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报告长官,夫人嫁到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她对他的报复

第一百四十三章 她对他的报复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早,躺在舒适的被窝里,许锦灵忍不住动了几下,酸痛立即袭满全身,让她忍不住嘤咛出声:“唔……”

    天呢,怎么回事,她身上怎么疼?

    她忽然有种筋骨要被抽离的感觉,一动一下,骨头的缝隙便间接的挪动,让她痛的有些不堪。

    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脑子似乎已经清醒。昨晚疯狂的种种一点点涌进自己的脑袋里。

    昨晚那个反压成功的真的是她?她怎么到现在还是觉得有些恍惚?

    昨晚她是反压成功了,可貌似反压的过程和结果都不是那么的理想。她还记得,昨晚的自己简直雄心壮志,口口声声的说要把郭参彻底的压坏了,结果貌似感到不舒服的还是她,而那个她扬言要压坏的男人现在依然生龙活虎的在自己的面前。

    原来反压也不是一件舒服的事,许锦灵现在算是知道了,昨晚她是成功了,主导权也落到了自己的手里,可是感受却……

    “醒了?”许锦灵咬牙想着,身边温柔的询问声传入了耳朵。

    许锦灵没有转脸,就算不看都知道是谁在说话,不由轻哼了一声:“没醒能睁着眼吗?”

    心情不好,严重不好,口气怎么可能好!

    郭参看着她的小脸,似乎知道她现在心里的情绪一般,伸手抱住了她,让她面向自己:“怎么了?”

    “我怎么了你不知道吗!”许锦灵倒是乖巧的配合她转过了身,只是言语中依然是冷的要死的成分。

    郭参挑眉,明知故问的看着她:“你怎么了?不是你要反压?”

    “……”许锦灵看着他一脸知道装作不知道的模样,心里的怒火烧的更加浓烈,咬牙切齿:“郭老参,这是我说的反压吗?”

    他说的倒好,行动都是她控制的,可是有什么作用?最后被诱惑的是她,所以早上起来疼的也是她。

    她恼怒的模样顺利让郭参笑出了声:“怎么不是?你要的不就是这种反压吗?”

    “你放屁!”许锦灵怒吼,她要的怎么可能是这种?她要的是郭参全权配合自己,可是这个男人做到了吗?配合她了吗?默默流泪,他压根就木有。

    一早上的,她值得动这么大的火,肯定是这个男人不够配合自己。

    “老婆,说脏话可不是一件好事。”郭参咂舌,连连冲着她摇晃着手指说道。

    许锦灵语结,是她提倡不准说脏话的,结果却是她先开了口,她自然无话可说。

    “算了,和你没什么好说的。”许锦灵最终还是找不到反驳的话,选择性的闭上了自己的嘴巴,冷哼一声下了床。

    身上的疼痛因为她的动作几乎要将她的骨头折断了,微微皱眉,许锦灵勉为其难的进了洗浴室去冲洗一番,郭参用手支着自己的后脑勺看着她直到进了浴室,不由露出一丝丝淡淡的笑意,为什么总是觉得这个女人看不够呢?他们之间似乎永远都没有厌倦期。

    这样的婚姻,对彼此来说,应该都是圆满的,他们拥有彼此,无论谁也拆散不了,或许就是最大的圆满了吧。

    ——

    早上起的还算早,许锦灵吃完了饭,送了小音恬上学,许锦灵匆匆的去了公司。昨天因为老太太的生日她没有来上班,今天需要早到一些时间来督促一下。

    “总裁,你来了。”许锦灵刚进办公室没有多久,bobo拿着文件也走了进来。

    许锦灵看着bobo点了点头,随口问了问:“公司这两天怎么样,没有问题吧?”

