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报告长官,夫人嫁到 > 第一百零二章:要当爸爸了

第一百零二章:要当爸爸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或许,她早就料到了郭参会毁掉那份协议,为了保险起见,她准备了很多份。现在的她,拿出了所有的耐心,只等着让郭参签下那份协议。

    她从来都没有如此执拗过,在对待他的态度上,生气了从来不把怒火埋在自己的心里苦了自己,什么都直接的表现在自己的脸上。而这次,她明明就应该生气,却表现的如此淡然,这反而是最令人担心的地方,这样的她,让人觉得并不像是那个以前的许锦灵。

    许锦灵很执拗的拿出那份协议,但是无论那份协议书她拿出多少遍,终究都会被郭参撕个粉碎,两人就这样乐此不疲的进行着你拿我撕的游戏。这游戏进行了一大半,终是许锦灵先停止了。

    她抬头看着他,眼神冷淡极了:“你好好想想吧,这份协议我会一直给你。”

    “无论你给多少次,我都不会签。”郭参也淡淡的说道。

    她的语气是满是坚定,但是郭参语气里的坚定,比她更多出几分。

    在这件事的执拗上,许锦灵输了,但只是暂时的。

    舒了一口气,尽量使自己转换了情绪,重新开口时,说的却是另一件事:“时间晚了,早些休息吧。”

    她说着疏远的话,起身从柜子里拿出了被子,安安稳稳的铺在了沙发上,像是没有看到郭参一般,完完全全忽略了郭参一直放在她身上的目光,铺好,准备躺下休息。

    显然,她是在拒绝和郭参同床共枕,更准确的说,她是排斥。

    郭参皱着眉头看着许锦灵的行动,拉住了她想要躺倒沙发上的身子,暗哑着嗓子问:“你真的一定要这样吗?”

    事情明明好解决,可是她为什么要把事情搞僵为止?

    被他拉着许锦灵,眼神没有一丝闪躲:“不这样可以,签了那份协议。”

    察觉到她这次态度的强硬,郭参握住她手臂的手不由一紧:“我要是不签呢?”

    “那……我们就先这样吧,直到你签字为止。”许锦灵这次也铁了心,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表现的强硬。

    郭参握着她的手臂紧紧的,瘦弱的她像是完完全全被郭参掌控了,但是却让郭参第一次觉得那么遥不可及,他甚至都不知道许锦灵会忽然转变的如此突然的原因。

    看着她坚定的目光,郭参知道今晚是强求不了许锦灵,暗暗叹了口气,夺过了许锦灵手上的薄被,淡淡道:“你去睡床吧,我睡沙发。”

    他没有让女人受苦的习惯,更没有让自己的女人睡沙发看着自己睡床的习惯。

    “谢谢。”听到郭参的话,许锦灵没有推辞。

    郭参要睡沙发,只怕她也抢不过他,何况她今天是真的累了,只想着快点沾到床,别的什么也不想。

    走近床边,她连睡衣都没换,脱掉鞋爬上床盖好了被子便睡了。

    她闭上的眼睛这一夜疲惫的再也没有睁开过,更别说转过身去看看身后沙发上那个人有没有睡着。

    月色很皎洁,打在她长长而又安然的睫毛上显得格外的静谧,身后沙发上那个男人,用手臂做枕躺在那儿看了她足足一宿,他在想什么,她不知道,正如他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一般。

    第二天一早,许锦灵刚醒,还没有吃过早饭,白绯文就来催促着许锦灵和她出去一趟。什么情况都不知道的许锦灵,稀里糊涂的换好了衣服和白绯文出去了。

    白绯文开车载着许锦灵,一路上谈笑了很多事,话语里更多带了宽慰的成分,许锦灵知道白绯文的用心,笑笑不语。

    有些话,只怕她现在说出来对白绯文是一种伤害,还是缓缓,等到事情尘埃落定了再说。

    她如是想着的过程中,车子已经到了目的地。

    许锦灵下车,抬头一看,“仁爱医院”四个大字便落进了许锦灵的眼中。

    “妈,来这儿干什么?”不知道为什么,一到医院,许锦灵的心里就有一阵莫名的紧张。

    白绯文停好了车,拉过许锦灵的手,笑着走了进去:“你最近不是身体不舒服吗,我带你去看看医生,妈妈在这里有个好朋友,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让她帮你好好的看看。”

