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赫卡探案集(GL) > 4矿铲与血色冥币(三)

4矿铲与血色冥币(三)

作者:瓶子里嘀妖精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地府微信群:我的老公是冥王活人禁忌阴阳鬼探影视世界游记摸金传人太古剑尊不能说的秘密阴阳鬼探之鬼符经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赫卡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同情,只是稍稍停止问话,给了几位警官安慰那妇女情绪的时间,尔后又继续道,[在你们结婚的这些年里,有没有碰到过什么奇怪的人,或者遇到过类似的事情?]

    [没有,真的没有,我们生活一直挺好的,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我老公是个很老实的人,我实在想不到为什么会有人这样对我们家。]

    [嗯,那今天就这样吧。] 赫卡起身将搭在沙发边的外套穿起来,萧警官等人也跟着站起来收拾东西准备一起离开,我们走了门口,赫卡突然又停住脚步,回身问道,[对了,你老公的肺不怎么好吧?什么病?]

    妇女先怔了怔,接着点头道,[对,他的身体一直不怎么好,特别是肺,药不能停,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病,我不识字,他也没跟我说过。]

    赫卡叹口气,[你晚上记得将门窗关好,孩子不要离身,尽量别出门,出门也别去偏僻的地方。]

    说罢,她便走出了屋子,我们剩下的人都跟着离开,我临走前看到那个女人悄悄抹眼泪,萧警官走在最后,道过别便替妇女人将房门关好。从四楼下到三楼,他便迫不及待的来到赫卡身边,小声的说,[怎么样?找到什么线索吗?张队说很可能是刑事案件,听你刚才问话的意思,似乎也觉得是?]

    面对萧警官的急切,赫卡两只手插`在羽绒服口袋里,微卷的发梢随着她下楼的步伐规律的轻轻颤抖,极为从容的回答,[有九成机率是,如果再找到些线索,大概可以百分百确定了,而且,结果并不乐观,人很可能已经被害。]

    萧警官拧起眉,从赫卡的左后方换到了右后方,[连你都说是,那就八`九不离十了。在矿铲上我们提到了不少指纹,除了放在刘家的那两样东西,我们能用的线索很少,要查矿铲和冥币的来源无异大海捞针,物证科的鉴定结果又要几天后才能下来,开案情分析会时给出了几种方向,一种是拐卖儿童,一种是绑架勒索,还有一种是仇怨报复,孩子失踪九天,大人失踪四天,依然没有任何勒索信息,调查发现刘建民除了收到矿铲和冥币外没有受到过其它任何威胁,他银行存款并未有异常,绑架的机率似乎不大。最可疑的是,刘建民在孩子失踪后拒绝报警,还有他种种奇怪行为来看,我们觉得熟人作案可能性非常大。刘建民的老婆是个全职主妇,对他老公在外面的事情一概不知,通过社会关系走访调查,刘建民为人虽然不错,但做生意难免产生摩擦,我们筛选了几个嫌疑对象,一个是和他有生意竞争关系的梁斌,一个是叫陈锐军,是个好吃懒做的无赖,之前在他店里打工,后来被他辞退,曾扬言要报复,还有几个也是曾经与刘建民闹过别扭的,正在对这些人跟踪调查。你觉得有没有可能是熟人拐走孩子,或者是其另有情妇,为逼婚将孩子带走,然后给刘建民暗示,刘建民在与之交涉的过程中产生冲突,结果发生意外?]

    [指纹只是一种能验证你推理的东西,现在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关于这件事的所有调查笔录我刚刚都看过了,把那个叫吴有全的人的联系方式和地址给我,现在没办法给你们任何意见,我也还需要找更多能证明我推理的证据,可能今晚会给你些信息。哦,对了,你们继续你们的调查,但是最好派一组人来24小时暗中保护这对母子。]

    [吴有全?那个人身上好像没有查到疑点,你的意思是,嫌疑人还会继续作案?]

