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与君长相守 > 第八十八章 恶语伤人半生寒(冲突了)

第八十八章 恶语伤人半生寒(冲突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失魂落魄地转过身,却没有发现说话的两个女子脸上一闪而过的得色。

    按照主子的交代,每天都来这胭脂铺装模作样地挑选东西,还要偷偷观察主子说的年轻大人有没有经过,再辛辛苦苦地背下这一段话,练了许久才说的自然,今日大功告成,如何不自在开心?

    冷澄边走边想那一段话,倚华言行种种在他头脑中交织……。

    红烛之下,还盖着盖头,见都见没过他真容的她词锋凌厉,对他的鄙夷藏也藏不住:“难不成那连新镜子都换不起的穷鬼,总算想起来今天是他新婚了?”

    为了一点财货,词锋交错之中,她字字诛心,绝无半点温柔顾念:“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楼塌了,等您把所有人得罪光了,后悔药都来不及吃,还要连累我陪您一起倒霉,再说什么夫妻结发,我也没办法顾念什么情分了——何况,我们两个,到那时还有情分吗”

    他一夜歇在书房,早上溜进卧室,本以为她会愤怒,会质问,没想到看到的却是淡淡阳光里那女子带着讨好的笑容,还有那句软若无骨的“夫君。”

    她劝他随波逐流,她教他虚与委蛇,她会耍手段把很多人玩弄于股掌之上,她肆无忌惮地说要是有机会,最先换掉的就是他这个穷官夫君。

    任倚华,年岁不大,美貌不足,唯有这见风使舵,趋炎附势,跟高踩低,盘算人心的本事可称得上是炉火纯青。世人说三岁看老,看她现在的行事,也不难想出以前的她该是怎样的心眼刁钻。

    半梦半醒之间的那句:“我出身于乐安任氏”,只怕是她唯一一句真话吧?

    可笑的是自己啊。就这么一句难得的真话他却不信。

    还被她拿着当枪使。

    难怪她说不管娘家的事说的那么干脆,是早就打定了主意用他的拒绝去削任家的脸面吧,好遮盖自己做的错事吧?借力打力这么有意思的事情,真是值得喜极而泣呢。

    亏他还为她心疼,甚至还有点窃喜,觉得她肯为他的坚持,放弃娘家的利益,是不是代表着她心里是有他的?

    原来,不过一场自作多情。

    冷澄摇摇晃晃走回家,虚汗不知不觉中已浸透了衣衫。

    刚一踏进门,就看见倚华一副主母的气派在指使下人摆饭,脸上洋溢着“春风得意”的愉悦。

    这顿饭冷澄吃的味同嚼蜡,倚华有意缓和气氛,就想说个笑话,看看冷澄的样子,觉得冷澄该不喜她嬉皮笑脸的样子,就碰了碰朗云,给了个示意。

    朗云懵懵懂懂想了半天,只想到一个,就不管不顾说了出来:“一个孝子为给母亲治病,找来一个会针灸的婆子,婆子说他母亲是心火要用针灸之法,孝子怕针灸伤了母亲的心脏,婆子却说:不用扎心,只扎在肋条上就可以了,你可不知道这天下父母,偏心的多着呢。”

    张叔李叔凑趣着笑,安人听懂了,只是说:“还好我只澄儿一个孩子,可是没得偏心喽。”

    倚华心里暗骂朗云说个笑话也能说出别人不爱听的弯弯绕来,面上还要凑趣:“安人心地温厚,就算再有多少儿女也是一碗水端平的,可就有些不晓事的人,宠着一个又放着一个,难免惹出些不开心的事端来,也是有的。”

    冷澄听这话却分外不顺耳起来,怎么听都是任倚华在做自我辩白。自己贪慕虚荣不认父母,事到临头父母苦苦哀求救你,在你心里却不知晓事理!继父母对你百般疼爱纵容,你自己争宠不成,自甘堕落,在你心里就是偏心!

    家人都在,多少笑话不好说,你挑唆你的好姐妹讲这种东西,是诚心让我和我母亲难看的嘛!

    冷澄沉着脸,把碗重重一放:“吃好了。”竟是转身就进了书房。

    倚华自觉是那笑话惹到了他,吃好了之后向安人告了声,就来找冷澄。

    一进来笑意盈盈地说:“夫君,今儿个朗云讲的那笑话,委实是不中听,可她不是故意找麻烦的……。”

    冷澄正在烦闷,当下就口不择言还了回去:“对,她不是故意找麻烦,是有人故意叫她找麻烦……。”

    倚华的笑凝结在脸上,尴尬无比:“夫君,你这是什么意思……。”

    冷澄自觉失言,不耐烦回答:“没什么意思。”

    倚华也是一股火直往上蹿:“我在你眼里就是没事找麻烦的人?”

    冷澄不欲再说下去:“夫人,话说完了就走吧,我还有公务在身。”

    倚华深吸一口气:“这笑话不是我叫她说的。”

    冷澄强忍着敷衍,看都不看倚华:“我知道。”

    倚华不依不饶:“你不信我?”

    冷澄猛地起身,袖子一拂把砚台笔墨带到了地上:“我信你?我为什么要信你?我凭什么要信你?信一个连亲生父母都看不起的人?信一个搜刮自己家东西的人?信一个差点就被赶出家门的人?信一个上赶着有钱有势的人,一朝得势就要反咬一口的小偷?”

    话音刚落,倚华的笑容倏然裂成碎片,脸上已是无一丝血色,往后趔趄了两步扶住门框才勉强站稳。

    她紧咬着嘴唇,强迫自己像高傲的孔雀一样昂起头,声音却在颤抖:“你……你都知道了?”

    冷澄转过脸去不看她,用沉默承认了这个事实。

    倚华又笑了起来,只不过笑容就像清明节风中飘扬的纸钱,苍白而凄凉:“是任家的人和你说的?是三夫人还是大夫人?说的还真详细。”

    冷澄*地回一句:“别管是谁说的,总之是事实就对了。”

    倚华喉咙里发出几声悲泣一般的哽咽,指甲紧紧地刻入了木头。她深深地看了冷澄一眼,就像要把他说的话刺到心里一般。

    “哈哈哈,事实?你说任家人说的是事实?你就那么相信他们?哈哈哈,冷大人,你真是……。”倚华边大笑边说话,像是在讥嘲冷澄的天真,又像是在控诉冷澄的轻信。

    冷澄听不下去,武断地下了结论:“至少他们比你值得相信。”

    笑声戛然而止,倚华怔怔地立在原地,眸子里一片空洞。

    嘴里涌上一阵苦涩,还带着一丝丝的血腥味,胸口隐隐作痛,全身在一刹那失去了支撑,靠着一股怨恨和心痛才能勉强站立。

    他说,他不信我。他说,我不值得他信。

    在我冒着身败名裂的危险自断退路,决定把一生交付给他的时候,在我言笑晏晏地说我愿意信他的时候。

    任倚华啊任倚华,你才是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与君长相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振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振容并收藏与君长相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