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报告长官,夫人嫁到 > 最初的爱情——他们的最终

最初的爱情——他们的最终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说什么?”徐丽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又问了一遍。

    他拥住她的手又紧了几分,嘴角勾起的笑容更浓了:“我要留在这儿。”

    “你说留就留,你把这里当做什么了?”徐丽冷淡的脸上都是正色。

    “自然是当家。”他笑着,伸手抚上她的腰肢,顺势的躺了下来。

    “你干什么!”被迫和他躺在一起的徐丽蹙眉,出于职业的反应,一个反手,某个男人便被按在了沙发上。

    手臂上都是麻麻的痛,叶坤一个大男人被她这么控制着,实在丢脸,但是这对于叶坤来说,简直是小儿科。可是他却没有反抗的意思,嘴角甚至溢出了笑容:“老婆,你是要反扑,嗯?”

    他这副嬉皮笑脸的模样实在让徐丽提不起好心情,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厉声道:“叶坤,你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收起你的嬉皮笑脸!”

    “既然老婆不喜欢嬉皮笑脸,那我们就做点正经事。”他这话说的十分诡异,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徐丽顿时觉得身上凉飕飕,她从来不期待这个男人的头脑里能想点干净的东西。

    他的薄唇越贴越近,两人的呼吸交织着,两双眼睛相距离的十分近。如果这时候,她能够专心的看他的眼睛,她就会明白,此刻的他是多么认真。

    可是她没有顾及到这一点,推搡着他,眼睛已经染上了怒火:“叶坤,你给我起来!”

    “要是我说不呢?”叶坤死死的压着她,挑眉看着她。

    徐丽尝试着推动了几下,可是叶坤就像是块石头一般,压的她喘不过一口气。因为胸腔缺气,很快整张脸便爆红了,几乎是怒吼出声:“你到底起不起来,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叶坤看着她生气的模样似乎上了瘾,伸手摸着她此刻白里透红的脸颊,气息吐在她脸上,还是笑,满是暧昧的成分:“那你能究竟如何不客气呢?”

    徐丽咬牙切齿,眼睛里闪过一丝精光:“这是你自己选择的,那可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她这话发出来来的下一秒,手没法动,长腿却是一用力的扬高,正中他的软肋。可想而知,叶先生的惨叫声是有多么激烈。

    这一刻,徐丽一点力气都没费的逃离了叶坤的挟持,匆忙站起来,看着痛的龇牙裂齿的叶坤,努力让自己理直气壮一些:“这……这不能怪我!我提醒过你,是你自己不起来……”

    叶坤半坐在沙发上,一张脸变了色,坐在那儿似乎痛的无所适从,咬牙看着徐丽:“真狠,你是想让我断子绝孙啊!”

    “这不关我的事,是你自找的,我提醒过你了。”徐丽的脸上染上红潮,刻意的耸了耸肩,不让他看出自己的不自然。

    叶坤眉头一挑,伸手解开了裤子,似乎还有继续下去的动作。

    “你……你干什么?”徐丽看到他的动作吓的不轻,一向利索的嘴巴竟都口齿了起来。

    “我看看我是不是要断子绝孙了!”

    “轰!”

    一句话让徐丽的脸色爆红到了一定的程度,转过身,不自然的轻咳了两声:“你快点!”

    身后是叶坤稀稀疏疏整理衣物的声音,听的徐丽一阵心烦意燥,本来就觉得时间有些漫长,可是某些人偏偏这时候还开玩笑:“又不是没看过,这么避讳真不像你。”

    “闭嘴!王八蛋,你快点!”她的忍耐是有极限的,要是叶坤再这么下去,她不排除下脚再重一些!

    听到她暴怒的声音,叶坤忽然心情大好,沉沉的笑声从徐丽的身后传来,许久才止住开口:“好了,转过来吧。”

    徐丽转过来看了一眼叶坤,想也不想,直接拿着沙发上叶坤的外套,加上叶坤,全部都朝外面送。

    “我要睡觉了,出去!”

    “你睡你的,我留在这儿。”叶坤哪里是那么容易打发的,今天的他已经做好将绝世的脸皮发扬光大。

    折腾了这么久,徐丽精疲力尽,所有的脾气都发光了,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压持着自己,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叶坤,你究竟要怎么演才能走?”

