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与君长相守 > 第三百一十七章 举目四顾觉无援

第三百一十七章 举目四顾觉无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分家无果,百无聊赖的朗云只能以上香为由出去散心。

    平常家里事都不怎么管的林国公这时候倒来了章程:“既要去上香,就干脆去城外的白衣庵看看吧,听说那里求子很灵验。”

    朗云当时就有点羞赧:“伯父,我……。”

    林国公一副宽容大度的样子:“去吧去吧,别忘了带多点人。你说你和遐儿成亲也有段时间了,在子嗣方面也该上点心。”

    朗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只得讷讷地应了。

    她坐车出门后才发现,天气并不是很好。云沉沉地压下来,雨淅淅沥沥下得没完没了。下人都有些顾虑,纷纷劝少夫人不要出门。朗云想了想临阵退缩,回去说不定又得被国公爷唠叨,还不如出去待个大半天,也算是诚心求子,对林家有“贡献。”

    因着天气不好,白衣庵里来进香的人也不多。朗云在尼姑的带领下走到正堂,本以为等走了别人,就可以清清静静地自己一个人烧烧香,祷告祷告,却在无意中发现了熟人。

    那跪在蒲团上,诚心祈祷的蓝衣少妇,不是何凝秋又是谁?

    朗云阻止了要出声提醒的下人,在她身后静静等她拜完起身,才说了话:“秦夫人,好久不见。”

    何凝秋一转身,与她四目相对,笑容带上点尴尬:“朗——哦,不,如今该称呼你是林少夫人了。”

    朗云从容应对:“大家本是旧识,又何必在乎这些虚礼?”

    何凝秋听到这句话,也放开了很多,眉目也舒展了:“正是如此。话说来我们也好久未见,不如我且在这里等你上完香,然后去内室一叙如何?”

    朗云欣然答应。其实她本身与何凝秋并没有很深的交情,只不过因着任倚华的交际对彼此略知一二罢了。自打她嫁入林家,因着秦林两家宿怨,她与何凝秋哪怕是在大场面上。都不会故意兜揽对方,以免惹家中长辈不乐。

    可今日却是个例外。一是这庙里只有她们这两位“香客”,格外清静,就算是行迹亲密也不会传回城中长辈耳朵里。二是毕竟有几分情分在。又兼着倚华不在,说说话回忆回忆,也能弥补下空虚。三就是这二人来上香的目的了。何凝秋思忖着同是来求子的人,也算是同病相怜,彼此安慰两声倒也好过。

    待到朗云拜完了观音,进到内室,看到的是眉目间笼罩着愁容的何凝秋。

    朗云笑了笑,有的却是当年的旧称:“何小姐为何难过?”

    何凝秋愣了一下,方醒过神来,接着话调侃道:“潘家妹子来这里的缘故。就是我忧愁的罪魁了。”

    朗云的眼珠转了两转,宽慰她道:“何小姐何必太心急?既有爱女在侧,佳儿自然会来,总比我这膝下空虚的好。”

    何凝秋长出口气:“你们毕竟成婚晚,子嗣还在后面呢。我却是自打生了女儿之后。就一直不见动静,真不知道还有没有希望添人进口。”

    朗云打探道:“你今天来,可是家中长辈的意思?”

    何凝秋愁眉不展,开始吐苦水:“也是也不是。家中舅姑倒还宽厚,只是那些旁支的婶娘伯母们每每要拿我无子说事儿。我毕竟是当家的媳妇,如琛他不以为意,我却不能全当耳旁风。”

    她一双美目看向朗云:“你呢?林家本不及秦家人口众多。又是以国公爷为主。国公爷又重情,自原配死后就未续弦,你应该没有我这么烦心才是?”

