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赫卡探案集(GL) > 41倒立的圣经(十三)

41倒立的圣经(十三)

作者:瓶子里嘀妖精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地府微信群:我的老公是冥王活人禁忌阴阳鬼探影视世界游记摸金传人太古剑尊不能说的秘密阴阳鬼探之鬼符经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等我们两个都冲过凉爬回床上已经十点多,今晚非常冷,虽然刚刚冲过凉,赫卡进被窝时还是有股寒气窜到我这边来,她不会是在冲凉的时候还把水温调到不高不低吧,我伸手一摸,果然那家伙的爪子微凉,一点没有刚刚冲过热水澡的暖意。

    [前几天不太冷也就算了,今天这气温,你就不能把水温调高一点?] 我心里顿时恼火起来,在她躺下后撑起身子将她另一侧的被子仔细掖好,然后握住她凉凉的死人手。

    赫卡在这种时候通常挺乖的,不会挣扎和反抗,听话的轻轻靠近我,闷闷的嘟囔道,[水太热好难受嘛。]

    我无奈的发现她身体也不暖,最后干脆胳膊环过她的脖子,搂着她睡,还忍不住念叨,[你能活到这么大可真神奇,怎么没冻死。]

    [因为生物都有求生本能啊,我觉得体温下降超过极限的话就会适当暖和一下的。]

    她居然还能大言不惭的跟我谈论生物的求生本能,好像在显摆她也有生存常识一样,我真想一脚把她踹到床底下去,不过倦意令我实在懒得继续修理她,不爽的哼哼几声,便闭上眼,保持着这种把她搂在怀里的姿势入睡了。

    结果次日清晨醒来,我惊奇的发现,原来是我搂着她的姿势不知何时变成了她搂着我,一睁眼就正对着她柔软的胸前,鼻尖几乎贴了上去,我一张嘴再合上就能咬到她...

    我小心又尴尬的悄悄抬眼,发现赫卡依然沉睡,这才松了口气,轻轻下了床换好衣服,再回身看她,还是觉得羞愧极了,这夜晚的几个小时倒底是怎么度过的,居然能产生这翻天覆地的变化。

    清晨的脑子本就稀里糊涂的,现在越想头越大,我放弃的进厨房做饭,动作都是极轻极小心的,因为屋子特别小,没有客厅,厨房和床只隔了一道旧木门,稍大点的动静就有可能吵醒赫卡。

    虽然这么小心,可等我做好饭再次打开厨房门时,赫卡还是已经醒来了,并换好衣服坐在饭桌边。

    [是不是吵醒你了?] 我把粥锅端到桌子上,抱歉的问道。

    [没关系,就这么大点儿地方,很正常。] 赫卡注意力都在锅里的皮蛋粥里,对于这些琐碎的生活细节不甚在意。

    我回厨房再把鸡蛋和小菜拿过来,[洗脸刷牙了吗?]

    [嗯。] 赫卡点点头,握着筷子瞅我。

    [那快吃吧。] 我对她那一头睡得跟鸡窝样的长发实在看不过眼,转身找来木梳让她边吃边给她梳头发,这样已经不是第一次,赫卡还挺习惯的,不忘挑剔的跟我说要我把辫子扎高一点,我好笑又好气,倒仍是按照她的要求一一做好,这才坐下来吃饭。

    赫卡将鸡蛋夹成两半,把蛋黄较多的那一半放到我碗里,我轻轻说了声谢谢,想起昨晚姿势的变化,咬着筷子踌躇一阵,赫卡见我不吃,关心的问道,[怎么了?]

    [呃,昨天晚上...我是不是睡觉不怎么老实?]

    [呵,你是不是搞不明白怎么一早起来变成我搂着你了?]

    我没好意思直接问,赫卡倒是很坦然,听她这么一说,显然她知道倒底是怎么回事,[对啊!怎么搞的?]

