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小娃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叶牧醒来的时候,天边一抹残阳如血,脚边蹲着个人,正搂着他的脚丫子津津有味地啃。

    “我说……”他睡眼惺忪地看着这一幕,迷迷糊糊地开口。

    那人停下动作,缓慢地扭过头,露出一张高度腐烂的脸,空荡荡的眼眶看着叶牧,显露出颌骨的下巴开合了一下,掉下几缕腐肉,浓烈的尸臭味扑鼻而来。

    “吼~~~”

    “……”四目相对,时间静止了一瞬。

    “靠!!”睡意登时飞到了九霄云外,叶牧赶紧使劲蹬腿把自己的脚丫子从对方怀里拽出来,带着心脏受到冲击的怒气一骨碌站起来,暴躁地拔出背负的双刀直接给对方开了瓢。

    利刃轻而易举砍开腐朽的头骨一路向下贯穿了头颅,怪物正在摇摇晃晃站起的身体停滞,随着划过的刀光轰然倒地,脑中的秽物飞溅到四周稀疏长着些许枯草的荒地上,染上灰灰白白的颜色,空气中弥漫起了一股恶臭。

    叶牧维持着收刀的姿势微俯着身顿住了。刀身上沾染的些许腥臭液体滚动着汇聚到刀尖滴落,他的视线追逐着它滑过雪亮的刀身,自己被啃得破破烂烂的皮靴,和脚下贫瘠的黄褐色土壤,最终屏住呼吸直起身,抬头望向这片被夕阳笼上一层暗红色,陌生却又透着诡异熟悉感的莽莽大地。

    临睡前他曾见过这样的风景,透过他22英寸的电脑屏幕。

    一个不可置信的判断渐渐成形。

    不会有这样真实,而又色彩鲜艳的梦境的。

    身上穿着异常眼熟的黑色皮甲,手中的武器已经确认了是真家伙,而刚才的下意识反应——他握着武器的手慢慢收紧,施加的力气越来越大,突然拧身挥刀再次用力砍在怪物的尸体上,响起了轻微的“扑哧”声。

    ——对双刀的莫名熟稔,以及这种爆发力和反应速度,都绝不是那个养尊处优的他能做到的。

    叶牧缓缓放松了手上的力道,强忍恶臭迅速搜索了一下四周,没发现什么可以成为线索的东西。翻动尸体确认毫无遗漏后,辨认了一下方向,他加快步伐离开了此地。

    天快黑了,视野变差,气温下降,肚子很饿,身上除了手中的双刀和暗袋中的一大把尖端泛着幽光的甩手箭外什么都没有。如果这里真的和他网游中的角色其叶沃若下线前停留的地方如此相似,那么他衷心希望宿营地的方位也不要有太大变动。

    茫然不安之类的负面情绪,还有关于现在处境的思考什么的,等到了能确认安全的地方再伺候吧!

    他可不打算让今晚成为自己生命中的最后一夜!

    一路躲躲藏藏,有惊无险地砍翻几只徘徊的怪物,天色完全黑下来时,他远远看到了宿营地的火光。

    放慢脚步提高警惕,叶牧俯□,一袭黑衣完美地融入了夜色里,缓缓接近了营地。

    铮然弓响,一支羽箭疾射而来,深深扎入他面前不足一步远的土中,翎尾犹自微微震颤。

    “嘿!往哪走呢,前头就是陷阱区了!”飞獴远远看到叶牧形迹可疑地靠近,还兀自向先前布下的陷阱走,不由得一阵心烦。射箭警告后左绕右绕出了陷阱区来到他面前,顺手拔起半截插在土里的羽箭,不客气地在对方的肩上磕了磕灰,“跟着,别走错了。你挨上几下子倒没啥,我重新布陷阱要耽搁多少功夫!”

