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阴谋家 > 第48章

第48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梁吟这次是把所有的宝都压在这场碰瓷儿上了,见车上下来了水修齐和司机却不见厉净凉,还不等他们俩说什么便高声痛呼,引起了路人的注意。

    等红灯时,有不少车主打开车窗看了过来,都是幸灾乐祸的表情,大意就是,这豪车挨上碰瓷儿,倒下的女人看着也不好惹,车主似乎更不好惹,看今儿怎么收场。

    瞧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坐在车后座的厉净凉终于姗姗下了车。

    他亲自打开车门,迈出长腿进入人们的视线,这番气度与样貌,实在让人大开眼界。有几个小女孩已经在交头接耳地想要拿出手机拍照,但被眼尖的水修齐制止了。

    “麻烦不要拍照,谢谢。”

    他递过去一张百元大钞,那女孩眼睛一亮,果断接过钱收起了手机。

    “你们也不像缺钱的,这女人流了血,看来是真的受了伤,给点钱让她走吧。”女孩好心劝道,“不然人多了就麻烦了。”

    水修齐向她道谢,回眸望向自己的老板,只见厉净凉慢条斯理地走到了车子前边儿,半蹲下来用手帕仔仔细细地擦着车头某个部位,那副精锐冷傲的模样被无框眼镜衬成了活脱脱的斯文败类,众人不由在心中道,恐怕今天这女人要遭殃了!

    果不其然,厉净凉看完车子便站了起来,漫走到她面前,扫了一眼地上的血,在她怨毒的注视下缓缓说道:“刮蹭,大概十厘米,你身上有金属制品。”

    梁吟一愣,还没反应过来便见厉净凉的司机走过来在她身上快速地搜了一下,她尖叫着“非礼”,但看看司机的风度与她那模样和年纪,大家又觉得这话说得实在有点勉强。

    “你要干什么!”眼见着自己的匕首被戴着白手套的司机抢了过去,梁吟暴怒地大叫,“你们撞了我,为什么还不叫救护车?我要报警!”她拿出手机要报警,厉净凉瞧见直接笑出了声,这让她又迟疑地望了过去。

    “怎么不继续了?”厉净凉笑吟吟道,“麻烦梁女士继续,多谢你帮我报警。”

    “帮你?”梁吟的表情有点扭曲。

    “我的车子被你身上用来刺伤你自己的匕首刮蹭了,难道不该谢谢你帮我报警吗?”厉净凉啧了一声道,“你也算有过好日子的人,应该知道这车多少钱吧。”

    梁吟有点慌,压低声音说道:“你不要含血喷人,我怎么会刮蹭你的车?更不会自己刺自己,难道我傻吗?”

    “并不怎么聪明。”厉净凉隔着手帕接过司机递来的匕首,这上面的血迹虽然被梁吟的衣服擦掉了血多,但还找得到蛛丝马迹,而且,“送去检验中心,应该找得到你的指纹和dna。”

    梁吟彻底没了分寸,大声哭嚎道:“有没有好心人帮帮忙!有钱了不起吗!有钱就可以欺负人?!”

    她的话说完,还不待厉净凉开口,一个挺着大肚子的美艳女人便从后方的人群中挤了进来,她谢过让位置的,瞧见里面围着的果然是厉净凉时,慢慢摘掉了墨镜。

    “这不是夏璇吗?”

    有男人认出了她,惊讶地看看她本人再看看她的肚子,然后就看到她朝那个豪车车主走了过去。男人仔细一看恍然大悟,这是她老公啊!

    “怎么回事?”夏璇走到厉净凉身边,手撑着腰说,“等你来接我等了这么半天,我还以为你被哪个狐狸精勾走了,原来是个要饭的。”她嫌弃地瞥了一眼,朗声说道,“都散了吧散了吧,没见过人家被碰瓷儿吗?在这看着有人给你开工资吗?”

    大家本来就是路人,听见主人家这么说也不好意思再看,纷纷离开了现场。梁吟一见形势对自己非常不利便试图挽留一些围观的人,但大家都抱着事不关己不要惹到有钱人的心态不予理会,很快现场便只剩下他们几个。

    “想不到你会做出这种事。”夏璇巧笑嫣然,“梁吟,你怎么说也曾经是梁氏集团的千金小姐,怎么现在就变成了路上碰瓷儿的老太太?”她扶住厉净凉的手道,“车上有行车记录仪,你确定还要继续躺在那?血流了不少,该不会自己割到动脉了吧?”

