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与君长相守 > 第一章 荣华背后是辛酸

第一章 荣华背后是辛酸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一年,她拈着玉如意对他说:“如果这如意真能如我心意,我不换这破屋子,不换旧衣服,我一定先换了你这个穷官夫君。’

    第二年,她媚眼如丝:“夫君要纳妾,想纳个白胖宜男的,还是纳个黑粗健壮的?”

    第七年,她痛哭流涕:“你清官我不在乎,你四处得罪人我也忍了,可你就不能老老实实呆在京城吗?现在鸡飞蛋打,你让我在边疆怎么活?”

    第九年.她心灰意冷:“算了算了,你爱怎样怎样,反正我现在后悔没拿你那纸休书也晚了。”

    第十五年,他对她说:“这么些年,我最对不起的不是江山社稷君上圣贤,是你。”

    第二十五年,他淡淡说:“贫易交,富易妻,庶人所为。虽然你为别人算计我,可我还想飞黄腾达,所以,我不会另娶他人。”

    第三十年,大开家宴,下属满座,他对下首的她举杯:“昨日种种,宛如昨日死,今日种种,恰似今日生。大丈夫宁可少活十年,不可一日无权。”

    第四十年,她对儿媳苦笑:“夫人?我只觉得被流放那段日子,我才真正是你公公的夫人。”

    第五十年,他告老还乡,她脱了华服,荆钗布裙地陪他回去,夕阳下白发飘飘。

    虽无恩爱如初,却是白头到老。

    家国天下,不过一场点缀。半生沉浮,最后与君相守意,犹如故人归。

    第一章荣华背后是辛酸

    深宫里蘅芜掩映,杜若围绕的明辞斋,是司仪局的所在地,最是个清爽的地方。可是里面的人儿今日却清静不起来。

    “哼”一个穿着一品夫人命服的半老女子,对着垂首站立的宫装女子吼道:“一个月后,是太后的寿宴,你好歹也是新任女史,仪态机灵居然一点都不过关,任倚华呢,她几日后才出宫嫁人,她现在干什么呢?”

    那宫装女子吓了一激灵,怯怯说:“奴婢不知,奴婢只是听说,前女史这几日先是去找各宫的主管宫女谈心,说是要留个念想,又是去拜见各宫娘娘,说各位娘娘待她不薄,辞个行,许个诺,盼再有机会服侍各位娘娘。今日里,前女史在……整理自己的嫁妆。”

    半老女子气极反笑:“谈心?留念想?我看那丫头素日做派,知她不是个踏实的女子,况且她还有个贪心的毛病。她分明是仗着人缘还不错,娘娘又见她办事妥帖,找别人给她随礼,方便她在出宫前狠捞一笔。罢罢罢,若是坏了她捞嫁妆的好事,那丫头保不定又出什么鬼点子?遇上这样一个人,真是我尚仪局的劫数。”

    不仅宫中有人为一场无关于己的婚事气恼万分,宫外也有不少人为一场无关于己的婚事兴奋不已。

    啪”惊堂木一拍,归雁酒楼里的说书人开讲了。只见他环视四周,清清嗓子,拱拱手:“诸位,诸位,可听说这京城里最风光的官儿是谁啊?”

    有人哂笑,有人眯眼,还有耐不得寂寞的人出头:“谁人不知,这京城里最大的官儿,是邱相国,人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出门都是八抬轿子,哪个官见了他不客客气气,最风光,自然非他莫属了。”

    “非也非也。这风不风光可不是靠官位就说得着的。虽然相国算得上风光,不过还当不起一个最字。”说书人故作姿态地摇摇头。

    底下的人可没心思与他打机锋,大多都鼓噪起来:“那就请先生说说,哪个官儿当的上这个“最”字?“

    说书人诡秘一笑:“大家只消向最近要成亲的大人去想想,自然就可了。”

    只听一个清冷的声音淡淡道:“莫非先生说的是,那前两日刚被皇上赐婚的冷澄冷子澈?”

    说书人一惊,打量他一眼,看是位身材颀长,眉目颇有棱角的绯袍男子,脸上堆起谄媚的笑:“这位大人好见识,正是那位大人。大家想想,这位大人才二十出头,听说还是穷人家出身,前年中了两榜进士,去年做六品主事,今年就成了四品郎中,何况皇上还赐给他一房如花美眷,听说还是宫里的女史,大婚在即,前途无量,你说这岂不是风光极了?”