    赫卡喝了一大口粥,带着笑腔说道,[被子真的太厚,你搂着我像火炉一样,我半夜实在难受,而且想到你明早还得比我先起,胳膊在我脖子下抽出来多麻烦,就悄悄帮你换了个姿势。]

    [.......] 我开始还挺感谢她为我着想的,后来才反应过来不对劲,[那你就把我胳膊拿出来就行了,各睡各的,干嘛非要搂我?]

    赫卡盯着我看了几秒,试探问道,[你...介意?]

    [不是介意,瞎说什么,介意干嘛肯搂着你。] 我怕她想歪,赶紧说,[我是不明白怎么会变成这样。]

    赫卡旋即放松下来,戏谑的说,[这个嘛,之前总是你搂着我,我得偿还你嘛。]

    我顿了几秒,终于明白她是在取笑我,气得在桌下踢她,[你就会欺负我!]

    赫卡干笑着摆手道歉,[好啦,我错了,别闹了,你快吃吧,都快凉透了。]

    我白她一眼,但也真的听话的开始吃饭,这么尴尬的事情明白经过就好,不宜深聊。

    吃过饭,把碗筷收拾好,赫卡便带我出门,她边走边教我看地图,细细讲解S市区域划分,然后我们乘坐公交车,在赫卡的帮助下,我已经记下不少公交车站的名字,而且昨天找房时也了解许多小区和街道的名字。

    我们一路四处看四处逛,宛如是S市一日游,其实相当轻松,中午她还领我去一个小吃街,她是不太愿意吃外面的东西,但却很照顾我的感受,和赫卡在一起,总是有一种即使为她再累也甘愿的感觉,因为她待人的体贴和温柔如同摄魂香般噬人心灵。

    下午,我们逛到一个商业区,赫卡说这是这里很出名的地方,许多年轻周末或假日都会来此逛街,所以必须要熟悉。

    正走着,她忽然停驻脚步,看着远处人流中的某一点,收起手里的地图,顿了一会儿,说,[可乐,那边有几个人是那天圣主教的教徒,你注意点。]

    [嗯,我知道了。] 赫卡这么一说,我立刻紧张起来,全神戒备,以防自己出现纰漏。

    我们继续往前走,并且有意接近那几个人,赫卡悄声告诉我不要主动有任何举动,只是走过去就好,当我们与那些人只距离十几米时,他们却先一步向我们打招呼。

    [哎?这不是前天那对姐妹吗?嗨!还记得我们吗?]

    说话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我没有赫卡那么好的记性,快速瞧了一圈,只觉得有几个人眼熟,应该都是那天聆听布道的教徒,居然能在这里遇上,也算是有奇缘。

    [嗯,记得记得。] 赫卡朝她们笑了笑,[你们今天也是出来逛街的吗?]

    [不是,掌事身体不舒服,我们出来给他卖些药,因为最近天气太冷,便准备再给他买些衣服回去。] 另一个女人热情的说,[你们这两天怎么没去?我们天天都有讲经的集会的。]

    听对方提到这个话题,赫卡脸色即刻一暗,露出哀伤的表情,顿了须臾才说,[这几天有些事,没时间去。]

    [怎么了?] 那几个人相互看了看,其中一个试探的问道,[是不是...因为和你男朋友的事?]

    赫卡微微皱眉,看向那个人不语,那人连忙说,[你别误会,我们教众之间是不会有秘密的,那天你们的事李静都告诉我们了,李静就是那个带你进来的女人。]

    赫卡黯然了沉默一阵,摇摇头道,[算了,没关系,反正我们彻底分手了,我们这几天搬了新家,我把工作也辞了。] 她说着说着,好像又要哭出来一样,我轻轻拍拍她的后背,体贴的安慰着。

    那些教众见状纷纷上前握住赫卡的手抵住心口,关心的说,[珊珊,别这么难过,不是你的莫要强求,向神祈祷,神一定会庇佑你的。] 接着就在劝赫卡的同时,极力拉拢我们再去听教。