    “嗯,公司没什么问题,不过总裁,早上接了一个电话,一个姓王的小姐想预约你十点钟的时间……”

    “她没说什么事吗?”许锦灵微微凝眉的问。

    她认识姓王的并不多,除了那两个人还有谁?不过bobo说是女性,那许锦灵应该知道是谁了。

    bobo摇了摇头,答道:“我并不知道她和您的关系,所以没有答应,只说要等你的回复,不过她没有听我说,说十点钟回过来。”

    王佳宣要来?昨天她们不过刚见面,用得着这么想她吗?不过短短一天而已。

    “好了,我知道了,你忙吧,等会王小姐过来你们就不要阻拦了。”许锦灵点了点头示意bobo。

    既然王佳宣说是有话对她说,那她就等着看看,说实话,她也好奇王佳宣有什么话要对她说的。

    许锦灵微微伸了个懒腰,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努力的使自己保持在最佳的状态。来公司了,那就要有个好状态好好的看看文件。

    看了许久的文件,许锦灵有些疲惫,打开电脑接收了一份今天需要的文件,眼睛一瞥便看到了网页上的消息。

    本来只是随意一瞥,但是随后整个瞳孔让那消息吸引的不由放大。

    新闻的主角是消失在她生命中已久的张启!看报告上的消息,张启应该是逃狱了,现在警方也发出了追捕消息。

    张启逃狱?

    本来这个应该淡出自己生命的男人,忽然莫名其妙的名字又出现在她的眼睛里,不知道为什么,许锦灵总有预感,她会遇到张启。虽然她和张启并没有什么关系,可是这种预感很强烈,也让她微微恐慌。

    不过随后思想冷静下来后,许锦灵担心的不是自己,而是秦敏华。如果张启有可能来找自己的话,那秦敏华也有可能是被抓住不放的对象,张启出来以后说不定第一个就是张启。

    顾不得多想,许锦灵匆匆拿出了电话打给了秦敏华。

    秦敏华似乎在忙,过了几分钟,电话才显示接通状态,秦敏华微微忙碌清凉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过来:“喂,锦灵啊,怎么了?”

    看到了是许锦灵的电话,秦敏华因为太忙也顾不上寒暄,直接了当的问。

    事情比较急,许锦灵也没有注意到秦敏华的态度是不是有异,急急的开口:“敏华,你看没看最近的新闻?”

    “没有啊,怎么了?”话筒里是秦敏华对其他职员低语几句后对许锦灵的回答。

    许锦灵听到秦敏华说没有,心不由又紧了几分,有些着急的开口:“张启好像逃出来了……”

    “……”许锦灵的话刚落,秦敏华的话音忽然没有了,电话那头安静的只缺少了秦敏华的声音,但是办公室里其他人忙碌的声音许锦灵似乎还能听到。

    “敏华,你有在听吗?”许锦灵没有得到秦敏华的回答,不由又开口追问了一句。

    秦敏华清凉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这次带着明显的异样:“我听到的。”

    “我只是想打电话告诉你一声,最近小心一点。”即使张启对她没有坏心,但是小心一点终究不是坏事。

    秦敏华以前和张启是夫妻,他们之间有没有感情许锦灵不知道。但张启不是完全没有回来找秦敏华的可能,还是小心一点为妙。

    “好,我知道了。”秦敏华乖巧的答应着,随后不由叹了一口气,声音里微微的苦涩:“今天没有提起这个名字,我以为他会永远从我的生命中消失。”

    “是啊……”许锦灵叹了一口气,眼睛盯着电脑看着。

    她要是没有看到今天的新闻,或许和秦敏华一样,以为这个人不会出现在自己的生命中,甚至要不了多久,就会彻底的忘了这些人,可是现在这样的消息不由让她们都提高警惕,除此之外没有一点点别的办法。

    挂了电话,许锦灵的心情久久没有平复。她想,秦敏华也是如此吧。

    想着,许锦灵想起来自己有邵亚韦的手机号,不由拿过手机给邵亚韦发了一条短信,希望邵亚韦能好好照顾秦敏华,这段时间里一定要注意一下。秦敏华一个女人终究是不安全的,还是身边有个男人安全一些。

