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报告长官,夫人嫁到 > 第七十六章:久旱逢甘霖

第七十六章:久旱逢甘霖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她冲向救护车的脚步有些踉跄,脸上的神色也有些落寞,甚至脸上的眼泪都顾不得擦。

    她现在最需要的是确定郭参平安无事,她必须马上得知一个结果。

    那辆车子刚停,许锦灵就冲了上去,目光在整个车子里搜索着,但是并没有病患,她的眼睛瞬间睁得大大的,一股不安在心里涌动着,她猛的抓住车上一个医生,吼问道:“人呢,患者人呢!”

    那医生让许锦灵忽然而来的情绪吓了一跳,并不知道她和患者是什么关系,要这么紧张。

    “患者……患者已经送往人民医院了……”救死扶伤无数的医生,竟然会让一个女人的气势给吓到,支支吾吾开口道。

    “什么?”许锦灵紧锁着眉头,完全不能接受医生这样的回答。

    他到底伤成了什么模样,要送往人民医院去?他们这些军医不是完全能处理子弹到底的伤害吗?但是为什么现在却送往了医院呢。

    许锦灵的整张脸瞬间的苍白起来,越发不能再往下想,她的嘴唇失去了原有的红色,在风中剧烈的颤抖着。

    “他不能有事……他不能……”许锦灵摇着头,眼泪如洪水一样,不停的涌现出来。

    猛地转过身,单薄的身子在风中颤抖的厉害,任何人都看不到她脸上的神色,但是从她颤抖的背影便知道她现在柔弱的很。

    现在她必须要去往郭参的身边,无论结果如何,她都要去陪伴着。

    “让开,让开!”

    许锦灵刚准备去车库领车开往医院,军区的大门再次打开了,门卫兵开着门,用手示意站在门旁的人让开。

    等到门完全打开的时候,三辆军区专用车行驶而进,每辆车后面站了不下于三十个兵。

    许锦灵看着眼前这些兵,心里莫名的急躁,她等着他们陆续下车,她的车子才能行出门外。

    这些士兵们的速度很快,没用几分钟就已经全部下车,但是这几分钟却让许锦灵觉得漫长极了,让她不由握住来了出汗的手心,焦急的打着喇叭,催促着人群。

    但当所有人都离开大门的位置,她可以完完全全出入大门的时候,她却呆呆的坐在车上,没有一点点的神情,眼睛直勾勾看着从车上下来的几个人。

    只见几个穿着军用装的军人冲着面前一个高大的男人不知道在报告什么,随后敬了一个军礼,那个看似是长官的人也回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许锦灵看着那个长官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因为那个背影让她觉得像极了一个人,像极了完好无损的郭参。

    看着他高大的背影,许锦灵下了车,有些不确定的看着那个男人,试探的喊了一句:“郭参!”

    现在,她急需确定,这个男人是郭参。

    果然,她这一声喊出去,那个男人回过了头,看清眼前的女人,先是一怔,随后淡笑着走了过来。

    “还没回去?”郭参看着她穿的单薄,鼻尖因为寒冷而微红,忍不住关心的问道。

    她呆呆的看着郭参,眼泪还没有停止,嘴上却带上了笑意。

    郭参看着她落泪,忍不住皱紧了眉头,伸出粗糙的大手欲擦干她的眼泪,她却猛的扑进了他的怀里,阻止了他的举动。

    趴在他的怀里,这一刻她再也控制不住的情绪,刚刚为他担心的紧张和恐惧,在这一刻瞬间化成了委屈,双手紧紧的攥住他的衣服大哭起来。

    此刻,哭声成了她驱赶心中负面情绪最大的发泄。

    “怎么了?”郭参大手把她带入自己的怀中,担心低头问她。

    丝毫不知情的郭参看着许锦灵鲜有的失态大哭,认为她是受了什么难以忍受的委屈,整颗坚硬的心都悬了起来。

    许锦灵小巧的脑袋靠着他的怀里,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嗅了嗅鼻子,眼泪依然不受控制,说话都有些哽咽:“我……我以为你,我……我以为你受伤了……”

    听到他问,她的思绪又回到了刚刚接收到团长受伤的消息时候,那种恐惧感随即而来,眼泪更是不听使唤,一个劲的流下来。

    她也不顾及周围的那些军人诧异的目光,依然趴在郭参怀里失声痛哭,此刻她顾不得自己的形象,她急着抓住郭参,害怕现在的场景是不真实的。

    她抽泣的答案倒是让郭参整个身体一僵,一阵暖流袭遍全身。

    她是因为他哭的?是因为担心他哭的?

