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与君长相守 > 第二百七十九章 何为大局何为私

第二百七十九章 何为大局何为私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 啪”地一声脆响,是耳光打在脸上的声音。

    清醒过来的小谢捂住脸,呆呆地看着红了眼眶的香菡。

    看着她泫然欲泣,听着她鼓起勇气说了那一句:“我是丫鬟,但我不是什么小老婆!”

    很少见到女人眼泪的小谢有点手足无措,他就站在街中央,看着那个人抹了一把眼泪,硬声说道:“我知道你瞧不起我,因为我是个下人,可就算我是下人,也是清清白白,轮不到你来指点!”

    香菡转身离去,心里是说不出的委屈。她自幼孤苦,很少有人对她表示善意,因而一心想上位,以为有了身份就有了一切。进了冷家,遇上那抓奸一场戏,当时就被吓得噤若寒蝉,以为此生无望。不想后来,日子一天天地过,和这一家人竟是相濡以沫起来。和朗云冰释前嫌,和绯烟,碧罗熟稔相依,对倚华由惧怕到信赖,安人和卿远又对她多有亲近,就索性把冷家当成了自己的家。这次要死要活非要跟来西北也是由此。朗云嫁人,绯烟尚有碧罗相伴,而她若离了冷家,却是实打实的一无所有。

    她最怕就是冷家不要她,而小老婆这三个字就是这件事的死穴。

    在她满心欢喜地陪着倚华奔赴西北的时候,小谢却在那里用冷冷的言语提醒她,你只是一个外人,一个下人。在别人眼里你只是冷大人的小老婆,或者是未来的小老婆。夫人还留着你是因为她没把你当回事,等到她觉得你碍眼想赶走你,随便一条罪过都能让你无家可归。

    香菡一刹那觉得小谢十分可恨,可恨的让她想去怂恿倚华,给他点颜色看看。让他也了解了解被人戳中痛处的滋味。

    小谢还站在原地,茫然地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他自己也不清楚,他这样针对一个女子是为了什么。迁怒?冷漠?还是那些说不出口的隐晦心思?

    香菡哭着回来,先把在院子里逛着的安人吓了一跳。

    安人忙去拉她的手:“怎么了闺女?怎么流眼泪了了?”

    倚华刚刚和冷澄欢爱一场,换了衣服出来,脸上犹带着几分潮红。见这阵仗也一惊:“香菡你怎么了?”她又仔细打量打量。似有所悟:“被人欺负了?说,是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来打我们家人的主意?我帮你出头!”

    香菡的声音抽抽搭搭,还在强作开解:“夫人你以前可不是这么说的,你从前不是让我自己的事情自己面对,说就算躲也不能躲一辈子嘛。怎么今儿个护短起来?”

    倚华走近。看香菡的衣服还是整整齐齐方松了一口气。她眼含怜惜:“那是对那些市井大妈才这么说。我当时只想让你出去自己骂她们一顿出气罢了。看你今天的样子,肯定是有些不长眼的小子招惹了你,说,他长什么样,穿什么衣服。让大人挖地三尺也给你找出来赔罪!”

    安人摇头叹道:“真是世风日下,如今的年轻人呐……。”

    正说着,张叔李叔走了进来,闲聊似的谈起:“夫人,那要钱的小子又在咱们家门口晃来晃去了,要不要把他赶走?”

    倚华喃喃道:“那要钱的小子……”她忽地眼神一亮:“不,别把他赶走,把他给我揪进来!”然后她不顾张叔李叔及安人的惊愕,径自转头去问香菡:“就是那小子刚才欺负了你是不是?什么东西,他也算个男人!”

    香菡说是也不对。说不是也不对。看在别人眼中那就是默许。安人喟叹,张叔李叔义愤填膺地就去把小谢拖了进来,扔在庭院当中。

    倚华冷笑,痞气横生:“行啊你,小子。跟男人做不好事就去跟女人撒气,你算那门子的爷们?要是西北军都是你这种货色,我看城也别守了!”

    小谢愤愤咬牙:“我告诉你,你说我什么无所谓,要带上西北军,别怪我跟你拼上这条命!”

    倚华啐了一口:“呸。你的命谁稀罕?”

    香菡见事情要闹大,赶紧拉倚华的袖子。倚华不理,口口声声:“香菡你别心软,就这种品质败坏的登徒子,给他三分颜色他还真开染坊了!”

    读过点书的小谢越发愤怒:“谁他娘的是登徒子?你这婆娘给我说清楚,我今儿个要是占了这丫头一分便宜,我把姓倒过来写!”

    倚华见他不认账,更是恼恨:“怎么,敢做不敢认啊?我还告诉你,少在本女史面前玩花花肠子。你没歪心思谁信啊,打你第一回见香菡,我就从你那眼神中看出你那小九九了。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倒是敢想!”

