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与君长相守 > 第二百一十四章 经年已过心落索

第二百一十四章 经年已过心落索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刚跟任倚华大吵一架的冷澄,在部里阴沉着脸办公。

    送达材料的小书吏慑于他的威势,战战兢兢地放下了一叠纸转身就想走。过来时步步踌躇,放下了就健步如飞。

    心绪不宁的冷侍郎骤然发威:“给我站住!”

    小书吏惴惴然。

    他用指尖挑起放在最上面的纸,“吹毛求疵”道:“这上面黑黑的一片是什么?什么时候朝廷的文书也可以跟小儿画本一样乱涂乱抹了?”

    小书吏抹了把汗,又往后退了三步:“小人……小人不知。小人这就拿回去叫他们改。”

    冷澄一口怨气怎么可能就这么发完?他冷冷地抬起眼:“你很怕我?”

    小书吏顺口就答:“是——嗷,不是,不是。”

    宽和的秋尚书踱着步过来,挥挥手就把小书吏打发掉:“子澈何必与这等人计较,没得失了身份。”

    燕侍郎过来凑热闹:“也难怪冷老弟生气,他们这帮子人不光做事不行,就连为人都畏畏缩缩,没得惹人厌。”

    没过一会儿,其他的人也大多聚拢过来,有得劝慰他,让他放宽心情,将来还有的是大事要做。有的随声附和他,挑剔小吏的毛病。刚才首先开口那两位,更是有意无意地暗示,要摆摆酒请请客,跟他好好探讨一下这接下来的诠选评定。更有赶来进京述职记档的官员,见了这一幕无师自通地就要凑上来套近乎。

    说句刻薄的话,只怕现在冷澄打个喷嚏,吏部的地也要抖三抖。

    哪怕性情冷峻如冷澄,在这种众星捧月的时刻,脸上的装出来的笑容也不免透出来几丝飘飘然。

    难怪有人问世间英伟男子志向为何,众人皆答:“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今日不过手中暗暗掌握着个小小吏部,就是万众瞩目千般逢迎。不知若是能坐上旁人难以企及的煊赫高位,那登高一望的风景,将是何等的美好!

    只是他乐在其中,别人看着眼红耳热之余,却不免嫉恨。

    冯主事站的远远地看着这一幕,薄薄的唇中阴阴透出四个字:“小人得志!”

    这朝廷之内,看不顺眼冷澄的人可不止冯之峻冯主事一个。

    萧卓对着秋尚书的上表无言地冷笑,转头问下面的人:“冷澄在吏部中,当真是举足轻重?”

    下面的人小心翼翼地答:“有秋尚书纵容着,燕侍郎帮衬着,他又能干实事,现在——恐怕是大权独揽了。只怕是秋尚书做的事,也少不了他的手笔。”

    萧卓沉吟片刻,眼神阴鸷:“知道了,你下去吧。”

    那人刚一离去,萧卓就愤怒地把御案上的东西一股脑拂到了地上,喃喃自语:

    “冷子澈你好样的!你当日为了自己那点愚蠢的想头,胡乱上书破了朕的大局,朕没拿你怎么样。你帮那抗旨的小子改名糊弄朕,朕没追究。怎么,你如今坐上了侍郎,翅膀硬了,也想培植党羽,也想横跨文武两界,把手伸到军队里去了?”

    “指使着别人替你出头,想借着机会把那抗旨的小子调回京城,让他帮着你对付朕?秦霜寒,秦如琛,冷子澈,你们一个个勾结起来,对朕阳奉阴违,到底想做什么?”

    “你们可是朕的忠臣呢,怎么好拂了你们的好意呢?朕就听你们的,把那林家的小子调回来,朕倒要看看就凭他能掀起什么风浪来!”

    他不停地说,声调时而高亢,时而低沉,幽暗的宫室里,一双眸子满是焦灼。

    他颓然地倒在椅子上,一字一句咬牙切齿:“太傅说的对,有些人,终究是不能再用了……。”

    冷家的院子里,朗云嗔怪地看着任倚华:“日子好端端地过着,女史偏要自己找不痛快。不就是小孩子的两句昏话,也值得你一个当娘的巴巴地记到现在,还跟自己的夫君闹别扭。“

    任倚华没好气地答:“去去去,你一个没嫁人的黄毛丫头知道什么?少在这瞎搀和。”

    朗云哭笑不得:“谁是黄毛丫头?我最多也就比你小个两三岁,若不是被选进了宫又跟着你,只怕是孩子也能叫娘了。再说你自己也还是个少妇,少在这充老封君!”

    倚华正是不悦,听话也只听了半截:“怎么着?嫌跟着我委屈您大小姐了?您要是不乐意,现在立刻好走不送,我把压箱底的东西拿出来给您备份嫁妆,赶紧去找你的林佐领去当林夫人去,少在这里叽叽喳喳。”

    朗云近乎无语:“女史,我以前认为你有点刻薄,现在——。”

    倚华正了正头上的簪子,淡漠地问:“现在怎样?”

    朗云站起身来,谨慎地往后缩缩:“大人说得对,你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说罢就一溜烟跑了,留任倚华气恨不已:“潘朗云,你这月月钱不要了是不是?”

    朗云在远处先冲她扮了个鬼脸,随后却郑重地说:“女史,不是所有事都能拿钱解决的,也不是所有人都顶顶看重银子的。就像我,被你罚了月钱也得告诉你错在哪儿。你天天算账不理亲生儿子,筹谋定计不重夫妻感情,像你这样丢了西瓜捡芝麻,把自己累成这幅样子,你以为有谁会真心感谢你吗?”

    任倚华冷笑:“你说的轻巧,当初他罚俸的时候,要不是我日日夜夜地算计,这一家子人早就散了。他要平易近人,要不是我在旁指点帮衬,他今日如何能更进一步?怎么到了如今,都是我的错处了?”

    朗云笑得苦涩:“死不肯认错的是阿茵,怎么今天你也学了她的毛病了?就算你没错,可你就没想想,今时不同往日,你以前做的好事说不定到了眼下,就成了画蛇添足。”

    古风小贴士:元稹遣悲怀

    谢公最小偏怜女,自嫁黔娄百事乖。

    顾我无衣搜荩箧,泥他沽酒拔金钗。

    野蔬充膳甘长藿,落叶添薪仰古槐。

    今日俸钱过十万,与君营奠复营斋。

    闲坐悲君亦自悲,百年都是几多时。

    邓攸无子寻知命,潘岳悼亡犹费词。

    同穴?冥何所望,他生缘会更难期。

    惟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与君长相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振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振容并收藏与君长相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