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阴谋家 > 第35章

第35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黑雨》片场,第四十七场戏,早上,烈日炎炎,站在日头下对戏的男女浑身是汗,打光师也有点狼狈,导演喊完卡立刻有助理上前送水,化妆师也抓紧补妆,只是男女主演互不相看,下了戏就离得十万八千里,导演看了都觉得无语。

    夏璇在蚂蚁和另外三个新助理的簇拥下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上面有遮阳伞,坐下来还舒服点。

    蚂蚁不断给她扇扇子,夏璇还是觉得热,闭着眼躺了一会,实在受不了了,站起身道:“我先去车里凉快会。”

    助理们自然不会拒绝,跟着夏璇朝保姆车那边走,没走几步夏璇就停住了脚步,揉了揉眼睛诧异地看着车子那边,喃喃道:“这么快?”

    厉净凉的出现就像夏日里的一汪清泉,保姆车的门开车,他半坐在车里,长腿搭在外面,光洁如新的皮鞋踩在地上,即便天气这么热,他依旧西装革履,一丝不苟,一点汗都不见。

    夏璇确认自己没看错后兴高采烈地跑了过去,直接扑进了他怀里,那个力道直接将厉老板压在了车椅座上,后面跟着她的助理们都吓傻了,他们没看错吧,那不是大老板吗!

    “你起来。”厉净凉蹙眉不悦道。

    夏璇在他怀里蹭啊蹭:“我不起来!”

    “你的汗都蹭在我身上了。”

    这话让夏璇在意了点,她撑起身看了看,雪白的衬衣上果然有点汗渍,可真碍眼啊。

    “我帮你洗。”夏璇爱惜地抚摸了一下,真诚说道。

    厉净凉按着她的肩膀将她推起来,冷淡地说:“不必了,有小时工。”

    “小时工哪有我伺候的好?”夏璇朝他抛了个媚眼,“我不但床下伺候的好,床上伺候的更好。”

    厉净凉直接将她挪到一边,望向她身后那些呆滞掉的助理说:“去叫一下陈权导演,就说我来了。”

    蚂蚁立刻带头离开,其他人也不含糊,一溜烟儿不见了。厉净凉整理了一下西装外套,随后侧眼去看被她推开的夏璇,她眼泪汪汪地看着他,他心里一紧,又发现她眼底的狡黠,顿时长眸一眯,勾起一个似有若无的笑意。

    “看来你演技真是进步了,这部电影播出后说不定真能拿个影后。”

    夏璇撅着嘴说:“那倒好了,省得以后老被人说是花瓶。”

    “花瓶没什么不好。”厉净凉抬眼看着天上的烈日,将身边的夏璇拉进车里关上车门一起吹空调,夏璇靠在他怀里安心地闭着眼,听见他慢条斯理道,“至少花瓶长得好看。”

    夏璇莞尔一笑,媚眼如丝道:“所以你是拐弯夸我好看?”

    厉净凉瞧了她一眼就转开了视线,过了一会又转回来说:“如果不是让人去叫了陈权,我在车里就会把你……”

    话还没说完,车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开,陈权站在那似笑非笑道:“哇,香艳啊。”

    夏璇倏地从厉净凉怀里出来,站到一边尴尬道:“陈导。”

    陈权瞥了她一眼,看向厉净凉揶揄道:“想不到在外界眼中不近女色的厉老板也好这一口。”

    厉净凉淡定地从车里出来,笔直地立在那道:“还有人和我一样好这口?”

    夏璇摸着脸转开头,这个话题她不想参加。

    “可不是吗?那个人的朋友为了替他打抱不平都不好好拍戏了。”陈权笑眯眯地说。

    厉净凉侧眼睨向聚精会神盯着这边的乔牧天,他也不休息了,直直瞪着厉净凉,好像下一秒就会来为兄弟出口气。

    “脾气这么差,也不知是怎么混到今天的。”

    随口说了句,厉净凉抬了抬手,示意陈权还有夏璇一起进车里说话,外面实在太热了。

    就这样,三人消失在乔牧天的视线里,他拿出手机给云若舟打电话,但对方听到这个消息后直接说了句“我还有事下次聊”就挂断了。乔牧天只当对方情伤未愈,对夏璇更有成见了。

    车里,夏璇挨着厉净凉坐,陈权坐在他们对面,和蔼问道:“净凉怎么过来了?来探女朋友的班?”

