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独步江山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周游

第一百九十七章 周游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一百九十七章周游

    姜信的秘密除了刘希,便再无第二人知晓了,待说完之后,刘希刚踏出书房便见渠浪领着呼延青石匆匆迎面而来。

    猜出了事情与刚才的‘光武’有关,已经打定主意离去的姜信笑了笑,稍后径直的往前厅而去。

    “公子,属下与破虏等人截获了‘光武’的一封密信。”

    果不其然,李威还是有着报复的手段,只是他刘希也不是任人欺凌之辈,眼中寒光闪过,刘希沉声道,“进屋说。”

    重新回到书房,刘希接过渠浪递来的信封,揭开火封后看了一遍,稍后使出灵气将纸张化作碎屑,抛洒在了窗外,在明媚的**间飞飞扬扬,与那白色的蝶儿一般。

    看来这李威并非鲁莽之辈,有所顾忌而不敢下杀手,欲得朝廷首肯借下邳与邺城的兵卒击杀他刘希。

    ‘兵多且精,唯刘希耳首相俯,而刘希目无法纪,仗退敌之功横行北野,长久以往恐持兵而自称王。’

    边疆山高路远,朝廷自古以来便是心存顾忌,李威这番说,无疑是让刘希背上莫须有的罪名,但凡朝廷问罪下来,重则入狱,轻则亦是要革职回京,不管如何,那时候就是李威下手的时机。

    既然如此,那就新仇旧恨与他一起算个通透。

    刘希眼中寒光冷冽如腊月冰霜刺骨,令一旁的渠浪与呼延青石皆是心中大惊,不由自主往后退了去。

    而这举动正皱眉苦思的刘希自是未瞧见,沉默许久,只见他走到书案前,提笔在那还未凝固的砚台里轻点湿毫,随即在铺开宣纸快速的书写起来。

    停笔折信之后,刘希转首瞧了渠浪二人一眼,终究是将目光停在了呼延青石的身上,“破虏,你带着‘潜龙’诸人将这封信亲手交到匈奴赫莲公主手中。”

    渠浪躬身上前,“公子,破虏尚且年少,这等事还是由属下去办可好?”

    不待刘希开口,呼延青石却是抢先接过书信笑着道,“渠大哥,你还是在家中好生筹备着亲事,备上美酒等小弟我回来便是。”

    听着笑声越来越远,渠浪想要继续开口,却被刘希伸手给止了住,“无需多言了,就让破虏他们去吧,雄鹰若是不能在草原上展翅飞扬,那永远都不会有扶摇千里的时候,你也不用多想,我有其他事情安排与你,正好也趁着有闲暇,将你的修为提升至大成的境界。”

    听得这句话,本是心中有着失落的渠浪不由大喜万分,忙与刘希行礼道谢,“多谢公子,渠浪必定勤加练习,以便为公子肝脑涂地。”

    残阳将艳丽的血红铺满了天际,也将渐渐远去的马车影子给拉长,立在古道上,望着那被晚风卷起的尘土,刘希心里有着别离的伤感,也有着丝许的期待。

    对姜信远去的不舍。

    对草原匈奴圣殿的期待。

    或许他真的可以从这异族的圣殿里寻出自己隔空来此的秘密,只是姜信这洞天的修为都不能随意进入,刘希自是要好生盘算才是。

    也许是在等待朝廷的回音,亦或许是在谋划之中,一整日李威没有生事,更没有人知晓下邳城主事的姜信已经离去。

    直到三更半夜之时,一道人影进了吴府,此人是个甲士,与他主子一般的高傲,眼中都瞧不得旁人,丢下封密令便离了去。

    自然,他不知道这密令最后落到了吴为的手中,这心中憋火的汉子看完之后几度是咬牙切齿,铁拳险些将身旁的桌案给砸坏。

    忍着将这密令撕去的冲动,吴为寻了刘希,二人在房中商讨了许久,所论之言外人自是不知,但吴为直到夜深之时离去,离开时面色怒气全消,回房间前唤来贴身侍卫,丢与他一封信,很是随意的道,“待天亮后,将这新送往城西营地去。”

    这侍卫与吴为曾一道被‘光武’捉拿与羞辱,听得了这话后再瞄了眼信封上的字迹,认出了这是吴勇的字,当即语有不满,“少将军,将军不领兵教训那些地痞**,如今还修书与他们,莫非是要赔礼道歉不成……”

    瞥了眼这脸带委屈的侍卫,吴为皱了皱粗眉,“休得多言,照着去办就成,到时候会让你一雪前耻。”

