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阴谋家 > 第26章

第26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厉净凉会是那种默默付出不求回报的男人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送走叶家三口,厉老板慢条斯理地回到了别墅里,夏璇正坐在沙发上想事情,没察觉到他靠近,等发现时他已经到了她面前,面上挂着迷人莫测的笑容,微勾的薄唇带着点凉薄寡情的意味。

    “你吓死我了。”夏璇拍了拍胸口,“怎么走路都没声的。”

    厉净凉直起身俯视着她淡淡道:“是你想事情太专注了,没有听见。”

    “……是吗?”夏璇站起来,却发现这样还是得仰头看他,有点心疼脖子地揉了揉后颈,“今天谢谢你,但你应该不会就这么白白帮我出头吧。”

    厉净凉脸上露出一抹笑容,他姿态潇洒地落座,手臂搭在沙发背上,骨节分明的手指有节奏地点着。

    “嗯,挺有自知之明。”

    夏璇白了他一眼。

    “过几天我会让你出席一个发布会。”他说得很平静,好像在谈论明天天气如何,根本不是让一个已经出怀的孕妇参加新闻发布会,“你有个心理准备,想想该怎么揭穿你那个禽兽不如的父亲。”

    这后半句话引起了夏璇的注意,她沉下面孔冷静地问:“你打算主动出击了。”

    “我一直都很主动。”厉净凉说着便站起了身,黑色的西裤衬得他双腿愈发修长笔直,他转了个身,留下英俊不凡的背影,“不要让我失望。”说罢,抬脚上楼去了。

    想想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夏璇的每根神经都激动了起来,她哪里还需要准备,那些话她已经在心里反反复复说了几千几万遍,就等着有一个光明正大的机会告知天下,现在这个机会终于来了,她简直也兴奋得睡不着觉。

    她一兴奋,遭殃的就是仍然在生病的厉先生。厉先生浅眠,夜里有什么动静都会被惊醒,夏璇整晚辗转反侧,一会面对他,一会背对他,他虽然闭着眼呼吸平稳,可早就被她吵醒了。

    “你几个月了。”

    黑暗中忽然响起男人低沉沙哑的声音,夏璇搞不懂他的意思,柔声回复道:“快要五个月了,你怎么还睡?是我吵醒你了?对不起,我不乱动了。”

    “晚了。”

    低沉而富有磁性的两个字说完后,是男人肆意中又隐藏着小心的暧昧行为,夏璇几乎无法呼吸,感觉整个身体已经不受自己控制,毫不知耻地朝他贴近,迎合着他的动作。

    原来,他问她的怀孕月份,只是为了确定是不是可以做那种事了。

    夜还有很深,两个或多或少都无心睡眠的人正纠缠在一起。

    在此后的几天里,夏璇一直紧紧关注着新闻动态,生怕错过什么关键内容。

    事实也不出她所料,社交网站上很快就有人刊登了“据知情人士称”的爆料,爆料的题目跟她忽然销声匿迹有关。

    这么久以来,大家一直在猜测她突然要休息一年到底是因为患病还是怀孕,可大家万万没想到的是,这篇文章会告诉他们,她之所以停止一切通告活动,是被公司雪藏了!

    明明是一个正当红的女艺人,手里还握着国际一线导演的电影合同,为什么就这么被雪藏了?

    文章里说的非常清楚,因为这位x姓女艺人和该公司大老板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

    文章到此处戛然而止,给人留下了很深的谜团,并对外宣布,真正解密的时间将在两天后到来,那时候大家就会知道,x姓女艺人和她的老板y某到底有什么关系。

    这样一篇带着很明显暗示意味的文章很难不让人想入非非,大家都在猜测夏璇是否和叶昕有一腿。真正的隐情是叶昕在外包养了她,如今雪藏她是因为被家里发现了不得不为之,还是因为她怀了他的孩子,所以被藏起来安胎?

    毕竟叶总正好只有一个女儿,没有儿子,为了偌大家业不为他人做嫁衣裳,这么做也很有可能。

    那个夏璇,长得那么漂亮,又有那么多绯闻,看着也像是会做出那种事的人。

    一时间,网民们对夏璇展开了铺天盖地的谩骂,甚至有很多曾经很喜欢她的粉丝转黑了。

    看着那些文章,又看看自己微博上那些不堪入目的评论,夏璇只是微微一笑,十分轻蔑。

    能够对那些连男人都不太能接受的评论一笑置之,这也证明了她的内心比以前强大了许多。

    夏璇很清楚,这些文章肯定是厉净凉安排人发布的,他在打公关战,现在就看华夏娱乐怎么接战了。

    然而,两天的时间实在太短,根本不足以他们去攻破发消息的账号拥有者。就算他们找到那个人,恐怕也无法说服他什么都不说。

    他们开出的条件,怎么可能比厉老板的诱人呢?他可是最能看出别人弱点的那一位。

    夏璇这几天一直都没见到厉净凉,他应该在安排发布会的事。她想,自己要见到他得等发布会现场了。

    安安心心地又等了两天,发布消息的账户如约发布了文章,文章内容将夏璇、叶昕还有康雨以及他的现任妻子梁吟的往事全都曝了出来,甚至连外界一直以为是他亲生的女儿叶铭心其实只是继女的事也被曝光了。