    “妈,我……我没事的,我身体很好,不需要看医生。”许锦灵顿住了自己的脚步,带着本能的排斥。

    “哎,来都来了,有些问题你是看不出来的,走,进去看一看。”白绯文横了横脸劝道。

    在看不看医生这件事上,白绯文比许锦灵的立场更足,也比许锦灵更加坚定。许锦灵根本就没有拒绝的理由,话已经说尽了,终是白绯文劝服了她,半推半就的被白绯文送进了医院。

    到了白绯文几十年老友胡玉的诊断室,白绯文先是和胡玉寒暄了几句,随后便提出了自己来这儿的目的,胡玉很愿意为白绯文效劳,忙请许锦灵坐下,问了许锦灵几个问题,又带许锦灵做了几个检查。

    随后,胡玉对白绯文耳语了几句,许锦灵听的并不真切,但是心却悬起来了。

    每次来医院的时候,最怕的就是医生的询问的和做检查,总是有一种大病要降临在自己头上的感觉,让人感觉不妙极了。

    在医院周旋了一上午,好不容易出来了,医生的话许锦灵一句没听懂,坐在回去的车上,许锦灵忍不住问了:“妈,刚刚医生怎么说?我……没有问题吧?”

    “嗯……暂时查不出是不是怀孕,孕期估计还没有四十天,不过可以用验孕棒先验试看看。”白绯文自然知道许锦灵口中的“问题”指的是什么,笑了笑说道。

    刚刚她胡玉告诉她,从许锦灵的例假时间和身体各项检查来看,目前查不出孕迹,但是也差不多,等到过个十天半月再来看看就能完全给出准确的答案了。

    虽然现在还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但是胡玉的话无疑给白绯文带来了希望,看来许锦灵是真的有可能怀孕了。

    许锦灵现在郭家并不好过,这一点白绯文是看在眼里的。她也知道,老太太在心里其实喜欢许锦灵更多一些,只不过是因为徐丽怀孕了所以对徐丽格外照顾,如果许锦灵也怀孕了,那徐丽的优越感恐怕会被冲散散的干干净净,老太太肯定会对许锦灵作出一定的弥补。

    而此刻,听到白绯文的话,许锦灵的心更加的紧了,她本来就知道医生查不出什么,但是听医生的话,她倒是真的有早孕的迹象,现在两样证据都指向了她有怀孕的迹象,但是都没有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这让许锦灵怎么能不担心?

    她糊涂了,她不知道她到底在担心什么,可以说,她对这个孩子是不抱有期待的,但是现在忽然有可能的到来,她不知道自己的心思究竟是如何的,对这个不知存不存在的孩子有什么的情感,许锦灵也不知道。

    这一边,她的心七上八下没有个定论,但是郭家那边却早已炸开了锅。

    一早,许锦灵和白绯文刚离开郭家,王佳宣就急急忙忙的赶来了,在郭家的门外看着许锦灵和白绯文走了才敢进来。

    刚进来就迫不及待的朝着章霭的房间走了过去,看看四周才低首敲了敲门。

    “请进……”房间内的章霭以为是打扫的佣人,话音淡淡的从房间内传了出来。

    得到回答的王佳宣利索的开了门,走了进来:“干妈……”