    [你们按你们原来的思路调查,我有我的方法。我感觉这事还没结束,为以防万一,最好如此。]

    [如果是你的感觉,那就不得不当作线索来考虑了,我们会派人在附近暗中监视的。]

    听到萧警官的话,我微微讶异,看来赫卡在警界的地位相当的高,否则又怎会单凭她一个直觉便决定了一组警察的行动。

    我们走到楼下,萧警官将赫卡提到的那个叫吴有全的人的联系方式写在纸上,赫卡只是借着他的手看了看,并没有接过来,萧警官只好将纸条留给了我。赫卡说要再在这里多想一想,萧警官等人便坐上警车先行离开了。赫卡轻轻呼着气,嫣白色的烟缓缓自她嘴角流出,这是冬日里特有的景象,刚才我始终没敢再讲话,赫卡不高兴时的表情仿佛还能重叠在眼前,怎么说呢,她是个长得蛮漂亮的女人,但不是大众审美的那种漂亮,反倒有种坏人脸的感觉,又鲜少有什么表情,若是不怎么讲话只觉得有些冷漠,但不高兴拧起眉的瞬间莫名有一种很强的凌厉感,会使人不禁感到害怕。仍陌生的接触令我还摸不透赫卡在工作上的习惯,所以,不知道现在我能不能和她交谈。

    赫卡仔细观察着这小区四周的环境,大约又过了五分钟,仿佛才记起我的存在,转过头来对我说,[车上副驾驶座前面的拉缩格里有相机,去取来,也许会用到。]

    [是。] 那蓦然的略微带着命令的语气让我习惯性的绷直身体,差点对赫卡行了军礼,也许是看我的反应很好笑,我隐约听到赫卡用鼻子轻轻嗤了声,她眼神柔和了些,可还是没有表情。

    我自嘲的边摇头边小跑回车里拿来相机,随着赫卡绕刘家那幢走了一圈,最后她在一侧停下,仰头望向楼上,[那里就是刘家吧。]

    [嗯] 我也抬头看去,这一侧是整栋楼窗户的朝向,刘家的窗户就在头顶不远处。我正呆望着,赫卡竟然走上前去看了看一楼的外嵌式钢筋防盗防然后向上攀爬!对,我没有看错,赫卡就在光天化日之下爬上了别人家的防盗网,动作还十分敏捷。

    这一侧几乎每家人都安装了防盗网,只是样式不同,有些是外嵌式,在墙壁外突出一块,在下面铺上层木板,形成一个小阳台,再在防盗网上方用一大块塑合板制了个防雨层。有一些防盗网则是直接在窗户上焊上封条,比较简单。

    赫卡攀爬的一楼是外嵌式防盗网,二楼则是封条式,二楼窗户旁有一个小的水泥实底空调架,上面已经没有空调了,但看形式,借着踏上那个空调架便可以攀上三楼的外嵌式防盗网,四楼就是刘家,同样是外嵌式防盗网,不过看起来和其它人家的一样旧,甚至生锈,应该不是最近装上去的。

    这种防盗网几乎为小偷形成了一个天然的阶梯,只要身体条件好且有胆量,想爬上几楼都可以,如果哪一家没有安装,无论住在几楼,恐怕都很容易遭殃。

    赫卡爬到一楼防盗网上面后好像发现了什么,看了许久,然后扭身叫我把相机递给她,我也是攥着防盗网蹬着墙壁努力向上伸胳膊才把相机递了上去,就看她在那里认真专注的不知道在拍些什么。

    这时,开始有人注意到我们,大白天踩到别人家防盗网上去,想不被注意都难。有人走过来问我在干什么,我一时语塞,尴尬得不知如何回答,眼看着人越来越多,已经大约有七八个,都觉得我们不是好人,有要围攻之势,而且一楼那家人也察觉到动静,站在窗里问怎么回事,我情急之下冲动的脱口而出说那是我妹妹,脑子不太好使,我正想办法让她下来。

    赫卡刚好拍完照,正准备沿着二楼继续向上爬三楼的防盗网,听到我说的话,她动作有极短暂的停滞,扭过头来看了我一眼,那眼神似乎有些惊讶又有些...说不出的意味深长,我心虚的别开眼不再跟她对视,她倒是也没说什么,又继续迅速的向上爬去。

    下面人开始议论纷纷,有的说要报警,有的甚至冲着赫卡喊话,像哄小孩一样想把她骗下来,我一边不断的劝说那些比我这个当“姐姐”的更着急的好心群众,一边在想接下来该要怎么办,结果再一转眼,赫卡已经从上面稳稳当当的下来了。

    面对众人惊讶又不解的目光,赫卡没有做任何解释,径自朝车子走去,我敢肯定我有一瞬间在那张鲜少表情的脸上看到了不屑,一个有身份的侦探被人说成是智障,换作谁大概也不会高兴吧。

    我一面跟那些人道歉一面快步随着赫卡离开,暗暗担心自己会不会被老板炒掉。

    回到车上,赫卡把相机丢给我,然后驾驶汽车驶离了那个小区,最初的几分钟我们都没有说话,后来又是赫卡先打破沉默,[觉得我的行为很奇怪?]

