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网游之归途 > 第48章蛇语

第48章蛇语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番耳鬓厮磨后,两人坐在床上,这才重新说起正事。

    “死去不久的人如果受到了魔气影响而重新开始活动,会视体质和情况的不同,成为尸兵或尸鬼。”江望半倚在床头,握着叶牧的左臂,一边专注地用不轻不重的力道徐徐按压活动着,一边开始用一种相当客观的语气对自身的情况进行说明。

    “尸兵只是毫无意识,单凭本能活动的行尸走肉,随着时间流逝躯体也会逐渐腐朽。而尸鬼则或多或少会保有一些生前的意识,只要有足够的血食就能保持躯体的完好,即便不进食,腐朽速度比之尸兵也要缓慢许多。但是与之相对,尸鬼对于血肉的渴望和需求也要更为强烈,如果不能及时得到满足,本能会压过意识,成为比尸兵更凶猛的魔物。”

    “妖魔有一种秘法,死亡前让人服下一些特殊的药物,可以大幅增加成为尸鬼的几率,而保留的思维和意识通常也比自然形成的尸鬼要完整。据我结识的那个妖魔将领所说,以六大门派弟子的体质,若是通过这种方式,成为尸鬼的概率几乎是……百分之百。”

    江望知道,即使不去特意说明,叶牧也能从这段话中,察觉到他当初察觉的事情——这种秘药,此番绝对不是第一次用在六大门派弟子的身上。

    “尸鬼在觉醒时,生前所受的伤害会保留下来。通过进食,这些伤害会逐渐修复。大约是得益于你当初的那番行动,我虽然受伤颇重,但骨骼却保持了完好,所以修复起来更容易些,让我早早恢复了意识。”

    垂下的视线落在那只左臂上,回忆起断臂时这人煞白的脸色。

    这么想来,加上那一次,已经受你两番照顾了。

    “——谢谢。”

    听到这突如其来的一句道谢,叶牧有些诧异地侧头看向江望。停顿了一下才了解江望的意思,他说:“不用这么说。当初我贸然插手,把事情变得复杂了,没给你造成麻烦就好。”

    念及江望此刻的身份,叶牧斟酌了片刻,慎重地开口问道:“现在这场战争,总有一天会分出胜负。你对将来,可有什么打算?”

    这句话出口的时候,室内原本平和自然的气氛顿时一凝。

    “事到如今,你应该看得出,我不是什么好人。”江望淡淡说着,停住了手上的动作,转过头,看着叶牧。

    “叶牧,别人的死活我不在乎,家国天下对我来说也没什么意义。人想要活得轻松自在,就得认清自己的立场,是什么身份,就做什么样身份该做的事。得陇望蜀,在乎的东西太多,最后只会什么都得不到。这种事情,我和那名妖魔将领达成协议的时候,早已经有所准备了。”

    江望露出一个清浅的笑容,如墨的眉眼舒展,却让人觉出漠然的意味来。

    “即使伪装得再像人类,现在的我,仍然是以人类为食的妖魔。我对无谓的杀戮没兴趣,但是到了必要的时候,我也不会对人类手下留情。叶牧,妖魔和人类不同,是实力决定一切,胜者为王的种族,也是阴险冷酷,毫无血缘温情的种族。我不相信妖魔的承诺,但它们的这种特性却很方便利用。只要有相应的实力,努力爬到足够的地位,到时,想杀的人我会亲手解决掉。”

    “需要帮忙吗?”叶牧只是平静地问道,目光坦然,“两个人能做到的事情,总归要比一个人多。”

    有一句话他没有说出口,现在的气氛并不适合继续追问下去。

    杀了想杀的人之后的“将来”,江望,你又打算如何自处呢?

    而且……

    江望,你真的能彻底舍弃人类的身份,对做过的事情毫不在意吗?如果是那样,为什么会让自己陷入渴望血肉而失控的境地,以为自己吃了人的时候,你的失态又是为了什么?

    刚才的那番话,你是在告诫我,还是在告诫……你自己?

