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愤怒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快穿王者荣耀:英雄,你躺好!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全职高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高木,你那边监控取证的工作进展的怎么样了?”任三郎还是很关心这些细节方面的进展的,因为这些东西才是决定案件的最重要的证据。

    “啊,还在调查当中,因为排查量比较大,所以比较缓慢。”高木虽然还是显得稚嫩些,但是比以前畏畏缩缩的样子还是强了很多了,也能看出一些干练的感觉了。

    任三郎微微的笑着点了点头:“加油,不要放松。”

    高木到是对任三郎的笑容有些受宠若惊,满脸振奋的说:“是!”

    因为将繁琐的调查监控的工作交给了下面的人,所以任三郎将自己主要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死者的身上。

    死者朝冈実岭的建材公司规模并不算大也不算是小,按照之前的调查内容来看,每年平均亏损3.4亿日元,而这样大额的亏损几乎持续了整整12年!

    朝冈実岭也并不是什么富二代,他是自己一手创立的公司,前面7年一直都是盈利的,后面的12年全部都在大额亏损!

    那么,亏损了这么多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呢?

    又是什么原因让他年年这样亏损却仍旧不申请破产呢?

    这其中到底又有着什么样的猫腻呢?

    也许其他的警察查到这里会觉得满脑子的浆糊,搞不明白这其中的问题,但是任三郎却是从小耳读目染,虽然他没有专门的去选修什么经济学,但是作为白鸟财团的继承人,他对这些东西不可能一窍不通。

    这样的亏损有两种情况。

    一是:为了逃税! 在企业负债经营的时候,是可以进行一定程度上的避税的,这会大大的减低企业的运营成本,世界上的很多企业也不乏在负债经营下,通过合理避税而完成大逆转的例子。

    但是,更多的却是通过负债进行违法的逃税!逃税和避税是完全两种不同的概念,他们之间的税款也有着天壤之别。

    二是:洗钱! 企业进行了大规模的洗钱活动,这样高额的负债很有可能就是在洗钱的过程中慢慢积少成多的。朝冈実岭的建材公司总体上来说还是一个颇具实力的公司的,一般的地下洗钱活动是不会经手这样的实力派公司的,他们通常都是利用皮包公司洗钱,因为那样,皮包公司一跑路,就什么线索都不会留下来了。

    但是,如果真的是朝冈実岭的建材公司进行的洗钱活动的话,那么数额将会非常之巨大!巨大到是那些皮包公司所不能比拟的地步!

    因为很有实力又名声很好的朝冈実岭,几乎是不会受到专门的调查的,这也确保了他们洗钱的顺利进行。

    任三郎目前就只有这两种看法,任三郎本人自然是偏向第二种!

    因为如果仅仅是逃税的话,应该不需要年年都亏损那么一大笔数目,而如果是洗钱的话,那么就可以理解了。

    所以任三郎的目光自然投向了这幕后的故事。

    朝冈実岭是为了谁洗钱呢?

    这很容易理解,看看他是被谁灭口的,就是为谁工作的!

    连连的亏损事实上已经引起了税务部和商业部的注意,甚至任三郎在调查中也注意到,好像上面的确派人下来准备查这件事了。

    然后,这个时候,朝冈実岭被枪杀了!

    所以,任三郎几乎就可以确定,朝冈実岭就是被黑衣组织灭口的!

    因为,这么多年,朝冈実岭知道的太多了。

    黑衣组织是不会允许知道这么多的人,还活在这个世上,给他们造成麻烦的。

    任三郎几乎已经理顺了这个案子了,但是问题是没有证据,而且就算有证据是否能够真正的实施抓捕也是一个难题。

    所以任三郎又重新将目光投向了高木他们的调查进展。

    要是高木他们发现了,有确定的监控拍到了那两个黑衣人的话,那么就算是铁证了。

    只不过,不知道,黑衣人会不会真的那么不小心...

    任三郎在吃完午饭回到办公室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桌子上有一只百合花。

    任三郎有些奇怪:“这是谁放在我桌子上的?”

    阵平一脸坏笑:“是一个快递小哥送来的呢,是不是你的粉丝送你的呀,表白什么的最有爱啦~”

    任三郎瞪了阵平一眼,无奈的笑了笑,然后拿起那只被包装的很精致的百合,到是真的很漂亮也很香。

    任三郎闻了闻,很清冽的香味,不由自主的划出一个微笑。

    在这样疲惫的时候,有人送来这样一束他最爱的花,也算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了吧?

    但是,在靠近看这束花的时候,任三郎突然发现里面有张小小的纸片,任三郎的眉头皱了起来,将里面的小纸片轻轻的拿了出来。

    纸片上的字狂放不羁:做事小心点!已经满城风雨了!枪打出头鸟!——琴酒。

    任三郎脸上的笑意慢慢的不见了,他当然了解琴酒这个字条的意思,因为调查工作打草惊蛇,所以已经有人对他不满了吧...