    “总裁,王小姐来了。”就在许锦灵依靠在椅子上微微叹了口气的时候,bobo敲门走了进来通报道。

    许锦灵坐直了自己的身子,微微的朝着bobo点头:“让她进来吧。”

    bobo颔首,随后推了下去,没有多久,并领着王佳宣走了进来,替王佳宣看了门,看到许锦灵没有什么指示,又关门下去了,办公室里只留下了许锦灵和王佳宣两个人。

    王佳宣今天穿了一件火红色的小洋装,眼睛上套着大眼镜,十分的靓丽,不过眼镜背后的那双眼睛并没有看向许锦灵,而是第一时间看着许锦灵的办公室,打量了一番后,眼睛里不由带上了一丝笑意,扯掉了眼睛,让她那双带笑的眼睛露在了许锦灵的面前:“不错嘛,办公室装潢的很好,看来你很享受现在这个位置。”

    王佳宣说着,也不等许锦灵请自己,优雅的将眼镜放到了许锦灵对面的桌子上,自己也坐了下来。

    许锦灵抬眼看了一眼坐在自己对面的王佳宣,眉头还是忍不住皱了皱:“你来找我,究竟有什么事?”

    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对于王佳宣这种和自己只有仇恨的人,更应该是如此的吧。

    王佳宣的手指敲着许锦灵的桌面,眼睛里的笑意不减,像是还和许锦灵保持四年前那样良好的关系:“怎么?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叙叙旧吗?”

    “你是在开玩笑吗?你觉得我们之间需要叙旧?”许锦灵冷笑。她严重怀疑,王佳宣今天的脑袋是抽风了,不然怎么会想到要和她叙旧?

    “看来我今天是来讨没趣的。”王佳宣朝前移动一步,用手支撑着自己的下巴,一副很受伤的状态。

    她想干什么,王佳宣自己的心里清除的很,但是许锦灵却不知道,除了觉得王佳宣这样怪异不已以外,她明显的觉得王佳宣又在心怀不轨。如果没有,王佳宣应该不会用这种态度和自己说话更不要说来主动找她了。所以许锦灵不用多想,就知道王佳宣有事,而且还不是好事。

    “王佳宣,你有事就直说,何必这么卖关子?”许锦灵呼了一口气,看着王佳宣的脸上难得露出笑意,虽然不是温暖的。

    王佳宣看着许锦灵,不由点了点头:“既然你不想和我叙旧,那我们就来谈合作。”

    她今天来,确实没有和许锦灵叙旧的心情,不过是想化解一下两人之间的冷淡和彼此关系的尴尬,可是看来许锦灵根本就不需要。那正好,也剩了她的事,那两人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好了。

    许锦灵听到“合作”两个字从王佳宣的嘴里出来,许锦灵越发的想笑。她怎么觉得今天的王佳宣简直不正常至极呢?一时叙旧一时合作,都是两人从来都不会讨论的话题。

    “什么合作?”即使知道自己和王佳宣之间没有什么合作可以谈,但是许锦灵出于礼貌还是问了她一句。

    王佳宣摆弄着自己手里的眼镜,但是眼睛却是看着许锦灵没有一丝一毫的移动,仿佛不愿意错过许锦灵的每一个情绪,要把许锦灵所有的情绪都收收进自己的眼底。

    “你现在应该知道尚雅是我丈夫的公司,我来就是要和你谈那个节能开发案。”王佳宣的脸上都是自信满满,说着,伸手从自己包里把策划案推到了许锦灵的面前,言语中带了一份嚣张的肯定:“我想,这份合作案,你应该需要再看看,你会答应的吧。”

    这个案子给了那么多家公司看,那家不是竭力的讨好他们?为了留下这个一定会红火的合作案,这些公司可是各使用奇招,倒是许锦灵竟然怪异的拒绝了,一点点考虑都没有给自己,所以王佳宣现在才怎么肯定,她觉得许锦灵一定在后悔,现在她亲自找上门把这个开发案送出去,许锦灵应该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不过王佳宣又失望了。