    这条消息一出,很快占据了各大娱乐报刊杂志的头条,社交网站和搜索引擎的热门搜索也全都是当事人的名字,许多年前那些早就被遗忘的企业与人全都浮出水面,一堆人挤在一起好像在进行一场混战。

    本来已是众矢之的的夏璇摇身一变成了受害者,尽管还有许多人在围观这是否只是炒作,但更多的人已经选择了相信,毕竟那篇文章写得字字真挚,还附带照片。

    夏璇已经记不清那是她什么时候和父母照的照片了,自叶昕和母亲离婚以后,母亲便毁掉了所有和父亲的合照,并且不允许她提起任何和父亲有关的事。

    当年还十分年幼的她哪里明白母亲为什么那么做?只是觉得别人都有爸爸,只有自己没有,感到很委屈,有时候甚至会跑去质问母亲,爸爸到底为什么离开我们?

    记忆里最清楚的一幕,就是叶昕带着行李离开那天了,她追着汽车跑了好几条街,摔倒好几次,可那辆车从头到尾不曾停下。

    她想不出有什么理由,可以用来解释曾经那么爱她的父亲会那样漠视自己。

    算了,回想那些还有什么用呢?无非是自揭疮疤罢了。她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厉净凉的电话,等待那一场发布会。

    发布会如约而至,得到消息的那天,许格菲带着她的造型师和化妆师来到了厉净凉家里,帮她造型上妆。

    坐在镜子前,看着里面慢慢变得艳丽妩媚的女人,夏璇一时有些恍惚。这些天她几乎都不怎么化妆,素颜的她自认依旧美丽,却与上妆之后那个强势性感的女人大不相同。

    想了想,夏璇问道:“你用的化妆品对孕妇没影响吧?”

    化妆师笑道:“放心吧姐,厉先生已经吩咐过了,把所有化妆用品全都换成了孕妇专用的。”

    “他吩咐的?”她有点意外。

    “是啊,厉先生还嘱咐他们给你选了遮肚的礼服,到时候你坐在桌子后面就行,媒体看不见你的肚子。”许格菲站在一边环胸道,“我现在真是悔不当初,我就不该拦着你和厉老板联系,如果以后他知道了,估计得恨死我了。”

    夏璇勾勾嘴角道:“他才不会在意呢,你把事情想得太美了,他并没有那么喜欢我。”

    许格菲换成手托下巴的姿势:“不会啊,你看他都逼着华夏那边跟你办了解约手续,现在又帮你举办发布会,解决那些过去的事,难道不都是因为爱你吗?”

    夏璇眨眨眼,她也想这样说服自己,不过这里面的关于喜爱成分估计少得可怜,厉老板现在做的都是对他本人更为有利的事。

    帮助她恢复身份,借机打压华夏娱乐,吞并整个华夏娱乐公司,不但不会被人家说是使阴谋博了“前未婚妻”的公司,还会被人夸赞是正义骑士。就连他忽然毁婚约都会被当做情有可原,毕竟叶铭心只是叶昕的继女,而叶昕和梁吟又是那样两个不择手段的人渣。

    总之,厉净凉这次的算盘打得非常好,不但在她这成了让她十分亏欠的恩人,在大众面前也是名利双收。

    “他可真聪明啊。”化着妆,夏璇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许格菲不明所以,侧目瞧了瞧蚂蚁,蚂蚁正在努力按着手机发短信,他最近和周卓联系上了,正打的火热,不知道是不是能修成正果。

    但这很明显不太现实,一个是小助理,一个却是正当红的女明星,他们之间的差距不比厉净凉和夏璇之间的少。可如果拿后面这对儿做例子,前面那对儿又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化完妆,换上造型师精心准备的礼服,夏璇走到镜子前看着即将走上战场的自己,心中斗志昂扬。

    妈,你看见了吗,你的女儿马上就要帮你惩治那个渣男了,这么多年了,我们终于可以让大家看到他的真面目,我真高兴啊……

    “你怎么哭了?”许格菲上前帮她整理妆容,“这么漂亮的妆,哭花了就不好了,今天是个好日子,你应该高兴才对。”

    “对。”夏璇虽然在笑,可眼泪还是不断掉下来,“可它就是止不住,我也不想哭……”