    这些人还真是过分热情,超级自来熟,不过看他们的动作,我大概理解了之前那掌事说话时会将圣经抵在胸口这举动的含义,在圣主教里它应该意味着真诚、尊重或神圣。

    赫卡有些为难的看着他们,再看看我,犹豫了会儿,说道,[那....好吧,反正我现在也心烦,你们什么时候回去,我们一起去。]

    [你们有东西要买吗?] 其中一个女人反问道。

    [没有,我们就是出来散心的。] 赫卡很低落的说。

    [那就跟我们一起啊,我们有车,买了衣服就回去。] 在热情的簇拥下,我跟赫卡加入了他们的行列。

    和这些人进一步深入的交往,发现他们确实如同教义上所说的,亲如一家不分彼此,那种不把自己当外人的自来熟便缘于这个原因。鉴于我和赫卡对于他们还不了解,对方都很自觉先做自我介绍,其中有一个人让我印象比较深刻,是个叫颜歌的女孩子,之所有会印象比较深除了因为她和我们年纪相仿之外,还由于她个头相对我来说实在太娇小,目测大约只有一米五几的身高,模样秀气可爱,天生的娃娃脸。

    随着逛街时聊天,我才得知这些人有的还是有工作的,但有的已经辞职每天去圣主教听经,据说还有拖家带口总动员的,真是极尽疯狂。

    最后,他们给掌事买了件上千多块钱的羽绒服,然后一起坐车回去,共有两台车,是教徒的私家车。

    车上那些人也开始打听我和赫卡的事情,基本都是赫卡在答,我脑子也没闲着,拼命回忆之前曾提到过的信息,随时准备应答。

    终于,有人突然向我发问,[丝丝,你感觉话很少耶,你姐姐现在辞职了,你呢?]

    我微微笑了笑,[我还在工作,这几天请假陪她。]

    赫卡轻轻握住我的手,叹口气说,[我妹妹性格比较内向,但是是个特别好的姑娘,多亏有她在我身边。]

    我抿抿唇,和她坐得近了些,没有言语,赫卡教我,有时表情和动作比语言更有说服力。

    旁边的人见此情景也没有再追问我什么,我们到达那山下,又一路步行向上,也许是每天爬山路习惯了,大家脚程都很快,连娇小的颜歌都不曾有半分喘歇。

    到达山顶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半多,看到我们出现,掌事微微一笑很是欢迎,在听完商业区的巧遇后,更是重复几次“有缘”二字。赫卡向他微微鞠躬,表示感谢,我们和上次一样坐到最后听他布道。

    这一次,掌事不时的轻咳,下意识的微微皱眉,背驼得更深,病态非常明显,每每他露出不舒服的感觉,底下教众神情都很紧张和关心。赫卡直直盯着那掌事,我看不出她在想什么,只能继续把戏演好。

    由于上次的册子并没有带过来,有教友又给了我们一份,大家对于新来的成员都很照顾,仿佛我们已经加入了圣主教般。不是说我已经被洗脑,但是单纯的从感觉上来讲,我真的觉得这里的氛围很温馨,人与人之间热情真诚,像一个大家庭。

    晚上,布道结束后,掌事穿上教徒为他买的羽绒服再次来到我们身边,还有许多教众都围过来,掌事询问过我们这几天的变化,接着以神的名义给予赫卡安慰,赫卡又开始运用她那高超的演技把一众人骗得团团转,先是压抑,转而低泣,最后实在忍不住似的抱着我放声大哭起来。

    大家赶紧你一言我一语的劝她,但言论里总是离开不主神,不忘神的仁爱。我搂着她轻声摇哄,过了很久,赫卡才止住哭泣,红着眼边抹眼泪边抽喘道,[谢谢...谢谢你们...]