    许锦灵看着推到了自己面前的合作案,身体没有动一下,更别说伸手去拿了,情绪里很稳定,依然没有波澜:“抱歉,这个合作案我没有心思和你谈。”

    “什么?”许锦灵话音刚落,王佳宣就忍不出吃惊的出口,因为震惊,声音还上扬了几分。

    许锦灵漂亮的眸子淡淡的看了王佳宣一眼:“怎么?王小姐觉得很奇怪吗?”

    “你这样的决定,应该不想让人觉得奇怪都难吧。”王佳宣因为刚刚激动的幅度,身体有些站了起来,不过随后又在自己的位置上坐稳了:“许锦灵,你就算才经商不久,但是这个案子究竟热手到什么地步,我以为你很清楚,你应该知道郭氏为了拿这个案子费了多少事,你现在想都不想就拒绝,你不觉得自己的损失很大嘛?”

    “是吗?”许锦灵低首,没有回答反而反问。眼睛里都是审视的看着王佳宣,似乎要把王佳宣皮肉里的小心思都看透了。

    王佳宣凛然,没有任何异样的对上了许锦灵的眼睛。她怎么会不知道,只有理直气壮了,别人才会完全相信她的话,要是不小心把自己消极的一面表现出来,那就等于间接的告诉大家那个答案是假的,这个道理以前的王佳宣不懂,但是现在的王佳宣却懂。

    果然,许锦灵看了王佳宣许久,依然没有从王佳宣身上看出什么,但是让她相信王佳宣却一点点的可能都没有。

    “许锦灵,你想好了吗,这样送上门的好机会可不多有。”久久没有得到许锦灵的回答,王佳宣抬高了一只眼睛看着许锦灵,那只画着浓妆的眼睛里明显的透露出高傲。

    许锦灵看着她,语气平缓的问道:“既然你这么说,又这么想把这个合作案给我,你的丈夫知道吗?”

    许锦灵还是明白的,即使王佳宣再怎么和她谈,王佳宣也不过是张明涛的妻子,公司却没有她的份,这件事张明涛知道不知道恐怕都不一定吧。

    王佳宣不奇怪许锦灵回问这个问题,直直的看着许锦灵,带着说不出的肯定:“既然我现在敢这么说,那肯定是得到绝对的授权,你觉得我会做没把握的事吗?”

    “没把握的事,你以前做的少吗?”许锦灵顺口而出,但说的确实实话。王佳宣过去做事可是从来都不会思考的,更别说别的了,几乎都是走一步算一步,从来都不考虑自己这么做了后果是什么。所以现在许锦灵怀疑她这件事上并没有得到张明涛的肯定也是情有可原的。

    以往要是许锦灵这么说自己,王佳宣肯定会跳起来指着许锦灵的鼻子,但是今天没有,她淡然的坐在自己的位置,细长的手指从自己的钱包里夹出了一张名片推到了许锦灵的桌子上:“如果你还是不信我的话,或许你看看这个就相信了。”

    许锦灵的眼睛一低,“总经理”三个字一下子便滑到了许锦灵的眼睛里。

    许锦灵的情绪没有过多的变化,只是看着名片的眼睛不由闪过了吃惊,放在桌子下的手指也不由僵直了一下。

    总经理?

