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赫卡探案集(GL) > 52倒立的圣经(二十四)

52倒立的圣经(二十四)

作者:瓶子里嘀妖精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地府微信群:我的老公是冥王活人禁忌阴阳鬼探影视世界游记摸金传人太古剑尊不能说的秘密阴阳鬼探之鬼符经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赫卡瞧了两秒,呵笑一声,[聪明的女人。]

    我们看着她,完全没有头绪,赫卡用指尖弹弹那轻薄的纸片,[她之所有选那句话,不仅是为了把我引到这里,更是为了迷惑他人,若这句话落在主教那些人手中,他们会和你最初一样觉得是在□纪,就算有人解出了真正的答案,能找到的也只是这几个字母而已。]

    我英文不太好,对着纸片上的字母连联想和思考的方向都没有,[赫卡,你明白了这些字母的意思?]

    [我之前提到过曾经和她合作,那时因为案件需要和她建立一个只有彼此能读懂的隐秘交流模式,我懒得弄太麻烦,就和她约定数字临近的单双数对调,临近字母对调,例如1其实是代表着2,同样2其实是1的意思,3代表4,依此类推,相应的,a代表的是b,b其实是a,这种意义对调的方式看似简单,其实具有很大的偶然性,有无数不同的组合,如果不明白的人去解,也要费上不少时间,刚刚那句话我试着用过这种方式,结果没有用处,可是这几个字母,它告诉了我东西在哪里。] 赫卡如此笃定的语气,证明一切她已了然于胸。

    原来是彼此约定好的密语,我赶紧依着赫卡说的方法去转换这几个字母的真正意思,可由于智商有限,在心里一个一个默念字母表,半天也没能理顺和它们对调的字母是哪些,倒是颜歌反应很快,想了想便说出,[lilith!她想写的其实是lilith!] 她说完目光忽又暗淡下来,[可是,这又是什么意思]

    赫卡迅速将纸片搓成一小团递到颜歌面前,眉梢微挑,[你吃了它,我就告诉你。] 那神色并不似玩笑,我和颜歌都很吃惊她的这突兀且无礼的要求,赫卡却半点没有觉得自己过分,指尖揉了揉变成小球的纸团,漠然的等待着颜歌的回答。

    我几欲开口想要请求赫卡不要在这种时候恶作剧,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她做事一向有她的理由,这一次赫卡肯帮颜歌便已是为了我,她原本对圣主教之事就有种唯恐避之不及的感觉,为我至此,我最好不要再得寸进尺。

    颜歌以为赫卡在故意让她难堪,她咬着牙恨恨的瞪着赫卡,不过颜歌人长得可爱,所以即使生气似乎也没有什么气势,反而像极了卡通。

    赫卡冷冷的催促道,[答案要不要,随你。]

    面对近乎冷血的赫卡,颜歌再恨亦无用,她猛的抓过纸球,一下子便塞进嘴里狠狠咽了下去,然后深吸口气,[现在行了吧!]

    赫卡满意的点头,拉开椅子悠闲的坐下来,[ok,首先,lilith是犹太教神话中的人物,传说她才是世界上的第一个女人,是亚当的第一个妻子,但圣经中真正提及她的地方却几乎没有,唯一一处便是以赛亚书的三十四章第十四小节,我记得在西伯莱原版的《圣经》中原文是Wildcats shall meet with hyenas, goat-dell to each other;  there too Lilith shall repose, and find a place to rest. There shall the owl nest and lay and hatch and brood in its shadow .翻译过来是旷野的走兽要和豺狼相遇;野山羊要与伴偶对叫。夜间的怪物必在那里栖身,自找安歇之处,它将和猫头鹰一起,在它们的黑暗巢穴里孵化。]

    又是圣经,还夹杂中英文,难为我听得云里雾里,脑子根本转不过来。

    [又是字谜游戏?] 颜歌显然和我一样,听不懂那是什么意思。

    [艾琳留下的线索都不能单纯的用任何密码去解读,要联系我们所处的环境来看,这段话里代表着账本的所在地,其中夜间的怪物指的就是lilith,它必在那里栖身,而走兽、豺狼、山羊、猫头鹰,难道你们不觉得熟悉吗?] 赫卡墨色的瞳望向我,似乎透着某种期待。

    我最初仍茫然不知,这些动物是指庄园四周的森林么?想了想觉得不靠谱,既然是账本所在地,又是赫卡能去的地方,那就一定是这五栋楼之内,那么...动物...蓦然的!我突然开了窍,[是申命记!!我们布道会场的那个走廊!!]

