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与君长相守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十口心思话平安

第一百七十五章 十口心思话平安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倚华一大早上赖在床上哼哼唧唧,刚穿好官服的冷澄关切问道:“这是怎么了?

    倚华瞟他一眼,吐出一个字:“累!”

    冷澄有点小愧疚:“这一年来,你持家的确是辛苦了……。”

    倚华不屑地哼了一声:“谁说是为了这个累的?就你……不,咱们家里这点小事有什么好觉得累的?”

    冷澄自己扯了扯有点皱的衣襟,认真问道:“那是为了什么?”

    倚华叹了口气,掰着手指头说:“阿茵如今怀了龙胎,这自然是好的。可是她毕竟只是皇贵妃,不是皇后,也做不了皇后,若是生了皇长子,以后还是一箩筐的麻烦。我从妹倒是从嫔升到了妃,也不算不得宠,可是这一年多冷眼看下来皇上根本没有立她做皇后的意思。还有朗云这个不省心的,看起来像是红鸾星动了,偏偏还是个当兵打仗的。若是嫁了去哪里安家?难道在京城里守着他十年二十年回来一趟,她当她自己是苦守寒窑的王宝钏呢?”

    冷澄的手顿了顿,思考了半天苦笑着说:“你就是想太多了,各人有各人的缘法,如今看起来,她们几个还是有福气的,就是到了后来,车到山前必有路,你又何必自己去钻牛角尖?”

    倚华把自己严严实实裹到被子里,闷声道:“我是咸吃萝卜淡操心,行了吧?”

    冷澄看着床上缩起来的一团,特别想去剥开外面的那些龙凤花纹,看看那张赌气的脸,想想还是住了手,柔声道:“你在帮她们这些事上,不是一直都很厉害吗?怎么现在连自己也不信了?”

    被子微微地掀开一角,露出一张并不开心的脸:“冷子澈你说,怎么想太太平平,安安心心地过日子,就这么难呢?”

    冷澄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只好三缄其口。

    钦宁宫里,架上的鹦鹉扑闪着翅膀。抑扬顿挫地念:“啾啾,梨花满地不开门!”

    闲庭凑趣道:“娘娘,您听这鸟儿还会背诗呢。”

    任婉华眼中闪过一丝阴霾,强笑着说:“是啊,可惜这背的诗不怎么可人意儿。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倒真是我的写照!”

    闲庭从小跟在任婉华身边,于诗书一类也算稍有涉猎,哪里听不出这诗分分明明就是怨妇的调门?只好讪讪道:“皇上最近是忙于朝政,才不来咱们这边的。再说娘娘前段时间能从嫔升到妃,足见皇上是挂心娘娘的。”

    任婉华轻笑道:“挂心挂心,不过是挂在心边上罢了。如今那边心尖子上的贵妃娘娘怀了皇子,皇上哪还记得到我们这里来?”

    闲庭小心翼翼地道:“娘娘恕奴婢多嘴说一句,进宫之初娘娘还是清醒的,怎么到了如今反而糊涂起来?闲庭从前没见过世面,可进宫这两年,冷眼看着也明白了,皇上不仅是您的夫君,还是天下人的主子,您这一两年间一路做到妃位,已是恩德浩荡,万人称羡。若心里还存了什么不该有的想头,那无非是自己给自己难受了。“

    任婉华垂下眼来:“你说的我也知道,只是一时突然想起了父亲的话,有点不舒服罢了。“

    江南春色里,儒雅的中年男子对着面前粉雕玉琢,梳着双丫髻,举止却像个小大人的女儿感叹道:“我们家婉儿,将来一定要嫁个脾性温和的书生才子,被他捧在手心里疼宠着,才不辜负了这般人品。”

    十里长亭上,鬓边出现了几丝银丝的官员耐心地嘱咐着:“越州这边多是亲上做亲的风俗,少有外聘。这次去京城,爹爹托付了大房的人给你在那边说门好亲,你在那里和姐妹们好生待着,不要任性,耍小孩子脾气。虽说爹爹信得过自家人,可是你自己也要看准了。不要找了那等纨绔子弟,让我好好的女儿被他们欺负了去。”

    后来呢?后来是不甘一生寂寂的少女和心思缜密的当家人结成了同盟,一次精心安排的英雄救美,一道九重天上来的旨意,少女成了深宫里的皇帝新宠,当家人也顺理成章地成了皇亲国戚。江南那个官员也升了官,还获准回京谢恩时来见见自己的那个“一飞冲天”的女儿。

    那个官员看着女儿珠围翠绕,宠爱万千,听着世人的恭维吹捧,眼里却是化不开的悲哀。

    他离开之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娘娘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他梦里的女儿和女婿夫唱妇随的场面,他自己含饴弄孙的欣喜,都在这一刻碎成了一片一片。他不知道女儿进宫背后的弯弯绕绕,他只知道他心爱的女儿,这一生恐怕都不得平安了。

    其实他也看见了,看见了他的“婉儿”的志得意满,意气风发,看见了他的“婉儿”的扬眉吐气,光宗耀祖,可他还是不欢喜,他觉得这金灿灿的一切,像一场幻梦,把他的女儿织进了幻境,等到尘埃落定的一刻,说不定幻境里的人要用半生的伤心来抵这草头富贵,花面逢迎。

    隔了这么久,任婉华想起来父亲临去时得那一个眼神,仍然很痛心。

    “红颜未老恩先断,斜倚熏笼坐到明。”她如今尚未失宠,寂寞和嫉妒已经让她这般痛苦,不知道真正色衰爱弛那一刻,迎来的该是怎样锥心刺骨的痛楚?

    从不言悔的任婉华想到父亲那天“觐见”自己的表情,从心里生出来丝丝的后悔来。

    古风小贴士:

    顺便贴几首宫怨诗上来。

    春宫怨

    年代:【唐】作者:【杜荀鹤】体裁:【五律】

    早被婵娟误,欲妆临镜慵。

    承恩不在貌,教妾若为容。

    风暖鸟声碎,日高花影重。

    年年越溪女,相忆采芙蓉。

    司马札·《宫怨》

    柳色参差掩画楼,晓莺啼送满宫愁。

    年年花落无人见,空逐春泉出御沟。

    李益·《宫怨》

    露湿晴花春殿香,月明歌吹在昭阳。

    似将海水添宫漏,共滴长门一夜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与君长相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振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振容并收藏与君长相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