    跟随吴为多年,这侍卫听得此言,怎能不明白少将军话中有话,遂将密信揣入怀中,领命行事去了。

    “还好玉生能写出爹的笔迹。”

    吴为则是伸了个懒腰,望了眼灯盏盈亮的房间,知晓妻室吴方氏在等他,不由心中一暖,大步往着屋子去了。

    灯火很快湮没在漆漆夜色中,一弯银钩挂在天际,月华如水,倾泻万里不歇,洗涤着世间百态。

    翌日之时,在吴双儿楚楚可怜的模样下,刘希领兵返回了阳曲城,有了先前的事情,刘希并不担心李威会再度胡乱行事,等吴双儿行完笄礼,他就明媒正娶了她,如此才不算委屈了这小丫头。

    临别之时,刘希还是有些担忧姜信离去下邳城会落入李威之手,吴勇忠心朝廷,定是不会有反对之举,遂只能与吴为再三嘱咐要多加小心。

    “玉生,你且放心,就算那姓李的察觉的了姜叔父离去,这下邳城也容不得他说话,至少这下邳兵卒他调遣不了。”

    说着话,吴为偷偷看了眼远处正在安抚吴双儿的吴勇,将声音给压低,“一切都按你计划行事,我爹那边我也可以瞒着,至于邺城那里,我已经修书与曹格,想来也不出有意外。”

    如此甚好,在这荒野北地,有兵马在手才有真正的主事权。

    道了别,刘希率领军卒往阳曲城而去,出城的途中沿街所遇的百姓中时有几人畏首畏尾的探着脑袋,见到他们,刘希不由得嗤之以鼻。

    果然,姜信离去的消息还是让李威给发现,自然,他成了下邳暂代行事之人,只是或许还对吴家父子有些顾忌,未曾有所动作。

    北地似乎再度恢复到了往昔的平静,只是这如一潭碧波清水的形势下却藏着汹涌难测的暗流。

    就连阳曲城内也平白无故多出了几个行踪鬼祟之人。

    刘希明白,一山难容二虎,李威也与他一般在做着布局,只是阳曲城在诸多杂家弟子以及林逸的布置下早已是铁桶一片,李威的人刚进城便被察觉了,只是刘希不愿打草惊蛇,遂由他们去了。

    终于,在刘希的等待中呼延青石等人马蹄裹着仆仆风尘归了城,不过随他们而来的还有二人。

    其中一人刘希倒是识得,当年随着花未央在嘉陵刺杀唐皇侥幸逃脱的梅儿,另一人身着麻衣,长发散披身后,面色恬淡,略有略无间似有一道出尘飘逸之气在他眉间浮现。

    这种感觉令刘希颇为惊讶,只因这气息与那些瓦德西的巫术截然不同,即便是中原修士未至宗师之境亦不能有如此从容脱俗的感觉。

    在刘希沉声不语时,梅儿俯身一礼,“梅儿见过汗师,西顿汗王令我等领得精兵一万而来,不知能否助汗师行事。”

    刘希曾收西顿为徒,她用汗师称呼刘希,也是合情合理,这番刘希也能瞧出匈奴至少目前是想与他交好。

    与梅儿点点头,刘希自是要寒暄一句,“赫莲公主她们近来可好?”

    哪知话刚出了口,那梅儿便是泪珠在双目中翻涌了开来,“自从公子走后,公主她在神山下跪了月余有幸得入圣殿修行。”

    花未央竟然入了圣殿,那个姜信凭借洞天修为都无法踏入的圣殿,那个令他充满期待的圣殿。

    刘希震惊之时,梅儿很是恭敬的退居一侧,将那麻衣人介绍给刘希,“汗师,这是圣殿的使者大人,因公主放心不下西顿汗王特意求得使者下山,佑草原安宁无事。”

    原来此人来自圣殿,所习心法乃是源于昆仑,怪不得身上飘逸淡然,丝毫不见草原的巫术之气。

    圣殿先是收花未央为门徒,如今又是派出使者维持草原的秩序,如此看来圣殿依旧是念及草原众生,只是为何未在去岁战乱不息的时候出手?

    那时候如果圣殿出面,刘希又怎能轻而易举的破除木札特和巴旦木这两股势力,将草原给彻底整得元气大伤?