    这样一直掉眼泪的结果就是,到了发布会后台时她眼睛都肿了,连化妆师都没办法。

    正当他们愁眉苦脸时,候场室的门被敲响了,随后走进来的是几天未出现的厉净凉。

    厉老板今日穿了件深蓝色印花西装,西装口袋处有非常精致美丽的玫瑰刺绣。

    夏璇记得这是某奢侈品牌男士西装的当季最新款,她在家呆得无聊时还曾看过图册,她倒是没想到厉净凉会穿得比有欧美出身优势的模特还要好看。

    “你来了。”夏璇开口,声音是她自己都没想到的温柔,听到这音色,她本人都有点害羞,不由自主地垂下了头。

    厉净凉微微颔首,挥了挥手示意其他人先出去,这明显是有话要单独跟她说。

    许格菲率领着一众“外人”离开,屋子里只剩下当事人两个,厉净凉漫步到她身边落座,椅子不高,他坐下后双腿因为太长而放得颇为委屈,但那样的姿态却愈发让人想要把眼睛钉在那双大长腿上。

    “哭过了?”他开口,问得不咸不淡,好像并不太关心。

    夏璇点头说:“不好意思,这个形象可能会影响效果。”

    “不会。”

    “嗯?”

    “这样效果更好。”他没有解释,只是简单陈述,但夏璇又不笨,他这么说她还能想不到?

    因着那篇文章的内容问题,夏璇这样红肿着眼面对媒体,更显得她因此事受害至深,也让大众对叶昕更加厌恶和谴责,的确是很好。

    “会不会后悔?”瞧着她若有所思的样子,厉净凉似不经意地问。

    那毕竟是她的亲生父亲,将他置于大众面前受尽谴责并失去一切,作为亲生女儿真的忍心吗?

    夏璇不由一笑,低低柔柔道:“从梁吟把我丢到外面而他没有去找我的时候开始,我们就不再是父女了。”

    这样的话听着薄情寡义,却很合厉净凉的胃口,两个薄情的走在一起,会酝酿出不一样的气场。

    一片宁静,双方似乎都没什么话要说了,但时间还没到,他们又不必出去,于是……

    厉净凉的目光落在夏璇的肚子上,蓬蓬裙将腰线扎得很高,再加上裙摆很彭,倒是真不显肚子了,这么一看还真察觉不到夏璇是怀孕四个多月的女人。

    其实之前在家里挤兑叶昕时说的那些话并不只是为了恶心对方,基本上也都是实话。

    之于子嗣,厉净凉虽不曾与夏璇认真谈过,但哪有人会真的不在意孩子?

    虎毒尚且不食子,更不要说是厉净凉了。

    看他一直盯着自己的肚子,夏璇憋了半天才开口说:“难不成看得出来?”

    厉净凉摇了摇头,忽然伸手抚向了她的肚子,也不说话,就那么轻轻地放着,像在感受那里属于婴儿的心跳,即使他根本感觉不到。

    过了好一会,他才收回了手,抬眼与她对视,隔着干净透明的眼镜片,她能看见他认真的眼神。

    “今天发布会结束,华夏娱乐很快会被ar并购,我会让它和ar旗下新成立的娱乐公司合并,到时候……”

    他的话还没说完,夏璇就接着说道:“到时候你就是我真正意义上的老板了。”

    厉净凉失笑,片刻后才说:“到时候还要不要再继续演戏,你自己决定。”

    ……这是?

    “你大学的专业很好,如果你想从事医学方面的工作,我也许可以略尽绵薄之力。”

    他说得那么诚恳,夏璇不怀疑他的真诚,她只是开始审视自己。

    当年,因为怀有复仇的目的,夏璇放弃了自己热爱的职业,毕业后就踏入了娱乐圈。可是从事娱乐行业到目前,她已经分不清自己是只把它当工作还是当事业来做了。猛地被人说:你可以不用做了,因为你马上就要达到目的了,你自由了——她却又觉得很空虚。

    “你好像需要考虑。”厉净凉表示理解,站起身像要离开,可走了几步又停住了,单手抄兜转过身来,望着她说,“其实有件事我没告诉,我并不讨厌这个孩子,只是还没决定是否要娶你。”

    夏璇震惊地看着他,漂亮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他这些话要比她马上就可以达成目标更让她惊讶。

    “待会上台别紧张。”

    简单地说了一句,厉净凉转身离开,这次他没有停留,等他走了,夏璇仍然无法将视线从门口收回来。

    如果她没有理解错,那他的意思是……他在考虑是否要娶她?

    厉净凉那样的男人,会考虑要不要娶她?

    真是三观不正了,她竟然会觉——真难得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阴谋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总攻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总攻大人并收藏阴谋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