    刚才夏璇在不远处听到了一些内容,感叹厉净凉睿智的同时也对梁吟这个人有了新的看法。这女人已经完全疯了,根本没有半分理智,就算理智,也不怎么聪明,看她那个无法无天的蠢女儿就知道了,没有哪个聪明人会把自己的女儿惯成那个德行,歹意的除外。

    “我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梁吟恨意极深地瞪着夏璇,厉净凉不疾不徐地挡到了她面前。

    “那你估计得失望了,就算是对付鬼,我也有的是办法。”他语调悠然地说完,拉住夏璇的手道,“回车上去,这儿有血腥气。”

    怀着孩子,满六个月,夏璇也不愿意看见这一幕,她点点头便准备离开,走之前对梁吟说:“我相信只有你这样的人会变成鬼,你尽管来找我吧,你活着的时候我都不怕,难道还怕你死了?”

    梁吟绝望地倒在地上,因为血流了太多而脸色发白,她开始头晕,好像真的被夏璇说中了,刚才不小心刺到了动脉。

    她虚弱地想站起来,但厉净凉一行人已经上车离开,根本没人愿意帮她打120。

    梁吟没有办法,趴在那里根本动不了,有经过的路人好奇地看了她一眼,似乎想要过来帮忙,却又在她渴望地注视下全都走了,应该是担心担责任,被反咬一口。

    就这样一直过了一个多小时,没有任何人来问津她,她躺在那,意识已经很薄弱,呼吸都费力,失去意识之前她好像看到警车停在了身边,但警察下车时她已经永远闭上了眼。

    梁吟自己大概都没想到,她就这么死在这里,牢狱里的叶铭心更是想不到。

    其实,就算是厉净凉和夏璇,也没料到她真的不会死。要怪只能怪她自己太蠢,怪这个社会太现实冷漠,出过太多讹诈事件,导致没有人再敢搀扶受伤的人。

    厉净凉之所以得知她去世的消息,是因为警方找到了他的律师请他配合调查。他们调取了监控录像看到梁吟与他的车子发生碰撞,但因为角度问题,看不太清楚后来他们进行了什么。

    厉净凉车上的行车记录仪清晰并真实地记录下来了全画面,他直接让律师带给了警察,并不打算亲自去局子里,因为夏璇这时已经七个月了,特别缺爱。

    这次怀孕真是要了夏璇半条命,月份越多,她越觉得吃力,食不下咽,脸颊瘦的几乎凹下去。

    厉净凉很发愁,找了营养师也搞不定,最后干脆请了医生在家照看,经过医生的调料,才算是胖了一点,但也非常有限。

    “其实这挺好的。”夏璇安慰厉净凉,“至少我生完孩子之后不用费力气减肥了……”

    厉净凉冷漠地盯了她一眼,等她闭上嘴之后就问家庭医生:“她生孩子会不会有危险?”

    医生:“可能会有体力不支的危险。”

    “哎,不会的,我真没事……”夏璇弱弱插嘴。

    医生淡淡地瞥她一眼。

    好吧,她闭嘴还不行吗,就不能让她的丈夫别那么担心?

    厉净凉从头到尾皱着眉,听完医生的话后心情更差了,表情几乎可以称之为阴鸷:“想个解决办法。”

    “我会的,还有二个多月的时间,厉先生不用太担心。”医生总算说了句皆大欢喜的话。

    夏璇松了口气,笑着说道:“老公你别担心,我好好吃饭就是了,肯定能长胖的。”

    厉净凉没听她的话,像是有些苦恼地按着额角,望着一处发怔,不知在想些什么。

    过了几天后,夏璇就知道他都想了些什么了。只见厉老板放下了手头的一切工作,买了好几本食谱和食材来学做菜,因为刀工不好,做出来的菜卖相并不怎么样,但奇妙的是夏璇闻起味道总是特别有食欲,吃进肚子里也很多,人一天比一天结实。

    “不行,我不能再吃了,再吃我就要胖死了。”

    九个月的时候,夏璇的肚子已经到达顶峰,她躺在床上喘气,拒绝吃下厉净凉递来的食物。

    厉净凉也没勉强,她今天吃的够多了,现在该做别的了。

    “下来,出去走走。”

    天气已经温暖了非常多,穿上裙子便可以出门,但尽管如此,夏璇还是懒得动。

    “我腿不舒服。”她红着眼圈,“今天可以不去吗?”