    夏璇温顺地垂着头,面上没有丝毫因为陈权知道她和厉净凉的事而产生的尴尬,这样宠辱不惊倒是让陈权更欣赏她了。

    厉净凉从西装口袋取出一个信封交给夏璇,面上依旧朝着陈权:“嗯,最近事情不多,恰好也来看看你的新戏。”他叠起双腿,上挑修眉,“上次看夏璇的剧本,发现这部戏有不少亲密戏。”

    夏璇本来正在看信封里那一沓宝宝的照片,听见这个不由抬起了眼。

    陈权哈哈大笑:“你这老小子,这都管?都是假的。”

    “借位?”厉净凉很认真地问。

    陈权敛起笑意道:“不是借位,但也只是碰一下,又不真的做什么,也没感情,你得理解,这是作为一个演员应该牺牲的。”

    夏璇听得牙疼,捂着嘴挪到了一边,厉净凉点点头,好像真的赞同陈权的话一样,但过了一会他就说:“我赞助你在国外的宣传费用,换成借位拍。”

    陈权诧异地看着他,又看看夏璇,夏璇一脸为难,陈权这才清楚这不是夏璇不愿意,而真的是厉老板自己不愿意……

    “那数目可不小。”陈权眯起眼说。

    厉净凉直接将手探向西装内侧口袋,取出支票本和钢笔,抬眼问他:“多少。”

    陈权用手比了个数字,夏璇直接按住了厉净凉要在支票上写字的手,吃惊道:“你疯了,我的片酬都没那么多。”

    厉净凉侧眼看她:“你很希望和乔牧天拍激.情.戏。”

    “当然不是。”她否认。

    “那就松开手。”

    夏璇只好看向陈导:“陈导,虽然这个要求不太正常,但你也不能狮子大开口啊。”

    陈权笑出声来:“看你说的,好像我很不近人情似的。”他思索了一下继续道,“算了,不跟你们开玩笑了,之前牧天已经找我谈过这件事了,吻戏可以借位,床戏你们就各自控制一下吧。”

    夏璇舒了口气说:“谢谢导演。”

    “时间不早了,你们再聊会就出来继续拍戏。”陈权拉开车门走出去,回头道,“净凉啊,晚上别走了,一起吃饭。”

    厉净凉颔首答应,等陈权走了又拉上车门,没有看夏璇。

    夏璇在车里找了好一圈也没发现孩子的踪影,不由问道:“我的小宝贝呢?怎么只带了照片。”

    “在酒店。”厉老板还是不看她。

    “你把我儿子一个人放酒店了?”夏璇满脸担忧。

    厉净凉终于看了过来,轻嗤一声道:“你儿子有人陪。”

    “你把保姆也带来了?”

    “不。”厉净凉垂下眼睑,“是我父亲。”

    “……”

    这下可以理解厉老板的心情了,老爸亲孙子,老婆也亲儿子,厉先生的地位直线下降啊。

    “你别吃醋,坑爹再怎么说也是你的孩子。”夏璇讨好道,“我们喜欢他也是因为你呀。”

    厉净凉冷俊的眸子盯着她:“不要再叫那个名字,我已经帮他起好了名字。”

    “厉夏?”

    “你知道?”

    “我猜的,你是个不会轻易改变想法的人,无论在什么方面。所以,我觉得应该没变吧。”夏璇如是说。

    厉净凉失笑,拉开车门走下去,逆光站着道:“你继续拍戏,我回酒店,晚上陪我去跟陈权吃饭。”

    夏璇跟着下车,正要和他说点什么就瞧见媒体朝这边来了,她连忙道:“你快走吧,我知道了。”

    厉净凉戴上墨镜,不疾不徐地朝停车的地方走,水修齐站在旁边等待,即便炎炎烈日,依旧不动分毫,可见厉先生手下人的素养。

    等厉老板的车离开,夏璇才松了口气,但显然她松气有点早,因为媒体已经认出了厉净凉。

    “请问夏小姐,刚才和你见面的人是厉净凉吗?”媒体开门见山地问。

    夏璇淡淡笑道:“是的,厉先生是我的新老板,《黑雨》的导演也是他的好朋友,他来这看看,顺便探望一下旗下艺人。”

    “请问您和厉先生之前传出的绯闻是事实吗?您有考虑过和厉先生发展吗?”

    “……”

    这个问题可不好回答,她不清楚厉净凉会怎么给孩子正名,如果现在回答的太确定,之后可能会自相矛盾。

    思考了一下,夏璇保守地说:“我要去拍戏了,麻烦大家让一下。”她的助理们已经赶到,将她从媒体中解救出来,继续拍戏。

    厉净凉离开后,直接驱车前往所住酒店。港城最好的酒店恰好也是叶铭心之前住的地方,叶昕和梁吟来找她后他们就一家三口住在那,楼层也很巧合地与厉净凉一样。

    于是,厉净凉上楼时就和他们遇见了,他们一行人拿着行李,似乎正要离开。

    厉净凉不紧不慢地朝他们那边走,手放在衬衣领口慢条斯理地松了松领带,走到他们面前时停住脚步,侧过头自上而下俯视着三人,身高与气场优势一览无余。

    “这应该不是巧合。”他若有所思地打量了一下梁吟脸上的伤口,又望向叶铭心,“据我对叶小姐的了解,你出现在这,肯定有所图。”他解开西装外套的纽扣,侧过身道,“叶小姐,恕我冒昧,但我必须提醒你,如果你再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没人能再替你兜着。”

    叶铭心心虚地看了看父亲,咬着唇说:“厉先生有必要落井下石吗?我什么也没做。”

    “不可能。”否认她的居然是叶昕,他蹙眉看向她说,“你是不是又找了那个司机?”