    “你怎么来了?”正坐在位置上化妆的章霭从镜子里看到了王佳宣,忍不住转过身来问。

    昨天的事情刚刚过去,现在王佳宣并不适合来找自己,要是让郭家的人抓住两人密谋在一起的把柄终究对章霭自己不利,章霭也倒不是因为担心自己的安危,才不让王佳宣过来。她只是觉得,现在不能引起老太太的疑心,到后面她才好帮助王佳宣,但是王佳宣现在太心急了,昨天的事刚刚过去,她今天没有打一声招呼就找了过来,而且直冲章霭的房间来,这不是明白告诉大家,她和章霭是有关系的吗。

    “我怎么能不来?昨天出了那样的事,让许锦灵逃过去了,现在不来找你想想对策,难道真的要让这件事就这样过去?我……我不甘心!”王佳宣越是挫败,越是满心满意的想着如何把许锦灵绊倒,但是越是这样的她却没有办法成功,被逼的没有办法,她急急忙忙找了章霭。

    看出了王佳宣心里的着急,章霭不由皱紧了眉头:“但是你现在这样直接过来,你想没想过,要是让别人看出什么,那别指望我以后还有帮你的能力!”

    这个王佳宣太蠢了,甚至让章霭想帮着都没有办法,每次她为王佳宣铺好了路,但是王佳宣却总不肯上道,硬是按照自己的小聪明走向,结果每次都是不仅搭上她自己还顺便让章霭受到点影响。

    “没事,我来的时候是确定许锦灵和外婆出门了才进来,她们不会发现。”王佳宣有些口干舌燥,倒了一杯水,猛地灌了下去。

    章霭无奈的摇了摇头:“你以为她们俩出去了,就没事了?别忘了,今天是周末,所有的人都在家!”

    王佳宣一滞,所有的话题都不由停住了,她的心里一直都是要防许锦灵,最近把白绯文也加入了其中,但却忽略了郭家其他人也会发现什么。

    “我……我没想那么多……”王佳宣难得不那么理直气壮,结结巴巴说道。

    再怎么说王佳宣也是她的亲生女儿,即使王佳宣再有错,章霭也不可能对王佳宣说多重的话,心里还是什么都偏向她,怎么可能不帮她?

    章霭瞥了她一眼,拉她坐下:“好了,既然来了,那不要在这里呆太久,别忘了出去和老太太打个招呼。不然,只见我一个人,那就太明显了。”

    王佳宣咬了咬嘴唇,委屈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干妈,那许锦灵这件事……”

    她知道归知道,要是章霭有办法绊倒许锦灵那才是再好不过的方法。

    “许锦灵的事先放一放吧,别忘了,眼下最重要的事,是你和子瑞的婚事,这次因为侥幸老太太不追究,难保下一次老太太还这么大度。”章霭叹了一口气看着王佳宣说着。

    她的一句话提醒了王佳宣婚事,王佳宣倒也没有过激的反应,点了点头。

    章霭说的话没错,现在确实最重要的是她和郭子瑞的婚事,嫁进了郭家,她有的是时间针对许锦灵做一些事,现在不确定安危前动手,对她来说有些冒险,即使现在心里不服不满极了,她也只能暂时的压住自己心里所有的不满。

    看着王佳宣收住了自己的心,章霭这才微微满意的说道:“好了,既然放下了心,那就去和老太太打个招呼,说几句话,早些回去吧。”

    在这种紧要关头,王佳宣常常过来终究不是好事。

    “好,我知道了,干妈。”王佳宣站了起来,温顺的说道。

    现在她是一点点办法都没有,章霭也没有办法,对付许锦灵的事,她不暂时的放下又能有什么办法,何况她明显察觉到了章霭这次的不耐,她以后靠着章霭帮着的地方还多着,单单冲着这一点,她更不可能再多说什么,只能忍下这口气。

    章霭为了避嫌,并没有送王佳宣。王佳宣自己悄悄的从章霭的房间里退了出来。

    刚出门,脸上的温顺消失的干干净净反而换上了一脸的不爽,顺了顺自己的卷发,眉头因为厌烦皱的紧紧的,生气的甩着自己手中的包。

    正好这时佣人打扫好了许锦灵的房间出来,手里还拎着换出来的垃圾袋。王佳宣的一个甩包动作甩到了佣人的手上,佣人痛呼了一声,垃圾袋顺势的呈下滑趋势。

    “啊……该死的。”那垃圾袋擦过王佳宣的裙摆落在了地上,王佳宣嫌恶的出声。

    奶白色的衣服上被染了一些痕迹,王佳宣匆匆低头擦拭着,忍不住抬头看向那佣人,恼怒的责骂道:“你是这么回事?走路不带眼睛的吗!”