    她真的好困,好想睡,她是断然不会留下叶坤在这里的,可是某人似乎今天也铁定心要留在这里一般。

    叶坤单手支撑的门边,英俊的脸上没有了刚刚的嬉皮笑脸,反而换上了一副认真的神色:“给我一个答案,我就离开。”

    “什么答案?”徐丽皱眉,一时竟不知道他问的是什么。

    “只要你愿意留在我身边,不离婚,我可以马上就走。”

    “……”

    徐丽静默,低着头不说话。

    这个问题的答案对她来说不难,但是她得好好的想一想。她不愿意简单的就把自己的后半生决定了。之前就是因为太草率才走到了今天这一步,而现在,这个男人是不是她想要的,她不能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

    一想到田菲菲,她的心里就像有一个结一样,让她不敢向前一步。

    “让我想一想,我会考虑。”许久,她叹了一口气,真诚的,没有任何赌气的成分看着他回答。

    叶坤露出了笑意,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

    最起码,她没有给出一个令她失望的答案,只要不是终结号,那两人之间就还有可能。

    “好。”叶坤点头,伸手捧起了她的脸,目光亮亮的看着她:“答应我,好好的想想,跟着心走。”

    这样的动作让徐丽并不反感,诚实的应了下来。

    他们之间总是因为冲动而错过太多,现在是时候心平气和的想一想,是不是有那份让彼此走下去的感情,是否真的能什么都不在乎了,不在意了,能把过去所有的心结放下来,带着爱情,感安的走下去。

    送走了叶坤,徐丽没有纠结,相反的,反而很安稳的睡着了。

    第二天是星期天,按照平时的习惯,徐丽照例的回了自己的家。徐父对自己女儿要离婚的事还不知晓,让佣人准备了徐丽最喜欢吃的菜。

    晚间的饭桌上只有父女俩,徐父给徐丽夹了菜,关心出口:“来,多吃点,最近都瘦了。”

    “谢谢爸,你也多吃点。”徐丽淡笑,也夹了一些菜给自己的父亲。

    徐父看着女儿有些憔悴的苍白脸色不由叹了一口气:“丽丽,有些事过去了就过去,该好好生活还得好好生活,不要因为瞎胡闹而驱走了爱自己的人,明白吗?”

    徐丽一愣,不知道徐父忽然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随后后知后觉的点了点头:“爸,我明白。”

    父女俩都没有挑破,至于什么意思,两人说的可能是同一个,也可能不是同一个。受伤的人总是害怕伤痛的,并不敢挑明的说出来,害怕无意中的盐巴撒到了受伤人的伤口之上。

    徐父不是傻子,女儿和女婿的不对劲他不是完全看不出来。徐丽一直对这桩婚姻有不满,当初她会嫁给叶坤,完全是父亲的意思,几乎没有顾及她是怎么想的就硬逼着出嫁了。

    徐父总以为,当初徐丽大了肚子不嫁人是一件很丢徐家脸面的事。而且如果徐丽还一个劲的说那孩子是郭参的。这孩子让她分辨不出爸爸究竟是谁,这对徐家来说,简直是一种侮辱,对徐丽也是一种名誉的损失,不知道的人还认为徐丽是多么不检点呢,为了堵住更多人的嘴巴,他只能让女尽快的嫁给叶坤,现在看来,这对徐丽来说未必是一件好事。

    “最近你和叶坤怎么样?他怎么都没有和你一起回来?”吃饭间隙,徐父侧击的问。

    徐丽端着碗筷的手不免一僵,努力使自己露出笑意:“他最近比较忙,等这段时间过后就差不多了。”

    她不是一个善于撒谎的人,每次说谎都不敢看对方的眼睛,心虚的要死。他们做父女这么久了,徐父不可能看不出女儿的不对劲。

    当初草草的让徐丽嫁给叶坤,现在看来不一定是一件事好事。叶坤虽不错,可是徐丽不爱他,这一切就白搭,夫妻嘛,现在都没感情,哪里指望他们能幸福一辈子?

