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阴夫,你滚开 > 0262火海:只救一人

0262火海:只救一人

推荐阅读:地府微信群:我的老公是冥王蛇王抢亲:腹黑宝贝无良爹盗墓笔记 (全本)带着百万阴兵闯都市阴阳鬼探活人禁忌影视世界游记摸金传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记得是什么人,把这枚戒指送给我。

    但直觉,应该是一个很重要的人。

    如果那个人不重要,以我自己的性子,断然不会戴在手上。

    戒指的来源,我不在追究。

    因为我已经身处无情崖。

    那个黑衣人要我杀的人,就在无情崖底。

    我必需要尽快的完成任务。

    从无情崖下到崖底,已经二个时辰后。

    四下环顾后,并没有找任何人的踪影。

    到是看到一座山谷里面,妖气冲天。

    莫非,黑衣人要我来杀的人是妖?

    我迅速的潜入山谷,出现在眼前的是一汪古潭,古潭水气袅袅,水雾如龙盘在古潭上空盘旋几圈,朝不远处的大型瀑如箭般弹射。

    可那瀑布却被人设了法,那如龙盘的水雾还没有穿过瀑布,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反弹回来,重重的跌落在水中,溅起几丈高的水花。

    紧接着,一条墨色的巨蟒头,从古潭里面浮升起来,露出赤色而冰冷的瞳孔,庞大粗壮的蟒身,也逐渐浮出水面。

    水雾迷离,看不清那庞然大物的全貌,但依稀能够看得出来,那是一条蛇妖,还受了伤势。

    因为水雾扑来,带着股浓郁的血腥味。

    而此,它也发现了我的存在,蟒头浮在水面,用一双赤红如血的冰冷蛇瞳,阴毒冷冷的盯着我。

    似乎,我只要再往前走一步,它就会张开血盆大嘴,眦着毒牙,朝我扑来。

    我把眸光落在瀑布上,心里泛起低估,瀑布明显被人设了法,这条蛇妖为何受了伤,还要往里面闯?

    难道,瀑布后面有什么宝贝?

    想到此处,我朝瀑布走去。

    那条蟒蛇如箭一般悠地飞出潭池,我只看到一抹黑光闪来,下意识的抛出一道符。

    只阵一听嘶嘶嘶的叫声,那条蛇妖已被符打飞,摔到了潭池里。

    我走到潭池边上,眯着眼睛看它,忽然觉得,它有些眼熟,我好像,曾在哪里见过它?

    “言梵,你是言梵。”似乎见我望着它沉思,它在潭里翻了几个身,游出水面,蟒头抬高,直到我的头顶上空,盯着我焦灼的开口:“主子有危险,快去救他。”

    我眉心一蹙,“你认识我?”

    我是觉得它看起来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却一时间,想不起来。

    “言梵,你怎么了?就算变成鬼,也不可能不认识我。”它血盆大嘴一张一阖,头上的伤口血流不止,血红的双眼,看着瀑布,焦急的说:“主子,被一个邪魔,抓进了瀑布后面的山洞。山洞里面尽是怪物,你快破除瀑布外的法术,去洞里救他。”

    看他的着急的样子,头上和身上的伤,不像是为了从我手下逃命,故意编造出来。

    最重要的是,它知道我的名字。

    “你的主子是谁?”我问它。它奇怪的看着我,最终有些暴怒,“我知道主子伤了你,你心中痛恨他。可他是为了你好,为了救你,才会不得已的选择伤害你……”

    我觉得它有些呱噪,说了一堆我听不懂的话,也懒得理它。

    我是来执行任务的,不是来听它一条蛇妖讲些我听不懂的话。

    我一边朝瀑布走去,一边四下环顾问:“你家主子叫什么?”

    它看着我的背影,说:“云焱,东瀚国的帝王,帝云焱,你的夫君。”

    我眉心蹙的更深,猛的回头盯着它,声音冷却下来,“你说你的主子叫什么?”

    他似乎感受到我身上的气息在骤然变冷,缩了缩蛇头,警惕的看着我,“你到底是不是言梵?”

    我手掌在空中飞迅的画出一个圈,金芒大现,挥向蛇妖。

    妖蛇大惊,想逃,最终,还是被逼回古潭,被封印在潭底。

    转而,破解瀑布上的法术。

    原来这是瀑布结界,被施了法。法术一解,偌大的瀑布在眼前慢慢的消失。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山洞。山洞里面阴气森森,朝外冒着阴气。