    他第一次觉得,有个人在乎的感觉是那么好。

    他的大手不由抱紧了怀里的人,嘴上勾起一抹若有所思的笑意。

    许锦灵感受到他手上的力道,听着他强健的心跳,才确定现在眼前的他是真实的他,并不是自己的幻象。

    相拥片刻,许锦灵挣了挣他的怀抱,抬起头问他:“刚刚军医说你受伤了,到底怎么回事?”

    说着,她的眼睛慌张在他的身上找寻受伤的痕迹,深怕刚刚自己的哪一个小举动碰到了他的伤口。

    但是仔仔细细的看了一圈后才发现,他身上没有一点点受伤的痕迹,眼神很是疑惑的看着郭参,她刚刚明明看到军医们都很慌张的准备担架急用药等物离开,而且其中一个军医也告诉她团长中弹了,那现在是怎么回事?

    “受伤?”郭参淡然开口重复她的话,好像并不懂她的意思。

    许锦灵乖乖的点了点头,说道:“是啊,是军医告诉我团长受伤了。”

    这是怎么回事?好像郭参自己受伤了,自己反而不知道。

    郭参看着她疑惑的模样,又听到她的解释,不由呵呵一笑:“受伤那个是副团长。”

    看来当时军医忙昏了,并没有向许锦灵说清楚才闹的许锦灵又哭又担心。

    “哦,这样啊。”从郭参嘴里得到答案,许锦灵点了点头,心里也不由舒了一口气。

    郭参没有事对她来说,是最好的结果。

    今天的事虽然让她白担心了一场,但是许锦灵也明白了郭参在自己的心里重要性,这一点她还是很感谢军医通报的错误消息,最起码让她看清楚了自己的心。

    她并不是能完全忘记一切,也并不是完全的不相信任何人,她还有个郭参。

    “好了,忙这么久饿了吧?”许锦灵擦了擦眼泪,扬起一丝笑意眨了眨眼睛说着。

    郭参看着又哭又笑的许锦灵,心里一阵舒适。这样的她,才是最真实的她。

    “嗯。”郭参虽然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但还是诚实的点了点头。

    许锦灵看着他,露出两个甜甜的梨涡:“我给你准备了晚饭,进去吧。”

    说着,主动拉上了郭参的大手朝着他的住所走去。

    那些刚刚向两人投入好奇目光的军人瞬间石化,刚刚和妻子浓情蜜意的他们的首长?

    显然,所有人无法从刚刚那个场景适应过来。而两位主人公像是没有看到所有人异样的目光一般,坦然的回了住所。

    ※

    许锦灵看着一桌子早已凉透的菜,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我去重新做一份。”

    她本来买了一本专门学做菜的饭,今天刚试手还挺成功的,看着桌上两菜一汤,她自然心里觉得有些可惜,不过还好,米饭做的有点多,正好可以给他做份炒饭。

    “不用了,这个就行。”郭参拉住她欲走的手,笑道。

    看着她给自己做了晚饭,他心里早已让暖意充满,哪里需要她再做什么,当兵这么多年,早就适应吃冷饭。这些饭菜虽然冷掉了,但能填饱肚子就行。

    许锦灵皱眉看了郭参一眼,打掉他的手,一脸教育道:“那怎么成?冷饭对肠胃不好的,你等我一下,我很快的。”

    说着,竖起了一根手指头匆匆的走进了厨房准备蛋炒饭的素材。

    郭参阻止不了她,无奈的摇了摇头,脸上带着暖人的笑意走进来洗浴室。

    似乎只是一夜间,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两个人的关系一下子进步了。

    等郭参洗澡出来后,许锦灵已经端出了蛋炒饭,热情的招呼道:“快过来吃饭。”

    这次的蛋炒饭她自认为做的很成功,正等着郭参给自己一个评判。

    “好。”郭参随意的擦了几下头发,便坐到了饭桌上吃起了她亲手做的饭。

    许锦灵双手握拳支撑着下巴,看着郭参吃着饭,眼睛里满是期待:“味道如何?”

