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与君长相守 > 第六十四章 良夜明月催人醉

第六十四章 良夜明月催人醉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冷澄如梦初醒,顿觉刚才说的颇有些登徒子的味道,一时间竟是羞愧无地,只是假咳了几下。

    倚华看手里的莹洁的白玉斗,美酒带着层层明黄的色晕,配上天上繁星如明珠乱撒,满月如冰盘悬天,如此良夜,当真是不知今夕何夕了。

    还在尴尬中的冷澄正准备自己默默地把脸埋在酒碗里算了,倚华站起身来,走到冷澄身前来,两只手握着白玉斗,笑吟吟地举到冷澄面前:“冷大人,这杯酒,我敬你!

    冷澄愕然,平常敬酒的都是下属同僚等,以他的性格遇到这种时候都是严词拒绝,实在不行在能推则推,能躲则躲。没等反应过来,话已经说了出来,冷肃肃的语气:“在下不善饮酒,请恕不能从命。”

    倚华怔怔看他两晌,突然爆出一阵笑声来,直是笑的说不出话,直不起腰。

    冷郎中悲哀地发现,他又做错事了,还是特别丢人的那种。同时,他心里有种情绪像迷路的兔子一样乱窜,这种情绪叫做歉疚。

    倚华还在笑的不住:“哎呀,我受不了了,冷大人您拒绝人习惯了,也得看这是什么场合呀?我又不是什么外……。”说到这打了一个嗝儿:“就算我是外人,就我们两个在这里,您就这个表现?。”

    冷澄?宓牟恢?栏迷趺囱??桓铱匆谢??樱?皇鞘咕5勺拍峭刖啤?p>  倚华笑够了,抹抹眼泪:“不陪就不陪,我自己喝。”说罢就回了自己座位,一仰头,杯中酒尽。

    喝完了,就从冷澄那边把酒坛夺过来再倒,一杯接着一杯,豪气非凡,一边倒还念念有词:“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不知何处是……他……乡。”

    冷澄还记得陪她喝酒的承诺,那边一杯一杯干,他就一碗一碗地灌。只是他那碗容量总比杯多得多,倒起来也慢也多。一边倒一边竖着耳朵听倚华说的什么。

    他虽不大懂风花雪月,可是这诗什么意思还是略懂得,本是个豪迈欢快,及时行乐的调子,让半分清醒半分醺然的倚华一诵,凭空多了几分凄凉意。

    手一顿,就不倒酒了,偷眼看看那人,不过一会面上染上了酡红,像是雨中透了水的桃花,吹弹可破的诱人,只是没一刻清静的时候,不安分地扭扭身子,嘴里嘟囔着:“骗人,都是骗人,你也是,他们也是,用完就扔,什么好命,我不过是个天煞孤星,一辈子为人作嫁衣裳的命罢了。”

    冷澄自知那个你很大可能就是指他自己,对那个“用完就扔”很想解释一番,但想想她神智不清,还是算了。可看她懵懵懂懂,像是很好糊弄的样子,又忍不住好奇:“他们是谁?”

    倚华仰起头,一双剪水双瞳已经开始混沌:“你是谁?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想套话门都没有!”

    冷澄讶然,没想到这人醉成这个样子还保留着这份警惕。果然是有几分不凡之处。

    倚华冲他傻笑了一下,眯眯眼,往后慵懒地倒去,神态动作都像一只稚气未脱,却已经带了几分狡黠和娇气的小家猫。

    眼看倚华就要连人带凳摔到地上去,冷澄当即立断一把扶住了,用力猛的差点把自己也摔下去。

    在半空中保持着抱着人的姿势并不容易,倚华感到不舒服,略睁开了眼睛,朝他不经意地吹了一口气。

    香香的,细细的,冷澄一个木头人竟是感到一种蚀魂销骨的诱惑扑面而来。手触到的肌肤软软的,露出的一截脖颈儿如玉洁白,就像引着人去吻一般。

    冷澄特想给自己一个耳光让自己清醒一下,可惜的是他双手都抓着任倚华,待要放手怕她一会又从椅子上掉下来,更重要的是他,实在舍不得。

    软玉温香在怀,又兼着前几日两人风雨同舟,耳鬓厮磨,虽然彼此还没有真正交心,也自有几分情分在心了。

    圆月,良夜,美酒,佳人。谁能如柳下惠坐怀不乱,再说他两人本就是一对夫妇,做柳下惠也是没什么必要?

    冷澄踌躇了半天,还是小心翼翼地像抱着自己家传珍宝一样把倚华横抱回了卧房,放在榻上,然后钩下了帐子。

    刚放下帐子的时候,冷澄顿觉天地一下黑了,有点本能的紧张。只见倚华虽是醉酒,略略睁开的眼流转出的些微光芒如宝石一般璀璨。

    今夕何夕,见此粲者。子兮子兮,如此粲者何?

    绸缪束薪,三星在天。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

    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

    牙尖嘴利的任倚华,披发弹琴的任倚华,陪他演戏的任倚华,微笑着教他各种手段的任倚华,酒醉的任倚华,他不想理睬却又逃不开的任倚华……。

    眼前心上的佳人,应该怎么办才好呢?罢了,就当今日之事是新婚夜的补偿了。

    冷澄还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战战兢兢地吻了上去,倚华醉梦之中,只当是一场春梦,索性放纵了起来,手悄悄地,自然地抱上了他的后背。

    这一夜,真真正正的鸳鸯交颈,抵死缠绵。

    第二日,倚华坐在堂上,苦着一张脸看着面前不请自来的任侍郎夫人,她曾经的“长房三婶”。

    任夫人气度雍容,说话不紧不慢:“倚华,以前是任家对不起你,可是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你也大了,当初的事儿也是可以放放了。好歹你也姓任,是乐安任氏的小姐,论理还要叫我一声婶子。”

    倚华理直气壮地昂起头,语气冷冽如出鞘之剑:“当年把我赶出任家,直接编个假身份扔到宫里做宫女,一句对不起就了事了?”

    明明被顶撞了可是还是笑的分外的端庄,像没有裂纹的瓷器:“当初的事情我知道定然不是你做的,可那时候连那边都不出头,?说得清呢,再说若不是你被送进宫,如今哪能挡上女官,哪能有赐婚的荣耀,哪有这等好姻缘?”

    倚华把手背在后面揉一揉酸酸的腰,一脸皮笑肉不笑:“姻缘事,天注定,当上女官也是我的运气,和任家当初的作为有几分关系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与君长相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振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振容并收藏与君长相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