    叶铭心吓了一跳,脸上的慌乱暴露了她,叶昕冷笑一声,目视前方对厉净凉说:“这次不用你管,我会处理好。”

    “是吗?其实我倒挺期待叶小姐出手,因为我会保护好夏璇,不让她受到伤害,还能因此将叶小姐送进监狱,这次的丑闻会昭告天下,到那时,恐怕没哪个体面的家庭愿意接纳你们家的女儿。”

    厉净凉说得十分快速,脸上一直挂着动人的笑容,可那笑容落在叶家人眼里却阴森森的,就连暖暖的灯光也变得冷了。

    “厉净凉,你不要欺人太甚。”梁吟愤怒地说,但她到底比叶铭心强点,没有大吵大叫。

    厉净凉还没开口,不远处的房门就打开了,厉执抱着孩子从里面走出来,朗声说道:“净凉,孩子一直找爸爸,你快过来安慰一下,怎么去探孩子妈的班也没把她带回来?”

    厉净凉走向父亲,也不怕被身后的人知道秘密,坦然说道:“她还有戏要拍,今天晚上我带她去和陈权吃饭。”

    叶昕难以置信地回眸睨着厉净凉从厉执怀里接过的孩子,情不自禁地问:“那是我的外孙?”

    叶铭心慌张地拉住母亲的手,担忧地看着那个孩子,梁吟也有点绝望,那个孩子就像一根刺,直接扎进了她心里,她想起当初认识叶昕时,康雨也有那么一个可爱的孩子,她本以为这次虽然和丈夫感情破裂,但怎么也不会离婚,可看见厉净凉怀里的孩子,她动摇了。

    “这里没有叶家的外孙。”厉执冷酷说道,“这里只有厉家的长孙。”

    厉家的长孙,将来是要继承厉家家业的,那可是一大笔财产,即便这个孩子不学无术只会吃喝玩乐,也足够他挥霍几辈子,更何况以厉家的家教,这个孩子必然会有大出息,这世上应该没人会不想和这个孩子沾亲带故。

    叶铭心现在只恨自己还占着厉净凉未婚妻位置时,没有名正言顺地怀上一个孩子。她偏执地认为,自己之所以输给夏璇只是因为夏璇比她早怀上孩子。

    “原来她的孩子真是你的。”叶铭心忍不住道,“你背叛了我们的未婚夫妻关系。”

    “那是几百年前的事了。”厉执不赞同地看着儿子,“我一向不喜欢你为了事业不择手段,这次长教训了吗?让一个泼妇曾经冠上过厉家的姓,真是丑闻。”

    厉净凉没回复,只是将孩子交给了父亲。厉执很睿智地抱着孩子进了屋,将外面的人交给后辈解决。

    厉净凉淡漠地望向一直看着这边的叶昕,嘴角的笑容堪称邪恶。

    “叶总,我之前见过聂政,他和我说了一些关于康女士的事,你一定很感兴趣。”略顿,他将视线转到梁吟身上,“但叶太太肯定不感兴趣。”

    梁吟何止不感兴趣?她简直害怕听到“康雨”这两个字,几乎第一时间就想走,但叶昕怎么会允许?

    “在这老实呆着。”叶昕说完,想去和厉净凉详谈几句,但厉净凉拒绝了。

    “今天我没时间也没心情。”他清贵优雅地转开身,“叶总想跟我详谈的话,请先去找我的助理安排时间。”脚步朝前一挪,他彬彬有礼道,“再会。”

    语毕,房卡贴在门把手上,人已经回了房间,将叶家三口拒之门外。

    叶铭心特别难过,那个曾经人人都知道是她未婚夫的男人,他那么优秀,如果他还是她的,她一定不会落到今天这个人人喊打的地步,可是他走了,被夏璇夺走了,这一切都是夏璇干的,她凭什么?叶铭心紧咬下唇,将到了嗓子眼的质问咽下去,她一定不会就此罢休。

    可是,她似乎忘了,现在她面对的不仅仅是夏璇一个人,而是厉家。她这样不服输,只是在作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阴谋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总攻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总攻大人并收藏阴谋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