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酌酒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清早,叶牧起了身,穿戴整齐,一边盘算着去街口买笼叶茗爱吃的蟹黄包子回来做早点,一边向外走。推开门,就看到一个人悠悠然坐在院中那株枝繁叶茂的大树最粗壮一根树杈上,垂下半片华丽丽的重纹衣襟,手里拎着个酒壶慢悠悠喝着。在他身边不远处就是一个鸟窝,一对鸟儿在不远处惊慌失措地飞来飞去,嘁嘁喳喳叫得凄惨,鸟窝里探出几颗毛绒绒的小脑袋,不解世事地张着奶黄的喙嗷嗷求投喂。这么热闹的环境下,那人却坐得八风不动,自顾自地酌酒,眯着眼微微笑着,看起来心情很好的样子。

    叶牧吐了口气,说:“贺凉,你一大早跑来我家,不会就是为了欺负几只鸟吧?”

    贺凉把目光自树梢末端那片叶子上转过来,温温和和地笑着,说:“来得正好。难得我来做客,还带了好酒,我瞧着这几只鸟就很不错,你不如做个东道,把它们烤来添上一道小菜佐酒,想必味道一定很好。”

    叶牧默默看看那几只小巧玲珑还没有半个巴掌大的鸟,看看贺凉手中随手拎着壶嘴朝下半天才慢慢掉出一滴的酒壶,再看看贺凉一如既往却感觉分外温和的表情,走到树底下闻了闻。

    冲天的酒气,感觉就像是把人整个扔进酒池好好泡了一通才捞出来一般。

    内心重重叹息一声,按下乍见贺凉引发的情绪波动,他仰头对贺凉说:“你下来,咱们去厨房看看有什么食材可以做来下酒。”

    “好啊,说起来,我还没见过你的手艺。”贺凉应着,跳下树来,动作敏捷,落地难看,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随即又站得稳稳,笑道,“哎呀,失礼了。”

    果然是醉了。

    叶牧想着,也不说破,留意到他听话地跟在自己身后走到了厨房,一路上脚步沉稳无比,如果不是见过他平时走路时的迅捷轻巧,根本看不出什么异样。

    看了看空荡荡的厨房,贺凉转向叶牧,微笑着问:“下酒菜在哪里?”

    顺手拉过来一张条凳,叶牧说:“你坐在这等一会,下酒菜很快就好。”

    “好吧,那我拭目以待。”贺凉说着,果然端端正正地坐了下来,肩端背直,手里还犹自拎着酒壶不放,专注地看着叶牧在灶前忙碌。

    这家伙遇到了什么事把自己喝成这样?叶牧一边想着,一边升火,煮粥。

    目前为止,他在这个类似于中国古代的世界里只学会了用灶台做这么一种饭——粥。

    煮的烂一点也没关系,只要不夹生就好,多放些水,就不会烧焦。

    如果他生活技能学了烹饪,从包裹中那些红烧肉的味道来看,倒很可以在这个世界当一回大厨,不过没这个技术叶牧也不在乎,饭什么的,能吃饱就行。在他看来锻造和制甲可是实用多了。

    稍微抓了把青菜叶子什么的切碎了放进去,随便加点盐搅一搅,等白米煮的粒粒绽开,就算是完成了。

    青菜是青菜的味道,白米是白粥的味道,再稍微带一点点咸味,肯定算不得好吃,不过起码吃不死人。

    盛了一碗连着勺子一起递过去,叶牧说:“给,下酒菜。”

    贺凉注视着这碗青菜加粥,悠悠叹息一声,点评道:“不该期待的,不过至少勇气可嘉。”

    说着倒也接了过去,把酒壶放到一边,动作优雅神态专注地吃起来。

    叶牧自己也盛了一碗吃掉。刚放下碗,面前就递过来了另一只碗,贺凉微笑着问:“应该管饱吧?”

    叶牧无言地接过给他又盛了一碗。

    两人吃完,一大锅粥也见了底。贺凉站起来笑道:“承蒙招待。礼尚往来,这壶酒就送给你了。”他摆摆手,说,“酒足饭饱,也该告辞了。”

    皱眉看看他眼睛里隐约可见的血丝,叶牧问:“要不你在这睡一觉再走?床铺被褥和新的换洗衣物都是现成的。”

    努力思索了一下,贺凉说:“好啊。房间在哪?”

