念。

    “别发呆了,快告诉我,巫尸是长成什么样?”李香的手,在我眼前晃了晃,拉着我的手,朝村子里走去,“带我瞧瞧那些巫尸都是什么样子,我还没见过那玩意儿。”

    想到之前看到的巫尸样子,我忍不住蹙起眉头,“表面和人类一样。本身是血肉干瘪,发黑的干尸。”

    “走,去瞧瞧。看看夜大少,怎么对付那些干尸。”李香似乎很兴奋,然而下一秒,就沉下脸来,蹙起秀眉,说:“好浓的血腥味。”

    我抬头看向远处的广场,我不相信,夜阑去广场和巫尸打成一片没有目地。

    我说:“是巫尸在杀那些被他们变成动物的人。不知道夜阑,这会儿有没有处理掉它们。我们过去看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机之神局贩妖记大漠苍狼:绝地勘探大漠苍狼:绝密飞行阴阳鬼探山海秘闻录我当道士那些年伏藏师阴阳鬼探之鬼符经蔷薇花之夜:封灵师的血色档案

阴夫,你滚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卿并收藏阴夫,你滚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