    “哦。”叶牧淡淡应了一声收起武器,按捺下夺过那支箭折断扔回给对方的念头,默记着沿途的路线,跟在对方身后全身心戒备地进了营地。

    尽管在游戏中这里是己方战士们的休憩地,而他也的确成功地凭记忆找到了它,但并不意味着已成为了“现世”的此处,依然如同游戏中设定的一样值得信赖——最简单的例子,游戏中的宿营地作为绝对安全的默认补给点,外围可是从来没有过所谓陷阱区这玩意的。

    叶牧暗暗打量着走在前面的这个背着把大弓,身着棕色饰着鸟羽的皮甲,一身尘土,刚才甫一照面便是满脸不耐烦的年轻人。

    使弓箭,布陷阱,还有这身装束,像是游戏中饮羽楼的人,若是如此,以他们在长年的游猎生涯中锻炼出的优秀视力,能远远在黑暗中发现自己并不稀奇。

    从对方的反应来看,刚才的行动并不合宜,能顺利进入营地已是意外之喜,现在向对方套话显然不是个好主意。

    因对方的提醒他得以避开了陷阱免于受伤,他领了这份情,而之前对方满含轻视的举动,他也同样铭记于心。

    无论是游戏里的其叶沃若还是现实中的叶牧,从来都是有恩必偿,睚眦必报的。

    放弃了搭话的打算,看着那人一声招呼也不打,头也不回地径直离去,叶牧将视线转向营地中心的熊熊篝火,和影影绰绰三五成群围在篝火旁的人影,毫不犹豫地走了过去。

    那里对于观察环境,收集情报或者寻找搭讪目标来说,都是个不错的选择。

    但是他无论如何也预想不到,会有个如此大的“惊喜”等着他。

    “爹爹!”一个清脆的童声充满开心地叫起来。和暖的明亮篝火旁絮语着的人群中,突然有个小小的身影跳了起来,拽着另一个高一些的身影,跌跌撞撞地迈着小短腿拼命向叶牧跑过来。

    在叫他?叶牧觉得可能性不大,干脆在原地站住不动,准备静观其变。

    然后一个粉嫩嫩的小萝莉就这样直接扑到了他身边,扯着他的衣甲下摆,费力地使劲仰着头和他说话,黑亮亮的眼睛快乐地看着他眨也不眨:“爹爹,抱抱~”

    “……”

    被小萝莉一路拉过来的另一个小男孩也靠了过来,抓到他的手指轻轻摇了摇,一张小脸上满是孺慕之情:“爹爹,没受伤吧?”

    “…………”

    得不到回应的小萝莉自个儿高高兴兴地转移了目标改为牢牢巴住叶牧的腿,在他身旁探出一颗小脑袋四处张望,然后叫起来:“哥哥,这边这边~”

    一个看起来大约十一、二岁的俊秀小少年端着只木杯走过来,将杯子捧到叶牧面前:“爹,喝水。”

    “………………”

    叶牧神色不变地接过少年递来的水杯,拍了拍因为自己的沉默而松开了手露出有点失落表情的小男孩的肩膀:“爹没事。”然后弯下腰摸摸小萝莉的头,轻轻松松地单臂将她捞起来抱在了怀里,微扬下巴示意了下篝火的方向。

    “别站这了,过去说话。”

    顶替了别人的身体吗……当然也有可能是这几个孩子认错了人,但无论是哪种情况都好,现在的当务之急,是确认现处的这个世界,究竟和他玩的那款网络游戏《狼烟》有何种程度的关联。

    他可不认为这是一夜之间游戏就从键盘3D网游升级到了全息虚拟网游了!

    深夜,营地中的某个简陋帐篷里,三个小娃头靠头卷着毯子睡得香甜,叶牧坐在一旁铺开的草席上,一条腿随意地曲起,十指交握搭在上面,表情隐在黑暗中看不分明,脑中分析着之前旁敲侧击得来的信息。

    游戏中,这一带被设定为时空回溯的古战场,专为流放杀戮过多的重犯而设,囚犯们通过日夜与昔日入侵的妖魔军厮杀来积攒声望换取补给或洗刷身上的罪恶值,罪恶值归零后会自动被系统传离地图。

    而现实里,这片土地上,人类与妖魔的战役在不久前确实地发生过,妖魔撤退了,但战死的士兵和被屠戮的村民们的尸体受到魔气侵袭,成为了本能渴求着新鲜血肉的低级怪物,漫无目的地四处游荡,在所过之处传播着瘟疫。

    大战后伤亡惨重的军队正忙于修整无暇顾及这些怪物,而由于它们行动路线的随机性,派出小股部队清剿效率并不高,普通民众不慎接触到怪物的话又极易染上疫病。于是王朝开出了悬赏征集侠士清剿怪物。与此同时,听闻妖魔终于撤了军,从妖魔军侵占的大片土地一路流亡而来的幸存者们也纷纷涌向军队驻守的地区。这处营地,就是为了暂时收留流民和供各门派的弟子休憩而临时设置的,不过划分出了两个区域,并不住在一起。

