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与君长相守 > 第三百零三章宿敌对决亦可期

第三百零三章宿敌对决亦可期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三百零二章

    那钦差不是别人,正是当年吏部中与冷澄面不和心不和的主事冯之峻!

    只见他踱着四平八稳的步子缓缓走近,皮笑肉不笑地打了招呼:“冷知州,好久不见。”

    冷澄一抬眼睛:“冯主事,不,如今应该不是主事了吧,钦差大人?”

    冯之峻向上拱了拱手:“蒙皇上恩宠,忝为考功司郎中。”

    冷澄冷哼一声:“哦,冯郎中,短短数年,从普通主事调到炙手可热的考功司,年轻有为啊。”

    冯之峻故作谦逊地摆摆手:“诶,比不上冷侍郎当年的能耐。一路扶摇直上,从主事做到侍郎,那叫一个平步青云!”说到这儿他话锋一转:“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都是过去的事儿了,如今,威风凛凛的冷侍郎也得容我叫声冷知州了,是不是,子澈兄?”他话中的得意几乎要飘出来,顺手掸了掸衣袖,刻意想显出潇洒。

    冷澄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色:“我记得,当年在下在京城中,并没和冯郎中结下互称表字的交情。”

    冯之峻做作的笑容僵在脸上,他压低声音恶狠狠道:“冷知州,你最好别不识抬举!”

    冷澄见他嚣张,越发起了争锋的心思,一反常态走上前去,也学着他的腔调:“冯大人,你好像还没弄清楚,你现在,是在谁的地盘上。”

    冯之峻看了眼外面慌慌张张捧着香案进来的杂役,还有一群拿着水火棍鱼贯而入的衙役,又恨又怕地瞪了冷澄一眼,收回目光后,迅速一展手中明黄色的卷轴:“镇州知州冷澄,接旨!”

    冷澄不情不愿地跪下,听着他厌恶的声音从“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读到“朕心甚慰,尔其勉之”一类的陈词滥调。心思不由自主地飘到了别的地方。

    这次来的钦差,怎么会是他?

    呵,果然是上头那位的做派,一是文官,二无依仗。三。不仅和西北军没什么关系,就连与他,都是势不两立。

    斗倒一个捧一个。帝王心术,可见一斑。

    好不容易等念完了,冯之峻却没能收了卷轴,只是站在那儿居高临下:“冷大人,我这次可是代天巡狩,镇州是边境重地,公务在身,我少不得在您这儿盘桓几日,还望您见谅啊。”

    冷澄跪在那里。心里有气却不好在这时发:“大家同是为国效力,冯大人又何必客气?还请您仔仔细细看一遭,若是发现什么不妥,在下也好及时改正。”

    冯之峻只是负手而立,也不扶冷澄,也没开口让他起来:“冷大人这是怎么话说?大家为朝廷做事。功即是功,过即是过,不妥又是怎么个意思?”

    冷澄听他字字诛心,实在是忍无可忍,干脆自己拍了拍膝盖站起来了:“没什么意思。就是客气话罢了。”

    冯之峻故作惊讶:“冷大人,您这样自己就起来了,不大好吧?”

    冷澄口气强横起来:“冯大人刚才是代圣上问话么?”

    冯之峻自觉理亏:“只是我私人所说,并非代圣上问话。”

    冷澄冷笑一声:“那我听完圣旨,起身与你交谈,还有什么问题不成?”

    冯之峻意味深长地看了冷澄一眼:“冷大人如今不愧是一州长官,封疆大吏,说话的胆气也越发足了。”

    冷澄虚情假意道:“惭愧惭愧,不过是在这边疆之地待得久了,行事说话也染了些粗气,比不上冯大人这样从冠盖京华中出来的,循循如也的读书人了。”

    冯之峻假笑几声:“不敢不敢,在下已经宣完了旨,想出去看看,不知冷大人可否借我一人带路?”

    冷澄刚想随便指个衙役跟他走,可眼光一转又觉得不对:“钦差到镇州,我自然该竭诚接待。这样吧,我来陪冯大人在这城中走走,顺便也为您讲解些这西北的风土人情,如何?”

    冯之峻开始推脱:“冷大人公务在身,我怎可冒昧打扰?您随便给我指个人带路就好,就好。”

    冷澄噙着一丝微笑:“微末公务,哪儿及得上招待天子使节的重任?冯大人,你就跟我走吧,在下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冯之峻心中暗恼,他本想拐个衙役出去,好慢慢从他嘴里套消息,找冷澄的错处。结果冷澄来这一手,有这知州大人在旁边陪着走街串巷,却叫他怎样旁敲侧击,明察暗访?