    徐父忍不住叹了口气,摆手说道:“罢了,丽丽,你要是真的感觉不幸福就离婚吧,爸爸这次不阻拦你 。”

    “爸,你说什么?”徐父一反常态的话语让徐丽不由一愣。

    徐父放下的碗,摇手道:“爸爸说如果你不喜欢叶坤,真的觉得不幸福,那就早点离婚吧,你们现在没有了孩子,也不需要有什么联系了,各自男婚女配也好。”

    徐丽自结婚以后,闹离婚不止一次两次,但是徐父从来就不答应,所以她对父亲这一方面一直有顾及。让她不离婚的,她不可否认,父亲是一方的力量,现在父亲这方面的压力没有了,徐丽应该感到轻松,她可以自由选择了,可是为什么会有一种冰凉的失望?

    徐丽真的得好好的想一想,只为了自己,没有任何顾虑的好好想一想。

    这么一想,一个星期过去了。不止叶坤在等她的答案,叶思意也在等,为了徐丽这个答案,叶思意在叶坤的住所已经住了一段时间,身体上的不适让她去了医院做了个检查,等检查结果出来的时候,她就不敢回家了。结果很显然,她怀孕了。

    她不敢回老宅,怕被父母看出什么,一直躲在叶坤的住处,她表面上说要和叶坤一起等徐丽的答案,实际上她是自己不敢回去。

    徐丽当初怀孕的时候,第一个告诉的便是叶思意,现在叶思意怀孕了,同样的六神无主,她在想,是不是该告诉徐丽,可以让她帮自己想一想办法。

    想来想去,她觉得徐丽的事已经够烦了,还是不打算告诉徐丽,她要去询问那个男人一个结果。

    今天是郭参和许锦灵儿子言言的一百天,郭家办了喜宴,叶思意想,邵亚韦和许锦灵认识,他一定会去。她应不应该把这个意外的消息告诉他?

    这个问题,直到叶思意去了酒店还在纠结。她不可否认,这个孩子只是一个小小的意外,可是她是真的喜欢邵亚韦,从第一次见面,她就喜欢他。她很固执,从小到大想要的没有得不到的,那么多男人扑上来,她都不要,唯独喜欢邵亚韦,即使知道他不喜欢自己,可她就是不能割舍下她。那次醉酒,她多多少少有刻意的成分,她只想把自己的第一次给自己最爱的人,从来没有想过用孩子去牵扯对方,但是现在去出现这样的问题了……

    叶思意有自己的自尊,她爱那个男人,但是却不肯告诉那个男人,她和他之间有一夜,只是因为怕他对自己负责。如果没有爱情,那个男人即使要娶自己,她也不会答应的。

    她来这里是想见他,却没有想到见的不是他,而是他们。

    叶思意站在门口便看到了邵亚韦领着秦敏华走了进来,他的脸上是从来未有过的笑意,那种笑容叶思意也常常对邵亚韦展开,那被称之为爱情的东西,她怎么会不懂?

    秦敏华和叶思意有过几次合作,看到她时,热情的伸手走了过去:“嗨,思意,你也来啦,去看过孩子没有?”

    叶思意看了一眼邵亚韦,微笑摇了摇头:“还没有。”

    “那你等会可要好好看看,挺可爱的,郭家的曾嫡孙以后要见可不容易哦。”秦敏华眨了眨眼开玩笑出声。

    邵亚韦的视线放在叶思意的身上只有几秒便收回放到了秦敏华的身上,一直带笑的看着她说话。直到看到一个朋友,他才打断她的话:“敏华,我介绍一个朋友给你认识。”

    “好。”

    “叶小姐,失陪。”邵亚韦看向叶思意,客气礼貌一笑。

    叶思意微点头,苦涩塞满了全部,她还需要要什么答案吗?现在所有的答案都摆在眼前了,不是吗?

    她不该纠缠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这一切她不后悔,心甘情愿的事哪里有后悔可言。

    今天这种场合,叶思意都来了,叶坤和徐丽自然也来了,只不过两人现在不是在一个场合。

    叶坤在厅外,而徐丽正在休息室里看孩子。

    徐丽很喜欢孩子,看着言言的模样更是喜欢的不得了,不由笑着请求道:“我可以抱抱他吗?”

