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与君长相守 > 第二百九十二章簪绾情思戏心语

第二百九十二章簪绾情思戏心语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听了李叔的话,任倚华简直难以置信:“他在大街上跟人吵架?他堂堂一州长官在大街上跟人吵架?他怎么想的?李叔你跟我说说,他是为了什么啊?”

    李叔努力回想:“大人是跟两个女子吵的,吵得还挺凶,好像是为了什么簪子。”

    倚华扶额叹息:“我就知道,他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大男人,就算买了对的东西也得引来麻烦。想必是人家觉得贱卖了簪子不甘心,看他好说话又想赎回去。他也是,既然都肯往上抬价买东西,差不多就还回去罢了,又何必撕破脸地闹?真是……”

    香菡在一旁有些着恼:“凭什么就还给她们?那是大人送给夫人的东西,哪儿有要回去的理儿?”

    倚华起身,披上披风:“走吧,跟我去看看,要是真闹起来了,我们总比他能豁出脸些。”

    香菡嘟囔着跟上:“把大人都惹火了,想必不是什么善茬儿。”

    等到二人匆匆赶到,冷澄已经和那侍女杠上了。

    冷澄口不择言:“我还告诉你,就冲你这个态度,别说是十倍的银子,就是五十倍,一百倍,我也绝不会把簪子还给你。当时银货两讫,过后你们倒找上来了,还一口一个欺心,讹诈!把你家老爷请出来我见见,我倒要看看能纵出你这种不懂规矩的下人,你家老爷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那侍女往地下啐了一口:“呸,我家老爷是什么人。你想见就见?姑太太性子好,宽容大度,我们这些下人却不能任着别人欺负她。今儿个你要么还簪子,要么麻利儿补上二十两。否则我回去就报了我们老爷,让他主持公道!”

    冷澄都快被气昏了,伸手去怀里掏钱掏了半天才掏出来一两,想了想才想起来原来刚发的钱都被倚华收了,就这一两还是出去捎年货的时候留下的。

    当时就有点尴尬,那侍女见他窘迫,更是得意洋洋。

    他清了清嗓子,刚要说点话来挽回局面,不想倚华快步走来,挡在他身前。笑吟吟地问一句:“就二十两?”

    侍女愣了一下。色厉内荏道:“就二十两。赶紧拿出来我们立刻就走!”

    那妇人也急了,拽着那侍女的袖子:“行了,行了。这是我的恩人,要是由着你这么闹下去,我以后可怎么见人?”

    那侍女似连她都不放在眼里:“姑太太也忒软弱了些,这不只是姑太太的事儿,可也关系到我们老爷的脸面呢。”

    倚华嘲道:“你们老爷的脸面就值二十两银子呐,还挺便宜的。”

    还没等那侍女反驳,她顺手一甩,几锭银子骨碌碌滚了一地:“二十两,一分不少。钱给你们了,脸面也还回来了。老老实实拿回去交差吧。少在这儿跟我们当家的吵吵闹闹,不过一只簪子,小气劲儿。”

    侍女底气不足:“那是我们家的旧物,是要找回来的!”

    倚华眼波流转:“知道是珍惜的旧物,就不该拿出来卖。既然卖给别人,就别哭着喊着要赎要买的。我们又不是欺行霸市,又不是坑蒙拐骗,你们在这儿演什么苦情戏码,当自己是秦香莲呐还是王宝钏?”

    冷澄觉得出了一口恶气,当时就上去挽倚华的手,倚华虽是任着他拉住了,脸色却不是很好:“还不快走?等着跟她们大战三百回合呢?”

    冷澄有点留恋地看了一眼地上的银子,口气强硬:“我还没见识见识那位老爷呢,我倒要看看他是几品的位分,连个下人都好大的官威!”

    倚华头疼,压低声音道:“你多大了?嗯?一时意气有什么好争的,让你见了这位老爷又能怎样,要真是同僚什么的,岂不是白白的给自己找麻烦。”她环顾四周,窃窃低语:“趁着年节下的,周围的人还不多,赶紧走吧赶紧走吧。你非要让镇州城的人都知道,他们的知州大人为了一支簪子跟两个女的闹得急赤白脸,你也不嫌丢人!

    冷澄听得有理,无视那泪眼婆娑的妇人,带着倚华扬长而去。香菡小步跟上去,临走还不忘剜了那侍女一眼,刻意用不高不低的声音说:“什么东西!”

    刚走出一段路,倚华就把冷澄的手摔开了:“这回又是因为你破的财,你一天不败家你就不痛快是吧?”

    冷澄讪讪解释:“这回真不是我的错。谁知道她如今寻到了亲,有了钱财,就找上我来赎,还指手画脚的!”

    倚华恨不得捶他一顿:“赎就赎呗,你收了钱回来跟我说,把簪子给她不就完了。何必闹到要吵架的地步?”

    冷澄耷拉着脑袋:“那可是我送你的东西,你既喜欢,就绝没要回来的理!别说是十倍,就是五十倍,一百倍都不行!”

    倚华惊道:“你说什么?人家愿意出十倍?那就是三十两,三十两你都不要?”