    气死了,今天本来就心情不好,就连佣人也要来欺负两下,王佳宣的所有怒火只怕现在都发到了佣人身上。

    佣人看着王佳宣的怒容,慌张低头道歉:“对不起,王小姐,我……我没有看到您……”

    刚刚明明是王佳宣甩着自己的包才砸到佣人手里的垃圾袋上,现在倒是把过错都推到了佣人身上,即使佣人知道不是自己的错也不敢争辩。

    “没有看到?我看你是有意的吧!说吧,你想干什么?”王佳宣无处撒火,便想拿佣人开刀。

    许锦灵是郭家的媳妇,她动不了,她就不信,一个小小的佣人自己也动不了了。

    佣人听王佳宣这么说,吓得连连弯腰道歉:“王小姐,我是真的没看到,我……我怎么可能有意这样对你的,给我多少个胆子我也不敢啊,王小姐您就不要为难我一个小佣人了。”

    王佳宣素来刁钻这一点,只怕作为郭家的佣人也深有体会,碰到了王佳宣,除了道歉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

    “呵,听你这口气,倒像是我冤枉你了,是吧!”王佳宣抓住一点点的问题都喋喋不休的不肯放过,即使对方已经如此道歉了,她还是深究的要追对方的责任。

    就在一个解释一个不肯放过的时候,正在房间里午睡的老太太顺利的被吵醒了,一脸不满的推开了门,连门外站着谁都没有看清,就忍不住责备出声:“中午的都吵什么吵!现在就在真的一点点规矩都没有了!”

    听到老太太忽然而来的声音,两人都不由一愣。

    “啊,太奶奶,你在午睡呢,不好意思,我不知道。”王佳宣看惊动了老太太,忙出口道。

    老太太听到称呼才把眼睛移到了王佳宣身上,眼睛里的厌恶一下子没藏住。

    这个王佳宣每次一来都要大闹一场,真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在这样下去,只怕老太太对王佳宣的厌烦就彻底藏不住了。

    “佳宣,你怎么又来了?”老太太话语间都是不耐烦的看着王佳宣。

    王佳宣让老太太这么问,不由尴尬的笑了笑:“我……我来看看您,还有来说一声抱歉,昨天的事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行了,知错能改就好。”老太太摆了摆手,并不去看王佳宣脸上的忏悔,她听王佳宣说这些,早就够了。

    王佳宣看不出老太太脸上的情绪到底是何样的,但是她却知道老太太现在说话的语气里尽是不满,知道刚刚自己和佣人之间的事并不能再争执下去,否则肯定避免不了让老太太说几句,只好挤出了一些笑意,故作大度对佣人道:“好了,我不和你计较了,你先先去吧,以后小心点,碰到我没什么,要是碰到长辈们,那就是你的错了。”

    本来九十度弯腰的佣人听到了王佳宣这番话,瞬间变得有些呆滞,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出错了。这样的大方,确实不像王佳宣会作出的事。

    “怎么回事?”听到王佳宣这几句话,忍不住开口问。

    王佳宣上前了两步,扶着老太太笑道:“没什么大事,不过刚刚佣人走路不小心碰到了我,还把垃圾弄了一地。”

    说着,王佳宣冷眼看了一眼佣人,语气里颇有威胁的成分:“还不赶快把垃圾处理了!”

