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幽梦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叶牧一向认为,与其为了突如其来的事情无意义地惊讶惶恐,还不如早早接受现实然后选择最佳的应对方案。要宣泄压力的话,去游个泳健个身,或者回家上游戏大战一番就好。

    所以尽管自从那天睁开眼后就不断面临着被穿越,被袭击,被认亲,被卷入战役,被拦船,被传送等等层出不穷的突发事件,他依然自认保持了相对来说还算良好的心态去积极接受和适应——反正要减压的话,战斗随时都有可能发生,足够满足他的需求。

    但现在摆在面前的事实,却真真正正让他感受到了沉重的压力。

    ——从各种意义上来说。

    看起来和他年纪相仿的青年男子像只小兔子一样乖巧地站在他面前,红彤彤的兔子眼睛高高兴兴地眨一眨,关心地上上下下打量着他,不是顾及手里拎着的长刀的话,大约还会上手亲自检查一下,完全无视了旁边贺凉的存在,口中一声声地问着:

    “爹,你去了哪里?我找了你好久。”

    “爹,妖魔没伤到你吧?”目露杀气,“要是有不长眼的,我替你教训它。”

    “爹?”面露担忧,凑过来,“你怎么了?”

    叶牧的目光落在一边刷一下打开的信息栏上。

    您杀死了寄生妖,获得七杀殿声望50

    您与队友合力击杀了七杀殿影卫,获得雇佣兵声望50,扣除七杀殿声望50,亲密度+1

    您与队友合力击杀了七杀殿影卫,获得雇佣兵声望50,扣除七杀殿声望50,亲密度+1

    ……

    太棒了!条件达成,您解锁了好友系统。

    解锁好友系统,扣除雇佣兵声望50点。

    ……

    [当前]叶苍:不过在那之前——似乎来了新的客人!

    [当前]叶苍:爹!

    ……

    [当前]叶苍:爹?你怎么了?

    不,等一等,冷静。

    不是说他不高兴自己的孩子死而复生,但眼下的情形就算从玄幻的角度来说也太不科学了。

    再怎样他也没办法把那个有条理地进行拷问的男人,和总像小尾巴一样跟在自己身后的贴心小少年联系到一起。

    这已经不只是面貌年龄的差异,而是性情语气都彻底变了一个人。

    ——虽然现在面前这个眼巴巴看着自己的红眼睛男人确实让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疑点太多,不能定论。

    他勉强克制着自己开口,从没觉得说话这样的艰难:

    “苍儿?”

    信息栏和实体一起兴高采烈地应:

    “爹!”

    想一想连一觉醒来穿越到这样一个世界并且发现自己多了三个娃这种事情都能发生,其实叶苍死而复生性情大变又一下变成了成年人其实也不是不可能。

    不,更有可能的还是面前这人通过某种渠道获取了叶苍的记忆,现在又为了某种目的打算利用其来骗取自己的信任。妖魔中都有寄生妖这种可以操控人类尸体的东西难保不会有其他生物拥有读取人类尸体记忆的能力。

    但事实上他也确实没有找到叶苍的尸体,或许苍儿真的还活着?哪怕并不是面前这个人,也可能是落在了这个人手中。

    信息栏明确显示了此人就是“叶苍”,可他目前对信息栏的聊天相关功能仍称不上了解,不知是否有被瞒骗的可能性。毕竟在这上面的名称做不得准,有些名称是特指,而像妖魔的名称就是种族统称,或许有伪装术能够瞒过系统判定也说不定。

    叶牧突然觉得自己的智商完全不够用了。

    或许可以暂且应付静观其变?但这件事情,他着实难以泰然处之。

    不经意间扫过信息栏,某个记忆闪过,叮的一声驱散了他脑中的重重疑云。

    有一样东西,是这世界上独一无二,只有三个孩子才拥有的能力。

    他突然开口:

    “苍儿,还记得你娘吗?”

    男人愣了愣,红宝石一样的眼睛里露出了实打实的茫然。

    信息栏毫无变化。

    叶牧心中一沉,抱着希望再次开口详细描述:

    “你忘了吗?她是百草堂的弟子,最擅长女红和烹饪,这些还是你告诉爹的。”

    口中说着的同时,他紧盯着信息栏。面前这人若是继承了记忆的假扮者,应当会说自己不记得或者否认曾说过这样的话,但如果是真的叶苍——

    信息栏闪动的时候,他的心重重一跳。

    您引发了叶苍的疑惑,扣除雇佣兵声望5

    巨大的狂喜席卷了他的身心,他从没有一刻这样热切地祈求着这条信息的出现。当它出现的这一瞬间,他几乎觉得看到了世间最美好的景象。

    同时,叶苍开口,满脸疑惑:“爹,你在说什么?”