    冷澄梗着脖子争辩:“我就缺那点银子?要拿我妻子的东西出去卖?”

    倚华气得推他到旁边:“对,你不缺银子。你有钱的很。”

    冷澄老老实实被推搡到一边,声调里有点委屈:“你说过,千金难买心头好。三十两你就肯把我送你的簪子给卖了?我的心意就那么不值钱?”

    倚华嘴硬道:“什么你的心意?你不是助人为乐才买的簪子嘛,没人送才给我的。既是做好事,干嘛不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让人家把自家旧物赎回去算了?”

    冷澄薄怒,身姿一闪就绕到倚华前面,拦住她:“我助人为乐,我怎么不拿钱给街上的乞丐发去,我助人为乐。我怎么不直接给她钱,连簪子都别要,还显得我高风亮节呢?”

    倚华扭过头去:“那谁知道你怎么想的。”

    冷澄气不过。径直上去把她头上那根点翠簪子拔了下来:“行,我是好人。立刻去做好事。我立马把簪子拿走,或还或卖,要么得人情要么得银子,你也高兴些。”

    倚华急忙踮起脚尖去够:“簪子都戴了好几天,还指着和它过年呢。再说我刚才二十两银子都掏了,还给我,快还给我!”

    冷澄绷着脸:“不还,你都不要,我干嘛还?”

    倚华几乎要蹦起来:“冷子澈,我警告你啊。大年下的。别跟我闹。我都不惜的跟你闹!”

    冷澄作势要往回走。倚华往前一扑就把簪子抢到手里,不想却被尖端划伤了,血滴从指尖透出来。落在地上有种凄艳的瑰丽。

    倚华觉得有些疼,刚装模作样哼了两声,手就被冷澄心疼地握住,当时就要将血珠吮回去。

    倚华不乐意地挣扎:“别这样,脏死了。”

    冷澄不理她,只是低下头去,细细地将她纤细的手指含在口中,过了一会儿才顾得解释:“有什么脏的?我小时候捡柴禾,手破了,我娘都是这样对我的。把血吸干净。防着受风伤风。”

    刚那一刻,倚华感受着他,竟有些浑身颤栗的感觉。不知是温暖还是情动,她的脸上竟然浮上一层浅绯色的云霞。她佯装镇定:“切,你又不是我娘。”

    冷澄笑道:“我要是你娘就好了,还能从小管着你,让你乖乖待着,少瞎折腾。”

    倚华收回了手:“只是乖乖待着,少瞎折腾?不是从小好好教养,不要嫌贫爱富,贪慕虚荣?”

    冷澄张开怀抱,把她揽入怀中:“不是,你不是那种轻狂的人。”

    倚华倔强道:“你错了,我就是这种人。”

    冷澄抱得越发紧,声音温柔:“至少,你对我不是。”

    倚华眼眶微红:“为了个簪子,连面子都不要,跟个长舌妇似的跟人吵,到最后还赔了二十两银子,你觉得值得吗?”

    冷澄依旧执拗的可怕:“那是我送给你的东西,无论怎样,只要你不说不要,我都不可能把它从你手里拿出来给别人。”

    倚华抹抹眼泪:“我记得你一直不屑我那些首饰的,说不能饱腹不能御寒,全是些没用的东西。”

    冷澄轻声细语地哄她:“你不就是得意这些没用的东西吗?”

    倚华撇撇嘴,把头搭在他肩上。

    冷澄叹口气,一手揽着她的肩,一手却从倚华手里取了簪子,认认真真地给她戴在发鬓上,精致的蝴蝶映着一头乌发,在阳光下颤动着翅膀,像是少女低低地唱婉转的情歌,又像是翩翩少年在风中被吹起的青衿。

    绾青丝,挽情思,任风雨飘摇,此生何惧。

    这样缠绵的气氛,冷澄却不知道说什么好,想来想去还是最稳妥的一招,就是把错往别人身上推:

    “你说今天那丫头,她怎么就那么惹人厌呢。我不就是从她们姑太太那买了个簪子嘛,至于把我当骗子似的,威逼利诱,横加指责!”

    倚华嘲弄道:“看你不顺眼呗,人家宰相门人七品官,自然看不起你一介白丁还能挺腰说话啦。”

    冷澄不满道:“谁是白丁?谁是白丁?那丫头一看就没见过几个官儿,在他眼里估摸除了她家老爷全是低人一等!”

    倚华揪他耳朵:“怎么说话呢,怎么,当了几年官你也抖起来了?还要怪人家有眼不识泰山?”

    冷澄有些羞赧:“这不是习惯了么,在京城天天被人“大人”“大人”地捧着,说实话,如今要真有人不把我当回事,我还真是憋气!”

    倚华继续揪他耳朵:“你还是省省吧,这又不是京城,你都混到官衙里除了打更的没人干活了,还端着架子呢。”

    冷澄耸肩:“好不容易在京城练起来的架子,这下倒好,我又得低下身段平易近人了。”

    倚华打情骂俏:“你那花架子还是趁早倒了吧。明明都撑不了几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与君长相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振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振容并收藏与君长相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