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赫卡探案集(GL) > 24消失的笔友(九)

24消失的笔友(九)

作者:瓶子里嘀妖精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地府微信群:我的老公是冥王活人禁忌阴阳鬼探影视世界游记摸金传人太古剑尊不能说的秘密阴阳鬼探之鬼符经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赫卡微微的抽抽鼻子,眼睛扫了扫四周,轻声道,[在外国有科学家专门来研究人的表情,其实也是一种心理学,叫微表情,人脸有43块肌肉,能组合出一万多种表情,这些表情和无意识的肢体动作能将人的所有心理情绪表露无疑,你想一下子全部学会是不可能的,不过倒是可以说说陈萍老公今天的案例,我问他的第一个问题是“你们夫妻住在这里多久了”,他没料到我会问这个问题,眼睛一直看着我,下意识的生硬重复我的问题“我们夫妻住在这儿...”,这是典型的说谎反应,眼神并没有中断与我的交流,说明他没有在回忆,生硬重复问题是他下意识的想拖延时间去决定该说几年,而到了第二个问题“你知道你太太有笔友的事吗”,他给出的反应看似像是不耐烦,其实却是想隐蔽真正的紧张和不安,他五指微微伸直并拢贴在一起不断挥动要我们离开,是一种有意识的拒绝手势,反应出的心理就是不要再问了,显然我的问题是他之前没有预料到的,所以也不可能事先想好该怎么回答,他迫切的希望我离开来保护他自己,以免说出不合逻辑的谎言。]

    我听完傻傻张着嘴巴回想了好久,[原来还有这种说法...我平时都没注意到这些。]

    赫卡哼笑一声,[心理学的东西可不是靠教条来学习的,同一种表情或动作在不同的情景之下会有很多种解读方式,所以需要时间和经验的磨练。]

    [嗯,感觉特别神奇,好有趣。哎,那这么说,陈萍老公之前所说的话会不会也都是说谎?] 那个男人既然卑鄙的陷害陈萍,必须会对很多事有所隐瞒,我又开始回想在赫卡离开时,陈萍老公与苏菲的谈话,但是,完全没有办法做出任何推断。

    [他说的话我都有听到,至于是否是实话,等下回去我还要跟苏菲讨论一下,心理学方面那家伙才是专家,而且今天我们离开后,他们在医院的事情我也得去了解。]

    我听了她的话,赶紧看下表,已经八点四十多了,连忙说,[你不早点说还有事商量,那还散什么步,快回去吧。]

    说着,就把她往回拉,还加快了脚步,赫卡个子很高,要跟上我的步伐毫不费力,她还有闲心打趣道,[可乐,我有没有说过,你严格的时候特别可爱,让人很想欺负你。]

    [呸...你不气我能死吗?] 我狠狠的啐了一口,这家伙是个混蛋!

    [可乐,雪花落在你睫毛上也很漂亮。]

    [闭嘴!] 我怒道,可是脸颊却微微发热,眨眼时,真的有感觉到睫毛上那种湿湿的凉意。

    耳边传来赫卡低低的笑声,我忍不住想,今晚要不要把她踢到床底下去睡呢...我是踢呢?还是踢呢?还是再多踢几脚呢?

    我们回到宾馆,赫卡直接去找苏菲,我则先回房冲凉洗漱,然后把带来的电暖宝充上电,自己爬到床上钻进被窝,被子里凉凉的,好像赫卡的肌肤,我缩在里面一动不动,用自己的体温与之抗衡。过一会再把电暖宝塞进来,这样子,等到赫卡回来,被窝里应该就是暖暖的了,希望晚上能让她不至于被痛醒,好好的、安稳的睡到天亮。

    直到十一点多,赫卡才从苏菲那里回来,她回来时神态轻松不少,看来苏菲给她提供了很多有用的消息。我困得眼皮直打架,揉揉眼睛撑着说,[赫卡,要不别冲凉了,都这么晚了,天还冷,洗洗脸就来睡吧。]

    [你快睡吧,别管我了。] 赫卡轻柔的说,然后拿着浴巾和睡衣进了浴室,听到里面传来哗哗的流水声,我只好翻个身趴在床上,这种姿势压得胸很难受,能让我减轻些睡意。

    很快,赫卡就冲完凉出来,她没有洗头发,所以直接关掉大灯就上了床,屋子里只剩下光线微弱的壁灯亮着,一股暖湿湿的清新香气袭来,我侧回了身子,在她躺好后用胳膊撑起些伸手给她那边的被子掖好。

    赫卡无奈的说,[你已经把被窝弄得跟夏天似的,还想把我裹成木乃伊么。]

    我白了她一眼,[给我好好受着,你今天是第二天,明天可能就好很多了,最近几天不能凉着。]

    赫卡微微撅着嘴,眼神无辜的盯着我,我本想不理她,可是看她那样子又不忍心,叹口气,[要不,把电暖宝拿出来,我搂着你睡。] 被窝里的温度确实过高,连我都觉得有些热,这样子赫卡可能晚上也睡不好。

    赫卡轻笑一声,[可乐真是心软。] 她自己动手把电暖宝掏出来丢到一边,然后向我挪了挪,又嘴贱的加了一句,[这可是你主动要求抱我的,我没占你便宜。]

