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与君长相守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几人相惜几人留

第二百二十三章 几人相惜几人留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萧逸话音刚落,门外传来一个含着怒气的声音:“下官和内子能在西北撑多久,似乎也不是王爷说了算吧?”

    萧逸朝前看去,只见冷澄一脸阴霾地走过来,示威一般地和任倚华并肩而立,他心里不痛快,待要说几句讽刺威胁的话,余光却瞄到任倚华见到冷澄后,瞬间舒展的眉目。一时间只觉心灰意冷,只得冷哼了一声离去。

    他刚一离去,冷澄就急急地问:“不是说好只向他府里买了身契,从此就和他再无关系的吗?他今天又来找什么麻烦?”

    任倚华安抚他道:“他那贵介公子的性格,没事也总要找事出来,可能听了点风吹草动就想来看看究竟,不过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被我激了两句就拿了契约出来,连钱都没要,算起来还是我赚了。”

    冷澄听得她话里并无情意亦无愤懑,心里安定了好些,笑道:“总之没事就好,契约既拿到了,碧罗,绯烟也就是自由身了,找个妥帖的地方安排着,既省得她们跟去西北,也防了跟那人纠缠不清。”

    那边站着的碧罗,绯烟早就红了眼眶,上来行了大礼,绯烟还能把持的住,碧罗已经抽抽搭搭起来:“大人,夫人,碧罗……碧罗不想跟你们分开,更不想跟安人和卿远小少爷分开,真得……不能带我们一起走吗?碧罗在这世上,早就没有家人了,这几年大人,夫人,绯烟姐就像我的家人一样,安人也很疼我,碧罗也想和香菡姐姐一样,跟你们去西北……。”

    任倚华叹了一口气,扶起她来:“我的小姑奶奶,快别提这件事了。你们既不是我家的家生子,又不是西北那地方的人,干嘛背井离乡跟我们去那里受活罪?你也别提香菡,她就是个油盐不进的傻女子,给她身契,她不要,撕了呢,她不干。非要跟着给我们带卿远,说什么她这辈子也许没有孩子了,卿远就跟她孩子一样。你说这不是糊涂了是什么?我是拗不过她,只得暂且先认了。你有绯烟陪着,自己又聪明乖巧,到时候寻个好人家嫁了,不比什么都强?”

    碧罗兀自哭着,绯烟拉着她的手安慰道:“你这是做什么?主子的恩德,你不磕头谢了,反而在这哭哭啼啼惹人厌么?听我一句劝,这从京城去西北不是好玩的,带不得那么多人,别只顾着自己痛快,让夫人她们难做。”

    依冷澄的性格,本来是对绯烟的话深以为然的,或许还要帮两句腔,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这几年朝夕相处,纵是交流不多也习惯了彼此的存在,一朝凭空就走了两个人,他心里亦是翻江倒海的难受,难受到说不出话来。

    任倚华伸手抹去碧罗腮边的泪珠:“好端端的哭什么?这么漂亮的一张脸都哭花了。一会你和绯烟跟我进屋,我留了些衣饰给你们,好好打扮打扮,别辜负了大好年华。”

    绯烟低低地唤了一声,声音里有些不舍:“夫人……您还会回来吗?”

    任倚华眼神迷茫:“也许……不会了吧。”

    绯烟按捺着难受:“那……我们是再也见不到,再没机会伺候您了吗?”

    任倚华释然一笑:“大概吧,所以你们得好好照顾自己,尽早找个本分人嫁了,这世上,谁能陪谁一辈子呢?”

    屋里传来一个幽幽的声音:“她们不能,我也不能吗?”

    朗云抱着一个盒子出来,放在石桌上用凉凉的语气地问:“这是什么?”

    任倚华微露尴尬:“嗯,送你的嫁妆……。”

    朗云挑挑眉毛,语气加重了几分:“为什么在这个时候送我?”