    “是是是……”那佣人让王佳宣这一句话说的瞬间恍悟的点头,忙拿起身边的打扫工具准备把地上的东西扫进去。

    只是刚刚扫了一下,猛地从本来就扎的不紧的垃圾袋掉出了一样东西,佣人用扫把慌慌张张的准备扫进去却被老太太阻止了:“慢着……”

    佣人忙停住了手上所有的举动,等着老太太发话。

    老太太没有任何话,只是抚开了放在自己手腕上王佳宣的手,弯腰捡起了那地上的盒子,和刚刚从垃圾袋里掉出来的东西。

    盒子上简单的写了三个“验孕盒”,老太太的眼皮一跳,看了盒子上的提示,忙再看看从垃圾袋里掉出来的验孕棒,竟然是两条红杠杠!

    “这……是从少夫人的房间内整理出来的吗?”老太太的眼睛一亮,连忙问身边的佣人。

    那佣人不明白老太太问这话是什么意思,但还是点了点头,答道:“是的。”

    得到肯定答案,老太太的眼睛里闪过惊喜,扔掉了手中的东西,擦了擦手,自言自语道:“我得给老头子打给电话,让他早些回来!”

    老爷子一个人外出有段时间了,老太太从未催过他,但是今天家里有这么大的喜事,马上郭子瑞也该结婚了,是时候催一催了。

    刚刚老太太看那个东西的时候,王佳宣可是站在后面也看到了,现在心里只怕早已七上八下的了。

    看着刚刚被老太太扔在地上的东西,王佳宣的眉头迅速就皱的紧紧的,气恼的咬着自己的嘴唇又进了章霭的房间。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许锦灵是真的怀孕,她还以为许锦灵是假装的,又要玩什么幺蛾子,但是没有想到却是真的。

    这次,王佳宣没有敲门,而是直接推门而入。

    刚刚准备午睡一会的章霭看到忽然进来的王佳宣,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不满看着她:“你怎么又来了?”

    她刚刚不是让王佳宣陪一陪老太太然后早些回去的吗,王佳宣怎么又来了。

    今天遭嫌弃两三遍的王佳宣让章霭如此的反问了一边,心情不爽极了:“我也不想回来,可是不得不回来!”

    说着,她还晃动着手里的包,跺脚道:“气死我!”

    “又怎么了?”章霭从床上坐了起来,问。

    王佳宣怨气很重的看了章霭一眼,幽幽道:“许锦灵怀孕了。”

    听到王佳宣的话,章霭并没有过多的情绪,只是反问道:“你怎么知道?”

    “刚刚那个该死的佣人倒垃圾,让太奶奶撞个正着!从许锦灵房间里发现了验孕棒,上面显示怀孕了。”王佳宣咬着牙,气的紧。

    章霭听着王佳宣说着,像是在思索什么,随后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

    “干妈,你怎么一点也不吃惊,现在怀孕的不是别人,是许锦灵,许锦灵!”王佳宣受不了章霭此刻淡然的模样,抓狂的提醒。

    章霭看了一眼王佳宣,叹口气,端起放在床头柜上的茶水喝了一口:“她是正常女人,怀孕有什么好稀奇的。”

    “可……可她不是一直在吃避孕药吗,怎么可能怀孕!”王佳宣眉头皱紧的能夹死几只苍蝇,压低声音说道。

    “她不是说了早就没吃了吗,有什么奇怪的。”王佳宣着急的情绪没有影响到章霭一分一毫,章霭依旧淡然的很。

    章霭越是淡然,王佳宣就越是着急:“但是那避孕药总不可能是假的吧,可是一直都放在许锦灵的房间里,还有,许锦灵的话怎么可能有可信度,她要是没吃干嘛买,现在更是说怀就怀!”