    这时,有人开始说服她加入圣主教,最初一个人提出,到后来大家七嘴八舌的都这么说,我才知道舆论的力量有多可怕,能瞬间形成一种难以抵抗的压力,仿佛思维都无法正常思考,只能被别人牵着走的感觉。

    赫卡左看看右看看,一脸拿不定主意的模样,不久,便被彻底攻陷,答应愿意入教。

    掌事蓦的缓缓握住赫卡的手,动作相当圣洁,没有任何猥`亵的意思,他另一只手拿着圣经抵在心口,语气真诚而舒缓,[杨珊珊,我以神的名义允许你加入圣主教,你要对神发誓,将一生忠于神,敬爱神,绝不背弃,并将你的所有奉献给神。]

    赫卡看看他的手,顿了少顷,抽抽鼻子还带着哭腔的说,[我发誓,我将一生忠于神,绝不背弃,并将我的所有都奉献给神。]

    她一说完,旁边的人便都在高兴的恭喜赫卡成为他们的一份子。接着,目标似乎就转向了我,他们开始游说我也一起加入,成为众矢之的的感觉并不好受,特别是现在还处于危险的伪装境况之中,我可没有赫卡那种天衣无缝的演技,一刹那间紧张得鸡皮疙瘩爬满后背,寒毛都竖了起来,但表面上还得故作淡定,尴尬的笑笑,[我...就不用了吧,我还得上班,不能天天来。]

    [哎呀,不用天天来呀,我们这儿也有上班的呢,只有你心中有神就行.....] 轰炸式的新一轮袭击又上演了,我脑子里运转得飞快,表情无奈的听着,看看赫卡,假装为难一会儿,最终才答应下来。入教仪式和赫卡的一样简单,掌事的手很瘦,握着我时都觉得好像是贴着骨头一般。

    在我们两个都入教后,掌事又为我们举行了一个简短的欢迎仪式,说是欢迎仪式其实就是所有人都站起来,右手抵在心口,跟随掌事一起念祝祷词,为我和赫卡祈福。

    我第一次见识这种场面,偏西方的祝祷词和这佛像下香火味浓重的寺庙格格不入,可由于每个人都显得那么认真和虔诚,气氛非常的庄重,自然而然的衍生出一股神圣味道,仿佛这里就是那宽阔明朗的教堂。

    仪式结束,大家还不烦麻烦的一一向我们自我介绍,人数太多,我听完其实也没记住几个,但这些事应该难不倒赫卡。

    之后又折腾许久,教众们这才纷纷散去,下山路上,大家还围在我们身边聊天,使我紧崩的神经得不到一刻松懈,一直到回了租住的房子,我才缓过劲来,整个人坐在床边心脏“呯呯”撞得厉害,不停的大口呼吸。

    [可乐,刚才真是辛苦了。] 赫卡的眼睛还因方才的恸哭而红肿,但神情显得若无其事,轻松的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无力的摇摇头,[他们怎么这回这么热情,一刻也不得放松,特别是入教那阵,我生怕自己的表现出错。]

    [大概是上次我们走后他们有商量要把我们拉拢入教的事情,所以这次便不肯放我们再走,若不热情的制造气氛,人们怎么会有头脑一热的感觉呢。]

    我不禁扶额,感叹道,[我可真佩服你,演得那么轻松逼真,眼泪说来就来,你不知道我这边紧张得胃都痉挛了。]

    赫卡哼了哼,[你以为我想?累死了,今天的发展真是出乎预料,不过好在没有白忙,有些收获。]

    [收获?是指我们都入了教吗?]

    [不全是,还有些其它的,等我验证后再告诉你。] 她“大”字型仰躺到了床上,沉默一阵,可怜巴巴的瞅我,[可乐,我们晚上好像还没吃饭...]

    大概是知道今天都很累,所以赫卡没有直接说要我去做饭,我唉叹口气,[等着吧,我去做。] 虽然疲惫,可是给她做饭我是没有任何怨言的,毕竟这是我的工作,而且我也不希望有我在身边时还让赫卡挨饿或是生活不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机之神局贩妖记大漠苍狼:绝地勘探大漠苍狼:绝密飞行阴阳鬼探山海秘闻录我当道士那些年伏藏师阴阳鬼探之鬼符经蔷薇花之夜:封灵师的血色档案

赫卡探案集(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瓶子里嘀妖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里嘀妖精并收藏赫卡探案集(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