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端倪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清晨,叶牧和叶茗在街上的小摊上吃早点。

    附近的小摊有人在交谈:“你听说没,凉粉嫂去百草堂闹事了。”

    “可不是,我看她是失心疯了。找毒派的那帮人给孩子看病还不算,孩子都死了,居然还敢让他们在自己身上动手,听说到现在都还没回来。”

    “我和你们说件事,你们可别告诉别人。”另一人神神秘秘地看了下四周,凑过去低声说,“我听人说,前不久有人在百草堂那一带看到过尸体!那可惨,身上都快烂没了。看样子,像是个女人,说不定……”

    “别瞎说!”当即有人打断他,露出不相信的神气来,恼道,“乱猜什么!我那天就在场,人家药系的首席弟子景安可说了,他保凉粉嫂没事。景安你记得吧,上次那阵子城里不少人发了病,领着人来咱们这里看诊的那个带头的俊秀小哥。我记得你当时还去领了人家发的免费药材,这会在这里胡编乱造,亏不亏心!”

    先前说话那人似乎有些发窘,嘀嘀咕咕地说:“我知道,没那意思。我这不是不知道你说的这事嘛。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我还等着凉粉嫂回来重新开摊呢。再说我也没瞎说啊,虎子信誓旦旦跟我说他看着一具尸体在那,你说平白无故的怎么会有……”

    “行了,你还说!”另一个人没好气地接口道,“虎子那家伙说的话也能信?整天游手好闲没个正经业务,神神秘秘也不知道他在干嘛。我和你说,我看你少和他来往才是正经!我看着啊,指不定什么时候那家伙就得惹出点事来。”

    有人笑道:“凉粉嫂要是真回来了,她做的凉粉你还敢吃吗?人家那可是在毒窝窝里待了好几天,你不怕?”

    先前那人一挺胸,瞪大了眼拍拍自己的胸膛,说:“怕啥!人家能回来,药系的人肯定有把了关,哪有什么关碍,照吃。凉粉嫂那手艺,真是绝了。唉,就是命不好。”说着摇了摇头。

    一人笑骂道:“你啊,早晚死在吃上!”

    一群人议论纷纷,很快就转开了别的话题,不久后便结账离开了。

    叶牧坐在那里安安稳稳的吃完自己那碗面条,伸手把叶茗的碗端过来,转了个个儿。只见青花白底的大海碗边沿,转过来的这一面上,几片薄薄的肉片平平整整地贴在上面,拼得严丝合缝工整无比。瞥了一眼正眨巴着眼睛东张西望一副天真无邪状的叶茗,叶牧伸筷子把叶茗偷偷藏起来的这些肉片一片片夹回碗里,重新把碗推到他面前,说:“不要浪费食物。”直到看着叶茗皱着小脸不情不愿地乖乖吃完后,这才摸摸他的头,开口:

    “今天和爹爹一起出门吧。不是想采些药草吗?听说附近有座山里盛产药材,等到爹爹的事情办完,就带你过去。”

    叶茗的眼睛一亮,也不苦着脸了,眉开眼笑地立刻点点头。

    私聊唤回了任它自己去游玩飞翔的迦罗。来到百草堂后,留下叶茗在迦罗那里,叶牧独自一人走进了山庄。

    那些闲汉口中的凉粉嫂,就是那个求医的中年女人。那个女人名唤黄杨柳,夫婿早亡,留有一子,在小镇中支了间摊子靠卖凉粉维持生计。原本因为她的好手艺,生意挺红火,这些年一个女人自己带着个儿子,日子却也不难过。直到她的儿子忽然生了那场怪病……

    这是叶牧这几日在镇中进行调查时获得的一部分信息。除此之外,他发现,由于时常会前来派发免费的防疫药材并开设义诊,药系弟子在镇中的风评相当不错。但与之相对的,毒系弟子却是颇受当地人戒惧疏离,甚至多少有些被敌视的存在。在当地人的故事里,那些毒系弟子似乎个个笼罩着神秘而恐怖的色彩。据说,他们接触过的任何物体,都可能有着夺人性命,或者引发什么奇诡病症的效果。母亲们会在她们的孩子还小时就反复地告诉他们,如果惹怒了毒系弟子,一定要诚心去祈求他们的谅解与宽恕,否则早晚会莫名暴毙,或者不明不白地死于突然蹿出来的毒虫或者蛇类之口——这在叶牧听来,更像是那种吓唬小孩子们不要恶作剧的恐怖故事,但从当地人的态度看来,他们似乎当真对此坚信不疑。

    也因为这个,虽然那些毒系弟子也会参与义诊,但除非是迫不得已,不然没人愿意因为一些小小的病痛去向他们求助——谁知道会不会莫名其妙就丢了命呢?