    “当然可以。”许锦灵点头,将孩子轻轻托放在了徐丽的手臂,眼角都是母爱,却颇有疲惫的开口:“儿子永远比女儿闹腾,这孩子让我好几天睡不好了,哪里像小音恬那么省事。”

    “这怎么能比?音恬多大了,他才多大?哪有嫌弃自己亲生儿子的。”

    “呵呵,我开个玩笑而已,不过说真的,我真怕老太太把这个小曾孙给宠坏了。”

    “怎么了?”

    “他不过刚刚两个月多一些,老太太忙坏了,常常看不说,什么都要用最好的,那种接近溺爱的关心,是谁都看得出来,我怕这样下去恐怕会遭人嫉妒。”许锦灵收紧了手心,颇为担心的出声。

    徐丽拧了拧眉头,安慰道:“没事的,孩子每天在你眼前,没人敢如何。”

    “希望吧。”许锦灵叹了一口气,扯了扯嘴角道。

    说着,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对了,你记得你说要办离婚协议,现在怎么样了?”

    在问这话的时候,许锦灵颇为小心翼翼,真怕不小心就碰到了徐丽的伤口。

    徐丽脸上的身上很是坦然,显然现在已经不把这些事放在心上了,淡淡一笑:“我还在考虑。”

    这样一个答案让许锦灵不由一愣,之前徐丽可是很坚决说要离婚的,现在的态度明显有松动,看来事情是有希望的。

    女人要是从一开始的坚决态度变得松动,哪怕只是说,我会考虑,其实那就代表了女人是同意了,她们需要的不过是一个缓冲心情的时间。

    许锦灵的眼睛微微含笑,不拆破徐丽,只是淡淡出声:“那希望你好好想清楚。”

    徐丽颔首,这个决定,她不需要任何人提醒,她也会好好的想清楚。

    出门的时候,她的视线朝着四周看了看,似乎在找寻叶坤的身影,但一圈找下来,没有看见叶坤反而看见了朝自己走过来的田菲菲。

    “好久不见。”田菲菲率先打招呼。

    田菲菲今天穿了一件银色的长礼服,白皙的后背裸露在外面,几个简单的珠宝把她衬托到最美的地步,现场的几个男人如火的眼睛早就在她的身上盯了好一会儿,就连徐丽这样的女人都不免失神,片刻,尴尬夹杂着不好意思:“好久不见。”

    田菲菲没有了以往的敌意,摆弄着手里的小包,眼睛却看着徐丽,淡笑:“你在找叶坤?我刚刚看他去偏厅。”

    “哦……”徐丽不知道田菲菲给自己指路究竟有什么用意,只是淡淡答应了一声。

    田菲菲曾经以哪种姿态出现在她的面前,她是如何对田菲菲都不会有好感的,除了淡淡的,她找不过更合适的态度。

    田菲菲似乎看出了徐丽对自己的不喜,伸手挽了挽额前的头发,红唇扯出了一丝笑意:“其实你不用这么地对我,因为我对叶坤已经没有任何非分之想了。”

    她这话说的有些古怪,不由让徐丽露出疑惑的神色。

    田菲菲接着说道:“我喜欢叶坤那么多年,我想过他会娶很多人,但是唯独没有想到他会娶你,我曾经天真的以为,他只是因为孩子才和你结婚,我认为我还有机会,可是后来我知道我没有了……”

    即使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可是田菲菲说起来还是颇为落寞,像是说了一件人生的一大遗憾般。

    徐丽不知道田菲菲讲这个话的用意在哪儿,但是她的心里明显带着逃避,却又不可避免的带有好奇。

    她就这样的站在田菲菲的面前,不说话也不打断,等着田菲菲把所有的话说完。

    “有件事,我想,现在的我可以坦然的告诉你了。”田菲菲深吸了一口气,脸上是无害的笑容。

    “什么?”徐丽疑惑出声。

    田菲菲终于听到徐丽说话了,脸上的笑意加重,却看不清情绪里究竟有什么:“其实,我和叶坤什么关系都没有,我和他是干干净净的,他没有碰过我。”

    哪怕就连醉酒,他都毫不留情的推开她,喊得都是徐丽的名字。

    最后这一句,田菲菲没说,她能做到坦然告诉徐丽所有的真相,但是却无法什么都不在乎,这句话要是从她的口中说出来,她怕自己压制的嫉妒又跑了出来。

    这个答案显然让徐丽一惊,她以为……

    她以为叶坤和田菲菲是有关系的,不然那天怎么会一起出现……可是现在田菲菲却这样告诉她,那叶坤真的没有在婚内做什么出轨的事?