    厉净凉毫不留情道:“大夫的意思,起来。”

    无奈,夏璇只好站起来下床,由丈夫扶着出门散步锻炼。

    她的预产期是十二天之后,继生下处女座的厉夏之后,她又要生下一个处女座宝宝,家中添了两个处女座,将来肯定会有一场腥风血雨。

    厉夏已经一岁多了,学会的第一个词就是:不行。

    这孩子特别纠结,这个不行,那个也不行,妈妈抱抱不行,不给吃奶就不行不行不行不行!总之就是不行。夏璇因为怀着二胎,没办法照顾他,所以照顾孩子的重点都交给了厉净凉。

    于是乎,厉夏学会的第二个词就是:爸爸。

    厉净凉立刻把孩子抱到了夏璇面前,笑着说:“儿子,再叫一声。”

    厉夏特别给面子:“爸爸!”

    “真乖。”厉净凉亲了孩子一下,父子俩和睦的样子简直让夏璇看傻了眼。

    “宝贝,叫妈妈。”夏璇期待地说。

    厉夏看看她,眨眨眼:“不行。”

    “……”夏璇。

    厉净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头一次见厉老板笑得这么开怀,看来是真的高兴,他高兴,她自然也高兴,可是她肚子里那个好像不太高兴……

    “老公我不太好……”夏璇皱着眉说,“不行,送我去医院……”

    家庭医生和保姆都在家,厉净凉立刻出去把孩子给保姆,与医生一起开车送夏璇去医院。

    其实,夏璇的预产期本来在几天后,没有这么快,但此刻已经没心思去追究那个,厉老板十万火急地把太太送去了医院,院方立刻把厉太太推进了产房。产房外,厉净凉和家庭医生面对面站着,一男一女有点尴尬。

    “厉太太之前的状况很好,不会有问题。”医生说。

    “谢谢。”厉净凉呼了口气,焦虑地在产房门口走来走去。

    医生无奈,坐到一边的椅子上拿出手机盯着时间,希望厉太太生得快一点顺利一点,不然估计她也会死很惨。

    像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医生抬起头说:“厉先生,你给孩子想好名字了吗?”

    厉净凉回眸说道:“哦,这个月的月初是立秋,现在是月末,就叫厉秋末吧。”

    “……厉先生,你这也太随便了吧?”医生都有点惊讶了。

    “会吗?”

    “当然了,你们有钱人难道不是该按照辈分贴字号或者翻古书找名字吗?”医生说的很认真。

    “你小说看多了秦医生。”

    秦医生尴尬地摸摸头说:“抱歉,我以为是这样的,毕竟厉先生的名字就很好。”

    “我太太总说一念我的名字就很冷。”

    厉净凉开始平静下来,但还是紧锁眉头,他这话刚说完产房里就传出凄惨的痛呼声,听得出来夏璇一直在咬牙忍着,可还是没忍住。

    厉净凉又开始踱步了,秦医生托腮看着他的模样,忍不住感叹一句:“厉先生和太太感情真好,真羡慕你们。”

    厉净凉没心思和她聊天,盯着产房上面的灯盼着它马上变成绿色,那眼神就好像如果它再不绿他就要伸手把它打碎了,虽然并不可能,但还是感觉那灯瑟缩了一下。

    好在,夏璇虽然怀孕时吃了点苦头,但生孩子时还算顺利,没过多久孩子就出生了,医护人员把她推出来转入病房,告诉厉老板好消息:“母女平安,小女孩很健康,七斤半!”

    秦医生几乎热泪盈眶,看着自己伺候这么久的人平安生产,那成就感不亚于厉净凉这个当爹的。

    “厉先生快去看看太太吧。”秦医生说,“一会我和医生帮你们把孩子抱过去。”

    厉净凉毫不犹豫地扭头就走,走着走着就开始跑,那焦急的样子看得两个女性医生摇头叹息。

    “你也觉得难得?”秦医生问身边的女医生。

    女医生叹息道:“按理说我生孩子的时候我老公也对我挺好的。”

    “还有但是吧?”

    “但是他没有厉先生这么有钱,也没厉先生这么帅……”

    “还有所以吧?”

    “所以感觉差距还是有点大qaq”

    “我懂你。”

    “真的?”

    “真的,我感觉我嫁不出去了。”

    “为什么?”

    秦医生苦了脸:“厉先生做了太好的榜样,今后对象不好找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病房里,厉净凉坐在夏璇身边关切地看着她,她因为疲倦已经睡着,样子看上去很虚弱,他帮她盖好被子,拉上窗帘,绕着病床转了一圈,才再次坐下。

    须臾,熟睡的夏璇忽然轻呼了一声,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好像做了什么难受的梦。

    厉净凉慢慢呼出一口气,暗暗决心今后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如果儿女双全,有她,有他,他们便是最好的家,麻烦老天别再送子来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阴谋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总攻大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总攻大人并收藏阴谋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