    游戏中,一共有六个可选门派,饮羽楼远程弓弩,北斗营文韬武略,重霄门剑侠法术,百草堂医术毒经,山水阁歌乐双绝,七杀殿刺杀潜伏。

    现实里,虽说几个孩子对这些并不十分了解,但零零碎碎说出的几个门派名显然也能和游戏一一对应上。

    照这种相似度来看,等到熟悉了这具身体的战斗本能后,可以尝试多杀一些怪物,或许有可能达到“罪恶值归零”的条件被送回去。叶牧思量着,微微有些头疼。老实说,他着实不擅长这种有悖唯物主义的思考方式。

    除此之外,他还知晓了让他无比纠结的一件事。

    想到这里,他看向孩子们幸福的睡脸,心情更复杂了。

    本来套话是很顺利的,孩子们显然十分信赖“爹爹”,问什么都乖乖地回答,直到晚饭后回了帐篷,他在问过孩子们喜不喜欢念书后,借着考察小萝莉会不会写她自己名字的由头,让她在地上写出他们各自的名字。

    ——当他看到小萝莉抓着小木棍歪歪扭扭在地上写下的一个个名字时,脸色再也控制不住地诡异起来,失态地猛抬起头盯着孩子们的脸挨个看过来。小萝莉不由得奇怪地问:“爹爹,暖暖写错了吗?”

    叶牧摇摇头,目光转回地上那四个名字,简直要把那块土地瞪出一个洞来,嘴上抚慰地说:“不,暖暖写得很好。”

    天知道他有多震惊。

    “叶苍”,是游戏中刚刚开通养育系统时,他心动于更新公告中所说孩子加成的属性,于是娶了自己当初建来加血用的小号,一个柔弱的百草堂女医师后生的儿子。是个百草堂的小医师。那时庭院里正是冬景,白茫茫一片,于是取名为“苍”。

    “叶茗”,是他玩另一个专门用来下副本的号时,不想重新刷结婚必须的情缘值,便直接用那个百草堂的女号跟其叶沃若离婚后和这个号结婚生的儿子。一个重霄门的小剑侠。当时看到包裹里回复内力用的龙井茶,于是取名为“茗”。

    “叶暖”,是他后来更中意七杀殿的小刺客对人物的加成属性,又不愿使用道具强行更改孩子的门派,于是做了一连串的任务花了大价钱领养回来的小孤女。一个七杀殿的小刺客。当时正值春暖花开,于是取名为“暖”。

    “叶牧”,是游戏中凶名远扬的七杀殿男刺客其叶沃若角色背后的操作者,也即是他的真名。

    换句话说,名为叶牧的他,被他们唤作“爹爹”,是一点儿错也没有的。

    但是作为一个打定主意单身的GAY,骤然多了二儿一女,饶是以他的接受能力,也还是有些适应不良。

    而当他提及孩子们的娘时,本来一脸欢喜争先恐后回着话的三个孩子却都突然安静了,你看我我看你,一脸茫然。他见状只得闭口不谈,带开了话题。

    想到那个不知道是否存在的女人,叶牧一阵恶寒。不过他并没有一个人纠结多久,大地的轰然震颤就将他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一声尖锐刺耳的破空声呼啸着冲上了高空,在整个营地上空回响。

    飞獴射出警示响箭后,立刻就地连连翻滚远离了守夜士兵的尸体,一块巨石擦着他的胳膊狠狠砸在他刚刚的位置,泥土飞溅。他咬着牙起身迅速后退,手中已不停歇地挽弓搭箭,弓如满月,指间三支白羽箭蓄势待发,一瞬后,离弦,气贯长虹直射向前方那小山一般的巨大妖魔在黑夜中闪着红光的眼睛。

    听到响声奔出帐篷查看的士兵们匆忙抽刀举盾迎上了潮水般黑压压自四面八方汹涌而来的各色可怖妖魔。

    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吼响彻了夜空,彻底终结了这个原本沉寂安宁的夜晚。

    “敌袭————!!!”

    作者有话要说:文中的养育系统,灵感来源于网游《天下三》

    新人新文,阅读中有任何意见建议非常欢迎留言指正!^_^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穿越网游之归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之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之狩并收藏穿越网游之归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