    郭参看着她期待的模样,抬头给了她一个笑意:“很好。”

    “真的吗?”许锦灵满是惊喜的看着他,有些不敢相信道。

    她可知道郭参从来都是实话实说,在厨艺方面要是得到他的肯定,那对许锦灵来说确实是个大惊喜。

    郭参简单的两个字让她心里美滋滋的,看着郭参吃饭,面上都是笑意,时不时还开口说几句。

    这样的气氛融洽极了,许锦灵看着空空碗,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满足感。

    收拾好东西,已经凌晨两点了,许锦灵有些疲倦的拿起手提包,困乏的对郭参说道:“那我先回去了。”

    她现在急需回家补充一下睡眠,不然明天可能连上班的力气都没有。

    “今晚……就在这儿休息吧,现在太晚了。”郭参拉住她手,开口说道。

    这么晚了,许锦灵一个人回去实在不安全。

    “额……”许锦灵一愣。

    她在这儿休息?许锦灵咬了咬嘴唇,心里有些小纠结。

    她低着头,再和自己做着斗争,最好还是咬牙答应:“好。”

    现在回去确实太迟了,她也没什么精力开车,免得回去还打扰长辈们休息。

    而且,她刚刚感觉到郭参对自己的重要性了吗,那现在她也没有什么可回避的了。

    ※

    简单的梳洗后,许锦灵躺在那张满是郭参气息的大床上,此刻的睡意反而不浓,她抬头看着天花板,轻声的开口:“最近这几天都在忙什么?”

    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甚至连一个电话和信息都没有给她,她自然担心。

    郭参躺在她的身旁,侧目看了她了一眼久久没说话。

    这几天因为军区的事,他很忙,每天都得凌晨才结束,本想着给她打给电话或者发个信息问一问她最近如何,但是一想到已经凌晨,她已经休息了,也就没有发过去那条短信。

    他忙碌停下来的时候总是习惯性的掏出手机看一看,虽然知道她不会发短信给自己,但是他还是忍不住去期待,结果总是让他期待落空。

    今天下午,她忽然来了,这让他倒是一惊,虽然她的借口找的很笨拙,但是他心里的欣喜却是真的。

    看着她今天因为担心而落泪,他的心情真的复杂的够可以,有悲有喜,他不忍她落泪,却又很享受她的在乎。

    许锦灵躺在郭参的怀里,微微扬起了头看着他:“是不是在忙军区的事?”

    久久没有得到他的答案,她就只能自己开口问了。

    郭参的下巴抵住许锦灵的额头,轻微的发出“嗯。”算是对许锦灵追问的回答。

    她咬了咬嘴唇,似乎有话要说,但却在纠结中,不知道该不该开口。

    终于,她还是微微的舒了一口气,道:“以后你要忙不能回家,可不可以告诉我一声?我也好应对长辈们的问题。”

    这次他一句话也没有,老太太几乎每天都要问她一遍,郭参怎么几天不回来,在忙什么,她每次被问都一愣一愣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其实,她希望郭参告诉她一声,除了长辈的原因,她还有自己的原因,这几天她自己也是担心的,几次想发短信给他,但是手机拿在手里,她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好。”郭参的声音暗哑,低沉的答应她的要求。

    许锦灵的脸上这才露出微微的笑意,在黑暗中她的眼睛亮闪闪的,里面带着她自己都未察觉到的异样。

    微微抬手,想要理一下自己前额的碎发,但是小手却不小心打到了某一处。

    她还没意识到什么。郭参却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伸手抓住她刚刚无意作怪的小手,哑着嗓子:“你点火了……”

    那样哑哑的嗓音里有说不出的韵味和暧昧,许锦灵那只被他抓住的手说不出的灼热,仿佛所有的热源都集中在自己的那只手上。

    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刚刚无意的举动,她的脸在黑夜里看不出是什么颜色,不过许锦灵自己觉得整个脸颊烫的很,似乎要将自己灼烧起来一般。

    “我……我不是有意的。”许锦灵咬着嘴唇窘迫的开口。

    如果知道是这样的结果,那她刚刚一定不会动。

    她试图解释了,但是郭参像是听不懂她说的话,咬着她的耳垂,依然接着自己刚刚的话压低声音道:“你点了火,那你就要负责熄灭……”

    “怎么熄?”许锦灵咕嘟嘟的咽了几口口水,傻乎乎的开口问。

    话音刚落,许锦灵就悔恨的闭上了眼睛,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她这个问题问的十分白痴,这一点连她自己都感觉到了。

    郭参的粗糙的手掌抚摸着她的脸颊,鼻尖碰着她的鼻尖,双手一用力,她整个人便坐到了他的身上。

    “我……”许锦灵有些发蒙的想开口问原因。

    但郭参的手及时压住了她的嘴唇,大手扶住她的腰肢,一双深邃暗黑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她,利索的吐出两个字:“吻我。”

    许锦灵一愣,他说的熄火只是这个?