    王佳宣是尚雅的总经理,这怎么不让她吃惊,在她的心里,她以为张明涛不过是和王佳宣玩玩,或者只是把她当妻子而已,不可能让王佳宣进入自己的公司,但是王佳宣的名片又不像有造假的痕迹。

    “现在相信了吧。”看透了许锦灵眼睛里的吃惊,王佳宣的嘴角一扬,笑了。

    许锦灵收回放在名片上的视线,看向了王佳宣:“原来已经是总经理,看来你的工作能力应该很强。”

    “我不是要说这些,我只是要告诉你,这件事上,我有决定权,如果你同意这个开发案,直接签字就好。”王佳宣扯了扯自己的长发,显得有些漫步进行,但是说出的话却又带着那么强烈的命令口吻。

    许锦灵得承认,现在的王佳宣,身上确实有和以往不同的东西了。如果要是以前许锦灵说出那句“工作能力很强”王佳宣应该早就沾沾自喜的夸自己几句,但这次没有,甚至一点不被许锦灵转移注意力,而是提醒许锦灵把话拉回两人谈的合作上。

    许锦灵点了点头,先是开口说道:“就像你说的,这样的合作案应该没有人不会满意,但是就是这样的完美才让我觉得奇怪,你为什么会找上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之间的交情并不好吧。”

    她和王佳宣之间何止要说不好,只怕王佳宣恨自己恨的真想一口吃了自己,连骨头都不吐,许锦灵怎么都不会相信王佳宣遇到了好事竟然找的是自己。

    王佳宣修长的腿交叠着,深吸了一口气,两条细眉都不由上扬,真诚的说道:“因为我明白,商场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既然我需要你的公司,那我们就放下所有的一切做短期的朋友又有什么不可能?”

    “呵呵,王佳宣,你觉得这样的话我会信吗?”许锦灵笑了,脸上写满了不信任。

    今天只怕王佳宣把日月都颠倒了她也不会相信,更不会去答应王佳宣的要求。

    “你没有不信的理由,你现在也是商人,不是吗?”王佳宣的眼睛一瞥,凌厉划了过来。

    许锦灵点头,并不否认:“没错,你说的没错,我是商人,你刚刚说的准则我都明白,也会那么做,可关键是,你是商人吗?”

    “我已经把自己的名片给你了,还不信?”王佳宣微皱眉,莫名的觉得自己的逻辑和许锦灵的不在一条线上。

    “并不是有个职位就叫商人,真正的定义我想王小姐还是不懂,何况我不觉得我和王小姐的合作回事纯合作。”许锦灵冷静的看着王佳宣出口解释。

    王佳宣刚刚的那几句话倒是没错,甚至有道理,但是那些话放在王佳宣的身上却是错到离谱。王佳宣是一个以感情为重的人,其他的一切对她来说都是浮云。所谓王佳宣的感情,有时候不一定要是爱,有可能也是恨,无论是哪一种,都足够让王佳宣失去理智。这样的一个人,即使改掉了自己身上所有的缺陷,恐怕也做不到改掉自己身上的本性,根本不可能做到用理性的头脑去谈生意。

    王佳宣听到许锦灵的话,眼睛里闪现一丝波澜,许久看着许锦灵不出声,似乎在衡量什么,又像是在思考什么。

    两人彼此看着彼此,都在揣测着彼此在想什么。

    “或许你说的对,我真的不是一个商人,哪怕是那拿着公司最好的案子,我也并不是完全没有私心。”沉默许久以后,王佳宣微吐了一口气,脸上的神色十分坦诚。

    但就算是这样的坦诚,似乎还是激不起许锦灵对自己的信任。

    许锦灵看着她的神色始终没有变过,在听到王佳宣自己吐露出来的话语时,开口问:“你的私心?那现在究竟体现在哪里?”

    “你应该知道,我们尚雅的合作案最开始找的是郭氏。”王佳宣站了起来,走近了王佳宣,双手撑胸看着她顿了顿,似乎在给许锦灵思考的时间又在给自己组织语言的时间,换了片刻,王佳宣接着开口道:“我回国后,我以为自己可以坦诚的接受以前的一切好好的生活,在工作上,我也以为可以保持理性的头脑,但是看到郭子瑞的那一刻,我知道我不行。这个案子是他负责的,知道要和他合作,甚至要让他靠着这个案子拿到他想要的我就忍不住想起以前的事,凭什么我被他伤害过了还要这么帮他!我就是要他拿不到这个案子,让他心里的想法落空。至于选择你们的公司,是因为你们的公司不大,加上你是女人,我让郭氏的人知道,郭子瑞最终不过拜给了一个小公司,甚至是女人!我就是要让他在郭氏失去所有的能力,在别人眼里成为无能之辈……”