    [......] 我又好气又好笑,拿她没办法,随着我们更加熟悉,赫卡邪恶的本性就逐渐展露出来,没事就喜欢在嘴上打趣我,好像已经看透了我的个性,越来越能欺负人。

    赫卡枕着我的手臂,我能感觉到她的温度,总算是像一个正常的恒温动物该有的体温,她的呼吸愈发平稳,不再有动静,许是已经入睡,我这才安下心来,闭上眼睛,很快就没有了意识。

    再睁眼,已经是第二天清晨六点半左右,我的生物钟很准时,赫卡仍在我怀里安睡,环在她脖下的手臂已经麻木得没了知觉,我开始发愁要怎么办,不想这么早弄醒她,可是我又必须要起床,好早点下去给赫卡准备早餐。

    纠结了一阵,我不得不小心翼翼的从赫卡脖颈下抽出自己的手臂,尽量放慢动作,一点一点往外挪,好在这宾馆的床很软,我微微用力向下压,能挤出些缝隙来容我手臂滑动,轻轻的弄了许久才终于把整条手臂都抽了出来,手臂一直被压得不过血,突然血液顺畅,那种瞬间的麻痛感觉让我不禁发抖,咧着嘴缓缓下床,试着活动活动手指。看赫卡依旧沉浸在梦乡之中,舒了口气,蹑手蹑脚的到浴室,用小水流洗脸刷牙,在里面把衣服换好,然后拿上房卡轻轻的出了门。

    这次,那家饭馆的老板很容易的就允许我到厨房去给赫卡他们准备早餐,收的钱也比昨天低了些,凡事只有开头难,相熟之后都很好讲话。

    等早餐全部做好之后,我跟老板要了几个外卖餐盒,都打包回去,天气凉,不如让他们在房间里吃。

    回房后发现赫卡已经起床,正在看着手机,我把早餐摆到桌上,又去叫苏菲起床,苏菲听说我做了早餐,立刻高兴的来了精神,不过她和赫卡都建议我不要去叫褚老和陈萍,因为那两人年纪比我们大,又是久别重逢,昨晚陈萍情绪波澜起伏较大,现在还是让他们好好休息,睡到自然醒为好。

    我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人家肯定不会喜欢吃我做的东西,只有赫卡和苏菲才这么给我面子。

    我们三个人一起在房间里吃着,苏菲不停的八卦昨晚我和赫卡同房的过程,我是不知道要怎么应付她,只顾着低头吃饭,赫卡跟她你一句我一句的扯皮,插科打诨没个正经。

    等我们吃完早餐,把东西收拾好,已经是早上八点五十多,赫卡要带着我继续去盯梢陈萍老公,还让苏菲留下来陪着褚老和陈萍,苏菲笑嘻嘻的不满抗议,赫卡没理会她的不正经,凑上去与她耳语几句,苏菲笑容依然漾在脸上,但眼神却透出了些严肃的意味,她点点头,倒是没再多说什么。

    然后我和赫卡就开车离开宾馆,回到陈萍的居所,如昨天一样,把车停得很远,然后步行到附近。

    等了一会儿,赫卡让我继续在这守着,她说她有些事情要办,如果这期间陈萍的老公出来,那我就悄悄跟着,然后手机与她联系。

    我点点头,看着赫卡离去的背影,她今天早上的气色明显比前两天要好,走路的姿势和气势都很精神,想来肚子应该不怎么痛了,再熬个两三天就一切正常。

    昨晚下的雪轻薄的沉积在各个角落,未经人的践踏之处一尘不染,我闲来无事,伸手捧起一摊,由于掌心的温度过高,我甚至来不及欣赏那晶莹剔透的美,它们便很快便融化成水。

    若是换作赫卡,雪花一定在她掌心安然绽放,因为那双手总是找不回人类该有的温度。

    不禁又想起昨夜再次拥着她入睡的感觉,淡淡的香味里好像带着与生俱来的凉意,柔软的身体蜷缩着,仿佛脆弱的婴儿。她在我的怀里,我好像得到了一种满足的安慰,睡得极其深沉,这样想来,也不知是我温暖了赫卡,还是赫卡给了我安全感。

    冷风拂过,空气里溢满冬雪的香气,我一个人守在那里许久,不见陈萍的老公出门,也不见赫卡回来,正想着该不该给赫卡打个电话时,忽然瞄到有两个人从陈萍住处的楼里走出来,仔细一看,不正是陈萍老公和昨天见过的那个娇小女人么。

    我顿时紧张起来,看看手表,已经十一点一刻,刚好是午饭时间,大概他们是要外出吃饭。我不敢分心,远远的跟在他们后面,那两人手挽着手,亲昵甜蜜,很明显是一对情侣。

    边盯着梢,边用手机拨下赫卡的号码,很快就听到她的声音传来,我压低声音说道,[赫卡,她老公出来了,和昨天那个女人一起出来的,他们晚上应该是住在一起了。]

    作者有话要说:QAQ昨晚就想更的,结果*抽到后台打不开,泪目。下午有2更捏XD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机之神局贩妖记大漠苍狼:绝地勘探大漠苍狼:绝密飞行阴阳鬼探山海秘闻录我当道士那些年伏藏师阴阳鬼探之鬼符经蔷薇花之夜:封灵师的血色档案

赫卡探案集(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瓶子里嘀妖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里嘀妖精并收藏赫卡探案集(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