    比起许锦灵,王佳宣更愿意相信证据。

    章霭却完全不一样,许锦灵说的话里,那句有真那句有假,她听得出来。

    “佳宣,你要记住,只要是许锦灵不是对我们说的话,那其中必定有真实的成分,尤其是对家里这些长辈,你要明白,许锦灵是绝对不会对她们说谎话的。”章霭看着王佳宣很是严肃的提醒着。

    许锦灵即使平日里对她们下的了手,那是因为她们和许锦灵有过节。表现在她们面前的是许锦灵阴毒的一面,但是在其他面前可就完全不是了,许锦灵是绝对不会对没有伤害过她的人动坏心,这一点章霭比任何人都清楚。

    王佳宣却不懂这个道理,现在章霭这样告诉王佳宣,王佳宣只认为是章霭把许锦灵看的太傻,并没有完全看透许锦灵,但她却暂时接受了许锦灵是真的怀孕了这件事。

    “干妈,许锦灵的孩子……我们是不是可以想到一些办法,让它留不住?”王佳宣得知许锦灵这一“喜讯”后,又把自己的承诺放到了一边,只想着打碎许锦灵的一切。

    章霭喝着茶,听着王佳宣的话,过了片刻才淡淡开口:“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是忙好自己的婚事,至于许锦灵,你就放心吧,肯定会有人比你更按耐不住。”

    “干妈的意思是?”王佳宣并不明确,章霭这句话的具体意思是什么。

    “这你就别管了,好好的结你的婚,对你来说能顺利嫁进郭家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章霭微勾嘴角,只是吐露出一句用意不明的话。

    王佳宣皱着眉头,似懂非懂的看着章霭,但最终没有问出口,章霭不自然有章霭的原因,而且她不知道的话,她还能省去很多事,最起码出了事,她还可以推说和自己完全没有关系。

    但是王佳宣想多了,章霭不告诉王佳宣,并不是想自己帮王佳宣解决这个问题,而是有人能先一步出手,有些事,她可以装不知道,但是如果告诉王佳宣,王佳宣是装不了,为了防止王佳宣大嘴巴,她还是觉得这件事不要告诉王佳宣为妙。

    王佳宣这次再房间里没有呆多久便出去了,知道老太太现在不太想看到她,她也没有去打招呼,而是直接的离开。

    而老太太这边刚刚确定这个消息就打了电话给自己的老伴,通知老伴快些回来。

    挂了电话,老太太脸上的笑意依然浓厚,站在客厅里暗喜了很久。

    郭参因为被暂停了职务所以一直在家,从楼上下来时便看到老太太一个人站在那儿满脸笑意不知道再想什么。

    “奶奶,今天这么早就起来?”郭参淡淡的问好。

    老太太又睡午觉的习惯,不到下午是绝对不会醒来,今天中午就起来,确实让人好奇。

    老太太站在电话旁听到了郭参的声音,满脸笑意的转过了身:“是啊,今天起得早了,不过却发了一件大喜事。”

    想一想刚刚自己知道的消息,老太太还喜悦的很。

    “什么喜事?”郭参看着老太太颇为神秘的模样忍不住挑了挑眉头问。

    “锦灵怀孕了!”老太太没有卖关子,而是欣喜的宣布了这个消息。

    老太太这话一出,郭参本来准备取书架上的手忍不住顿了一下,脸上都是震惊的恍惚,有些不确定的开口:“你……你说什么?”

    “傻小子,我说你媳妇怀孕了!你要做爸爸了!”老太太斜了郭参一眼,嗔怪的说着。

    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郭参一时没了反应,所有的事情让他来不及整理自己的思绪。

    昨天上午刚刚以为那是个惊喜却被许锦灵矢口否认,失望的心情还没有过去,现在老太太又告诉他,许锦灵怀孕了,这种起起伏伏的心情早就把他搞得晕乎乎,一点点也缓不过劲。

    “奶奶,你说的是真的吗?”过了一会儿,郭参哑着嗓子,带有期待的问。

    此刻,他急需确定答案,唯恐那是个玩笑。

    老太太看着郭参的模样,忍不住娇嗔道:“奶奶什么时候和你开过玩笑,当然是真的。今天……”

