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阴夫,你滚开 > 0227心痛:谁的孽障

0227心痛:谁的孽障

推荐阅读:地府微信群:我的老公是冥王蛇王抢亲:腹黑宝贝无良爹盗墓笔记 (全本)带着百万阴兵闯都市阴阳鬼探活人禁忌影视世界游记摸金传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怕我看一次,心就会痛一次。看一次,心底的防线就会弱一分。

    更害怕,支撑不了多久的身子,会最终在他和夏臧月的眼前倒下。

    我可以打开心扉,也可以脆弱。但不能,在他们的面前,流露出一分一毫的虚弱和难过。

    因为我知道,我越是难过,夏臧月就会越兴奋,越得意。我越是脆弱,越会让云焱觉得我不堪一击。

    我可以在这一刻输掉爱情,不能丢掉仅存的那一丝尊严!

    撕啦一声,我从胳膊上面,扯掉一个袖子下来。

    捏了个诀,止住关节上的血,快速的用布条绑在手上,转身朝牢房走去。

    “妹妹,你这是去哪?我和皇上是来接你回宫的。”夏臧月柔弱的声音从我的身后传来,“白日是姐姐的错,你愿意姐姐好吗?你现在怀有身孕,哪能在牢房里待着。”

    我充耳未闻,只当没有听见。

    忍着腹中的绞痛感,朝牢房走去。

    我不想因此,让夏臧月捡一个人情。更不想,如了夏臧月的意。

    “站住。”

    忽而,背后传来一道冷戾的声音。

    我身子猛的一颤,心也跟着撕扯着,氤氲着痛了起来。

    是他的声音,他在和我说话。

    语气中的冷冰,毫无温度,没有丝毫的感情。

    就像是在对一个极其厌恶的仇人说话一样。

    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想回头看到他冷漠的容颜,不想看到他冰冷无情的眸光。径直朝牢房走去。

    我的无视,惹怒了云焱。

    他从我身后几步上前,来到我面前,一把抓住我的右手。我右的手腕,被狼妖咬掉一块血肉,被他紧握在掌心,疼的撕心裂肺,身子止不住的颤抖。

    我紧咬牙关,骨子里的骄傲,不允许我像温室里的花朵,碰到一点痛惨叫出声。

    平息内心冲袭来的剧痛,我抬眸看了眼云焱,面无表情的说:“男女授受不亲,还请皇上放手。”

    他脸色陡然一沉,眼底划过一丝寒光,眸光落在我的肚子上,眯起危险的眸子,吐出的声音比这冬天的夜还要冷,“你就是言氏一族的言梵?”

    他用的是疑问句,紧着我手腕的力度,加紧了几分,“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他居然问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这一刻,我突然间明白了,洛宸曾说过的那句:杀人不见血的不是利刃,而你是曾经说过的话,是什么意思。

    然而,他下一句话,硬生生的将我从悬崖,推入万丈深渊。

    他说:“怀着别的男人的孽障,你以为,孤容得下你?”

    “哈哈……”

    我忽而笑了,没有原因,只是因为想笑,心疼的想要笑。

    也许只有笑,才能够掩饰内心的疼,我说:“那么皇上,想要如处置我和肚子里的孽障?”

    我早该想到,中了情蛊的云焱,不会对我再有半分记忆。

    云焱当初就是担心我怀孕的消息爆露出去,会引来巫恒和夏臧月的暗害,也怕全天下的人会误会这孩子的血统不正。

    毕竟,那夜,我和冷被算计,失了身的消失,整个东瀚京城都知道。

    云焱的保密工作,做的很好。因此,而全天下,没有几个人,知道我怀孕。

    只有成丞相和成子衿和云焱的心腹大将,吴将军以及巫恒和夏臧月知道。

    如今,我翅挺着一个我大肚子出现在众人的眼球下,而云焱这几个月,又不在京城。

    再根据我肚子的情况推算,没有人会认为这个孩子是云焱的。

    再加上夏臧月耍些小手段,即便失去记忆的云焱去查,也会查到我和冷的关系和那夜发生的事情。

    他现在已经认定,我肚子里的孩子,是冷的。

    他那么骄傲,那么冷血,那么的不可一世,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

    怎么可能会容许自己的妃子与别的男人有染,又怎么允许自己的妃子,怀着别的男人的孩子?