    这话在这场合说出来,香菡自然不会信。她还在赶紧地解释:“不过是吵了两句嘴,没什么,没什么的。夫人,算了,算了。”

    倚华不依不饶,看在小谢眼里只觉虚伪。主子和下人,能有什么深情厚谊?八成是装出来借题发挥的吧,反正都是看他不顺眼,整个冷家的人都看他不顺眼,还在这矫情地装什么大义凛然。

    这么一想,他连香菡都讨厌上了。刚刚生出来的几分愧疚心思瞬时化作冰水。

    胡副将找小谢找得头疼,路过冷家听得沸反盈天,过来看了一眼,却正赶上倚华咄咄逼人的指责。

    他和小谢认识也已有好几年,名为兄弟实际却是师徒一般。他看着这个孩子成长为一个好兵,一直认为除了说话刻薄这一点不好以外,品德上没有任何问题。倚华这样指责他是好色的下三滥,有什么根据有什么道理?

    他大步上前:“冷夫人这么说话,有点不妥吧。什么事都得有根据,既然你说我的小兄弟调戏欺负了这位姑娘,那不妨请这位姑娘说说,他刚才到底做了什么事?”

    倚华自以为是地保护着香菡:“说说?说你个头说说。她一个黄花闺女如何说出这样的话来?你们是安心要毁她名声么?”

    小谢高声争辩:“我不过是说她作小老婆而已!就算我说的不对,她也已经打过我一耳光了。”

    这话一出,胡副将率先松了一口气,香菡却绝望起来。

    到底还是这样……拼命遮掩还是惹来麻烦,用尽全力抗拒还是不免被揭开伤疤。不知道夫人会怎样看她?小题大做还是矫揉造作?

    倚华表情复杂,惊讶心疼交替着出现,唯独没有愧疚。她只是盯着小谢,目光里透出冷意:“你该打。”

    胡副将不平道:“什么叫该打?难道这位姑娘不是大人的妾?算了,就算她不是,反正她也是冷家的下人,说她当然不对但也不至于打人吧?”

    倚华把手搭在香菡肩上:“大庭广众信口雌黄,玷污我们香菡的名声,他当然该打。”

    香菡低低地哭泣:“夫人,对不住,我真不是故意要惹麻烦的。”

    倚华为她拭泪:“哭什么,这又不是你的错。”

    胡副将拉起小谢就要走,临了还不忘愤愤说上一句:“冷夫人,我本来觉得您是个明白人,想跟您再好好谈谈的。如今,我觉得我们没什么好谈的了。西北军就是穷死,也没有让弟兄看人眼色,受人诬陷的道理!”

    倚华不甘示弱:“本来就没什么好谈的。我的姐妹被你们气成这个样子,我是油脂蒙了心才会想拿自己的钱来贴补!”

    等冷澄回来的时候,他惊愕地发现,以为会有所好转的局面急转直下。如果说之前两方只是剑拔弩张,如今则是水火不容。

    听完了倚华的诉说,他也觉得家里的女人有点小题大作,却又不好深究。只是唯唯诺诺而已。

    倚华生气道:“你是不是也觉得香菡既是你的丫鬟,日后迟早也是你的小老婆?”

    冷澄一惊:“怎么又扯到我身上了。我都跟你说了多少遍,我没那个纳妾的心情,有你一个已经够受了,再找几个不是添堵嘛。”

    倚华声音幽幽的:“你就没想过,香菡为什么一定要跟着我们到这儿来?”

    冷澄茫然:“你不会想说是为了我吧?”

    倚华嗤道:“你想得美!跟你才没关系。她当时只说舍不得安人和卿远,我这几年冷眼看来,倒觉得她是舍不得我们这一伙子人。”

    冷澄嘟囔:“我倒觉得你想多了。就说你吧,她有什么好舍不得你的?”

    倚华无奈:“就说不能跟你这木头说话,睡觉,还有我警告你,我今天已经放话不借钱了啊,不许再打我钱的主意!”

    冷澄犹疑道:“当真没得商量?”

    倚华笼上被子:“香菡一路跟着我们到这里吃苦,我决不能让欺负她的人从我手里讨了便宜去!”

    冷澄头疼:“你至于吗?你这叫自私护短,不顾大局,你知道吗?”

    倚华不理不睬:“对姐妹好就叫护短。要没有我们这些人护短,你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我告诉你,你要为国为民尽管放手大干,我能帮就帮也是本分。但你要我跟自家姐妹讲大局,对不住,我任倚华做不到!当年在宫里的时候,要是没有这护短的情意,我早不知道死了几回了。我就要护短,你也别管也管不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与君长相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振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振容并收藏与君长相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