    “来,进来,等会我让佣人给你熬些汤补补,刚刚胡玉说了,你有些贫血!”白绯文像是母亲拉着女儿一般,小心的给许锦灵带路,嘱咐着。

    许锦灵享受着白绯文的关系,无奈说道:“妈,没你说的那么夸张,只是一点贫血而已,不需要补什么。”

    “哎,这要是怀孕了,怎么能不补?这可是为了你和孩子好。”白绯文和许锦灵走了进来,说教道。

    老太太的话让白绯文无意中打断了也不怒,忙迎了上去,满脸笑意的看着许锦灵:“锦灵回来啦……”

    “额……”许锦灵微愣,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老太太的热情,有些呆愣疑惑的点了点头:“回来了。”

    “妈,你没有午睡吗?”白绯文听到了老太太的声音才看到老太太站在客厅里,忍不住问。

    老太太摆了摆手,不想在提这个话题,现在心都让另一件事悬着:“我哪里能睡着?对了,你今天和锦灵去医院结果如何?”

    刚说了一句,老太太就迫不及待的问起了检查结果。

    白绯文听到老太太问这件事,眼角上也染上了笑意:“胡玉说了,有早孕的迹象,但是现在并不能完全确定,得等十几天才能给出准信,不过现在可以用验孕试纸验一下。”

    胡玉作为资深的妇科医生自然是不可能信口开河,她说的话,自然能让白绯文百分之百确信。

    而老太太听完了白绯文的话,不由呵呵一笑:“锦灵比我们这些人都懂,这不,你还没有带她去查呢,她就发现自己身体又异样用了验孕棒验了一下。”

    “什么?锦灵自己验过了?”白绯文一惊,忙将目光移到了许锦灵的身上确认道。

    老太太也看向了许锦灵,忙问:“你这孩子,验出了结果怎么不和我们说一声,这么大的好事还要藏着掖着的。”

    老太太在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多了一些责备。

    许锦灵一惊,不知道老太太怎么知道她验过这件事:“奶奶怎么知道的?”

    “嘿,今天佣人倒垃圾的时候从垃圾袋里掉出来让我看个正着。”老太太带了一些庆幸说道。

    许锦灵恍悟的点了点头,她当时只顾着纠结,倒是没有把垃圾处理掉。现在让老太太这么一说,她倒是有些尴尬:“那个试纸……不是很准,有时候会有出入,我是想等确定了再告诉大家。”

    她这么一说,老太太和白绯文也能体谅都不由点了点头。

    “现在验出来,胡医生又这么说,估计错不了!”老太太带笑看着许锦灵,目光移到许锦灵腹部时更是一片慈爱。

    许锦灵即使怀孕了,那肚子里的小生命不过只有一个月左右,老太太现在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的腹部,许锦灵感觉怪极了。

    “老大家的,好好问问胡医生,这到底要吃些什么好,需要的都买回来交给厨房坐上,要让锦灵吃的顺心,刚刚你说锦灵贫血?这可不好,得买些药材好好的给锦灵补一补,我记得之前有人送的那些名贵补品,好好看看,有没有适合的……”老太太喋喋不休的说着,一点点也不管白绯文是否能记住这些。

    白绯文看着老太太过度关心的模样,不由笑出了声:“行了,妈,这些我都知道,就算是怀上了还有九个月呢,咱们慢慢来……”

    “对对……瞧我,不急,慢慢来。”老太太呵呵一笑,拍着自己的脑袋直说自己糊涂了。

    客厅里的氛围融洽的很,明明许锦灵是主角,她却像是一个局外人一般站在那里,只是脸上带着笑,只不过那笑容背后却有些沉重。

    这个孩子,她根本就没有做好准备,要不要她都没想好,现在大家是不是高兴的太早了一些?

