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位面永恒之主 > 第九章.心外九阴 先天空明

第九章.心外九阴 先天空明

作者:穿越旅行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孙震寰出了桃林,直奔山顶数处精舍,立足最高的一处屋舍房顶,四下仔细勘探,约莫八九个哑仆往来行走,却是未发现黄药师踪迹。

    “按照时间推算,黄蓉这会儿跟黄药师吵架,离家出走,老黄正在外面找他的宝贝女儿”孙震寰目光打量着下面的哑仆:“这些人都是被黄药师抓来的恶人,割断舌头,戳聋耳朵,叫他们当一辈子口不能言、耳不能听的下人,只要不被他们看见,这桃花岛上我尽可率意而为。”

    孙震寰避开哑仆,四下打量,看见不远处的山脚下,有一片异样的白色,心下怀疑那就是冯衡坟墓,是以飞奔而去。

    孙震寰轻功何其高明,不多时,眼前忽然出现了一片白色花丛,重重叠叠,阳光下宛似一座白花堆成的小湖,白花之中有一块东西高高隆起,原来是座石坟,坟前墓碑上刻着“桃花岛女主冯氏埋香之家”十一个大字。

    孙震寰见此情景,想起黄蓉自幼丧母,甚是可怜,又念及自身,身处异世,也不知与亲人还有没有相见之日,不由悲从中来,是以叹了口气,对着坟墓一揖,双掌猛地一推,澎湃掌风将墓前的沙土落叶全部席卷,墓前为之一清。

    盘膝坐下,孙震寰半饷无言,而后吟诵一声‘无量天尊’,随即又取出了大圣遗音,转轴拨弦,昂声高唱:

    “一住行窝几十年,蓬头长日走如颠。

    海棠亭下重阳子,莲叶舟中太乙仙。

    无物可离虚壳外,有人能悟未生前。

    出门一笑无拘碍,云在西湖月在天。”

    孙震寰气沉丹田,声如龙吟虎啸传荡四野,这滚滚隆隆的声响,就算是闷头酣睡中的人,也会像听见一个炸雷般,从梦里惊醒。

    而在此时,不远处的一处溪涧边上,一名满头长发,直垂至地,长眉长须,鼻子嘴巴都被遮掩住了的野人,正捏着两个果子,在水里清洗果肉,正待一口咬下之时,那熟悉的诗号响起,野人一愣,手里的果子掉落水中,被溪流冲走,然而此时他也没在乎这果子了。

    “这......这首诗,只有我和师兄以及七个徒弟知道,是什么人来了桃花岛。?”野人手舞足蹈,搭配这幅不修边幅的野人模样,活像话本里五指山下脱出的石猴。

    野人一个健步跃起,快的像是大雁掠过长空一般,在空中嗖嗖两下便消失身影,若有全真教的人在此便会发现,这个野人竟然掌握了全真教《金雁功》的高深境界。

    孙震寰盘腿静坐,阖目运功,身前的大圣遗音被收了起来,孙震寰凭借双耳,此刻默默感知风里周遭的动静。一旁的草丛里,细小的窸窣声落入孙震寰耳中,尽管那已经不是普通人的耳力所能感知的微小声响,但深修《先天功》与半部《九阴真经》的孙震寰,依然精准捕捉到了。

    孙震寰起身,望向那堆草丛,微微躬身作揖:“全真教三代弟子孙志玄,见过周师叔祖”

    话音落下,只见草丛被一双黝黑的手拨开,露出一个鸟窝头,蓬头垢面的造型让人看了忍不住好笑,只是那一对精光熠熠的眸子,显得精气神十足。

    说实话,原著中一笔带过的描写,根本不足以体现周伯通被黄药师折腾的多么狼狈,如今亲眼见到,堂堂全真教创始人之一,竟像个乞丐囚犯一样,落魄不堪的简直不成人样,孙震寰心里顿时怒火滔天。

    “哼。黄药师,他日遇上,一定折了你的手腕,打断你的腿骨,将你押到终南山受罚。”

    孙震寰见周伯通依然蜷在草丛里,不住的打量他,稍稍上前两步,敞开胸怀,大声道:

    “师叔祖,弟子是货真价实的全真教门徒,是丹阳子马钰恩师的关门弟子,这佩剑是恩师的护身长剑‘拙川锋’您可还认得?”说罢,孙震寰奋力一抛,将手中长剑丢到了野人面前,那野人神乎其神的伸手一探,就将长剑抓在手里。

    “嘶~~的确是马小子的佩剑,这是当初马小子拜师时,师兄给他的护身之剑。”野人望向孙震寰问道:“那小辈,我问你,你手持此剑,自称是马钰弟子,那你可知道此剑是来历,又有何寓意?”