    这样就能熄灭他的火?如果可以那好吧。

    郭参话音刚落,许锦灵俯身吻上了他的嘴唇。

    这次,她没有像上次那样应付他,只是吻了脸颊,而是学着他平日里吻她的模样,一点点吻着他的薄唇,缠绵的轻咬着。

    她第一次这么认真吻他,郭参抚在她腰肢上的手忍不住一用力,猛地把她压在自己的身下。

    十分专注吻他的许锦灵被他猛地压在身下,一阵发蒙:“火熄了?”

    他告诉她吻能熄灭他的火,她竟然傻傻的信了,以为吻真的能熄灭他的火,所以她刚刚吻的很是专注,甚至有些沉迷,但是忽然被他反压,自以为他的火已经熄了。

    借着微弱的星光,许锦灵看向郭参,黑夜里,她除了他幽深的眸子,她看不到任何的东西,但隔着衣服的身体明显的感觉到他身上的灼热。

    “火越烧越旺了……”郭参满是*的声音里带着低笑道。

    “唔……”许锦灵还没作反应,郭参已经倾身而下。

    这一夜,带着别样的味道,完全不同于以往,两人都专心的投入爱的律动。这一刻,似乎还是不能明白彼此对彼此的爱意,但是行动上却比心理早一步作出了反应。

    ……

    ※

    自从经历上次中弹事件后,许锦灵和郭参之间的相处更为融洽,两人都有所转变。

    郭参每天不管回不回家,一条短信都准时的送上,通讯工具似乎成为了他们最甜蜜的互动方式。

    只要郭参回家的那天,晚上许锦灵总会特意的给他准备一顿晚饭。

    两人的沟通比以前多,彼此对彼此的认识明显比之前高出很多。

    许锦灵今天一早起来,发现郭参又不知道何时走了,心里莫名的有些失落,本来她想告诉郭参,今天是郭氏和红大合作的展览今天举行了,她希望他能去看一看,但是她还没说,郭参已经走了。

    下了床,许锦灵叹了一口气,拉开了自己的衣柜,想找一套自己今天要穿的衣服,但是发现衣柜里挂着一件米色简约大方的礼服,眼前一亮,忙去拿手机,看看有没有郭参的短信。

    她猜定这件礼服是郭参送的,所以他肯定会给她发短信。

    打开短信箱,果然有郭参的短信。

    “希望它能适合你的展览会。”

    简单的一条短信,许锦灵却明白了郭参的用意。

    他们之间,现在越来越有默契,就连那个“它”,他不用明说,她也知道那是指什么。

    手里拿着手机,笑意忍不住爬上了脸颊,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这条短信让她莫名的心安,就像他说的,那个展览会是她的,只要按照自己心里想的模样,那就一定能成功。

    “许锦灵,加油!”许锦灵单手握成拳头举起来给自己打气。

    今天就是决定展览会成败的日子了,她一定要全力以赴。

    ※

    这次的展览会,舞者珠宝设计模特,她邀请了自己母校优秀往届生。其中不乏有的人已经成为著名的舞蹈家,也不乏正在向上发展的舞者。

    当然,她还邀请了自己的好朋友卲宝儿来亲自给自己站台。

    这件事能帮助许锦灵,卲宝儿自然不会拒绝,早早就参与彩排中。

    其中,演员这一块,许锦灵没敢用太大咖的,那样的大咖出场费抬高。所以找的都是有点名气但却称不上天王天后的演员。

    白安娜这次的设计很亮眼,因为这次的设计展览中不仅仅能看到女性珠宝,更有罕见的男性珠宝,这成了本次展览的亮点之一。

    距离展览还有四个小时,许锦灵整个人忙翻了,不时要检查服装,不时去保险室等待珠宝的运送。

    章霭像是闲人一般站在展览T台下看着远处忙来忙去的许锦灵,她双手抱胸冷眼旁观着一切。

    站在她一旁的是长久未曾露面的王佳宣,王佳宣正气愤愤的看着许锦灵,又很是不甘的看了章霭一眼,带着浓浓不满开口道:“干妈,难道你就让她这么嚣张下去?”