    “你笑什么?”见我无视身上的伤势,狂笑起来,他蹙起的眉更加的深了,眸光在我肩膀的伤口上扫过,最后落在手腕上。

    因为他握着我手腔的五指缝中,正渗出我伤口流出来的鲜血,顺着他的指缝,一滴滴的滴落在地面上,氲开一朵朵血花。

    他瞳孔骤然一缩,眸色黯沉,直直的盯着我大笑的脸庞,手掌有些颤抖,暗沉的眸色深处,划过一丝旁人难以察觉的心疼。

    当然,就连我都没有捕捉到。

    “我笑什么?这对你来说,并不重要。”我转过头,看向夏臧月,嘴角勾起讥诮的弧度,“刻骨铭心的记忆,不仅仅只是深烙在心上,而是深烙在灵魂深处。”

    夏臧月脸色一变再变,“妹妹在说什么?”

    我冷笑,没有理她,看向云焱,冷声道:“有些事情,从别人的口中得知总会变味。想要知道真正的真相,就要自己去挖掘,不是用眼,而是用心。因为,就算掩藏再深再久远的东西,也抵不过岁月的流逝。总有一天,会在时间的见证下,会在历史的鸿沟,重见天日。”

    他深沉的双眼,紧紧的盯着我,像把出鞘的宝剑般犀利,我坦然的迎视他的眸光,微抿着唇,扬起右手,扯掉手上的包扎的布,露出手指上的戒指,微微勾唇:“这枚戒指,已经折磨困惑了我十五年。当初给我带上戒指,说会娶我的人,已经死了,死在一个月前,无名山鬼洞。而这世上,只有一个人,能取下这枚戒指,言梵斗胆,劳烦皇上,取下言梵手上这枚戒指。”

    他看着我的手指上的戒指,脸上并没有大多的表情,只是手掌轻颤了一下,“这枚戒指,怎么会在你的手上?”

    “问的好?”我眯着眼睛,笑了起来:“我也想问那个人。他当初,为什么要给我带上三魂七魄戒,他到底想要表达什么?可惜,再也没有机会。我也给不了皇上一个满意的答案。所以,请皇上取走戒指。”

    他紧紧的抿着唇,深沉的眸光,如水一般狠狠的绞着我,并不松开紧握住我手腕的手掌,任由的手腕的血止不住的流,也不说话,就那么盯死我。

    我疼的身子在颤,整个手臂都失去了知觉,大脑昏沉的感到天旋地转。

    可我的意志力,不断的在警告自己,言梵,你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你有什么资格倒下?

    “皇上,我想皇后,比我更适合这枚戒指。”

    我不想在与他们纠缠下去,我现在只想回到牢房,找个无人角落,喝下古月惜离去前交给我的忘川水,我要保住肚子里的孩子。

    哪怕,我的孩子最终只能当成鬼养,我也要保住它。

    可云焱似乎看透我的心,冷笑一声,“这枚戒指,皇后确实比你更适合。”

    他咬破手指,在我手上的三魂七魄戒指上滴了一滴血,只见那戒指,散发一缕淡淡的紫芒。

    我朝上的手掌颠置而下,三魂七魄戒指从我的手指上滑落下去,掉在了地上。

    他看着落在地上的三魂七魄戒,握着我手腕的手,猛地一颤。

    我不知道,他此刻是不是也如我一样,觉得那微弱的落地声,小的几乎听不到。可却像是一把千斤重的锤子,重重的砸在心上。

    他的心如何,我感觉不到。

    可我的心,却已经被那把铁锤砸 的血肉模糊,满地淌红,就算这世上再强力的粘液也无法再次拼凑起来。

    他放开我的手腕,渐渐的蹲下身子,伸手捡起的地面上的三魂七魄戒指,不知在想什么,欲要起身时,却停了下来。

    我垂看去,就看到见他的眸光,落在我的脚下。

    此刻,我的脚下已是两滩鲜血,双腿的裤子早已经被血浸透,夜风吹衣摆,露出里面鲜血的裤子,却将刺骨的寒风灌入身下。

    那种痛,你想象不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机之神局贩妖记大漠苍狼:绝地勘探大漠苍狼:绝密飞行阴阳鬼探山海秘闻录我当道士那些年伏藏师阴阳鬼探之鬼符经蔷薇花之夜:封灵师的血色档案

阴夫,你滚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卿并收藏阴夫,你滚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