    经我一说,颜歌也立刻想起来了,布道主会场的走廊上摆放着许多黑铜动物雕像,赫卡所说的那些动物全部在列。

    赫卡轻轻拍手,眼角带笑,[我就说可乐一向聪明,那个走廊里猫头鹰的雕像刚好在狼和山羊中间,也就是所谓的旷野的走兽要和豺狼相遇;野山羊要与伴偶对叫。夜间的怪物必在那里栖身。而黑铜的材质更是符合最后一句“它将和猫头鹰一起,在它们的黑暗巢穴里孵化”。不出意外的话,账本在猫头鹰雕像里面。]

    [原来如此,聪明的应该是艾琳吧,能想到如此巧妙的线索。] 对于她的赞扬,我只觉得羞愧。

    [她在教内这些年,又爬到如此高的位置,想必是已经对各个版本的圣经研读个通透,西伯莱原版与我们手中这本在这一段的翻译上有略微的不同,线索落在圣主教人手中,他们也很难找到这最后的关键钥匙,艾琳这一题当真出得漂亮。] 其实从一早的言谈间就能看出,赫卡对艾琳是十分欣赏的,多年前那一次她们的共事经历肯定非常愉快。

    [可是,她这样不怕连你也看不懂吗?如果她是写给你看的,这样未免太冒险了吧。] 颜歌似乎对这个答案不太确信。

    [你是在怀疑我的知识面么?] 赫卡的目光瞟到颜歌身上,瞬间变得锋利,不悦的意味很明显,她向来不喜别人轻视她的能力。

    颜歌抿抿唇,没有接着这一话题,而是转言道,[既然已经找到答案,那我们就快去申命记吧。]

    [可以去,但在那之前,还有条件要和你谈谈。] 赫卡手肘撑着座椅扶手,指尖支在下巴上,微扬着脸庞,一种无言的嚣张和傲慢尽显无疑。

    [这种时候,你还有什么条件?!] 颜歌似乎已经对赫卡忍耐到极致。

    赫卡鼻间轻哼,[你似乎没有搞清楚现在的状况,我没有任何义务要帮你做什么,而现在我帮了你,难道不该得到回报么?]

    [好,我有什么可以回报给你的,你说。]

    [我要带她离开这里。] 赫卡指尖向我挑了挑,[原本还要带走另一个人,但现在情况有变,由你取代那个人,得到账本以后,你要和我们一起武力突围。呵,说得直白些就是,你要掩护我们离开这里,我可以保证替你将账本送出去。]

    [武力突围!你疯了吗?这些人的枪简直可比一个小型部队。] 颜歌一脸的震惊。

    [不然呢,和死去的那个一样在这里苦熬几年等机会么,颜小姐,这场游戏你从参与进来的那天开始就没有活路,与其白白搭上性命,不如送我们一个顺水人情,好歹我能替你完成些心愿。这不是在跟你商量,你可以把它看成是命令或威胁,如果你反对,那我们就索性撕破脸,都不要好过,看最后谁先死。] 赫卡的话忽然狠得全然留一丝余地,甚至让我从脚底冷到头皮,我说过她不悦时透出的凌厉气息会令人由心底的恐惧,可现在,她所散发的气息已不止是凌厉,更多的却是一种阴狠之意,轻浮的神态中仿佛掩藏着如同杀手般的戾气。

    我心一颤,赫卡帮颜歌究竟是为了我,还是她从最初就想利用颜歌当逃走的踏板?猜疑是可怕的瘟疫,眼前的赫卡陌生得如同初见,也许,我亦从未熟悉过她。

    其实颜歌真的如赫卡所说,没有太多选择的余地,相较之下,她比我们更像是砧板上的鱼肉,只能任人宰割。她只得点头同意,生与死真的由不得她做主。

    接下来赫卡布置了各自的任务,抢枪和装备,抢车,拿账本,我被分配到了拿账本,直到这一刻我都还没意识到接下来到底会出现什么严重的后果,有些事靠想象和做心理预备是无用的,不到真正发生的那一瞬,永远也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恐怖和灾难。