    众人大多连连点头,对说书人的话颇为赞同。纷纷议论起那冷大人地好命来,他们热火朝天,那绯袍男子嘴角挂上一丝无奈的笑,悄然离去。刚走几步,就被一个身着绿袍的小官一揖拦住,笑道:“子澈兄,官场情场双得意,小弟特来祝贺新婚之喜。”

    绯袍男子苦笑更深:“景程兄,莫要拿我开心。这次虽是皇恩浩荡,可是齐大非偶,宫里的女官,岂是我一个寒门子弟消受的起的?少不得既委屈了她,又难为了我。”

    绿袍男子本想宽慰他几句,可是想想道听途说到得他那位未来妻子任氏的做派,又禁不住深以为然,只得尴尬截了话题,随便找了个话题溜之大吉。

    冷澄看着他仓皇离去的背影,不禁想起那天传旨的老太监。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户部主事冷澄耿介敢言,公忠体国,实为国之栋梁。现擢升为吏部郎中。宫中女史任氏倚华淑德贤良,正当?棵分?冢?袷Ь?又? l亟?问洗陀枥淝湮?蓿??偕?嘤眩?庸南嗬郑??弘尥?!?p>  他发誓一辈子也忘不了那太监诡秘的笑容,一副等着拿赏钱的样子,可是第一他没钱,第二他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好事,所以他淡淡地请那个人喝茶,当喝到第十杯清茶的时候,老太监脸上的皱纹都快纠结成一团,但还是很客气地告辞,随后脚不沾地,唯恐怕喝第十一杯似的,脚不沾地地走了,临了上轿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咕哝了一句:“这样一个铁公鸡,硬石头,又升官又赐婚,咱家真不知道皇上想什么呢?”

    冷澄这面想着太监,他未婚妻那面的眼里却只有宝贝。倚华对着一堆亮闪闪的宝物,愈看愈喜,左手抓住金锞子,右手抚着小玉如意,眼睛弯成月牙,虽是自己出宫就再也捞不到赏赐,不过这一票倒也手到擒来。何况未来夫君能得皇上重用,将来的钱财宝物又岂会少了?到时候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呼奴斥婢,倒也自在。

    正在她满眼沉醉的时候,她昔日的姐妹,今日下属,过几日的陪嫁人朗云挑着帘子进来了,斜瞥她一眼,笑着说:“女史都是要嫁的人了,不想些三从四德,勤俭持家,只管抱着宝物不撒手,将来到了别人家里,如何度日?”

    倚华用手指旋着金锞子,笑吟吟说:“有什么好想?再怎样我都是宫里出来的人,他敢像待民妇一样待我不成?何况他如今刚升了官,皇上跟前也得力,虽说是因为直言犯上才博得忠臣的名头,不过未尝不是讪主卖直。如今他春风得意,还怕没有人不来逢迎孝敬?我就不信他当真是个,干干净净的清官。我也不奢望什么关雎琴瑟,只要夫唱妻随就好,总归富贵一场,大家开心。”

    朗云急上前要捂倚华的嘴,:“哎呦,我的姑奶奶,平素最是个水晶心肝玻璃人,怎么快嫁了反倒糊涂起来,这宫里可是什么话都可乱说的?若落入有心人口中,你少不得是个不念国恩的罪名儿。”说罢,看倚华毫无反应,只是又拿起一颗合浦珠,对着阳光看了又看。只得换了和缓的语气,继续说:”这次女史去了这么多娘娘处,可是忙昏头了,忘了去清藻殿?“

    倚华还是玩那颗珠子,淡淡说:“殿里那位穷惯了,去那里又没赏赐好拿,大家好歹相识一场,何必多此一举?”

    朗云叹口气,只是撂开话头,顾左右而言他,:“女史,,想我们六岁初进尚仪局到现在,也有十二三年了,如今快要离去,倒是不舍的很。”

    倚华向朗云灿漫一笑,“只要我嫁的那个人不去装什么包拯海瑞,学传说里的什么两袖清风,不近人情,我们过的不会比宫里差太多。说不定他现在就收了不少孝敬呢”

    而现在这谄主卖直,一定收到不少孝敬的四品大人,在他娘的执拗要求下,在一面生锈的铜镜前换上了平生最打眼的一件衣服——红底金花对襟的新郎礼服。他身材本就修长,再加上眉似刀,眼如星,配上这一身衣服,虽说不上风度翩翩,倒也有几分意气风发的样子。按照说书的来说,这叫风光。只是这风光的人,脸上的表情可不够风光。他看着身边这些提前送来的赏赐,金的银的玉的,把自己屋里的旧桌旧椅,衬的分外暗淡,再想到要进门的女子将是何等金娇玉贵,再看看自己那些衣服,那两个穿着补丁衣服的仆人,只好皱着眉头,默默无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与君长相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振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振容并收藏与君长相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