    于是在叶牧烧水提浴桶添水调水温的过程中,贺凉就坐在他的床边,饶有兴致地四处打量着。

    “成了。衣服我放在这里,咱俩身量应该差不多,我之前买来全新没穿过的。你自便吧。”叶牧放下一叠衣服,说着打算退出房间——他一点也不打算考验自己的自制力。

    “叶牧。”贺凉突然喊住他。

    叶牧停下脚步,转身望去。这还是贺凉第一次直呼他的名字,语气是从未有过的低沉。

    贺凉并没有看他,半眯着眼,微笑着倚在床头,目光自然而然地悠悠望着半空,说:“王朝决定放弃沦陷区了,不会再有支援。”

    “……他们还活着。”调出地图确认了一下,叶牧这样回答道,同时心微微一沉。

    叶暖现在的情况还算稳定,已经在晶体中成长到14岁左右少女的样子了。或许他该找个时间去一趟长益城,看看情形。

    “你那个‘儿子’也在长益吧,不担心吗?”贺凉问。

    沉默了一瞬,叶牧给出了一个听起来相当冷漠的回答:“尽人事听天命罢了。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他确实是这样想的。担心是无可避免的,但说到底,那依旧是叶苍自己的选择。在孩子们没有成长到足以理解并做出选择时,他会为他们选择他认为最好的道路,并为之负责。而当他们成长到足够的程度时,就该放手让他们为自己负责了。

    于情而言他会担忧,但于理而言,只要出于自愿,那么任何结果对他来说,都是可以接受的。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贺凉重复了一遍,懒懒微笑起来,“我要沐浴了,你请便。”说着动手开始解开衣带。

    叶牧目不斜视地出了屋子,顺便把门关上。绕路去了一趟厨房,将那个空酒壶收了起来。

    不管接下来怎么计划,先去给叶茗买份早餐吧。

    此时的长益城头,已然斑驳破损不堪。

    尽管妖魔们自那日以后战力便被莫名地大幅削弱,而新的弓弩也让饮羽楼弟子们可以放开手来进行攻击,但妖魔源源不绝,仍是一点点将长益城逼到了吃紧的地步。

    妖魔军的统帅营帐中,织网魔盘踞其中,细长的数条毛腿兴高采烈地舞动着,一双拳头大的外凸眼睛骨碌碌不停转动,已经在考虑攻入城后是要先吃个人类小孩开开胃呢,还是挑个壮实人类换换口味。

    区区一座孤城,哪怕反击再厉害,也早晚会被攻破。

    这时帐门一掀,却是一名狂暴魔直愣愣闯了进来。

    织网魔愤怒地发出一声尖嚎,毛腿一齐挥动起来:“哪来的蠢货,找死!”

    狂暴魔连忙整个跪伏在地上,举起一块牌子大叫:“将军,祭师大人命你带着军队立刻前往江岸沿线!”

    “祭师大人?”织网魔停止了挥动毛腿,其中一只伸过去,用尖端的指甲挑起牌子送至眼前,拳头大的一对眼睛睁了个斗鸡眼,瞧了半天才算辨认分明,不满地尖嚎一声,毛腿们疯狂挥舞起来:“就快攻下城了,只要一天!不,半天!我可以立刻让他们加紧攻击!那些人类撑不了多久!”

    狂暴魔跪在地上哆哆嗦嗦地,但仍是坚持着把话说完:“将军,祭师大人命你立刻过去!违违违违令的话视作逃兵论处。”

    织网魔安静下来,长腿伸过去,把牌子递到狂暴魔面前。

    狂暴魔伸手去接,一根长腿在它背后无声无息地扬起,尖端的锋利指甲泛着不详的幽光,笃地一声狠狠扎下,将狂暴魔钉了个对穿。

    狂暴魔痉挛了几下,肌肤迅速变得青黑颓败,随即便咽了气。

    织网魔的长腿缩回,勾着那牌子在面前晃了晃,哼了一声:“一个低级妖魔也敢对我指手画脚,仗着所谓的祭师大人吗,哼,真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不成。”长腿一扬,牌子飞到空中,随即便被另一条长腿狠狠钉穿。

    将牌子甩到一边,织网魔多足并用出了营帐,发出尖嚎:“收队,撤军!”

    它会记住,回头向魔神大人好好告这位“祭师大人”一状的。

    而还没等叶牧做出决定,是继续看护叶暖还是前往长益一趟,他就已经不得不面对了第三种可能性。

    在又一天的例行晒太阳活动中,包裹着叶暖的晶体一阵闪烁后,砰然消失在了叶牧面前。

    叶牧急急打开地图,当终于找到代表叶暖那个绿点的所在地时,意外地怔了怔。

    是北斗营。

    叶苍的“成年”,就是在他所属的门派七杀殿中完成的,或许这其中,有什么联系?

    无论如何他是必须要走一趟北斗营了,好在北斗营本身也是地处中原北部地区,和京城的距离不算十分遥远,花费不了多少时间。

    ——在从迦罗背上看到地面上那黑压压一片向着北斗营方向行进,明显不怀好意的军队前,他的确是这么想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穿越网游之归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之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之狩并收藏穿越网游之归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