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与君长相守 > 第二百八十二章 且塑眼中西施女

第二百八十二章 且塑眼中西施女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香菡遮遮掩掩地答道:“啊,夫人,就那谁,诶,你叫什么来着?”

    小谢看着她的眼睛认真地说:“谢羽。羽毛的羽。”

    香菡颇有几分“我只是随口一问,你干嘛说那么全”的困惑感,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倚华的声音却越来越近:“那谁?那谁是谁?”

    香菡答道:“就那谢……。”还没等她说完,倚华已经走了过来,一脸戒备地挡在她前面。对着谢羽厉声问道:“你又来做什么?”

    谢羽头一次正正经经对她施了一礼,抬起头来面对的仍然是冰冷眼神。

    他心知这几天来的误会争执,绝非一朝一夕能解决得了。只是放低态度:“见过夫人,这次在下只是路过,想顺便来找香菡姑娘道个歉,绝非是来找麻烦的。”

    倚华睥睨了他一眼:“既然是路过,那就赶紧告罪赶紧走吧。”

    谢羽一阵头大,顿觉倚华比香菡难沟通多了:“夫人,我已经道完歉了,再说在下犯得应该是错不是罪吧。”

    倚华压根没好好听他说话:“行了行了,道完歉就走吧,在这嘚吧嘚算什么?”

    香菡拉了拉倚华的衣袖:“夫人,人家也是跟大人谈事的。既然误会都解释清楚了,还是让他和大人继续谈吧。也省得你们吵架。”

    倚华仍是不忿:“吵架?谁告诉你我们吵架了?为这种小事吵架我们犯的着吗?”

    香菡亦是无奈,但限于炸毛的波斯猫也得顺毛摸:“夫人,若依你的性子,自然吵不起来。可大人他是个死脑筋,这事儿若不解决,他不痛快你不是也不高兴?要我看,大家退一步海阔天空算了。”

    倚华眼波流转:“你原谅这小子了?”

    香菡垂首低眉:“有什么好说原谅不原谅的?这样想的人又不止他一个。只不过他不识趣,非要说出来罢了。”

    倚华仍执着地去握她的手。话锋凌厉:“别说这种长别人威风,灭自家志气的话。要是还有谁不识趣,还是打回去,我替你做主!”

    小谢心里有些触动,原来。有些事情,并不是他所想的那样。

    倚华瞄了小谢一眼,似是有了计算:“说吧,想要多少?”

    小谢被她单刀直入地唬了一跳,嘴唇颤了颤,才咬牙说出:“我可以求你,怎么求都行。只要你给我五百两!”

    倚华径自笑将起来:“还真是一点都不让,不过别怪我提醒你,这五百两只是你想的价码,没闹成这样之前我或许还能考虑。如今大家的关系成了这个局面,你觉得你一个人的求恳,就值我拿二百两出来?”

    小谢低声下气:“那夫人想怎样?”

    倚华侧头想了想:“我不需要你求我。让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跟我哭泣哀告的,根本就是一点意思都没有。香菡的歉你也道了。说白了,我如今手头钱紧,像香菡说的,大家各退一步,四百两,不二价!”

    小谢仍是执着:“夫人我真的可以诚心诚意求你的……。”

    倚华回绝:“我不需要。我自己出一百两,没得商量。”

    小谢勉强接受:“那就谢谢夫人了,不知道我可不可以见下冷大人?”

    倚华抬起手,香菡会意扶住:“钱是我拿的,想得银子,就一切听我安排。不该你问的不要问,明天叫胡副将过来我家吧。”

    小谢默默离去,香菡陪着倚华回房。倚华坐下,逗香菡道:“怎么?是不是觉得我刚才特别不通情理?”

    香菡温温笑道:“哪儿有?钱是夫人的钱,夫人想怎么花都是夫人的事。要我说,像夫人刚提出的五十两已经很不错了,一百两更是锦上添花,我倒觉得他们不知足。要不是为了大人,谁搭理他们呢?”

    倚华疲惫地往床头一倚,却还不忘拿拨浪鼓逗着躺在刚买回来的摇篮中的小女儿:“可不是?遇上冷木头的事儿,我就得破财。虽说夫妇一体吧,也没有把钱往水中扔的道理。等年过完的,我非得跟他约法三章不可。”

    香菡窃笑:“夫人还是心软吧。真要不给他钱,得了贵妃娘娘的馈赠就该瞒着他,哪儿还会巴巴在他面前炫耀?就说这次,大人自己都没说管您要钱,还不是您自己为了他高兴,提出来要贴补他们?”

    倚华嗤之以鼻:“我那是嘴快加上得意忘形,才不是想帮他呢。”

    香菡提出不解:“不过夫人干嘛不让那谁和大人见面呢?让大人知道您宽宏大量,一片苦心岂不是更好?”

