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独步江山 > 第十九章 百花丛中藏龙蛇

第十九章 百花丛中藏龙蛇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秋菊翻浪,芬香扑鼻。

    朱门未合,很显然,来者自进。

    镇西王偏爱花草之物,这‘百花园’为其珍爱之物,定是有人看守,一路走来,虽未瞧见,刘希却明白先前的石桥处便藏着兵卒甲士,若是闲杂之徒,怕是进不了那幽静的竹林小径。

    所以能走到这石阶之上,便是镇西王所邀之人,而刘希到了此处,已初识这‘百花园’奇异之处,岂有立而不前之理?

    不做多想,他便拉着看呆了的吴双儿往园内走去,待走了进去,走过秋菊圃间的细石小道,才发现园内花草繁多,更有不少珍奇异物,即便是在深秋时节,亦是勃然而放,娇艳动人,可谓天下少见。

    正走着,耳边传来吟诵之声,寻声望去,园内四周有着不少身穿长衫,头带方巾冠帽的书生士子,三五成群,摇头晃脑,说着自以为傲的佳句妙文。

    原来今日前来的并非只有他们。

    刘希心中暗自道了一句,也不去管那些卖弄自己的读书人,带着吴双儿寻了一处安静之地,欣赏起身前的红花绿草来。

    而马绣则是仰着头,轻摇纸扇,一副翩然若雅的模样,稍后,见无人朝他望来,急忙收了纸扇,走上前与正在惊叹四周花草稀奇之处的刘希道,“玉生兄,眼下该如何是好?”

    “此话何解?今朝兄,我与双儿不是陪你来此处了么?”

    见到如此多的文人墨客,马绣定然是觉得自己毫无出彩之处,遂慌了神,而刘希怎能错过这打趣他的机会,因而头也未回,轻笑着应了一句。

    跨步上前,马绣挡在了他的身前,开口哀求起来,“玉生兄,你也看到了,今日镇西王除了邀请你我之外,还有这些读书人,他们之中,哪个不是读破万卷之书,诗赋张口就来?我马今朝有少本事心里还是颇为清楚,自是难以与他们相提并论,如此说来,怎还能让镇西王另眼相待?”

    马绣正说着,那吴双儿突然小手放在嘴前,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来,稍后便听身后院墙内传来谈笑之声。

    “德仪兄,你何须这般的谦逊?整个信阳城有谁不知道德仪兄才学横溢,又是一表人才,必定要在明年科试中夺得那解元,继而再轻而易举的摘下那状元郎。”

    此话一落,顿时引来数人附和,皆是称赞之言,似乎所说之人才学之高,天下间再无敌手。

    这些可笑的读书人,要么就为了那莫须有的风骨故作清高;要么就趋炎附势奉承谄媚,做不得理会,心中暗笑着,刘希又是朝随风摇曳的花草望去。

    那群人还未离去,仍在说着讨好的话儿,而被唤作德仪之人也终于开了口,“诸位,你们这是要折煞杭然了,我不过是平日里多读了几卷经书,哪有这般的神奇,不过说起科试,倒还是有些把握的。”

    似乎是要说着自谦的话,可是语中全无半点客套内敛之意,极为的张狂,仿若他便是先前几人所说的那般,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这目中无人的气势,倒是让人不喜。

    刘希很是厌恶,但那院墙内的几人却是丝毫不在意,免不得又是一阵溜须拍马之言,这番看来,此人家世倒也是非富即贵。

    “德仪兄总是这番的礼让与人,杭大人深得王爷信任,而他日德仪兄中了状元,平步青云,扶摇直上,必定能被王爷招为东床快婿,抱得美人归啊!”

    “是极,是极,到时候德仪兄可别忘了我等才是。”

    又是几声极力谄笑的附和,听得马绣血脸色铁青,握着扇子便要上前,走过那缀满绿意的月亮门,想要一看那院墙内究竟是何人。

    见他这番,刘希忙拉住了他,“今朝兄,不可鲁莽行事。”

    此刻,马绣已情种李茗,自然是听不得别人说这些话来,气血上来,或许会大打出手,如此一来,免不得产生些纠葛。

    双手紧紧握着纸扇,马绣涨红着脸,继而一甩袖子,蹲在了身旁的台阶前,而院墙内的声响仍是继续着,几声得意的轻笑后,便又听一人出声道,“对了,四方兄,这两天城中守卫似乎森严了不少,莫不成是出了事情?”