    冷澄见冯之峻脸色变了,他自己反而笑得欢畅,当下拉着冯之峻就要出门,不想外面又有奏报:“禀大人,张同知还有各位大人已到门口,请求面见钦差,”

    冷澄恍然大悟:“光顾着和您说话了,却忘了还有这一茬。把各位大人请进来吧。”

    冯之峻做了个令行禁止的手势:“不用这么麻烦了,我自己出去见他们。”

    冷澄朗声长笑:“那么就请吧,钦差大人。”

    两人一路行来,看到一群官员挤在门口熙熙攘攘。冯之峻的眼睛亮了一下,带着探究和发现猎物的欣喜。而冷澄看着冯之峻的样子,心里的气渐渐地在冷却。

    冷成一块冰,以面对接下来的风雨摧折。

    午后的阳光下,被镀上金边的清藻殿半梦半醒地合目而憩,殿里的人却清醒异常:“大好天气,柔妃妹妹不陪着二皇子玩,来我这里做什么?”

    任婉华抿唇一笑,眼光中却多了凌厉:“只是想来看看姐姐罢了,顺便想问问姐姐,这新选秀女的宫室该怎么安排?”

    文茵浅浅地打个哈欠:“有什么好安排的?你那边不是已经有了章程么,就按照你的来就好。”

    任婉华一惊:“姐姐您还没看我那边的章程呢。”

    文茵懒洋洋道:“姐妹之间,这点小事谁安排不是一样,再说你如今也是和我分理六宫的人,我又何必非要事事操心,不肯放权呢?”

    任婉华笑道:“那就先谢过姐姐了。”

    文茵抬眼看她,累丝钗环,珐琅耳坠,明明是极炫目明艳的穿着,偏偏配上这张薄施脂粉的面容,隐隐透出些凄凉之意来。眉宇间是压抑着的傲气,初见之下自是惹人厌,可要细看来,又有一种想要打破她的面具,看她痛哭的*。她低叹一声:“柔妃妹妹,这些年来,变了不少啊。”

    任婉华摇摇头:“没怎么变,不过是想明白了一些事情罢了。”

    她不愿再说下去,转身欲走,却被文茵叫住:“想明白了要一辈子做个替身?”

    任婉华没回头,自嘲地笑了笑:“这宫里,温柔的解语花,总比骄傲的带刺玫瑰多的多。何况,这带刺玫瑰,只有我模仿得最像。”

    文茵在她背后冷笑:“其实你不需要这样,身在妃位,又有皇子,就算你什么都不做,也能保全你此生荣华,又何必拾人牙慧,惺惺作态?”

    任婉华放声大笑:“未到最后,谁能保准有一世荣华?我又不是姐姐,无论做了什么事,总有那个人护着。”

    文茵挑眉:“你这是什么意思?这有什么好笑的?看样子,你是记恨上我了?”

    任婉华还是在笑:“没有,我怎么敢记恨姐姐,我哪儿有这个资格。我笑的是,当年我入宫,虽然明知是搭了某人的顺风船,可总是不甘心要借着她的名义得宠封妃,满心里都是要靠自己走出条路上,让皇上记住我任婉华。可兜兜转转到如今,我还得学着她的做派,才能让皇上觉得新鲜有趣,才能让他多看我几眼。这世事,可真是讽刺……。”

    文茵闲闲地说风凉话:“你是所求太多,若你真能放下,也不至于到这种不尴不尬的境地。”

    任婉华扯了扯嘴角:“放下?在这个地方,谁能放下,你能吗?”

    文茵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我当然放不下,但决没你这么执着。我只问你一句话,你如今这个样子,是为了你自己还是为了二皇子?”

    任婉华凉凉道:“这两者有区别吗?哪个当母亲的,不会为自己的孩子打算呢?”

    文茵抿了一口茶:“我明白了,你去吧。”

    任婉华一步步走远了,文茵缓缓地闭上眼睛,觉得眼睛里酸酸涩涩的,像是有什么东西要流出来。

    刚才任婉华的话,是反问,更是宣战。

    同为母亲,同为皇子的母亲,谁更胜一筹,谁就能给孩子更好的未来。这未来,有可能是更好的封地,出身更佳的配偶,更多的自由,甚至是……九五之尊的宝座。

    哪怕胜算不大,亦值得孤注一掷。

    平静从来都是假象,没有筹码的人才会老老实实地坐在旁边,而那些有赌本的人,从来就没离开过赌桌。

    什么高枕无忧,不过一场笑话。

    皇长子萧宁扑扑腾腾地跑到她跟前,叫着她母妃,高高兴兴地跟她说他又学会了多少字,他写的字,不仅是师傅,连父皇都夸好。他扬起小脸,眼里是满满的,不含杂质的欢喜。文茵摸着儿子的头,暗自下了决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与君长相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振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振容并收藏与君长相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