    无论是药系还是毒系,对叶牧来说都是游戏职业中的一种流派,当然是没什么偏见的。甚至因为“奈何”之毒的关系,他如今收集情报的重心还更要倾向毒系一些。但他必须得说,对于现今百草堂中的某位毒系弟子,他确实毫无好感可言。

    知道起死回生在这个世界的人看来有多么的荒诞无稽,叶牧对自己的想法有着足够的坚持和规划,也早有心理准备去面对他人各色的眼光。但这并不代表着他很喜欢大声宣扬自己的目的,从而主动把自己置于被人异样看待的环境之中。排除屈指可数的几个嫌疑人,最近在百草堂中迅速流传开来的那条关于“热衷着起死回之术的偏执狂”的流言,其源头显然就是那个一向不吝于对他表露出最大恶意的……顾兴言。

    对那些百草堂弟子们若有似无的注视视若无睹,叶牧沿着这几日已经走熟了的路线,向黄杨柳现在所住的地方走去。

    不可否认,那些流言多少给叶牧在百草堂中的调查带来了一些困扰。相比在城镇中的调查,这里的谈话要花费更多的心思和技巧。不过他还是有所收获。至少,他确认了闻庄确实是百草堂年轻弟子中毒系造诣最高的一个。毒系弟子不大听从首席弟子景安的话,通常倒是唯闻庄马首是瞻。

    对于首席弟子之争中景安成为首席一事,毒系弟子大多颇为不满,认为是出于门主的私心——毕竟如今的百草堂门主明芷就是药系弟子出身,而她伉俪情深的那位同为百草堂药系的夫君,多年前和毒系弟子可是有些私仇的。

    近日明芷门主夫妇带了百草堂的一批弟子前往中原,百草堂暂时交由首席弟子景安管理,隐隐流露出让他接任百草堂门主的意思来。本就心有不服的毒系弟子们更为激愤,即便是对着叶牧这样的“外人”,也将对门主的不满明显流露了出来。

    而将这矛盾更为激化的,是黄杨柳的病情。

    黄杨柳这几天的情况并不太乐观,时常会陷入昏迷状态,醒来时的精神也不好。虽然全身都浮肿起来,看起来整个人都胖了一大圈,痛得时不时就会痉挛,却也不大声呼号,只是呀呀地低声叫着,怔怔地发呆,就像那天的嘶吼用尽了她的全部力气一样。只有在见到叶牧的时候她才会突然振奋起来,反复和他确认着那个约定,眼睛中都放出亮光来,回光返照般地令人心悸,让人不由得担心那拼命抬起来的肿胀脑袋会不会下一刻就重重跌回枕头上,再也不会动弹。尽管在叶牧看来,百草堂对她的诊治用药相当慎重严谨,生活方面的照顾十分周到细致,住处和饮食上也没有任何问题,但她仍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日日的衰弱了下去。

    尽管如此,偶尔会遇到的闻庄倒是没什么变化,照样是大步走得飞快。从他看诊时认真的表情上也看不出什么端倪,对着看上去快要断气一般的黄杨柳也没有任何苦恼焦虑的样子。但虽然叶牧对这些看病的关窍是丝毫不懂,有一个细节也许可以表明黄杨柳的病情确实是正在恶化的——最近他在黄杨柳那里遇到闻庄的频率是越来越高了,看起来,对方每日的看诊时间正在增加。而闻庄每次开方子之前所凝神思索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从黄杨柳那里出来时,叶牧在出门时转过头,看了仍在屋内替黄杨柳诊治的闻庄一眼。

    闻庄的诊治,不可谓不尽心。如果那味“奈何”的效果属实,叶牧觉得,也许黄杨柳现在的精神状态才是阻碍她康复的最大问题。不过也不排除现在的“奈何”并没有游戏中那个技能的效果一般好的可能性。如果她的病情再继续恶化下去,他大概就要想办法说服她,将“杀掉闻庄”的交易,改为“让闻庄设法复活她的孩子”了。

    以他的游戏系统,弄出一点足以让那个女人相信的所谓“奇迹”或者“希望”并不难。有了这样的可能性,她总会多少振奋一些,或许还能更加好转也说不定。但这样的方法不到必要的时候他并不想用,一方面是不欲将自己的某些“与众不同”让一个并无多少交情的人知道,另一方面,他自己对“起死回生”这件事本身,事实上也没有多少把握。

    说到底,哪怕以叶牧之前生活在那个世界的观念来看,复活亡者也是一件相当匪夷所思的事情。他相信这件事的可能性,会尽他所能的为之努力,但同时从理性的角度出发,他也无法否认存在“最坏的结果”的可能性。对于这一点,他同样做好了接受的心理准备,但那个女人的精神状态,却恐怕无法承受再一次的失望打击。

    叶牧突然在庭院中站住,蹙起了眉。

    等一下,刚才模模糊糊的,似乎想到了什么被他忽略的,很重要的信息?