    “除了汉国的奸细前来生事,又能出什么事情,这倒是让我爹忙得不可开交,昨夜更是在营中未归,所以一大早我就跑了出来,不然耳朵要被我娘磨出茧子来。王爷也真是,我信阳城铁桶一块,那汉国的奸细怎可能进得来,这不是搞得人不安生么!”

    “不得乱语,四方,你这话且不说王爷知晓后会怎样,被你爹听到了,你也得剥一层皮,好了,时辰也不早了,你我还是早早过去,免得王爷在那等候。”

    那杭德仪话落,便听得惊呼求饶之声,稍后,一行人说笑着,便走了远去。

    倒也是听到了有些用处的东西,刘希暗自思量着,原来信阳城看似与寻常并无二样,暗地里却已经风声鹤唳,兵卒调遣,搜索那夜行刺李茗等人的幕后主使,并应对着西汉的来犯。

    看来这镇西王倒是沉得住气,这种大事竟也不动声色,果然是的胆识过人之辈。

    正当刘希在暗自想着,却见那马绣猛地起身,“玉生兄,你可要帮帮绣,镇西王所看重之人,必定才思敏捷,舌吐莲花,马绣一人怎能敌得过,还请玉生兄助我啊!”

    此刻,马绣满是焦急忧虑,手抓着刘希的袖口,似乎他不答应,便不会放手,别无选择,只得点首应道,“你且放心,今日我与双儿便是你的书童侍女,定然不会让今朝兄失了风头。”

    听得这句话,马绣像是吃了定心丸,而一边的吴双儿却是小手捂嘴笑了,“马公子,双儿出身孤苦之家,做侍女倒也是适宜,只是我家公子做你书童,那可是屈才的很哩。”

    那马绣随即连连道谢,看得吴双儿又是痴痴的笑了起来,见她这般,刘希心中颇为欢喜,至少小丫头开始逐渐忘却了哀伤,不再是整日泪水涟涟。

    说笑间,便见昨日去客栈寻他们的王府管事从远处走来,“诸位原来在此处,倒是让小人好一阵的找,王爷已经到了园内,还请两位公子移步。”

    “有劳了,我家公子这就去,还请前方引路。”

    听得这话,那管事眼中生出丝许的惊诧,先前在客栈的时候,刘希与马绣同桌而坐,言谈举止间并无主仆之象,怎如今变成了主仆?

    不过刘希眼下穿着曾经吴双儿买来的黑麻布袍,脚踩青丝履,腰间的玉环也收了起来,虽外貌俊朗,但确实也是下人的装扮。

    或许是江湖侠士,不拘小节,因而家中主仆关系也别具一格,心中暗想着,那管事转身在前面带着路来。

    马绣紧随其后,纸扇握着也不是,摇开也不是,看上去很是紧张,落在他身后的刘希看着委实揪心,便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角。

    想来是明白了这其中的意思,马绣哗的一声将纸扇打开,身形也无形中提拔了几分,这样倒是有了风流倜傥的意韵。

    走了少许,穿过几个被花墙隔开的花圃,终于见的前方出现一片繁花簇拥,似乎是故意为之,花丛之中有着空地,那里摆着低案与蒲团,十来个身着长衫的读书人正在恭敬跪坐着。

    他们对面,跪坐着一中年人,头戴玉冠,身穿紫色蟒服,面白肌净,剑眉飞鬓,端着青叶莲花玉盏轻泯酒水,宛若一生性淡然的雅士大儒。

    只是那双丹凤眼含威,瘦弱单薄的身上有着一股难言的上位者气势,让人不敢逾越僭礼。

    即便是刘希这等修为,打量了几眼,竟生出莫名的敬畏之意,当即收敛了心神,暗自叹道,镇西王果然名不虚传。

    风过,花低头,现龙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独步江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朱砂点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朱砂点眉并收藏独步江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