    我捏了一个诀打入山洞入口。洞口扑来的阴气,逐渐散去。

    我进了山洞,里面的石壁阴冷而潮湿,还有蛇妖的气息。

    这山洞看起来,像是蛇妖的窝。

    山洞外面看起来并不大,里面越走越大,没有光线,阴暗潮湿。

    走了约半柱香的时间,我才走到山洞的内洞石室,一阵热浪扑了出来。

    就连脚底下的石头,都传达着炙热的高温,好像有烈焰会从脚下的石头里燃烧出来。

    眼前的一道石门缝隙,透着橘红色的暖光,似乎石臂的里面,燃烧着熊熊大火。

    四下没有任何的妖物。

    我走到石门的面前,手还没有触及到石门,石门就哐当一声缓缓的打开。

    石门里面用地狱火海来形容,一点也不夸张。

    一个千米宽的火海凿池里面,窜出三丈高的熊熊烈焰,火星飞满偌大的石室。

    如果仅是欣赏火星满室的画面,我不得不承认,那副画面在可怕的同时,却也很美,星星点点的火星就像星子般绚烂。

    但前提条件下,是忽略那火海中间的一幕。

    火海中间出一根石柱,石柱的上面,绑着两个人,一个紫衣男子,冷峻绝色,风华无双,眉宇间萦绕着一抹挥之不去霸气与深沉。

    不知为何,看到他紧紧蹙起的眉头,我的心,忍不住一抽,突然有种想要抚平他眉心的冲动。

    我立刻甩了甩脑袋,压下心中的不适感,把眸光落在另一位男子的身上。

    那位男子一袭白衣,面如冠玉,俊美出尘,眉眼间透着我从未见过的沉痛和绝望,他仿佛在等待在死亡的到来,仿佛在等等着解脱。

    “冷……”

    看着那张我最熟悉的脸庞,流露着最陌生的神情,我的心里像是插了把刀子似的,虽然我已没有呼吸,可那种疼,还像每呼吸一下,就绞痛一分的感觉。

    但同时,又为他此刻的处提心吊胆。

    他被绑石柱上,脚底下就是深渊火海,吞噬灵魂的火舌像是怪物的舌头,在他的脚下舔舐过,好像下一秒,就会把他吞噬到火海里面,连骨渣都不剩。

    我的轻唤引来他们两人的注意。

    几乎同时,欣喜而难以置信的声音在传到我的耳畔,“梵儿……”

    听到冷唤我的名字,我不奇怪,只在另一个男人,却也叫我的闺名,这让我内心很不爽。

    何况,这个男人,还是我即将要杀的人。

    “谁给你的权力,让你可以随便直呼别人的闺名。”我蹙着眉头,冷冷的瞪着他。

    耳边再次萦绕那个魔魅的声音,杀了他,他杀了你的父母,屠杀月洛城满城族人,把你从心爱的男人身边抢走,又杀了你的孩子,害你惨死。杀了他,救回你的爱人。

    “梵儿,这不是做梦对不对?”他颤抖而激动的声音,把我从一片混乱中拉回心神,他看着,双眼泛光的笑了。

    我仔细一瞧,他的眼晴里面泛着一波泪光,被脚下的火焰照的腥红,他看着我眼神从不敢相信到温柔深情,缱绻眷恋,沉痛而又兴奋。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眼神,我自己了读不懂。

    但不受控制的的心,却在看到他抽丝剥茧般室息的痛。

    他说:“你是来接我走的吗?对不起,是我没用,答应你,要为你报仇,可我还没来得及……”

    “我的仇,不需要你来报。”她面无表情的冷声打断他的话,纵身从火海的上空,朝石柱飞去。

    “梵儿,不要过来,危险……”

    两道惊恐担忧的声音,几乎同一时间传到我的耳边。

    我看着满脸担忧的冷,轻轻一笑,“放心。”

    落身在石柱的顶端,我握着冷曾送给我,又被遗失,几经辗转回到我手中的匕首,去割在他身上的绳索。

    他扭头看着我眼晴也不眨一下,好像害怕我会消失似的,又好像在做梦一样恍惚,不敢相信我的存在。

    我看着他傻傻望着我的模样,觉得有些想笑,俯下头,在他的脸颊上吻了一下,“这下可相信?”

    他怔了怔,瞪大眼睛看我,见我冲他眨了眨眼睛,冲他的嘴唇咬了下去,他似感到疼,闷哼了一声。

    他的嘴唇太干,因为火焰炙烤,严重确水,已经干裂,我轻轻一咬,便出了血。

    舌尖在他的唇畔上描会过,润湿他的唇畔,我才离开双唇,看着脸颊已红成一片的他,笑他:“傻瓜,我回来。”

    他看我,眸光柔和,紧紧的据着唇,重重的点头,“再也不走了?你答应我,再也不无声无息的溜走。”

    何曾见他像个孩子般流露出祈求的眼神,哀痛的语气,我心里丝丝扯扯的痛着。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我答应你,等我杀了我们的仇人,杀了巫恒和夏臧月,我们就离开这里,我再也不走了。”我摸着他的脸庞,向他承诺,“这一次,我再也不走了,就只留在你的身边,陪着你。我先救你出去。”

    这里温度太高,脚下的火焰,不是一般的火焰,我不是人,已在修炼鬼仙,可那火焰连我都承认不了。

    可见这火焰非人间的普通火焰,应该是阴间的地狱之火。

    如果人果掉下这地狱烈焰里,将会不得超生,魂魄受尽痛苦和折磨。

    我一定要把冷,安全的带出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机之神局贩妖记大漠苍狼:绝地勘探大漠苍狼:绝密飞行阴阳鬼探山海秘闻录我当道士那些年伏藏师阴阳鬼探之鬼符经蔷薇花之夜:封灵师的血色档案

阴夫,你滚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卿并收藏阴夫,你滚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