    说着,王佳宣忽然转过头看向了许锦灵,撑着自己的胸口的手不由紧了几分,放在胳臂的手甚至狠狠的掐上自己的肌肤,使自己保持冷静:“何况,你应该知道,郭子瑞最不喜欢的不就是输在你手上吗,选择你是再好不过的。”

    许锦灵听着郭参半真半假的话,侧目问:“你就这么确定,我会答应?”

    “你会!”王佳宣笃定一笑,伸手拿起了刚刚送到了许锦灵面前的合作案,扬到了她的脸庞边,让许锦灵看的更加仔细一点:“我会这么肯定,是因为我知道,你也不想郭子瑞坐到那个位置,你对郭子瑞应该有讨厌,或许是恨。”

    王佳宣拿着文件的手不停的动着,眼睛里都是审视的成分,她在仔细观察许锦灵对郭子瑞的感受究竟有多深,更准确的说,她是要判断许锦灵对郭子瑞是讨厌,还是恨。

    许锦灵看着王佳宣的眼睛在听到王佳宣肯定的回答后移到了早早端进来的咖啡,不由端起杯子轻陪了一下自己的嘴角,说了一句毫无关系的话:“咖啡凉了。”

    王佳宣正在等许锦灵的答案,忽然听到许锦灵这么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自然要问出口:“什么意思?”

    “需要再换一杯。”许锦灵放下了咖啡,一脸的可惜,喃喃的自语了一句后才对王佳宣说道:“你的想法就是眼前的这杯咖啡,虽然是我想要的,但并全部。”

    “许锦灵,我语文不好,并不懂你在说什么,透彻点,何必猜哑谜?”王佳宣微微皱了眉头,对许锦灵的话半知半解,不由让她好奇的问出了声。

    许锦灵舒了一口气,眼睛并没有任何的情绪,没有以往对王佳宣的不屑,但也绝对没有热情的成分在里面:“我的意思是说,你提出的方案又让我动心的地方,但也有要我必须拒绝的地方,即使我也很不想郭子瑞坐的过高,但是我也不做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事。”

    “你的意思是,我是那个渔翁?”王佳宣的眉头没有因为许锦灵的话而解开来,甚至皱眉的动作更加的重起来。

    许锦灵并没有否认她的话,挑眉道:“不是吗?如果我答应你的要求,没错,郭子瑞是会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位置,我也会拿到你们的案子,可是我却失去郭氏的庇佑,和郭家人的信任。”

    她要是答应了,老太太又要怎么想她不说,恐怕就连她自己都忍不住觉得有愧疚吧。毕竟她之前是在郭氏呆过的,即使后来郭明当了总裁,但对她一直很是照顾,就连公司这方面,即使是竞争对手,也从来没有为难的意思。这一点许锦灵很感激,并且她认为为了王佳宣的一个案子这样做并不值得。

    王佳宣一惊,似乎没有想到许锦灵会想的那么远,不由皱眉问道:“你的意思是你不会再考虑?”

    “是的。”这次,许锦灵连犹豫都没有,十分肯定的吐出了那个答案。

    简单的两个字让王佳宣的眉头皱的死死的,似乎没有了解开的方法。她带着万分的肯定来的,现在却得到了一个否定的答案,王佳宣的心情自然好不到哪儿去。

    许锦灵已经给出了肯定的答案,但是王佳宣还是重复的要求了一遍:“我劝你还是好好的想一想,毕竟这样的机会不是眉头都有的。”

    许锦灵叹了一口气,将桌子上的文件拿了起来,重新交到了王佳宣的手上,十分冷静的开口:“不必了,我想的很清楚,如果我想接这个合作案的话,在贵公司来和我谈的时候就答应了,不会等你来还拒绝。”

    王佳宣低头看着许锦灵手里的文件,很久,她淡漠有些讥讽的眼睛才重新落到许锦灵的身上,伸手接过了许锦灵手里的文件:“许锦灵,你会后悔的。”

    王佳宣在这个案子上可没有骗许锦灵,确实有足够大的商业价值,现在许锦灵拒绝了,明显是拒绝了一次给她公司带来上升发展的机会,她坚信,许锦灵在看到这个案子的成功之后一定会后悔!