    [没..我只是太紧张,不知道怎么跟那些人解释,我不是有意要那么说你的。] 我坐得直直的,小心的捧着相机。

    [说我脑子不好使,你还是第一个。]

    [我...]

    我正想再做解释,赫卡却又开口道,[今天的事件你是半路插`进来,肯定一头雾水,方才不让你跟我说话,是因为我思考的时候不喜欢别人打扰,你若有兴趣,现在刚好有时间可以给你大致讲一讲事情经过,顺便理一理我自己的思路,也许你还能为我提出些好的建议。]

    [嗯,我有兴趣,我会认真听。] 我原本与新老板相处好不容易才放松下来的心情,又由于刚刚的状况而再次紧张起来,不过她肯把事件讲给我听,倒真的很符合我的愿望,人总是有好奇心的,一无所知还好,一知半解时那种心情最让人难受。

    [刘建民今年39岁,做建材生意,六天前,也就是11月9号,他来找到我,说他今年5岁的大儿子失踪三天,希望我能帮助他把人找回来,我见到这个男人时第一感觉虽不能说是形同枯槁,但他脸上那种惊惧过度的病态让我印象深刻,他长得很是苍老,看起来像四五十岁的人,一直慌恐不安的坐在我面前,除了说希望我能帮助他找儿子外,说得最多的便是不要报警,然而在我寻问更多细节信息的时候,他却并不配合,也没有告诉我关于有人在他家门口放了矿铲和冥币的事,甚至在有些地方还说了谎,一个人是否说实话几乎从表情就能分辨得出,我当时就断定他其实知道是谁带走了他儿子,只是出于某种原因,没办法找到那个人,所以才迫切的希望有个人能够替他找到那个人,但是那个人是谁以及带走孩子的原因他却不能透露,或者说很可能牵涉到一些他不愿被人知道的内`幕,这也正是他不愿报警的原因。这种事件虽然不难,但通常很麻烦,那时前任搭档已经离开,我的生活处于一片混乱,正为找新的搭档和不饿死自己而焦头烂额,所以拒绝了他。就在今天,我接到萧明的电话,刘建民也失踪了,他是在四天前失踪,失踪两天后他老婆报警,警察经过调查在他店里的一个本子上发现了我的地址,便打电话来询问线索,也邀请我来协助调查这案子,接下来的事情你刚刚都看到了,怎么样,有什么想法?]

    我低下头尽量迅速的将赫卡所讲的信息和我刚刚听到看到的事情综合了一下,不太确定的说,[既然你觉得刘建民知道是谁带走了孩子,加上他后来表现得那么害怕,还有被放在门口的那两样东西,我觉得很像结怨报复,也许萧警官刚刚提到的那几个人里面的某一个就是犯人。]

    [复仇的总方向是对的,但是那些警察选错了时间段,等下再说,到了,下车。]

    说着,赫卡已经动作迅速的拨了钥匙下了车,我赶紧跟了下去,走了几步发现相机还握在手里,只好把它挂在脖子上。看看四周,我发现这就是刚才萧警官记在纸条上的地址,不知赫卡是以前来过还是方位感过于优秀,她很快就找到吴有全的建材店。

    店里有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以为生意来了,便迎上来问我们想看些什么,赫卡说,[请问你是吴有全吗?]

    男人有些意外,点点头道,[是啊,你们是...]

    赫卡伸手在羽绒服口袋里掏出了一本东西,我探头一看,居然是一本警官证,她说,[关于刘建民的事情,想再找你了解些情况。]

    提到刘建民,吴有全立刻明白是什么意思,赶紧把我们让到店里面,[好好好,进来坐吧。]

    现在这个时间,店里基本没什么生意,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所以吴有全配合我们的热情比较高,他为我们倒了两杯热茶,也坐下来,[警察同志,找到刘建民了吗?之前我知道的都对你们说了,还有哪方面想要了解?]

    作者有话要说:QAQ和母上吵架,泪目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机之神局贩妖记大漠苍狼:绝地勘探大漠苍狼:绝密飞行阴阳鬼探山海秘闻录我当道士那些年伏藏师阴阳鬼探之鬼符经蔷薇花之夜:封灵师的血色档案

赫卡探案集(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瓶子里嘀妖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里嘀妖精并收藏赫卡探案集(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