    章霭告诫她,不要让她再找许锦灵的茬,就算找也要事先给自己打招呼,可是这都过去多久了,章霭还是按兵不动,也不让她有任何行动,她怎么能甘心。

    “你不想知道她的聪明究竟有多少?或者,她是否有临场应付的本事?你不好奇吗?”章霭微微带着笑意转过头看着王佳宣问道。

    看着章霭的笑容,王佳宣都要急疯了,她真不明白,都这个时候了,章霭竟然还能笑出来,她心里早就怨恨的要死。

    再说,许锦灵聪不聪明,她不知道,她也不想知道,许锦灵的能力如何,她更不感兴趣,她现在要的是许锦灵出丑,最好在所有人面前出丑,这样才能微微出了自己心中那口恶气。

    看着许锦灵无助,更准确地说,哪怕许锦灵失去了一切她都觉得不解恨。

    看着恶狠狠的王佳宣,章霭的眉头微皱,她怎么觉得王佳宣身上没有一点点让她喜欢的,王佳宣太过肤浅,无论从思想还是深层一点,她都肤浅的够可以。

    但是章霭却不能嫌弃王佳宣,是她亏欠王佳宣太多了,她必须要一点点把自己的过错弥补回来。

    想到这儿,章霭微微感觉心酸,那股对王佳宣莫大的怜爱瞬间泛上了心尖。再将目光抛向许锦灵身上时,猛然的划出一道冷意。

    到现在为止,章霭还从未对许锦灵出过手,这次她要小动手脚看看许锦灵能否应付。

    她倒是很好奇许锦灵身上究竟有多大的本事,到底聪明到了什么地步,竟然能把这件棘手的案子顺利的做到了今天的地步。

    “干妈,今天我是不是又来当看她风光的旁客?”王佳宣扁着嘴,一脸的不满和怨气道。

    “放心,今天的展览会不会那么顺利。”章霭慈爱的拍了拍王佳宣的肩膀,满脸都是温和的笑意。

    王佳宣让章霭的表情吓了一跳,眼睛猛地睁大,就连心脏也突突的跳个不止,章霭虽然是带笑说出这句话,但是却让人没有来的感觉到一阵阴森。

    站在台上的许锦灵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此刻,一阵不安涌上了心头,揉了揉忙碌一天的手,她跳下舞台坐在了空无的观众席上休息一下。

    展览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许锦灵微微舒了一口气,过了今天,她会轻松很多。

    就在她休息的时候,秦敏华走了过来,递给她一瓶水,笑问:“很累吧?”

    许锦灵看向递水的人,忍不住一愣:“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她的第一次展览会,许锦灵有邀请秦敏华过来,但是没想到还没有开始秦敏华就来了,她自然有些吃惊。

    “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我提前来看看你,正好看看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秦敏华淡笑,眼光向四周看了看。

    听到秦敏华的话,许锦灵一阵感动,笑道:“谢谢你。”

    自从上次和秦敏华认识以后,两人经常约出来见面,像是朋友一样,秦敏华是个很腼腆的女人,不怎么爱说话,但是和她相处却给人一阵莫名的舒适。

    正好许锦灵要休息,两人便坐在观众席上闲聊了起来,直到郭林走了过来,两人的交谈才停止。

    “后备工作做好了吗?”郭林从入口处刚进来便看到许锦灵坐在那儿和别人闲聊,忍不住一阵火意蹿了上来。

    许锦灵见是郭林和白绯文来了,忙站起了身:“爸,妈。”

    “乖。”白绯文丝毫不理会郭林的怒火,很是亲切的对着自己的儿媳妇:“现在一切准备就绪了吗?”