    但他已经听不清叶苍说了什么话了,他一把将对方揽进怀中,死死拥住,因为过于激动甚至手都有些哆嗦起来。

    直到这一刻,他才察觉到自己有多么的悲伤和后怕。

    “没什么……没什么。”

    嘴里胡乱应付着,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

    你没事,太好了。

    真是你,太好了。

    相比起这个,对方身上发生的任何无法理解的异变,此时都已经变得微不足道。

    叶苍睁大了红眼睛,眨巴眨巴,犹豫着抬起空着的一只手,看动作是想摸摸叶牧的头,不过举到一半觉得哪里不对,又落下来,笨拙地拍了拍叶牧的背。

    贺凉倚在一边,带着十分微妙的表情看了看这对“父子”的亲情互动,收回视线从他们身边走过径直进入了大殿,边走双剑边从袖中滑出,一个闪身来到已经趁机爬起,正在努力不发出响动弓着身试图悄悄溜走的妖魔背后,利剑毫不停歇地深深刺进了妖魔的后心。

    妖魔倒地的沉重声响让叶牧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立即调整了情绪松开手,拍拍叶苍的肩后,转头看向贺凉。

    贺凉站在妖魔庞大的尸体旁,正看过来,微笑一揖:

    “叶兄,从这里出发,遇到双数岔路选最左,单数岔路选正中,迎面遇灯向右转,便是出口。看起来你已经找到了强力的帮手,我在此处还有些事情要解决。便就此分别吧。”

    话语中,只字不提叶苍的事情。

    好奇心会杀死猫,何况,从一路得来的线索中,他已经看到了太多令人不可置信的东西。

    他欢迎变数,但若是掌控之外的变数,并不利于他的行动,还是及早抽身的好。

    闻言,叶牧顿了顿,多少可以想见对方的顾虑,而他也有许多问题要询问叶苍,当着贺凉的面确实多有不便,于是亦不勉强要求同行,抱拳回了一礼:

    “如此,后会有期。”

    静立殿中直至再也听不到叶牧他们离开的足音后,贺凉环视殿内一周。昔日肃穆古朴的大殿像是被整个粗暴地拆卸过一般,墙上处处可见被大力敲击出的坑坑洼洼的痕迹,原本精美的壁画全部被破坏殆尽。

    看起来妖魔们曾在这里寻找过什么,但它们注定一无所获。

    殿内的一角,有条巨大的黑色硬壳虫仰面朝天倒在那里,可怖的大颚无力摊开着,两排小细腿全部蜷起,从肚腹处的伤口流出了一大滩黄褐色汁液,整只虫子已经僵直死去了。

    再次确认了附近没有任何人后,贺凉走至那只虫尸附近,自袖中取出一条连着细细绳索的钩爪,看准角度扔向了高高的半空。

    钩爪稳稳搭在了本应空无一物的地方。

    以此为借力,贺凉脚点墙壁连连腾挪攀援至半空,在一处墙砖处操作了一阵后,翻身落地,在大殿的另外三个角依次如法施为了一番。

    大殿的入口处传来轧轧响动,秘密的通道开启了。

    这是只有七杀殿的殿主、首席和各部执事才知道的机关,通往的是七杀殿最核心的部分——

    地陷。

    七杀殿的殿规中除了七杀七不杀,事实上还有一条殿规,是和此地一同保管在他们心中的秘密。

    若有一日,七杀殿所在之地沦入敌手,必当引动地陷,玉石俱焚。

    这个焚,焚的是这座山中迷窟,是其间的所有生灵,自然也包括了,机关的引动者。

    退离的那一天,确实应当有人承担此责前来才是。但已经过了一月有余,这座大型迷窟却仍旧存在于此地。入口处的机关确实还留有新近开启过的痕迹,那么在地陷之处,到底发生了什么?

    走出通道,贺凉看着面前的景象,眼神凝结了一瞬。

    有昏黄的阳光自高高的穹顶间洒落,温柔地照耀着这处大型坑洞,他此时正身处天坑的底部,有地下水哗哗流过,为这处寂静幽深的场所带来一点生机。

    但这里原本不应是这样的。本应在此的秘密洞穴,连同启动地陷的机关一起,统统不翼而飞。

    还有……他仰起头,望向那自高处落下的阳光,和坑洞顶部周遭眼熟的黑色玉石。

    他从来不知道,原来地陷之上,就是血池。

    此时,自天坑上方传来了交谈的声音,虽然距离颇远,但在这安静的环境中,却也听得分明。

    一个柔柔的声音说着:“咿,这里怎么了?阿留,带我去瞧一瞧~”

    是人类的语言。发音吐字微微有些生硬,但并不妨碍听者分辨出那撒娇一般的亲昵口吻。

    随即,便看到那天坑的边缘处,遥遥探了一颗头出来。

    贺凉迎着日光和那人远远对望着,微微眯起了眼。

    幽梦魔“呀”了一声缩回头,和身后那人嬉笑着说:

    “阿留,下面居然有个人呢。我们找根绳子放下去,把他拉上来,好不好?”

    裂开的嘴中,森白的牙齿闪着寒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穿越网游之归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之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之狩并收藏穿越网游之归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