    倚华来了兴致:“我问你,你和他之间算是谁先退一步的?”

    香菡想了想:“他都到咱家门口了,恐怕算是他吧。”

    倚华继续诱导:“那我和他,算是谁先开口告罪的?”

    香菡未曾犹豫:“当然是他啊!”

    倚华拍手:“这不就结了。让他见冷木头,指不定三言两语,冷木头就当人家是受委屈的小媳妇,我是放高利贷的恶人了。说不定还嫌我拿的钱少。切,拿自己的钱给别人做嫁衣裳,我可从没这么憋屈过!这事儿啊,要说也得我来说。”

    香菡抿嘴一笑:“说到底,夫人还是想跟大人言归于好嘛。”

    倚华轻轻捏一把女儿的小脸:‘废话,不跟他言归于好,难道任由他在书房把自己冻着?”

    冷澄在书房都快把《中庸》翻烂了,也没能平心静气下来。寒气偏偏还一阵阵地袭来,冻得他直跺脚。

    正在他跺脚跺得快把地面跺出坑来的时候,倚华一步三摇地进来了。

    霸气十足地往他面前扔了张银票,他莫名其妙地拿起来一看,一百两。

    什么意思?过夜的花销?

    呸,想什么呢,就算是过夜花销,也不该是女人给男人吧。

    不过如果收了就能不睡书房的话,这倒也行,买卖挺合算,稳赚不赔……冷子澈你的圣贤书读到哪里去了?!

    冷澄一脸茫然,任倚华从容解释:“别大眼瞪小眼了。这是说好的贴补军中过年的钱,看在你的份儿上我在五十两上又翻了个倍。刚跟那谁……小谢说好了,明天来拿钱,整整四百两,怎么样?”

    她只说跟小谢讲好,半字没提那人来道歉来央求的事。好端端的事让她这么一说,立刻就成了她虚怀若谷,海纳百川,不但容忍了别人的无礼,还主动加钱,简直高风亮节,无与伦比。

    冷澄又是感动又是惭愧:“倚华,真是多谢你。你真是……。”

    倚华话里忍不住又酸溜溜:“我真是什么?真是个出言不逊的女人?”

    冷澄挠头:“那天的话你还记着呢?是我不对,是我不对。”

    倚华顺手倒拎起《中庸》,在冷澄面前威胁地晃了晃:“有人连洞房花烛夜都记忆犹新呢,我怎么好意思那么大忘性呢?”

    冷澄一时间也没了话说,只能站起身来,小心翼翼地去钩倚华搭在书页上的手指。

    一下,甩开。两下,没钩到,三下,挣扎,被吓到放手。四下,五下,终于钩上,象征性地动了动,也就任他牵住。

    冷澄凑近,四目相对处,温热的呼吸在风中相互感染:“今晚上,我能不能不睡书房了?”

    倚华嘲笑道:“是我让你睡得吗?谁让你自己喜欢呢,就那洞房花烛夜,你不就是在书房过得吗?”

    冷澄声音沉稳:“此一时彼一时嘛。”

    那时,我还没了解你。那时,我还没看懂你。那时,我还没……爱上你。

    倚华故作姿态地哼了一声,自顾自掉头而去,手却始终没放开。

    冷澄就这么被她拉出书房,往卧房里床上一推;“我要出去逛逛,你在这给我看着小丫头!”

    冷澄哭笑不得:“大冷天你去哪儿?不是夫人,我都承认是我不对了。”

    倚华笑道:“大冷天就不能出去了?待在这里跟你一起逗孩子?小丫头才几岁,一个人逗两个人看都一样!”

    冷澄摊手:“不是,你就不能陪陪我吗?”

    倚华笑容里染上几分痞气,她钩起冷澄的下巴,憋着气学流氓的口吻:“小美人别心急,等大爷出去逛够了就回来找你!”

    冷澄的脸刷地一下就红了,看起来倒真有几分被调戏的良家妇女的风致。还没等他说什么,倚华就乐不可支地跑走了。

    冷澄看着她留下的披风:“你急什么?回来把衣服穿好再走!”

    倚华笑了一路:“美人你真贤惠!”

    不明就里的香菡过来送吃的:“诶,大人,你回来了?”

    冷澄咳嗽了一声,努力摆出威严的架势:“怎么?这是我的屋子,我就不能回来?”

    香菡掩口而笑:“嗯,大人说的是。大人,刚才夫人一口一个美人美人的,美人是谁啊?”

    冷澄的脸立刻就黑了,欲盖弥彰道:“不知道,谁知道她说的是谁!”

    香菡好奇道:“不知道能被夫人称作美人的人应该是什么样的?照我看,夫人自己就是个美人,眼光肯定很高。说不定那美人能倒房子倒城墙呢?”

    冷澄扶额:“那叫倾国倾城,香菡你没事也多看点书,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与君长相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振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振容并收藏与君长相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