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兴唐闲人 > 第50章 孙远遥的保荐

第50章 孙远遥的保荐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桂海川和孙远遥要来探望唐鹰,难道苏容还阻拦得了?

    从来都听说青楼笑脸迎人,就从来没有听出过青楼往外赶人的——尽管两人并不是来*,自然是只能迎,没有送的道理。更何况孙远遥及桂海川这样的人,苏容得罪不起,也不想得罪。皮肉生意也是生意,和气生财这个道理用在青楼比用在其它生意上还更合适。

    聪颖如她,自是知道自己身份地位,她不过是有些手段的老鸹,智计上或许有过人之过,地位却是低得不能再,说一千道一万仍是个老鸹,所以纵然心中万分不愿,仍是强打精神绽出笑脸告诉桂海川和孙远遥唐鹰的位置,然后一脸苦恼的转着手里的茶杯,只盼着那不省心的小药罐子能让自己省心些,别再爆出什么其它的本事来。以前她厌烦唐鹰是个目高于顶的蠢货,现在倒巴不得他越蠢越好。得一场毛病竟然长智慧了,她也想得这种毛病……

    双鱼拎着茶壶在旁边一直忍笑,苏容见了不免撒气在她头上,嗔道:“你还笑?没见我头疼得紧吗?”

    双鱼嗤的笑出声来,道:“卷姨,我是真的觉得好笑。”

    “哪里好笑了?”

    “咱们开的是百花楼呢,那两位,特别是孙远遥,三番五次的来咱们楼里的目的居然不是找姑娘,而是找小子!难不成小药罐子比姑娘还好看?”

    苏容一愕,末了忍不住也喷笑不止,笑道:“记得我没转行开小倌馆啊。”

    双鱼很不厚道的道:“若是卷姨转行开小倌馆的话,就唐家小郎的模样,仔细修整修整,成为咱们小倌馆里的红牌只怕也不难。”

    “混说!”苏容嗔骂了声,忍不住笑得更厉害,唐鹰带来的麻烦让她一肚皮的火气也消了不少,道:“别在后头乱编排他,小药罐子背后的人连我都得罪不起。”

    双鱼吐了吐舌头:“我不也是只在你面前说笑一下而已。再说了,小药罐子的脾气好得很,就算我当着他的面子说,他顶多也只是和我一起哈哈大笑而起,才不会治我的罪。”

    “哦?”苏容来了兴趣,原先她只知道那家伙恶迹斑斑,如今倒是看不懂他,便问:“他很好相处?”

    双鱼点头:“很好相处。起初我也当他是个大恶人来着,后来瞧着又不是。最近我、大宝还有他,三个人经常在一起玩耍,我觉得那人挺不错的。虽然有时候他喜欢口花花的胡说八道,却从来没有对我动手动脚,而且前阵子我身子不适,他还自告奋勇的帮我洗衣裳来着。而且他对大宝可好着呢,这可不是恶人的作派。”

    身子不适是大姨妈来了不适合沾冷水的意思,苏容明白,只是不解那家伙怎么变得这么体贴了,连小女儿家的事都懂。

    “不是呢。”双鱼连忙解释:“是我一摸冷水就直打颤,正好大宝和他过来,看见了后以为我着了凉,就帮我搓衣服。”

    “他?搓衣服?”苏容觉得末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双鱼又笑:“就是。我一看就知道他没干过这种活,洗衣裳跟打坏人似的,好好的一件衣裳,活生生被他搓出几个窟窿眼来……话说是搓衣裳,结果他自己的衣裳溅得比盆里的衣裳还要湿。”

    噗!

    苏容又笑,眼前恍惚看见唐鹰一脸怒气的与泡在盒里的衣裳搏斗的模样。是了,他这样身份的人,以前哪里洗过衣裳?而如今,他却肯因为双鱼身体不舒服而十指沾上阳春水……再回想刚才脑里闪过的场景,竟觉得那家伙有些可爱起来。

    似乎有些明白了还香为什么会对他另眼相看的原因,如今就连自己都是越来越看不懂他了。混世小魔头与百花楼里机灵活现的小茶壶,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他?只能叹果然是一样的米养百样的人,大宅门里出来的人,便是一个小小少年都不好揣摩。

    “卷姨,我和他们玩到一处不打紧吧?”

    苏容恍然回神,看着面前的小姑娘天真单纯的眼神,叹了口气:“不打紧。正好盯着他一些,要是发现他有什么闯祸的苗头,火速回来向我禀报。”

    “哦。”小姑娘应了一声,心里头纠结了。到时候那家伙要是真闯了祸,自己是帮他呢,还是帮卷姨?手心手背都是肉,这事儿真真让人犯难。

    -

    -

    “……从此,百雪公主和白马王子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孙远遥和桂海川一掀门帘的时候正好听到这么一句结束话。然后两人不禁吓了一跳,只见得那茶水间里堆满了姑娘,少说也有二十来个,嗑瓜子的、梳头的、拿着书卷扮才女的、抱着乐器类似于乐娘的,全一副洗耳恭听状,听得津津有味。

    猛然间看到这么多女子扎堆,鼻端嗅到迎而而来满鼻的脂粉气息,孙远遥下意识觉得不妥,往后倒退一步,还没来得及放下门帘,就听那群姑娘七嘴八舌的问道:

    “亲个嘴就亲醒了?是仙术吧?”

