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与君长相守 > 第二十五章 劝君莫作独醒人

第二十五章 劝君莫作独醒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一顿饭表面上吃的皆大欢喜,冷澄感念倚华细心,硬是将烦乱心绪压了下去。倚华和朗云摆脱了白菜豆腐,暂时回归了生活质量。安人看到儿子回来欢喜鼓舞,张叔李叔吃了大馆子的菜吃的热泪盈眶。

    可实际上呢?

    倚华心不在焉地夹起一块鸭肉,放在嘴里慢慢地咀嚼着,京郊山贼?京郊会有敢打劫钦差的山贼?那人受伤还罢,若是没受什么伤,恐怕就不是冲他来的江湖人。不是山贼,不是作乱的江湖人,哼,怕是他自己弄得吧。想着想着,眼睛里透出一股冷冽的光芒,把朗云看了个哆嗦。

    冷澄拿着筷子,忙着在肘子和鸭子之间找些素菜吃吃,总算找到了用栀子花做原料的檐卜煎,欣喜地夹了一筷子放嘴里,结果味道并不如想象中清淡,一时没料到,竟然噎了一下。原来这道菜是栀子花采大瓣的,用开水灼过,稍稍滤干水,用甘草水和稀面糊拖了用油煎炸,其实不乏清和之味,但栀子花本就是肥厚多汁更兼有浓香,吃起来绝不像外表看来那样。看冷澄吃瘪,朗云眉毛都上挑了几分。

    朗云倒是吃的十分之开心,那淮阳王心思不正,活该倒霉。冷澄连菜都吃不上,纯属呆子。这两件事都合她的心意,最最重要的是总算能告别清水豆腐,吃点摆得上台面的。当初和倚华出宫,只说委屈了身份,没说还要委屈肚子啊。

    安人上上下下地端详冷澄,儿子好容易来京城当个官,怎么刚成婚几天又要下乡去呢?虽说是给家乡父老讨公道,可是这事儿怎么透着一股危险的意思来?这媳妇吧,看起来是个伶俐的,可是她和儿子看起来根本没有小夫妇蜜里调油的样儿,相反还有些针锋相对。

    张叔李叔是乐极生悲,鸡肉?吃!鸭子?使劲吃!肘子?拼命吃!就这样吃来吃去,把肚子吃得圆滚滚,到最后端杯端碗的时候,动作笨笨的像两只硕鼠,“大腹便便”四个字被他们演绎的淋漓尽致。他们且愁眉苦脸一步步挪,倚华倒被惹得笑起来,眼睛亮晶晶的。

    就这样各怀心思各有麻烦的一顿饭吃完,胖了一圈的张叔李叔和耷拉着脸的朗云收拾去了,倚华又围着安人唧唧喳喳说话,围绕中心是:“我在宫里的生活与我对婆婆您的无比崇敬的心情。”冷澄听不下去,溜到书房里看那部快被翻烂了的《大学》。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至于至善……”

    “娘您听我说,这宫里的日子可是有意思的很。我还在当小宫女的时候,见过的吃的用的,那叫一个精致好看,比我们现在的不知道高了多少。如今夫君他是四品官,好歹也要弄点像样的东西充充门面,大家脸上有光不是?”

    “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

    “娘,那宫里的布置可是真的漂亮。什么夜明珠啊,金镶玉啊,光摇朱户金铺地,玉照琼窗雪做宫。”

    “啧啧,那岂不是赶上天上的宝殿了。”

    “何止啊,宝殿上是仙气,宫里是实打实的珠光宝气。跟我们家里,恐怕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呢。不过您想想,我们家里虽不可能赶上宫里那么,不过我们也该买点体面的摆设儿,赏心悦目不是?咱家好歹来了京城,总该见见世面不是?”

    “闺女你说的好像也有些道理。

    “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受不了了,我今天就要齐家,任倚华,你给我住嘴!

    冷澄气呼呼地踏出书房,任倚华眼角刚瞥到影儿,立刻就以一句:“娘,您一个人把夫君抚养这么大,真是含辛茹苦,可歌可泣,那个我还有点事没弄完,先回去看看。”结尾,像黄昏时候的云彩一般,飘啊飘啊飘走了。

    冷澄见她走了,也不好说什么,只好和安人重新进行了一次关于回故乡几天,什么时候回来,如何照顾自己的讨论。

    不知不觉已然是夜阑人静,冷澄赖在书房继续读《大学》,忽而一阵琴声传来。悠远含蓄,流动如注,半是混沌半是忘情,伴着清风过庭,倒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风流意。

    冷澄寻琴声而去,见倚华一身白衣,低眉拢捻,清冷月色下少了妩媚,多了韵致。呆呆地问了一句:“这是什么曲子?”

    眼前人莞然一笑:“惆怅故山归未得,酒狂叫断暮天云。这是阮籍的《酒狂》。”

    冷澄喃喃:“酒狂,酒狂,这名字听起来未免放浪了些。”

    倚华浅嗔薄怒:“有什么放浪的?昔日晋代魏时,天地翻覆,阮籍为免遭杀戮隐居山林,弹琴吟诗,借酒佯狂,以洁身自保。到最后竹林七贤中,嵇康惨死,刘伶醉生梦死,像阮籍这般倒是保全了自己,又可以保住那一腔心血。”

    冷澄正色:“道不同,不相为谋。就我看来,一生抱负不能施展,上不能报国,下不可立身,就算苟延残喘,又有什么意思?”

    倚华不怒不笑,只是转身面对着明晃晃的月亮,月光从她侧脸上泻下,越发显得美人如玉:“人生在世,谁不是心字头上一把刀,有时候能苟延残喘,又何尝不是种幸福?”冷澄心里竟是一揪,不知道如何面对,有心追问又不知从何说起,只是莫名其妙地做了个揖,就退去了。

    倚华既不看他,也不看琴,信手拨了一小段曲子,“数来更无君傲世,可惜啊可惜,我终究不是你的知音。”

    朗云从黑暗处走来:“女史,那几家闺秀求教的帖子接还是不接?”

    倚华还是淡淡地:“接,当然要接,有人等着教训还有银子拿,这等好事岂能错过?”

    朗云向着书房方向努努嘴:“可是大人他……”

    倚华又恢复到平常的样子,用不屑的口吻说:“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他管?你主子是我,又不是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与君长相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振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振容并收藏与君长相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