    任倚华擦擦额头上的汗:“那个,我听说林佐领快回来了哈……他一回来,你们正好把事儿办了,我要跟大人去西北,恐怕赶不上喝喜酒了,就提前把嫁妆备出来省的到时候失了礼数……。”

    朗云朝前逼近了一步,近乎咬牙切齿:“任倚华你说什么?赶不上喝喜酒,提前把嫁妆备出来,你什么意思,是要把我一个人扔在京城是不是?”

    任倚华破天荒地有点畏惧地说:“怎么是把你一个人扔在京城呢?你可以先跟碧罗绯烟作伴啊,等林佐领回了京,你就是他的人了……结亲的事儿你不用担心,我已经跟阿茵说过了,要是林家那边敢出面阻挠,她一定会给你撑腰的,你就安安心心地等着当林夫人就好了……。就是成亲那天的高堂座上的人,我都找好了,柳尚宫说她有空……。”

    潘朗云怒极反笑:“任女史可真是细心呐,一样一样的都替我安排好了。”

    冷澄站在那里,只觉凉风阵阵袭来,他悄悄地走到任倚华身后,手搭在她肩膀上,似安抚又似安慰。

    任倚华继续装糊涂:“那当然,想当年我在宫里的时候,就是掌管礼制的,姐妹的终生大事,当然要弄得妥当才行。”

    朗云后退了两步,笑容有点凄凉:“姐妹?我现在都怀疑,我到底算不算任女史的姐妹?”

    任倚华紧蹙眉头:“这话就没意思了。朗云,你听我说,我这都是为了你好……。”

    朗云一口打断:“若真是为了我好,就该带我一起走,就不该让我在最好的姐妹远走他乡的时候嫁人!”

    任倚华不禁一阵气结,可还是要耐着性子解释:“朗云,你是你我是我,我只是跟着丈夫到外地做官,又不是充军流放,你又何苦为了要陪我,碍了你的大好姻缘?眼看林佐领就要被大用,说不定有多少人家要把女儿塞给他,你若是错过了,到时候连后悔都没地儿哭去。“

    朗云似有犹豫,不过侧头想了一想,还是斩钉截铁:“那我也不能就这么舍了你在外面吃苦,自己心安理得地去过自己的小日子去!我这么做就是背信弃义,对不起自己的姐妹,可我潘朗云,从来不做这起子没脸没皮的事!“

    任倚华越发的恼怒,提高了声音:“什么背信弃义,我们之间有什么信,什么义?不过是年轻时的玩闹罢了。你怎么就不能心安理得,我又不是上刑场,还要拉一个陪葬的不成?自古天下无不散的筵席,打从小时候你就跟着我,难道你还真打算跟着我一辈子?姑奶奶我求求你了,香菡一个没家没室的,闹闹也就算了,你一个马上就出阁的姑娘了,就别在这裹乱了行不行?“

    朗云怔怔地看着面前语出讥刺的人,半天才憋出来一句话:“小时候那些事,你当是玩闹,我却是真心感激。阿茵她曾经对不起你,也没能陪着你,我不想和她一样……。“

    她不说这话还好,这话一出口,引得任倚华想起以前的事,又是一阵恍惚。约定好要看着对方快快乐乐过完这一生的三个小宫女,外表玲珑八面,实际奉了宠妃的命令,窥探各宫私隐的女史,一败涂地又东山再起的妃子,明明可以再进一步却愣是质疑以陪嫁的身份出了宫的宫女,宗人狱的黑暗,冷宫的凄清,每个睡不着觉的夜晚……那些苦涩的回忆扎在心里,挥之不去,她只觉喉头酸水上涌,一时掌不住,吐了个稀里哗啦。

    冷澄只当是她吃坏了东西又动了气,上前半抱着一叠声地叫热水。朗云吓了一跳,也跟上去忙前忙后。只有这段日子因琐事时常出入倚华房中的绯烟看着一地狼藉,似有所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与君长相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振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振容并收藏与君长相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