    孙震寰坦然道:“此剑名‘拙川锋’,乃是重阳祖师昔年,劈泰山之石,采地矿之精,淬流星天火,融寒天冰晶,再加以深海玄铁等诸般天材地宝,延请欧冶子后人呕心沥血,历经百日方才完工的重阳七剑之首,剑成之日,祖师亲自命名,后将这口剑交于恩师,并告知:‘神兵利器,赖天地菁华而生,假名匠妙手而成,能得其一便是莫大恩幸,今缘得有七,不敢再奢其他。七剑妙用不一,各有神异,唯有首剑威势骇人,冠绝诸剑之最,故以拙为名,挫其锋芒,再取一川字,意在借山川自然之浩大,拙川之锋,就是希望持剑者,不逞神兵之力,感天地自然之浩瀚无穷,莫要一时骄纵自得,误入歧途’”。

    孙震寰说完一声长叹:“后来,恩师又将此剑托付于我,叮嘱我这番话,弟子从此牢记在心,时时勤勉自强,不敢骄纵自傲,唯恐辜负师傅深恩。”

    话音落下,只见那野人捧着手中长剑,怔怔出神,忽然嚎啕大哭、泪流满面,嘴里不知嘟囔着些什么,一个劲的念叨。

    孙震寰见状,心下了然,却也不好说什么,只得上前扶起周伯通劝道:“重阳祖师羽化多年,请师叔祖莫再伤心,请师叔祖随我离开桃花岛,回终南山,恩师他们得知师叔祖在世,必然欣喜万分。日后弟子必生擒黄药师,将之押到全真教,严惩不贷。”

    周伯通把拙川锋递给孙震寰,撩开额前长发,定睛细细打量了两下孙震寰,忽而大笑,看的孙震寰一脸懵逼:“......敢问师叔祖,为何突然发笑?”

    “哈哈哈哈,你这后生好大的口气,你能找上这桃花岛,出了桃林迷阵,便当自己是天王老子么?那黄老邪孤僻高傲,可武功一流、横行当世,除了我师兄能一己之力压服黄老邪,如今的全真教,就算是我,都不见得打得过他,后生,你莫不是吃多了酒,白日犯混?”

    孙震寰微微一笑,不以为意,将拙川锋悬于腰间,负手而立,随口道:“师叔祖多年呆在岛上,不与外界接触,不知道弟子能为,也是正常。”

    周伯通听闻此言也不做声,上前两步,眯着眼扫了扫孙震寰,把早已破烂不堪的袖子‘刺啦’一声扯了下来,一对瘦小的胳膊在孙震寰上身敲敲打打,而后右手按在孙震寰胸口,微微发力按压。

    孙震寰也是任由周伯通‘袭胸’,不做反抗,而随着胸口的压力陡然加大,像是一块愈发沉重的磐石压下,孙震寰一身先天真气涌动,内功自我护体,对抗着周伯通施加的掌力,匪夷所思的一下子弹开了周伯通的手。

    “咦?你小子……”周伯通一声惊疑,再度伸手拍来,而此时不同方才,已经带上六成力道,而孙震寰仍是毫无动静,任由周伯通一掌打在胸口,就在手掌接触的刹那,更雄厚的内力激发,再一次将周伯通弹开,而这一次,因这股反震之力带动的惯性,周伯通一时来不及反应,竟被震退三步。

    “小子,你是不是修成了《先天功》?”若按周伯通素的武痴心性,见到高明的武功,定然会死缠烂打的搞清楚,然而今天他在孙震寰身上感受到了《先天功》的劲道,一时间顾不得其他,一把抓住孙震寰肩膀,大声追问。

    “因弟子身怀先天道体,师傅和师叔便解禁《先天功》,破格准许弟子修炼,如今已修成第四重”孙震寰淡然回道。

    “哈哈哈哈哈,好啊好啊,师兄啊,你看见了么,这部道门无上绝学不会湮没,全真教后继有人。你泉下有知,足有欣慰了,哈哈哈”周伯通仰天大笑,语气带着说不出的悲怆苍凉,令人闻之心酸。

    “师叔祖,哎……”孙震寰见到周伯通又在痛哭,想了想便说道:“今日能见得师叔祖,实在是天可怜见,如此喜事请师叔祖莫再难过,若是心中抑郁,不如弟子陪师叔祖打一场,权当消消胸中闷气,如何?”

    话音落下,周伯通抽了抽嗓子,止住了泪,把乱蓬蓬的长发一扎起盘成个髻,一步跳到三丈外,环保着胳膊道:

    “好好好,你这主意不错,老顽童在这岛上呆这么久,连人话都快不会说了,再不活动活动筋骨,这架子都要散了,来来,和我练练手,让我瞧瞧七个牛鼻子教徒弟的成果”

    孙震寰忽然诡异一笑,对周伯通说道:“师叔祖,弟子和您比试,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彩头呢?”

    “嗨。奇了,你小子看着一本正经的人,居然会赌彩头,你不怕我告诉你师傅?”“师叔祖这就是你不对了,徒孙好心陪你放松身心,加点彩头增加氛围,你怎么反倒坑弟子呢?”

    “嘿嘿,你这个性,绝不是马钰小子教的出来的,有意思。你说吧,要什么彩头,不过先说好我一个穷道士,可没什么值钱东西给你,看你这身道袍,也不是个缺钱的主”

    “师叔祖,弟子是个武痴,听说您创出了一门奇异拳法‘空明拳’,还有……那完整版的《九阴真经》……”话没说完,一直嘻嘻哈哈,毫无长辈架子的周伯通,忽然收起了笑,一脸严肃的打断了孙震寰的话。

    “《九阴真经》……你若是想得到这门武功,那我劝你,还是趁早打消了念头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位面永恒之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穿越旅行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穿越旅行者并收藏位面永恒之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