    王佳宣说完自己想说的话,没有给许锦灵再说一句话的机会,看了许锦灵一眼,转身就出了许锦灵的办公室。

    许锦灵竟然没有答应!看来她得想个别的办法,不能让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看着王佳宣离开的背影,许锦灵忍不住叹了一口气:“郭子瑞完了。”

    现在这个王佳宣再也不是以前那个王佳宣了,王佳宣现在充满了狠劲,对郭子瑞没有了一分的爱,全部都是恨,郭子瑞再聪明应该也逃不出了吧,一个女人只要所有的恨都集中在一个男人身上,那那个男人就再也没有了喘息和逃脱的机会。

    ——

    尚雅迟迟没有和郭氏签约,这让郭子瑞有些着急了,但并不敢直接打电话去尚雅询问,这种事要问了,如果没有考虑好不过是个应付的答案,问多了反而招人烦厌,还是先找个熟人帮自己谈谈口风……

    在想到熟人的时候,郭子瑞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王佳宣。

    或许,王佳宣这次能帮到自己很多事,现在王佳宣对自己的价值可比在做王家的小姐时搞出很多。

    上次王佳宣找过郭子瑞,不过被郭子瑞直接拒绝了,所以他现在没有王佳宣的联系方式,只能让秘书把上次王佳宣打过来的号码找了出来,顺利的约了王佳宣。

    找许锦灵谈合作的事情已经过了许久了,王佳宣还没有想好除了许氏还有哪家公司比较适合,就在查看各个公司情况的时候郭子瑞打了电话约她出去。郭子瑞主动打电话的事情可不常有,许锦灵也好奇郭子瑞会讲些什么,没说几句便答应了。

    王佳宣不急着去,随后又看了几家消磨时间,似乎就是要郭子瑞等。忙好了一切后,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王佳宣不着急,反而露出了笑意,开着车朝着两个人约好的地方赶了过去。

    刚到咖啡厅,王佳宣便看到了等的一脸不耐的郭子瑞,嘴角讥讽一勾,动作优雅而又缓慢的朝着郭子瑞的方向移了过去,坐到了郭子瑞的对面,伸手理了理自己的头发,连“抱歉”两个字都剩了,声音柔柔的带着十分的高傲:“我来迟了。”

    郭子瑞脸上的肌肉动了几下,似乎在压抑着自己的怒火,平复了自己的情绪,只是挤出两个字:“没事。”

    王佳宣微笑,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咖啡,不由笑着朝着服务生招手:“麻烦帮我换一杯黑咖啡。”

    “你以前不是很喜欢喝卡布基诺吗?”郭子瑞端着咖啡,看到了王佳宣重新点咖啡,不由开口问了一句。

    那杯咖啡刚点不久,倒没有凉,现在喝再好不多,但是王佳宣却把它换掉了,在听到郭子瑞的问话,她红艳艳的嘴唇两边拉扯,形成了倒弯月微笑弧度:“你也说了,是以前喜欢,不代表现在。”

    她的眼睛定定看着郭子瑞,里面的成分很是复杂,似乎是在告诉郭子瑞什么并不是单纯的说自己的喜好。

    郭子瑞淡笑,点头,并不再这个话题上多停留。转而直接开口问:“今天我约你出来,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就是想问你尚雅和郭氏的合作如何,你们考虑好了吗?”