    许锦灵看了一眼郭林,看着白绯文点了点头,诚实的答道:“嗯,准备好了。”

    “嗯,那就好。”白绯文满意的看着许锦灵。

    现在越来越觉得这个儿媳娶的太对了,脾性能力没有一样不是好的,她这个做婆婆的真是满意的不得了。

    白绯文替郭林把问题问了,许锦灵也回答了,郭林也不好说什么,只是皱着眉头站在那儿,一脸颇为不满的看着许锦灵。

    “经理,珠宝押运来了,你要去看看吗?”这时,助理走了过来询问道。

    许锦灵冲助理点了点头:“好。”

    随即又看了看郭林和白绯文:“爸,妈,那我先去看一看。”

    “去吧去吧。”白绯文满脸笑意的挥手道。

    许锦灵转身离开的时候对一旁的秦敏华说道:“你随便看看吧,我要忙了。”

    说完,收到了秦敏华的笑意,她跟着助理去了保险室。

    现在所有情况已经准备就绪,珠宝和相应的服装也分配到了每个模特手里。后台一片热闹,就等着展览会的开始。

    卲宝儿穿上了属于舞者衣服,有些窘迫的走到了许锦灵的身边,担心的开口:“锦灵,你真的相信我可以吗?”

    看看周围这些美女,卲宝儿越来越没有信心,这些人都有实际经验,但是她没有,她刚刚毕业,而且没有做本行工作,这次展览会对许锦灵又很重要,让她在展览台上走秀还有舞蹈部分,她真的很害怕。

    现在,她对自己都没有信心。

    “没事的,宝儿,你在学校跳的那么好,舞蹈比赛也参加不少了,你就当这次是一场比赛。”许锦灵拍着卲宝儿的肩头安慰道。

    “可是……”卲宝儿皱着眉头为难的开口。

    她倒是不怕自己出什么丑,她是怕给许锦灵添麻烦,现在她想想都后悔答应许锦灵,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帮到她,现在自己反而怯弱了。

    “别担心,相信我。”许锦灵坚定的看着卲宝儿,她对卲宝儿的相信甚至比卲宝儿对自己都多。

    看着许锦灵相信的目光,卲宝儿垂下了头,脸上渐渐拾回了信心,既然许锦灵都这么相信她,那她就必须要让自己努力去做好。

    “好吧。”卲宝儿纠结的脸上微露笑意对许锦灵说道。

    许锦灵拍了拍卲宝儿的肩膀,淡笑道:“加油。”

    说着,她又去查看前台的准备情况。

    刚刚掀开帷幕,许锦灵就发现下面坐了很多人,距离开始的时间也越来越近,她的心也莫名的跟着紧张起来。

    就在她专注看向前台的时候,目光不小心瞥到了一旁的观众席上坐着的王涛忽然起身离开,许锦灵的眼睛在朝前看去的时候,只见章霭也起了身,两人正向着统一的方向走去。

    这两个人怎么走到一起的?

    许锦灵顾不得多想,脚步立马跟了上去。

    因为场地是采用露天,所以会场是临时搭的展览棚,只有进棚才能观看这次的展览会,外面也做了一系列的安保措施,但是只要出了会场,外面只有宾客来往的主道上有路灯,其他四周围都是黑漆漆一片,到处都是绿化植物。

    许锦灵现在跟着出来却不知道两人具体朝着那个方向走去,有亮光的主道上又并没有人影,她找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任何人,眼见时间就要开始了,许锦灵也不敢多留,匆匆又进了展览棚。

    她刚刚进去,站在黑暗中的章霭不由看着她的背影冷呲了一声,许锦灵敏锐性这一点倒是和她的妈妈一模一样。

    “这个丫头机灵的很,看来我们得小心一些。”王涛也从黑暗中走了出来,警惕的提醒章霭。

    章霭站在原地,面上的表情很是冷淡:“机灵有什么用,我亲爱的继姐可是比她机灵多了,最后还不是哑了,疯了,死了。”

    她在说这些的时候,颇有咬牙切齿的味道。

    王涛浑浊的眼睛看了一眼章霭,划过一丝狡猾:“我帮你除掉了章卉,怎么?现在你需要我帮你除掉这个小的吗?”

    “闭嘴!别把章卉的死推到我的身上,那是你干的,和我没有一点点关系!”章霭猛地瞪了王涛一眼,话语里带着显而易见的怒火。

    虽然她的继姐哑了以后对她很有用,但是她可从来没有想过要害她,是王涛利益熏心硬要除掉章卉,和她没有一点关系。

    “哼,现在想抹的干干净净,这些年来要是没有那些遗产,佳宣能活的那么好?你要不是嫌弃我没有钱,你能一走了之?”王涛斜着眼很是轻视的看着章霭。

    章霭一向淡然的目光闪过一丝厌烦,这个男人一如既往的让人作呕。说出话也很是让人不齿,他说她是为了钱离开他,那他怎么不说她当初跟着他的时候,他只是一个穷小子,而她却是章家的二小姐。她跟着他那几年所受的哭和屈辱他怎么不说!