    朗云耸耸肩:“我今日来,正是我们那国公伯父的主意。看重子嗣的,又不只是女人。”

    何凝秋忍不住要笑:“国公爷当真心细如发。”

    朗云叹口气:“成日待在国公府里,感觉就像又进了一次宫门。憋也要憋死了。还不如当年跟着倚华的时候,吵吵闹闹的痛快。”

    何凝秋回忆起当年,眼睛里也多了几分亮色:“是啊,还记得我们一起商量一起救人,当真是快意的很。”

    朗云调侃道:“不只是快意。还有开心吧?你和秦大人那红线,不就是那时接上的吗?”

    何凝秋低眉浅笑:“这事说来还有谢谢你和倚华,若没有你们帮手,只怕我和他也没有今日。”

    朗云学着林慕遥和下属说话的样子,故作豪迈道:“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何凝秋被她逗得眉眼弯弯:“对了,我这面好久没收到倚华的信了,她过得还好么?”

    朗云将手往袖子里拢了拢:“还不错,只怕我们里最自在的就是她了。上头没什么拘管的亲戚长辈,安人又贤德。冷大人被她吃的死死的,我干儿子和干闺女又乖巧听话……那丫头,就是命好。”

    何凝秋有点疑惑:“那……丫头?”

    朗云解释道:“哦,就是倚华。以前在宫里时候互相叫,到现在也没怎么改过来。”

    何凝秋反应过来,对倚华所处境地也颇有感慨:“边疆虽苦,但胜在日子清静,倒是比我们这熙熙攘攘的京都好多了。”

    朗云宽慰道:“京都也不是不好,只是多了些爱说是非的人,绕不过去罢了。”

    有道是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众人都以为任倚华跳出三界外五行中,没有多余的人敢来指摘她。却不知光她们一家子的人就够她受了。

    正吃着饭呢,王二嫂就开了腔:“夫人,大人都好几天不回家了……。”

    倚华夹了一筷子菜:“他公务繁忙。”

    王二嫂再接再厉:“连回来吃饭都不吃了。”

    倚华再夹一筷子菜:“他清心寡欲。”

    李叔也向着冷澄说话:“昨天我都看见大人办完公事回来了,在门口转悠了半天到底还是回衙门了。夫人您说这是……。”

    倚华没好气:“他有病!”

    卿远在旁边故作老成,唉声叹气:“爹可不是有毛病么?放着好好的家不回,偏要住在衙门里。你说他睡哪儿啊?大堂上?”

    倚华张口就来:“小笨蛋!衙门里有主簿待的书房,等人家回家了,他自然就去待着呗。”

    卿远嘟囔一句:“书房睡起来多难受。”

    倚华狠狠地咀嚼口中的青菜:“难受也是他自找的。”

    王二嫂来了劲头:“夫人啊,你这句话说得就不对了。你说小两口拌嘴,拌两天就得了呗。你不能没完没了啊?你看大人既然都在门口晃荡了,就证明他有心要回来。你就去赔个礼把他弄回来呗!”

    倚华放下筷子:“凭什么我去赔礼?”

    王二嫂拍了拍大腿:“人家是男人。要面子啊。夫人你想想你要他给你低三下四地赔礼,他衙门里那些官儿怎么看他?我们怎么看他?这镇州城里的百姓怎么看他?”

    倚华越听越不对:“等等等等,我们闹个别扭,怎么镇州城的百姓都能知道?”

    王二嫂越说越来劲:“那。我看那戏文里,皇上和娘娘闹得不开心,满朝文武连着街头卖炊饼的都知道了,那京城有多大?镇州有多大?你说大人再不回来,可不是卖菜的都明白是咋回事了吗?”

    倚华一口气堵在心里,发都发不出来:“那是戏,不是真的!再说我什么都没做,干嘛我去道歉?”

    王二嫂开始鼓动其他人:“绎如,你说,你要不要爹回来?”

    绎如眨巴眨巴眼睛。大声说了句:“要!”

    二嫂看了看卿远,想说什么又没说。

    卿远反倒不依不饶起来:‘二婶,你什么意思?干嘛问她不问我?我虽然不喜欢爹,但也没要把他赶出去的地步吧。我也要他回来!”