    枪打出头鸟...枪...狙击枪...

    任三郎慢慢的将字条捏在手里,拳头紧紧的握紧,他很感激琴酒,当他准备毫不留情的将目标都对准了黑衣组织之后,琴酒却还念着他的好,给了他这样的讯息...

    这样的情谊,他白鸟任三郎记住了。

    随之而来的,还有任三郎内心涌起的愤怒!

    他明明多次的嘱咐过,要小心,要谨慎,哪怕进度慢一点,也要尽量的不要打草惊蛇!无数次的重申这个案子的危险性,这都是耳旁风么??!

    结果呢?结果就是对方已经准备要直接除掉他了!!

    如果没有琴酒,没有琴酒这点心软的话,他估计已经去地狱发火去了!!

    “任三郎,你怎么了?”阵平一直都在看着任三郎,本来是想要知道点八卦的,结果看到的就是任三郎越来越难看的脸色,所以担心的问道。

    任三郎深呼吸了一下,扯出了一个笑容:“没什么大事...阵平你不用担心。”

    但是,越是压抑这样的愤怒,任三郎就越觉得胸腔里那股气出不去!

    任三郎抿了抿唇,转头说道:“等高木回来了,让他来找我!”

    “是!”

    任三郎说完就回到了自己单独的那间办公室,他需要冷静冷静。

    阵平看着任三郎的脸色有些担心,他了解任三郎,要不是什么大事的话,他不会那么失态的,所以直接起身也走进了任三郎的办公室。

    “任三郎,你没事吧?是高木惹你生气了么?他是新人啦,做事肯定毛躁了点,你大人有大量,不要和他计较啦,别气坏了自己。”阵平安慰着任三郎。

    任三郎扯了扯自己的领带,叹了口气,在阵平面前他还可以放松一下:“是,我可以允许新人犯错,我也知道苛求一个新人不对,但是人总有私心...!”

    阵平看着任三郎这样浮躁的样子,也皱了皱眉头,担心的问:“是出什么事了么?”

    任三郎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阵平也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可以相信的人:“我不是正在负责那件狙击案么,已经有了一些进展了,我就将在案发地点那边的监控搜查交给了高木。”

    阵平挑了挑眉:“他搞砸了?”

    任三郎笑容冷冷的:“哼,他大张旗鼓的,生怕人不知道似的在调查!”

    阵平闻言皱了皱眉,这的确是有些...过于毛躁了:“怎么了?出事了?”

    任三郎的手心里依旧握着那张纸条:“你知道的,我有一些消息的渠道,对方已经盯上我了。”

    阵平的心剧烈的一跳,瞪大了眼睛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任三郎的面部神经更加的紧绷了:“那个凶手的组织,准备杀鸡儆猴了!”

    阵平显然也被这个消息弄的有点心慌意乱,无措了一会儿,压低了声音问:“是文麿那边的消息么?可靠么?”

    阵平知道文麿的背景,也知道文麿的网络很宽泛,不管白黑道,总要给他们面子的。

    任三郎垂下眼,默认了阵平的猜测。因为他又不能说出来是对方的杀手头子给他递的消息...阵平误会是文麿也好。

    阵平也显得更加焦躁了:“那任三郎怎么办?你是不是有危险?”阵平的声音 都要带着哭腔了,任三郎的确是他很看重的朋友,从小一起长到大,20多年的交情,这多不容易?

    朋友有很多,但是这样纯粹的友情有几个?

    成人世界的友情添加了太多现实的色彩,只有小时候的友谊还保持着那样无暇的样子。

    任三郎看着阵平着急的团团转的样子,心里的怒气到是消了下去,心里也感觉暖暖的,这是朋友啊...

    “你不用太担心,只是传来了些模糊的消息,我也不是什么都不做的坐以待毙,而且对方也不一定就真的会对我出手,文麿那边也会尽力周旋的,没什么大事,我就是生气高木做事的不谨慎!”

    “这一次因为是我,我的能量能够勉强的避免这样的事,那要是别人呢?”

    阵平松了一口气,然后点了点头说道:“高木的确是犯了错,但是你这边也没什么名正言顺的理由,毕竟你不能将你的消息来源说清楚,你要是过于苛责高木,反倒是对你不好。”

    任三郎暖暖的笑了笑:“我知道你是为我考虑,我现在也不是那么生气了。至于高木...哎,多看着点吧。”

    阵平也笑了笑:“等我帮你收拾那小子!”

    任三郎撅了撅嘴,有些不忿和撒娇:“要狠狠的收拾才可以!”

    作者有话要说:不冒泡泡的孩子是坏孩纸哦~

    坏孩纸的话,透明就会不爱你了呢~

    透明本来想断更一天的,但是还是没忍心...你们这群坏孩纸...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柯南]龙套的美腻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清澈透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澈透明并收藏[柯南]龙套的美腻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