    “别恶心我,要不是你烂赌不务正业,我能离开你?”章霭冷哼一声,目光灼灼的看着他:“说起这事,我还得怪你!如果你当初不把佳宣藏起来,让我带她走,我们母女现在会分离这么多年吗!”

    章霭每说一句话都是深深指责,其中带着一些微恼的恨意。

    他当时欠了钱,到处躲债,甚至把女儿藏了起来,她实在容忍不了这样的生活才选择离开,现在这个男人倒是把一切责任推到她身上,还真是可耻。

    “别动气。”王涛见章霭动怒了,忙换上笑意道:“现在佳宣不是在你身边吗,你现在的身份不是能更好的帮她吗,这也算因祸得福,得到这件事办成了,我们也好一家团圆。”

    “你休想!”章霭猛的转身,激愤道:“王涛,我告诉你很多次了,我只要佳宣,我从来没有想和你复合!别忘了,我是有老公的。”

    “哼,你说那个病痨子?”王涛极其轻视的伸出手指指了指,满是不屑道:“他能给你什么,我不信你夺了郭家一切,他还能安然的和你在一起?”

    “他不是病痨子!这些事不要你管!”听到王涛说自己丈夫的不是,微微激动的否认。

    “不是?哈哈,你和他在一起也有十几年了,一个孩子都没有,不是你的问题就是他的问题,但你可是生过孩子的,你说他不是病痨子是什么?”王涛紧紧盯着章霭,讥讽的开口。

    章霭一下子被堵得无话可说,冷哼一声:“是病痨子又如何?跟着他这样的病痨子,我觉得比跟着你好多了。”

    如果让她选择,那她宁愿要郭明这样额男人,也不要王涛这样的无赖。

    当初王涛弄哑了章霭的继姐,谋得了章家的遗产,答应要对她好,可是结果呢,没有一年那么庞大的家产让他挥霍一空,还欠了一屁股债。

    到了那种关键的时刻,他惦记的也不过是自己的女儿佳宣,匆匆把佳宣藏了起来,完全不顾自己的死活,当时她要不走,恐怕活在世上的可能都没有。

    在她最困难的时候遇到了郭明,是郭明给她一个家,虽然他们没有孩子,但是夫妻之间一直相敬如宾,郭明从来没有大声和她说过话,她离不开郭明,即使有一天郭家毁在她的手上,她也不会离开郭明而选择跟王涛这种无赖,二十年前她瞎了一次眼,在商场上扑摸滚打这么多年不会再瞎一次眼。

    她再看着此刻的王涛,心里除了厌恶再找不到一点情绪。

    他肯定猜到了自己会回来找女儿,所以不知道靠什么发达以后,不仅给自己改了名字还给王佳宣也改了名字,害的她找这么多年始终找不到,要不是上次无意中撞见王佳宣和王涛在一起,她可以肯定,她到现在还不知道王佳宣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王涛被章霭这样的目光盯的有些恼怒,但却发不出来,他现在需要章霭的地方太多了,不能轻易把章霭得罪了。

    想着,王涛故作无奈的摇了摇手:“好,好,好,你爱和谁一起和谁一起,我们就做合作伙伴,这总行了吧?”

    “王涛,别恶心我了,我可不敢有你这种伙伴,我只希望你记住一点。”章霭双手抱胸,斜视了王涛一眼接着说道:“我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佳宣,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无论以前还是现在,或者以后。”

    既然避免不了要合作,那她就希望王涛搞清楚现在这些情况,不要还一副气势凌人的模样,更不要妄想和她攀关系,好像两人不清不楚一样。

    ------题外话------

    晕,今天又有亲给我投三分评价票了,二斗说两句,如果大家喜欢这本文文,五分或四分评价票票都会是二斗码字的动力,如果不喜欢,那也不要投三分的票票了,浪费钱,不值得的,这么冷的天,僵直着手指码字真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何况二斗每天还是在最早的时候发上去的,理解万岁吧,晚安,妞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报告长官,夫人嫁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斗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斗儿并收藏报告长官,夫人嫁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