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与君长相守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机关算尽太聪明

第一百一十七章 机关算尽太聪明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文茵听这话似有深意,根本不敢正面回应,含糊道:“只是年少时任职在一处,彼此认识罢了,谈不上什么情分。”

    太后笑声中满是不屑:“盈妃真是胆子越发大了,哀家面前也敢耍花腔。你当哀家真是老糊涂了么?你二人当日百般回护,互通款曲,当哀家都不知道么?”

    文茵心里凉了半截,这分明就是来者不善,可是倚华不是太后的人么?赐婚也是太后的主意,为什么今日这般咄咄逼人?

    是她的不知进退得罪了太后,以至于太后想拿倚华开刀给她个警告?还是太后觉得倚华的存在是个祸患,想飞鸟尽,良弓藏,准备在她身上找突破口?

    无论是哪种,都不是什么好事!硬碰硬是不行,只能权且认下,套出真正意图再做计较罢了。

    文茵将心一横,眼睛一闭:“嫔妾确实和任女史交情极好,不过那都是以前的事情,后来,因为嫔妾的错,任女史不再理会嫔妾了,这件事宫中尽人皆知。”

    太后冷笑:“谁要问你现在如何?哀家只问你以前的事。你说,淮阳王和任倚华是怎样的关系?”

    这句话问出来如当头一棒,砸得文茵头晕目眩。

    怎样的关系?这句话她两年前就曾亲口问过任倚华。

    那时还在冷宫的她无意间看到淮阳王很自然地从倚华手里接过喝了一口的桂花酿,还冲她笑的分外暧昧,顿时又是欣慰又是忐忑。

    本来想说的婉转点,结果看在任倚华一脸的不耐烦,出于担心就把怎样关系这几个字蹦了出来。

    倚华是怎么答的?哦,是这样,“你当年和皇上是怎样的关系,我和淮阳王就是怎样的关系。”

    冷静,犀利,直指人心。

    可是倚华你知不知道,我和当年的太子,你和现在的淮阳王,关系都是见不得光的啊!

    文茵继续装糊涂:“淮阳王?淮阳王和任女史能有怎样的关系?哦,嫔妾想起来了,三年前任女史手下的小宫女得罪了淮阳王,任女史出来道了歉,淮阳王宽宏大量饶了她。就这些了。”

    太后的声音幽幽地响起:“盈妃,你倒是够义气。”

    文茵假笑:“嫔妾是伺候皇上的,心里只有皇上和太后娘娘,哪里有地方放义气呢?”

    太后冷哼:“是吗?我可没看出来,别以为得了妃位就能高枕无忧,记住你自己的身份,过几天就有真正的高门大族的女孩子进宫,你别想依仗着皇上的宠胡作非为!”

    文茵俯首:“嫔妾受教了。”

    太后凝视她半晌,绽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要的。果然是不识时务,这一点你还比不上任倚华。”

    文茵把头放得更低,语调里却没有一丝卑微:“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嫔妾本来就比不上任女史,却也不愿去编排她。”

    什么叫识时务?无非是配合着上位者演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把戏。太后娘娘,你想把我收归旗下,本来我是乐意非常,可是你错就错在,逼我拿倚华的事当投名状。

    就算沦落到泥淖里,也有抓住一点光亮的愿望吧。太后娘娘,就算你比天下第一人还要位高权重,也不能夺走我的坚持。

    反正您亲戚家的女孩子无论如何都会进宫,反正现在皇上还和我演戏演的欢畅着呢,反正我和任倚华的关系永远是您心里的一根刺,就算不这样您也未必看我顺眼,我又何苦出卖朋友,在您脚下摇尾乞怜?

    这边危险渐渐迫近,那边的倚华也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莫名其妙地心情烦闷。

    香菡被朗云和倚华联手整了个没脸,就天天在底下咕哝,碧罗见她落寞想去安慰安慰,她却跟刺猬似的把人当“潜在对手”,惹得绯烟拉了碧罗就走。

    有天夜里吏部文书出了点麻烦,冷澄忙到三更才回来,正好被蹲守的香菡逮个正着。

    香菡急忙整整衣裙,迎上去:“大人您可回来了,奴婢在这等您好久了。”

    冷澄只闻得一阵浓浓的脂粉香气,熏得他险些背过气去。他后退几步,忐忑着问:“是夫人叫你在这等我的?”

    香菡有点失望,装可怜地讷讷地答:“不是,夫人早就睡下了,是奴婢自己不放心大人,才……。”

    “哦,”冷澄也有点失望,不过想了想还是加了一句:“那谢谢你了。”

    香菡听得一个“谢”子就精神抖擞,笑靥如花:“大人只是说哪儿的话呢,服侍大人可是奴婢的职责呢。大人今晚在哪里歇息?”

    冷澄看看没有灯光的房间,想这么晚了就不回去打搅倚华睡觉了,就顺口说了一句:“就去书房吧。”

    香菡的眼睛立刻就亮了,这不是守得云开见月明是什么?书房啊,孤男寡女啊,今晚上成了功说不定就是姨娘了,凭自己的容貌姿色说不定在这府里还能占一席之地呢。

    忙不迭地答应了,打着灯笼毕恭毕敬地将冷澄让进了书房,冷澄自是疲倦至极,往不久前刚添置的榻上一歪就闭目要睡,突然想起了还有个人,刚要张嘴让她出去把门带上,没想到一个温热的身子就贴了上来。

    冷澄大骇,只觉得一双柔荑揽上他的肩头,有一个充满诱惑的女声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大人,让奴婢服侍您就寝吧。”

    还是熟悉的脂粉浓香,钻进鼻子里让人分外的不舒服。还有簌簌的,宽衣解带的声音。软玉温香,**,为什么心里只有厌恶的感觉,恶心的像吞了只苍蝇?

    冷澄勃然大怒,用尽力气想推开身上的人:“香菡,你到底要不要脸?”

    香菡如水蛇一般缠在他身上:“大人说什么呢?我们做奴婢的,服侍好主子就行,要脸做什么?夫人怀孕不能侍候大人,大人不寂寞吗?”

    冷澄听得夫人二字,更是恼怒不已,一咬牙使了大力,将衣服脱了一半的香菡重重推在地上。

    门外传来异响,门莫名其妙地开了,站在前面的是一脸惊讶的碧罗和绯烟,最后缓缓走过来的是冷着一张脸的朗云。

    朗云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被推开的,无助的,袒胸露背的香菡,一字一顿地说:“不要脸的贱人,趁着夫人身子不方便就想爬大人的床,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

    朗云向冷澄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大人,是朗云管教不周,让这种贱人得了空,妄想勾引您,来人,现在就把这个贱人给我拖出去,明天就发卖。”

    碧罗绯烟听到发卖二字都浑身一颤,想要求情又不敢。香菡两眼无神,痴痴呆呆,仿佛万念俱灰的模样。

    朗云厉声:“还不快动手?我都够给这个贱人面子了,她这幅样子难道要别的男人看见吗?”

    “朗云,算了。”一个带点忧伤的声音淡淡地传来,所有人看去,是披着衣服,脸色苍白的任倚华。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与君长相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振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振容并收藏与君长相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