    是什么来着……刚才他都想到了什么?

    一边凝神回想着,一边无意识地抬了下眼。视线中那一瞬的景色反馈到大脑,甚至还没来得及对它进行任何判断的下一刻,他立刻将脑子里的所有思绪丢个精光,极速冲了出去。

    一瞬间他落在了小路的尽头,四周是浓密的树荫和生机勃勃的花草,但空无一人。

    有细细碎碎的虫鸣声在绿荫里传来,热热闹闹地叫着。风声,草木婆娑声中,没有人的足音。

    阳光照在身上很温暖,明亮的光线中,寻找不到来自冥间的寒凉。

    他环顾了一圈,才慢慢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啊,刚才好像看到了个,本来不应该在这里的身影,匆匆从这里一晃而过的样子?

    有种不太舒服的,像是噎到了的感觉卡在胸口。叶牧眨眨眼,说不出什么心情地打开地图,上面明白地显示出在这一带,除了他自己的蓝色光点和不远处房间中黄杨柳和闻庄的绿色光点外,没有任何绿点存在。

    他不认为是自己看错了,但努力回想刚刚的一瞬间,其实他也只是看到了个一闪而过的黑影吧?或许是枝条摇曳间被光线照射出的阴影啦,路过的鸟兽啦或者突然被阳光直射导致眼睛花了一下……这几种情况,才是合理的真相吧?

    他所以为的,那个时候的感觉,怎么想都不大合理,因为……

    叶牧的目光转向一旁无声无息打开的包裹,伸出手,触到了冰冷坚硬的质感。

    你看,你在这里,对吧?

    半透明的白骨沉寂在包裹里,泛着幽幽的莹白的光。

    收回手,关上包裹和地图,叶牧站在原地,闭上了眼。

    只要一会儿好了,只需要一会儿,让他回忆一下刚才那一瞬间的感觉,暂且不去深思它的真伪。

    那一瞬间,贺凉仍然活着的感觉。

    近乎贪婪地狠狠记忆下来后,叶牧睁开眼,没有留恋地离开了。

    足够了。将它作为为目标而努力的一部分动力。

    叶牧离开后,过了一会儿,景彤沿着同样一条路走过来,在半途截住了看诊完毕的闻庄。

    她的娃娃脸上满是担忧地问:“闻庄,你告诉我实话吧,黄大娘的病情现在这个样子,你到底有没有把握?”

    闻庄站在那里,抱臂看着她,场面一时静谧下来。片刻后,他说:“她能熬得过两天后那一次药浴的话,三成。”

    景彤轻轻“啊”了一声,像是因这个答案下定了某种决心。她抿了下唇,问:“黄大娘现在的身体状况,能不能用‘迷梦香’?”

    迷梦香,毒系药物,可快速助眠、迷醉、镇痛,但剂量过大时易出现幻觉,多次使用会产生依赖,销蚀身体根本。

    闻庄有点吃惊地放下手臂,看看景彤,皱了下眉说:“这个倒是可以使用,但是不用上相当大剂量的话,对她的药物痛没有任何效果。而且那种剂量,最多只能用一次,还有上瘾的可能。一旦上瘾,可能会影响后续的治疗。”

    “我不是打算用来给她止痛的。”景彤摇头,微仰起脸,毫不示弱地看着闻庄,有点生气的样子,“闻庄,你应该也察觉到了吧。黄大娘现在最大的问题不是疼痛,是心病。”

    “所以呢?”闻庄闭上嘴,下巴不悦地绷紧,看起来不太想谈这个话题。

    “当时她的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闻庄,这样把事情闷在心里什么都不说,是没法解决问题的。”景彤看着那张满是抗拒的脸,停了停,上前一步抓起他同样是麦色的大手,合拢在掌心里轻轻摇了摇,放软了语气说,“有什么事,咱们一起解决一起承担,一直以来都是这样,不是吗?”

    闻庄看着她晶亮的眼睛,想起了什么,表情终于带着些无奈地一点点柔和了下来。

    “好吧,你想知道什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穿越网游之归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之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之狩并收藏穿越网游之归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