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与君长相守 > 第二百一十三章 平地风波乱意生

第二百一十三章 平地风波乱意生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已经赋闲在家的张老尚书提着鸟笼子,漫不经心地问:“部里一切都还好?”

    秋尚书一脸恭谨地答道:“还算可以,可是尚书大人不在,未免……。”

    张老尚书摆摆手:“得了,别拿那些虚话来糊弄我,现在你才是尚书大人。”

    他把鸟笼子拿得近了一些,看着翠鸟在笼子里欢快地蹦?,发出一声嗤笑:“不过就算你是尚书大人,这部里的事儿也不一定能轮到你做主吧?”

    秋尚书面带尴尬:“尚书大人,您是了解我的,我本身就不是担得起重任的人,正好冷侍郎好做实事,又得蒙圣眷,我能躲个清静又何乐而不为?”

    张老尚书淡淡地放下了鸟笼,拂了拂手:“算了,难得请你来一次,就不提不相干的人了。这次我请你来,是为了朋友的一点小事。”

    秋尚书连忙接话:“大人您尽管说,只要是我帮的上,一定不负所托。”

    张老尚书将鸟笼推远:“还不是林国公他那个不省事的侄子,当年惹下泼天祸事来,被皇上一纸诏令贬成了小兵,本以为他这辈子也就这样,等再过几年寻个机会将他神不知鬼不觉弄不出来也就算了。没想到这年轻人倒是越挫越勇,现在都做到了佐领的位子,喏,就是前段时间守住镇州城,熬走了鲜卑兵的那个!前两天林国公来找我,说毕竟自家子侄,实在不忍心看他在边关吃风喝沙,朝不保夕的,问问能不能趁着他立了功勋的当儿,帮帮忙把他调回京城来。我一时心软就答应了,现在来问问,能不能在论功上奏的时候,顺便提提京城防务的事儿,给皇上吹个风儿,或许皇上心情一好,就答应了也未可知。”

    秋尚书正惴惴然,生怕张老尚书追究他墙头草随风倒,把权力拱手让人的事儿。听到有这么个补偿的机会,还能顺便搭上皇亲国戚,自然是满口答应:“原来林佐领是世家子弟,这样让他在边关倒是当真委屈了。大人您放心,我一定尽力而为。”

    张老尚书笑容可掬地拍拍他肩膀:“这我就能向林国公交待了。对了,既然你已经决定把大权下放给冷侍郎了,那日常不妨跟他走得近些,至少知道有些事他是怎么想的。这样在别人眼里,是你远远地掌控着他,至少看起来不那么显眼。”

    秋尚书满眼感激。

    萧萧落日下,刚回来的冷澄正试图把前几天在门听到他和卿远的话就开始阴着脸,到现在也不放晴的任倚华哄回来。

    “我那天真不是说你呢,我以为是朗云,香菡她们呢,要知道是你在外面,我肯定不说那话啊。”

    倚华懒洋洋地捂住耳朵。

    冷澄围着她转了个圈:“我真的不是说你……。”

    倚华眼睛都不抬,漠然地边打算盘边安慰:“好好好,我知道你不是说我,我知道了,现在你该干嘛干嘛去吧,别妨碍我算账。”

    冷澄听出她话里的敷衍,一时生气就将压在她胳膊的账本抽了出来,重重摔在她面前:“任倚华,你到底在气什么?我不是都说了嘛,那句话不是说给你听的。“

    任倚华慢条斯理地拿过账本,凉凉地说:“没生你的气。“

    冷澄没来由地松了一口气,又带出了教训的口气:“那就是卿远了。你说你一个大人跟个小孩子置什么闲气?”

    任倚华冷笑一声:“闲气?对,我这种连读书人的事儿都不能参与的浅薄女子,生的气可不就是闲气吗?”

    冷澄颓然:“你还是生我的气,你要我说几遍……。”

    任倚华站起身来,一手把算盘的珠子拨的乱响:“冷子澈,我怎么发现,你自打决定要平易近人之后,磨磨叨叨地越发像个娘们了?一句话车轱辘似的来回说,你烦不烦呐?我告诉你,我就是生你和卿远的气,怎么了?我辛辛苦苦操持着家,到最后这个家是容不下我了?”、

    冷澄也怒了:“任倚华你——简直不可理喻!”

    任倚华把算盘胡拍一气:“对,我就是不可理喻,你也别在这里滔滔不绝地跟我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我竟不知道我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儿,我自己的儿子都不喜欢我,不要理睬我,又何况是你呢,只怕早就不想看见我了吧。天天对着我这张脸,真是委屈了您呐冷侍郎!”

    冷澄气得哆嗦:“有空说别人,不如问问你自己,卿远说的虽然不大对,但是你自己就没错吗?你成天忙这忙那,对亲生儿子淡漠起来,也难怪他跟你不亲!”

    试望平原,蔓草萦1骨,拱木敛魂。人生到此,天道宁论?于是仆本恨人,心惊不已。直念古者,伏恨而死。

    至如秦帝按剑,诸侯西驰。削平天下,同文共规,华山为城,紫渊为池。雄图既溢,武力未毕。方架鼋2鼍3以为梁,巡海右以送日。一旦魂断,宫车晚出。

    若乃赵王既虏,迁于房陵。薄暮心动,昧旦神兴。别艳姬与美女,丧金舆及玉乘。置酒欲饮,悲来填膺。千秋万岁,为怨难胜。

    至如李君降北,名辱身冤。拔剑击柱,吊影惭魂。情往上郡,心留雁门。裂帛系书,誓还汉恩。朝露溘4至,握手何言?

    若夫明妃去时,仰天太息。紫台稍远,关山无极。摇风忽起,白日西匿。陇雁少飞,代云寡色。望君王兮何期?终芜绝兮异域。

    至乃敬通见抵,罢归田里。闭关却扫,塞门不仕。左对孺人,顾弄稚子。脱略公卿,跌宕5文史。赍6志没地,长怀无已。

    及夫中散下狱,神气激扬。浊醪7夕引,素琴晨张。秋日萧萦,浮云无光。郁青霞之奇意,入修夜之不??8。

    或有孤臣危涕,孽子坠心。迁客海上,流戍陇阴,此人但闻悲风汩9起,血下沾衿10。亦复含酸茹叹,销落湮沉。

    若乃骑叠迹,车屯轨,黄尘匝地,歌吹四起。无不烟断火绝,闭骨泉里。

    已矣哉!春草暮兮秋风惊,秋风罢兮春草生。绮罗毕兮池馆尽,琴瑟灭兮丘垄平。自古皆有死,莫不饮恨而吞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与君长相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振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振容并收藏与君长相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