    唐鹰答:“聪明。正是魔……呃,仙术!”

    “仙术?指不定是亲得很用力,吸醒的!那可是天下第一的大美人,哪个男人见了不会摇身一变化作狂蜂浪蝶?”

    “白雪公主为什么要嫁白马王了?嫁给七个小矮人多好,只有他们才是死心塌地的喜欢她。”

    “蠢,放着英俊潇洒的王子不要,反而选小矮人,那是白痴才会干的事。”

    “就是,就是!王子多好啊,跟太子差不多吧。都是有权有势那种男人,关键还多金。”

    “一个王子多金,七个小矮人多精,左拥右抱都还剩下五个备用,好像也不坏。关键是他们都真心喜欢她。”

    听到后面唐鹰才听明白了,此精非彼金,禁不住一脸囧相的黑了脸,说这话的姑娘得多奔放才会这么想。

    又有姑娘道:“不是说后母比白雪公主大不了多少岁,也非常年轻,且还那么漂亮,是天下第二的美女,王子当时就该全部娶了。照我说,那后母一心想杀了白雪公主,指不定是因为吃醋。”

    “有道理。照我说那王子真不够聪明,他应该统统娶回家,白雪公主做正妻,后母做平妻,反正男人三妻四妾正常得很。”

    唐鹰听得越发脸黑,简单是被雷得外焦里嫩。好好一个纯洁的爱情故事,被这帮没节操的姑娘无下限吐槽后严重跑了调。

    白马王子两个一起娶,先娶女儿再娶母亲?虽然是后母,没血源关系……但这什么跟什么啊!难道晚上左拥右抱的大被一盖,早上起来的时候叫左边这位夫人,叫右边那位岳母?这位姑娘,人伦那些都不说了,你敢不敢不要这么重口?

    孙远遥在外面听得瞠目结舌,青楼这地方他确实来得少,现在才知道里头的姑娘都是这般的……纵是他满腹经纶,现在也想不出个合适的形容词来。

    正门里门外都焦头烂额之间,忽听一个姑娘小声惊呼:“啊,孙……孙大人?!”

    第一个时间,所有姑娘被全体点了会定住身体不能动的那个穴位,集体僵硬。而后她们又同一时间被解穴,看书的看书,抱琴的抱琴,没书看没琴抱也拿衣袖半遮面,在袖后露出个恰到好处的含羞带怯笑容,只露出如同剪剪秋水样的又眸。便在这么一瞬间,又是花香满阁,莺莺燕燕各显芳姿,仿佛刚才的彪悍事情从未发生过。

    孙远遥麻木着一张脸,机械的冲各位姑娘打了声招呼:“各位姑娘好。”然后僵硬的脑子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他是向前迈好,还是往后退?还是往后退,还是往后退呢?

    唐鹰也瞧见了孙远遥和他身侧老脸震惊的桂海川,从没有哪一记得像现在这刻一样,他无比高兴这两人的出现。

    “孙大人!快请,里面请,来,这里坐。”兴奋之下,唐鹰没考虑过在茶水间待客妥当不妥当这个问题。

    青楼女子哪个不擅长察颜观色?众女也是个个机灵,此时不走肯定是白痴,当即虽是莲步轻移,那迅速却比中箭的兔子都要快,迅速跑了个干净。

    孙远遥摇头苦笑,上次的事因为有着这帮姑娘大力帮助,他对她们还挺感激,是以不免印象大好。如现冷不防踏足以前未曾踏足过的茶水间听见这些,看到众位姑娘在人后与众不同的模样……别的不说,以后再若是有人相邀至青楼,他怕是兴趣缺缺。

    唐鹰也看出孙远遥一脸患了假性阳萎的便秘表情,只觉得心有戚戚,颇有同病相怜的感觉,不由得对他印象大好。都说男人三大铁为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他与孙远遥被害得估计以后都办法嫖娼,这算不算另类的铁哥儿?大家都是被害者啊……

    逐拉着两人坐下,道:“桂老和孙大人来找我何事?”

    茶水间里只有一张桌子,凳子却是不少。孙远遥也不是个讲究的穷酸,很是随意的借着先前的凳子坐下,又请桂海川坐下,开门见山的道:“平安,我可否唤你平安?”

    叫都叫了,现在却来问。

    唐鹰觉得有趣,口里道:“都行。”

    孙远遥大致摸出了唐鹰直来直去的性子,不愿与自己喜欢的少年兜圈子,开门见山的道:“平安,你救了我的事无比为报,就由我做到中保,保荐你到长吉先生身前学医可好?”

    唐鹰顿了楞了,怔怔的看着孙远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兴唐闲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大叔无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叔无良并收藏兴唐闲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