    正打量刘希的麻衣人将视线给收了回去,笑着道了一句,“师尊说你身负大秘密,我虽然没有他老人家的本事,不过眼下瞧得你这模样,倒也是深信不疑。”

    再度被震惊了,也更加坚定了刘希前往圣殿一探究竟的念想。

    若是不能强闯,那便是要与对方交好,收敛了心神,刘希笑着道起了客套的话,“刘希不过是凡夫俗子入不得圣殿高人的法眼,不知使者如何称呼?”

    麻衣人微微一笑,“当年创建圣殿的圣君推崇中原人杰地灵,对中原姓氏亦是喜爱异常,所以圣殿的人自当进入圣殿便只有中原的名字,我名为周游,对了,还有个字为弦和。”

    圣殿内竟然推行汉化,很显然,刘希已经被震惊到麻木了,不过对阿律机有这等气魄与眼光大为钦佩。

    一边,梅儿见刘希与周游说着话,几度欲开口,唯有将话给咽了下去,却藏不住眼中的焦急之色。

    “梅儿姑娘,可有什么担忧之事?”

    看了眼周游,梅儿深吸了口气,“汗师,此次出兵一万借的是南下复仇之名,但草原眼下孱弱不振的处境,所以梅儿想请求汗师能不能尽量避免兵卒的伤亡?”

    “只需按计划行事,加之周游使者,应该不会有多少的损失。”

    刘希道出这句时亦是瞧了眼周游,后者并无反对之色,看来亦是默认了他的说法,想来圣殿派他下山就是为了助劫后余生的匈奴一臂之力,至于他为何要参与刘希的这次谋划,倒是让人有些难以明白。

    不过这也不重要了,有一个高手帮着行事,必定能顺利的多。

    一身英气的梅儿贝齿咬着红唇,犹豫再三又是道,“汗师,你能否再送些粮草之物让梅儿带回草原,大战之后,草原牲畜少了大半,许多族人已经没了度日干粮,西顿汗王也令梅儿带来书信一封,请汗师过目。”

    接过梅儿递来的书信,刘希拆开看了看,字迹虽还是稚嫩但与别离时相比大有进步,一封信看下来大抵是说着家常的话,说着论语学习到了何处,每日练习书法,对阿姐花未央的思念以及盼望与刘希再相逢。

    简单的语句,似乎在说着平凡的生活,但刘希明白没有花未央,西顿这些日子是过得何其辛苦,信中只字不提或许是有人提点,但不管如何这样的话语却是让刘希最有感触,毕竟二人可是师徒,虽说情分不深,但想起那道瘦小身影,刘希心里仍是有着不忍。

    将信缓缓折起,刘希点了点头,“待你们离去的时候,我会让人准备米粮万石。”

    想了想,刘希又是道,“也帮我带些经卷与西顿。”

    今生也不知会不会与西顿相见,便当是师傅送弟子的礼物了。

    听得刘希这番话,梅儿面露出大喜之色,连连道谢,见夜色已晚正要离去时,周游却唤住了她,“我初见这位小刘大人甚是觉得亲近,听说你还是李唐的状元郎,必定精通经卷之学,所以想效仿中原文雅之人所为邀大人秉烛夜谈,不知可否?”

    梅儿未曾想到周游会这般开口,惊愕之后望向了刘希,如此,也深得刘希之意,说不定能从周游口中打探些关于圣殿的消息,哪有不应下的道理。

    唤来秦依然备上茶水,刘希引周游入了书房,二人秉烛而谈直至晨曦的缕缕柔光透过支开的木格红窗溜进书房,调皮的在宣纸上跳跃着,刘希与周游才恍然知晓天已经亮了。

    这一夜,刘希其实并未打探多少圣殿的事情,周游善于言谈,很容易将他所问给不露声色的引到了别处,自然刘希亦不便刨根究底的再三询问,所幸是周游学识与见解亦是非常独到,二人交谈起来可谓是极为的投机。

    伸手将泪珠洒满桌案的红烛给熄了去,周游满脸的意犹未尽,“今日与玉生相聊甚欢,当真是相见恨晚呀!”

    刘希笑着点了点头,“弦和兄才华横溢,确实是经世之才,令希大为佩服。”

    二人相视一笑,刘希邀周游一道吃些早膳,后者却摇了摇首,“一夜畅谈我已神光焕发,堪比吃了灵芝妙药,哪怕你寻来人间美味我也不会有兴趣。”

    说罢,周游大笑着出了门,在屋外候了一夜的梅儿忙迎了上前,趁着晨光人稀与他一并离了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独步江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朱砂点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朱砂点眉并收藏独步江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