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与君长相守 > 第五十二章 易反易覆谁人心

第五十二章 易反易覆谁人心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因这一句话,冷澄沉默了下来。

    两人互不理睬,总算等到了车夫来接。

    车夫还是一如既往的聒噪:“听说大人得罪了夫人,今天是专程出来陪夫人散心的,要我说夫人也是任性了些,爷们儿在外面难免过的不顺,女人该多体谅男人才是。”

    倚华头抵着车壁:“大哥,大哥,是我管你叫大哥,你干嘛替他说话?”

    车夫挠挠头:“就算是娘家人也得讲理不是,妹子啊,这个……。”

    倚华嘟嘴:“行了,行了,大哥您别说了,您自己就是大男人,肯定向着他说话,我不听了。”

    车夫呵呵一乐,冷澄还是冰块脸。

    倚华心里都看不起自己,专程散心?假的。得罪?假的。体谅?我体谅他,谁来体谅我?别人触手可及的温暖眷恋,对自己来说只是一场接一场的戏,演不好蒙不住别人,演得好蒙不住自己。

    其实何必对冷澄有什么执念呢?只不过是个搭伙过日子的人,只不过是个勉强依靠的肩膀。以前第一次被亲生父母送给别人,第二次被过继的伯父伯母送进宫里,两次被抛弃,进了宫还差点为好姐妹顶罪,人生都这样了,若是还对别人有着不切实际的幻想,就是执迷不悟吧。

    演戏,说实话没多少用,但是不演戏,会更麻烦吧,演戏最起码能少受点苦。

    清醒着痛苦,也好过糊涂地快乐。

    又一次回到了晋州城,众人看冷澄都多了些鄙视,外面道貌岸然的,还不是个妻管严。中间有些心思活络的,便巴巴地买些首饰香粉地送给冷夫人,冷澄开始是生气的,后来被他家小娘子咬了两句耳朵后,也半推半就了起来。

    在历经了几天翻文卷,下乡里,找小官喝茶后,包括莫闻在内的这些官儿都欣慰地发现冷澄开窍了。具体表现为在觥筹交错的时候能勉强喝两杯,众人叫嚣着行酒令的时候也不再黑着脸坐在一边,最上路的一点就是,不再吵着要查什么案子了,(当然更大的原因是他发现根本查不到什么),也不再摆着一副举世皆浊我独清,眼高四海空无人的架子惹别人不开心。

    不过就算这样,冷大人还是不及冷夫人可爱。见证了那次争执之后,众人都认为冷夫人就是个任性大小姐的脾气,生来就是被碰在手里的,恐怕这次随冷澄来查案也是她执意要来看热闹的结果,第一天的通情达理定然是装的,至于她是怎么在宫里活这么久的,大家一致觉得是有贵人相助。谁知真正接触了,才知道不是那回事。冷夫人长袖善舞,平易近人,说话总能说到人心坎里,对官场上这些弯弯绕绕也知道一点,若是个男子,单凭这迎合的功夫,成就一定在冷澄那块木头之上。

    方知微本以为两人去凤安必有深意,回来后就会有行动,还一直犹豫到底要怎么办。可他等来等去,只等得两人和众人“同流合污”,就快穿一条裤子了,只好憋着一腔疑惑愤懑私下来找两人,可只有倚华出来接待他。

    他一进来就劈头盖脑地一句:“两位是打算放弃了?不为那老人家报仇了?”

    倚华压根就不为所动,不紧不慢地给他倒了杯茶:“方大人好大的火气,来杯茶消消火。”

    方知微目光炯炯,推开递过来的茶:“我现在就是有火,当时说的大义凛然,诳得我替那老人家办完事,现在就想撇干净了。”

    倚华一双柔荑端起茶杯,徐徐吹动着茶叶,看着它们微微地漂浮:“什么老人家?我和大人认识吗?”

    方知微语塞:“你……你们……。”

    倚华抿了一口茶水:“我们什么我们?方大人当日的话我还铭刻于心呢。没权没势没后台,这身傲骨还是趁早折了去好。当日方大人最是个识时务的,难道过了几日就要来这里卫道了?”

    方知微面上浮起羞赧的神色:“我开始是这样想得,可是埋葬了老人家之后,我又……我还是想站你们这边的……。”

    倚华咽下一口茶水,就放下茶杯,茶杯碰触到桌面,发出沉闷的一声:“怎么了?方大人,看到些不好的东西,就害怕了反悔了想要积点德了?首鼠两端,反复无常,这可是小人的行径啊,是不是,方进士,是不是,方才子?”

    方知微被伤到了自尊,有点无地自容,只是抓住救命稻草似的辩驳:“我是小人,那两位又算得上什么?”

    倚华又喝上了茶:“我们两个自己选的路,觉得没意思,就换一条。方大人明明是”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帮我们,现在要找上门来,把救赎的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这算什么呢?“

    方知微听这句句尖刻,几乎要晕厥过去,可眼前又浮现下葬那日的情景,老夫人眼睛都没有完全合上,隐隐透出一丝丝怨愤,让人毛骨悚然。冷冰冰的尸身放入棺材的时候,力工都说几乎感觉不到重量。一锹土下去,再一锹土下去,一个人就这么死了,就这么不甘心地死了。他不难猜到这死,其中也有他的一份。

    所以当时听冷家两人暗示有门路的时候,他确是欢欣鼓舞。如果他两做成了事,死去的人应该会安息吧。

    可没想到啊没想到,当初信誓旦旦的冷钦差居然放弃了这个案子,和以莫闻为首的官员打成了一片,仿佛不记得那一天,那个雨夜,那个死去的人。

    没人能来救赎他,注定他只能一生背负罪恶感。

    他还要垂死挣扎:“你们当真不办这案子了?我可是听说你们不查清楚这案子,就要按诬告罪处置的。”

    倚华大笑:“方大人真是天真,好歹冷澄刚被陛下升了官,我们若是现在缴械投降,别说左家,就连定远侯那里也不一定肯赶尽杀绝吧。无非是降级罚俸罢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借着机会攀上了国丈,将来什么官位富贵还不是手到擒来。”

    方知微脸色苍白,吐出两个字:“无耻。”

    倚华眉目乍冷,茶杯砸在桌上,朝外面喊了一声:“张叔,送客。”

    方知微踉踉跄跄走出去,里屋一个声音响起:“有必要把话说这么绝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与君长相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振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振容并收藏与君长相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