    徐丽的心情有些复杂,嘴角似乎都是苦的,慢慢麻木的失去了感觉。

    田菲菲没有站在那儿多留,看着徐丽说了一句:“他已经为了你什么都不顾及了,哪怕是过去,你就不能为了他放开一次吗?我是真的希望他能幸福。”但是那样东西,只有徐丽给的起,她给不了。

    她的话像是一把利刀,一下子划开了徐丽面前的迷雾,她似乎也知道了自己该怎么做,露出了笑意:“谢谢你肯对我说这些。”

    她没有虚假客气的成分,她是真的感谢田菲菲把真相告诉她。可以说,这是最后一条解开他和叶坤之间所有困锁的钥匙。

    田菲菲走后,徐丽的视线便一刻也停不下来,在大厅里来回的搜索,都没有搜索到叶坤的身影,忽然想起来田菲菲的话,她又加快脚步朝偏厅走去。

    叶坤站在偏厅的窗口,不知道在想什么。

    徐丽走的急,有些喘,开口喊了他一声:“叶坤……”

    那一声唤声似乎就在耳边,她的言语,她的气息都在耳边,近的有些让他觉得有些虚幻。

    他没有回头,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今天是太期待见到徐丽还是怎么了?无时无刻听到的都是她的声音。

    “叶坤……”

    真实的声音传过来,叶坤一愣,放下酒杯转过了身,并没有看到那个人究竟是谁,但是一阵熟悉的味道却围绕着他,一双甜美的唇覆上了他的薄唇。

    徐丽不知道鼓足了多少勇气,主动的吻上了他,呼吸里都是紧张的急促。

    “这就是我的答案。”间隙中,她微微睁开眼睛吐露自己最真实的心意。

    叶坤的视线放柔,嘴角微微勾起了笑意,握住了她的腰身加深这个吻。

    四唇相对,神情而又痴缠,那是人间最美的一种情感,将本是两个陌生,甚至冤家的人变成了世界上最亲密的另一半,这一刻,夕阳对他们都是动容的,黄昏的眼光打在两个人身上,光芒刺的发丝发亮发白,这是象征着一种白头偕老的预言。

    喜宴开始了,却有两个人在偏厅里没有出去。他抱着她的腰身,松开了吻,光亮的额头低下顶着她的,听着外面的呼叫的掌声,恭贺声,他抱着她闭眼轻笑:“老婆,我们一直这样,一直二人世界好像也不错。”

    “好。”她的笑意染上嘴角,轻轻圈住他的颈项。

    他们之间再也不会受到孩子的牵绊,就像是此刻一般,他们只有彼此,即使外面的繁华再盛也迷乱不了他们的眼睛,他们心里想要的只是彼此,而不是为了其他的任何事而被迫在一起,有一种爱情叫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只有两个人的天荒地老。

    外面的热闹是一种幸福,而他们两个人的安逸平凡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题外话------

    感谢wuliyan亲的五颗大钻石,emarrassmetn亲的两朵鲜花,感谢给斗斗投五分票的亲爱们,爱你们,么么哒。

    本来应该昨晚更新的,可是让别的事耽误了,现在更新也不迟,给大家带来困扰很抱歉。

    徐丽与叶坤的番外正式的结束了,下面是宝儿和单宁轩的,三天后开始更新,感谢支持,最后求一下新文收藏《大婚晚成之女人别想逃》,点击一下作者其他作品,看到文名收藏一下便可,这对斗斗很重要,收藏的亲感谢万分!跪求!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报告长官,夫人嫁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斗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斗儿并收藏报告长官,夫人嫁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