    正值中午,教众都在休息,也有些人不愿午睡在民数记周围散步或是到申命记祈祷,我们迅速离开利未记,兵分三路,我强作镇定的晃到申命记,虽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但心脏的跳动似乎快要超过负荷,我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抖得厉害,慢慢来到布道会场的长廊,我失望的发现会场内的人不少,走廊里也时常会有人通过,根本没机会下手。我不敢徘徊太久,若无其事的踱进会场,坐到最后一排,低下头做出祷告状,心脏快要从我嘴里跳出来,我焦急得脑子不停飞转,企图找寻一个能让我不被人留意的靠近猫头鹰雕塑的法子,这一刻我恨极了自己的愚蠢,如果是赫卡应该能很快找到办法吧,为何要将如此重要又困难的任务交给我,如果我做不到怎么办?

    怎么办?该怎么办......我快把自己逼疯,可办法依旧没有想出,时间在悄无声息的溜走,我越来越慌乱,心底已经有个声音在告诉我,完了...我把一切搞砸了...

    蓦的,一阵枪声传来,会场里开始有骚动,又过几秒,大家纷纷跑出去看发生了什么事,我立刻随着众人出去,一定是赫卡她们出事了,这时,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楼外,为了清楚发生什么事,人们纷纷朝楼下跑去,我终于找到机会,迅速跑到猫头鹰雕像前用力去搬,果然雕像是能够被抬起的,与底座拆开后,从下面看雕像里面是空的,伸手进去掏,立刻就碰触到一个软软的东西,拿出来一看是本册子,再伸手进去,里面已经没有东西,我来不及翻看册子内容,边将它塞进衣服里边抬腿向楼下跑去,外面已经越来越吵,我铁定是拖了后腿。

    跑出去后发现,教众们全部躲在门口不敢出去,再抬眼一看,赫卡和颜歌开着车在与守卫纠缠,我来不及多想,迈开脚就往她们那边跑,赫卡见我出来赶紧将车开过来,所谓枪林弹雨我算是第一次了解其真正意义,就在我即将上车的瞬间,肩膀像是被什么狠狠撞了一下,脑子里马上闪过一个念头,我中枪了!但没时间想更多,我一屁股坐进车内,车门关上的瞬间恍惚有一种死里逃生的庆幸,大口呼吸着,感觉身体僵冷无比,这时左肩膀才传来一阵灼痛,我扭头看去,厚厚的外衣裂开一道口子,血已经从里面渗透出来。

    我不知道子弹有没有嵌在体内,甚至连稳稳的把伤口捂住也做不到,车子疯狂的颠簸着,赫卡几乎是以神阻杀神佛阻杀神的气势将车飞到了庄院的门口,颜歌亦不再反击,耳畔不停响起呯呯声,却没有子弹能击入车内,似乎是有防弹性能。

    “哐”的一声巨响,赫卡生猛的撞开大门,毫不犹豫的向前冲着,颜歌从副驾驶座上回过头来,[账本拿了到吗?!]

    我点点头,高度紧张的情绪似乎抑制了伤口的疼痛,但我根本没办法讲话,喉咙好像被锁住般,只能不断汲取氧气。

    [你受伤了!] 由于我穿的是浅色衣服,颜歌顿时发现了我身上越来越明显的血色。

    我艰难的摆摆手,示意她没事,车子倏的狠狠一颠,赫卡显然为此分了心,我听到她喑哑急切的声音,[伤在哪里?!]