    “谢谢。”王佳宣接过服务生送过来的咖啡,轻轻搅动了几下,认真的盯着咖啡看,并不看郭子瑞,但话却是回答他的:“这种事你要问尚雅这件案子的负责人,并不是问我。”

    “只不过是谈成没谈成罢了,又没有破坏谁的原则,用得着这样吗?”看着王佳宣没有要告诉自己的意思,郭子瑞的目光多了一份揣测。

    咖啡王佳宣倒是没喝,扔掉搅拌咖啡的小汤勺,有些厌烦的看向了郭子瑞,所有的伪装在这时候都退了下来:“你想知道结果是吗,那我就告诉你!”

    她嘴角随即一扯,弧度有些残忍:“你别想这个案子,我们尚雅没有给你的打算!”

    “……”郭子瑞皱眉,看着王佳宣一愣,显然没有想到王佳宣出口的会是这些话,更没有想到王佳宣会这么坦诚。但他并不是完全的相信,开口反驳:“不可能,应该没有比郭氏更加适合这个案子的合作者了。”

    “你说的没错,郭氏是挺适合,但是它的负责人并不适合我们的案子。”王佳宣微笑,嘴里的话却十分的伤人。

    郭子瑞渐渐的也听出了一些问题:“尚雅开发案的负责人是你对不对?”

    “是我,有问题吗?”王佳宣不否认,没有隐瞒的意思,耸了耸肩回答。

    郭子瑞这下眉头皱的更紧了:“你打算针对我?”

    “呵呵,这么明显,你何必让我亲口再说一遍。”

    王佳宣依然是不否认的态度,却让郭子瑞的怒火忍不住烧了起来,带着不解:“王佳宣,你自称是我的贵人,你带给我的就是这些?”

    他当然记得王佳宣前几日打电话给他的秘书说的话,现在拿出来用,他认为正好。却让王佳宣忍不住露出了讥讽的笑意:“机会我给过了,上次我就告诉你,只有那一次,你拒绝我就再也没有了。”

    “王佳宣!”郭子瑞一下被激怒了,暴怒的喊出了她的名字,被耍弄的感觉越来越明显。

    他明显就感觉到,王佳宣是在有意的耍他!

    王佳宣淡然了,并没有因为他的怒火而又害怕的痕迹,端起了咖啡,喝了一口:“怎么?恼火了?我告诉你,恼火也没用,我依然不会把这个案子给你。”

    这个男人利用了自己那么多次,她只不过小小的报复了一下,行动还没有赋予他就已经受不了,以后的事情可是越来越好玩,她不得不承认,看到这个孩子生气,她心情是好的,是有快意的。爱情让她忍受了那么久,现在是让恨意反击的时候了。

    “这么做对你没有好处!你的案子交到别人的手里,绝对不会有郭氏带给你的盈利大!”恼火中,郭子瑞还是带着劝说的成分。

    王佳宣不以为然,脸上更加是毫不在乎的神色:“这对我来说没什么,我们尚雅不缺那个钱,何况这个案子无论放到任何一家,我们尚雅都是最大的赢家,这一点并不是放在郭氏身上才可以。”

    “我只问你一遍,你确定要这么做?”郭子瑞深吸了一口气,却止不住怒火让脸部的肌肉抽动。

    王佳宣淡淡一笑:“其实方法不止这一种,给郭氏也可以,我会和郭总裁谈。”

    “什么方法?”郭子瑞下意识的好奇。

    “开了你,我就同意把案子给郭氏。”王佳宣扬着头,都是高傲冷漠的神色。

    ------题外话------

    新文《夜夜荤,婚前缠绵》开张,喜欢的妞妞收藏个,不喜欢的妞看在二斗这么勤奋的份上也收藏一个吧,嗷呜,感激不尽,留言有奖。呜呜呜,o(╯□╰)o好可怜哦,看我小眼神,收个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报告长官,夫人嫁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斗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斗儿并收藏报告长官,夫人嫁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