    此时,一言不发的人除了许锦灵以外还有郭参。

    无疑,刚刚老太太和白绯文的交谈让他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得到了肯定的答案,郭参的心中不由感到一阵惊喜在涌动,瞬间莫大的喜悦冲洗了他的每一根神经,但心里却冒出一点点的不安,许锦灵昨天就知道结果了,但是她却丝毫都没有透露给自己,这是不是代表许锦灵要做什么?

    想着,郭参不由皱紧了眉头。

    老太太还在和白绯文没有停歇的交流经验,在商量着确定许锦灵怀孕以后如何安排着食谱的事。

    片刻,白绯文抬头才发现郭参和许锦灵并没有任何的交流,两人都站在原地没有出声,一眼便看出来这两人之间有问题,白绯文忍不住看向郭参,提醒道:“郭参啊,锦灵早上没有吃饭就出去了,一直到现在,你让管家给锦灵准备一些吃的。”

    “锦灵还没有吃东西?”白绯文随口想打断僵局的一句话却引起了老太太的注意,老太太皱着眉头重新说道:“郭参,带着锦灵先上去休息一会儿,至于饭我让管家去准备。”

    老太太的过分好让许锦灵有些受宠若惊,看向老太太,温和的笑了笑:“没关系,我自己可以上去。”

    说着,微微弯了弯身:“奶奶,妈,我先上去换身衣服,等会就下来。”

    “去吧。”老太太和白绯文同时点了点头赞同出声道。

    许锦灵笑了笑,转身上了楼。

    刚走进自己的卧室,郭参也随后走了进来。

    许锦灵刚脱了身上的大衣便看到走进来的郭参,从衣柜里拿出了一件稍微休闲的衣服就要朝着更衣间走去:“我去换身衣服。”

    “等等……”郭参伸手拦住了她的去路。

    “有什么事吗?”许锦灵漠然的看向他的脸颊。

    郭参的眼睛因为她冷淡的态度不由暗了几分,随后才问出口:“为什么不告诉我?”

    “什么?”许锦灵移开目光反问。

    “验孕结果。”他低沉的说。

    他简简单单的四个字让她嘴角带上了笑意,甚至染上了讥讽:“你不是知道我一直在吃避孕药吗?”

    “可是你自己也怀疑你自己怀孕了,那证明你确实断了不是吗?”郭参皱着眉头看着她。

    许锦灵移开眼睛,压低着声音:“因为这个孩子不是你的。”

    “你……说什么?”她的话让郭参的眉头越皱越紧。

    “你不是知道我和张启的关系不单纯吗,这个孩子也有可能是他的,不是……”许锦灵狠狠的对上了他的眼睛。

    郭参脸色一沉,咬着牙:“住口!”

    他忽然而来的两个字打断了许锦灵的话,让许锦灵一愣,随后冷笑出口:“呵呵,怎么,戳中你的痛点了?”

    “这个孩子是不是我的,你我都清楚,为什么要朝自己身上泼脏水。”郭参的脸色有些难看,嗓音更是低沉的厉害。

    许锦灵让他的一句质疑问出口彻底红了眼眶:“郭参,这盆脏水是你泼的,并不是我!”

    明明是他怀疑自己和张启有关系,甚至那么多伤人的话都从他的口中说了出来,他现在却说她朝着自己身上泼脏水,是不是太牵强了一些。

    郭参看着许锦灵红了眼眶,终是忍不住叹了口气:“锦灵,请你相信我,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你和张启,但是这其中有隐情,在等几天,我会给你解释清楚。”

    ------题外话------

    明天揭秘!明天是情人节啊,抛下男友熬夜码字,我是如此的勤奋啊,来,票票、花花、钻钻、如果是评价票二斗更喜欢,砸向斗斗吧,哈哈……唉呀妈呀,好直接啊……

    /*20:3移动,3G版阅读页底部横幅*/ var cpro_id = "u1439360";

    上一章

    |

    目录

    |

    阅读设置

    |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报告长官,夫人嫁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斗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斗儿并收藏报告长官,夫人嫁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