    倚华一拍桌子:“今儿这饭没法吃了!”

    王二嫂见她当真生气,心里也有点慌。想说点话挽回一下,没想到倚华立刻站起身来,冷笑着说:“你们齐心合力,我倒是恶人了。你说这家里变天了,也没人告诉我一声。”

    她饭也不吃,披了披风就要往外走。王二嫂忙去拦着她:“夫人,这是怎么话说的?刚才是我多嘴。是我的错,你就是看在孩子份上,也别说走就走啊。”

    倚华怒道:“让开!二嫂子,我叫你二嫂子是敬你,可不是让你得寸进尺,对我指手画脚的。怎么。娘不怎么管我,你如今倒要顶上她的位置,跟我摆婆婆的款儿了?”

    卿远去拦着她,被她推开:“我算看透了,真是你爹的好儿子!平常跟我亲近。一有事的时候还是向着你爹。去去去,一边去。”

    绎如有点被吓到了,木木呆呆的样子,倚华终是不落忍,吩咐道:“把绎如抱安人房里去!”

    王二嫂老老实实照做了,张叔李叔都慑于倚华的余威,不敢动。倚华一甩披风,雄赳赳气昂昂地就出了门,径直凭着记忆往香菡家走去。

    没走几步,王二嫂又追上来了,眼巴巴地跟着她。倚华又怒道:“你又来干什么?”

    王二嫂小心翼翼地问:“夫人这是要去哪儿?”

    倚华斩钉截铁:“散心!”

    王二嫂再问:“那晚上回来吗?”

    倚华没好气:“不一定!”

    王二嫂摸摸头:“夫人的娘家好像不在这儿啊。”

    倚华“咬牙切齿”:“你想说什么?”

    王二嫂继续观察她:“没什么,就是夫人散完了心,还是尽早回来吧。小姐、少爷不见夫人会慌的,过后老太君问起来也是麻烦。”

    倚华本也没打算“离家出走”,可就不想顺着王二嫂的话往下说:“慌什么慌,他们都多大了还慌?你去衙门,把冷木头叫回来他们就不慌了。至于娘嘛,你就跟她说,我命不好,没娘家,但还偏偏想找个地方待一待,就这样。”

    王二嫂亦步亦趋:“夫人是要去哪里待啊?”

    倚华实在没办法,她步子小,甩王二嫂又甩不掉:“去香菡那里,行了吧。反正谢羽那小子这些天也不在,我去陪她。”

    王二嫂松了一口气:“有地方就好,有地方就好。”

    倚华自以为摆脱了王二嫂,没想到她又跟了上来。倚华大怒:“二嫂,你又要干什么?知道你跟冷木头一条心,你是要替他看着我吗?”

    王二嫂怔怔地站在原地,眼里难得透出委屈来:“夫人,我……。”

    倚华也觉得自己这脾气从头到尾发的有点过分,她扶了扶额头,有点语无伦次:“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反正,二嫂子,你就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好不好?”

    王二嫂犹豫地点了点头,朝冷府的方向走去。倚华一个人背过身去,慢慢地走着,不自觉地觉得有点寂寞。

    以前跟冷澄吵闹,自然家里人也都是有说道的。只不过那时候先有朗云哄着劝着,后又有碧罗,绯烟围着捧着,后来的香菡更是绝对站在她这一边。张叔。李叔嘴笨,安人又顾忌身份,所以每次闹下来,从大局来说,反倒是她占上风。

    如今却不一样。王二嫂是个直肠子,又是冷澄找人带过来的。平常没什么偏向,一有什么事还是看不惯她这“牝鸡司晨”的做派。香菡又嫁了人,就算是孩子,看在眼里,也是更向着不如她霸道的冷澄一些……。

    一直在冷家说一不二的任倚华,这一次,却觉得孤立无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与君长相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振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振容并收藏与君长相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