    我捂着胸口拼命吸气,努力的想张嘴说话,声音却始终憋在嗓子里,如同失语,颜歌见状赶紧替我答道,[是肩膀。]

    赫卡不再讲话,颜歌也将注意力重新放到了后面的追兵上,车子不停摇晃,我也回过头去看后面,几辆车紧紧咬着我们,没有丝毫要放松的意思,赫卡对道路并不熟悉,显然是占着下风,路途曲折难行,犹如我们的未来,简直九死一生凶多吉少。

    肩膀的血腥味和黏腻感,伤口的痛楚,拼命摇晃的车身,一切好像与死亡越来越近,此刻我的脑子却出奇的平静,再没有一丝混乱,不是不害怕,而是怕到极致,身体冰冷得可怕,反倒冷却了下来,物极必反大概就是这个道理吧。我回头从后面去看赫卡的侧脸,此时的她冷峻无比,狠咬的牙根让颚边肌肉紧崩,余光中甚至能看出杀意,我恍然觉得她仿佛濒临暴走的危险野兽,恐怖得让人战憟,气压越来越低,暴风雨前最后的安静,闪电前最后一缕柔和的霞光。

    猛的一阵天旋地转,车子遭受剧烈撞击,我整个人顶在了前面的座椅背上,满眼金星,听到前面赫卡狠狠咒骂了一句,再看前挡风玻璃,原来是车子撞上了大树,这也怪不得赫卡,本来这森林里就没有专门行车的路,她又不熟悉还得开得飞快,能安全跑出这么远已经要感激赫卡高超的驾驶技术了。

    她想倒车再行已是来不及,后面几辆车堵住去路,从里面走下来的人个个手持枪械,枪口直直对着我们这边,“我要死了”这是我脑子里唯一的念头,活了这么久从没想过我最后的结局是死于枪口下,简直好像在拍电影。

    赫卡在前面长长冷叹口气,此时她手中也握着一把锃亮的枪,沉默几秒,她淡淡的说,[你们都不要下去,待在里面。]

    说罢,她竟一个人打开车门走了下去,我觉得她疯了,也许我也疯了,因为我想都没想就跟着直接下了车,我看到赫卡眼里的无奈,可是我也没有退路了。

    她微蹙着眉心慢慢走过来攥住我的手,颜歌也从里面走了出来,我以为接下来就是互相的扫射,然后千疮百孔的死去,可没料到对方并没有人开枪,赫卡没有一丝惧意,没有人说话,不一会儿,后面又来了一辆车,大祭祀等教内高层人物从里面走下来,这一次,他看着我们的眼神没有日间的圣洁亦没有夜间的猥琐,是一种莫名的不敢相信的目光,他走到最前面,站定,[您是赫小姐吧?]

    赫卡冷冷的说,[是。]

    听到肯定的答案,大祭祀更加的吃惊,脸色不自然的奇怪,他顿了顿,接着说道,[赫小姐,圣主请您回去一叙,赏个脸吧。] 同时做出“请”的手势。

    赫卡牵着我淡定的随他走去,有人过来想缴赫卡和颜歌手里的枪,谁知赫卡竟一抬手,将枪口顶在了那个人的脑门上,气氛顿时又紧张起来,数把枪口指着我们,我看向他们,发现那些人好像比赫卡还要紧张,大祭祀赶紧道,[赫小姐,没必要弄得如此不愉快吧。]

    [你觉得我会把枪给你,做刀下鱼肉吗?] 赫卡斜眼睥睨着他,语气狂傲。

    大祭祀沉默一阵,居然退让,[好,我相信您不会乱来,请吧。]

    赫卡这才带着我和颜歌乖乖上了他们的车回去,我被这莫名的情况弄懵了,不知所措,而赫上车后第一件事就是来察看我的伤势,伤口附近被她一弄,不禁让我痛得倒吸凉气,她看完后轻轻的拍抚我的背,[没事,还好只是擦伤,不要怕。]

    我扭头看她,赫卡望着我的眼眸里全是那让人甘愿溺死的温柔和心疼。

    作者有话要说:假期最后一天tat,5555555,好想继续宅在家,泪目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机之神局贩妖记大漠苍狼:绝地勘探大漠苍狼:绝密飞行阴阳鬼探山海秘闻录我当道士那些年伏藏师阴阳鬼探之鬼符经蔷薇花之夜:封灵师的血色档案

赫卡探案集(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瓶子里嘀妖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里嘀妖精并收藏赫卡探案集(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