    答案如何,就让我自己来确认吧。

    我想更多地了解你。

    江望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微微眯起眼睛,像是在谨慎地评估这番话的分量般审视着叶牧。再次开口时,第一次彻底褪去温和的表象,毫不掩饰地显露出性格中危险的一面来。

    “这种话可不能随便说说,我原本并没打算让你搀和进来。”冰冷的手抚上叶牧的脸颊,从说话的声音中分辨不出情绪,“不过既然说了,即使你以后想收回,我也不会给你这个机会。”

    “让我先了解一下未来同伴的实力吧。我来这里想要解决的仇人到底是谁,想必你已经有些眉目了。三天后,我会杀死那个人。以那个时刻作为分界,在此之前,不拘手段,你能查出这城中的疫病,缘起于何吗?我拭目以待。”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林地中,叶茗正躺在软绵绵的羊背上,手里捏着一枚圆滚滚的褐色药丸子,举起手对着太阳细细查看。过了一会儿又收回手,把它放到鼻子下嗅了嗅,立刻嫌恶地拿开老远,但是目光仍旧死死地盯住它不放,小眉头几乎要打了个结,十分苦恼的样子。

    明明用的是和平时没什么两样的原料,做成药丸后看起来也没什么异常,但是为什么闻上去总觉得有些怪怪的呢……

    烦恼地把药丸顺手扔掉,翻了个身趴在羊背上,看着储备粮慢悠悠地吃着地面的青草,叶茗拖长了声音,自言自语地抱怨道:“爹爹~快点儿回来吧。”

    连平时最喜欢的制药都提不起半点儿兴趣,闲得快要长出蘑菇来了。

    正在百无聊赖的时候,突然觉得手腕那里有些异样。叶茗轻抖了一下手腕,有什么冰凉滑腻的东西就从袖中抖落了下来,被他一把抓住。

    叶茗拎着小蛇的尾巴提到眼前,和它盯了个对眼。这才懒洋洋地说:“你也这么觉得吧?”说着抖了抖手,让它看起来像是附和般地颤了颤头。

    翠绿的小蛇不满地吐了吐信子,徒劳地扭着身子想要挣脱开,发出了抗议般的嘶嘶声。

    叶茗却好像心情好了一些,感兴趣地伸出手指,想要摸摸翠蛇的小脑袋。嘴里还念念有词地安慰道:“不要寂寞,爹爹有事情要做。我会陪你玩的。”

    翠蛇嘶嘶叫着拼命地闪躲,眼见着避无可避时,异变瞬间发生。

    原本纤细的蛇身像是吹了气般瞬间膨胀变形起来,五官凸显,鳞片褪去,四肢舒展,毛发生成,衣饰浮现。

    “小石头你够了!”

    随着一声忍无可忍的大声抱怨,取代翠蛇出现在那里的,是个看起来大约十五六岁的绿衣少年。一头四处支棱的黑色短发,吊眼尾部带着一抹天然的暗红,本是算得上俊俏的五官,脸颊上却覆盖着两道巴掌宽的细密绿色鳞片,从脸侧一直延伸到脖颈,直至没入衣襟,使得整副形容都有些可怖起来。少年气恼地瞪着叶茗,龇牙咧嘴地从他手中把衣摆拽出来,一对尖尖的虎牙白森森地泛着光。

    脊背上突然增加的重量让原本悠闲地吃着草的储备粮吓了一跳,“咩”地直起身来,拼命地在原地转着圈儿扭头向后瞅,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叶茗一瞬间也多少吃了一惊,紧接着却像想起来什么一样,恍然道:“是了,你早就可以化形了。”说着便觉得很无聊般地移开目光,在颠簸的羊背上拱了拱,换了个安稳点的姿势继续没精打采地趴在上面。

    储备粮:等等!这种事情我可从来没有听说过啊。

    本来以为只是一条有些灵性的小蛇,平时也从没见它说过话。现在却突然化了形,还一副和叶茗很熟的样子,是怀着什么居心?储备粮一急,咩咩叫着转圈转得更欢了。

    “那种事现在不重要。小石头,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绿衣少年手忙脚乱地扒在羊背上让自己不要掉下去,把脸凑到叶茗面前,一脸严肃地说。

    一声嘹亮的清啸,随着突然席卷的狂风,林地上暗了下来。黑色的鹏鸟倾下充满压迫感的身姿,金色的瞳眸锁住了那个绿衣少年。

    迦罗:汝,有何用意?

    来自血脉的被天敌盯上的恐惧让少年哆嗦了一□体,但他撑起身,仍然逞强地努力让自己仿佛毫不畏惧般地笑了起来,如果能让说话的嗓音不带着那么些颤抖的话就更好了:

    “来……来得正好。”

    他跳下了羊背,虽然落地时有点脚软但仍是努力站住了,看着迦罗,嘶声说:

    “你们不会不甘心吗?失去自由,被一个人类束缚,而不得不听命于他。”

    鹏鸟审视着绿衣少年,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动摇。

    迦罗:育吾躯者,予吾名者,供其驱策,是为契约。

    “可是你真的想要这样的契约吗?”少年看起来也同样的执著。

    他努力仰着头,压抑着畏惧看着迦罗遮天蔽日的身影,大声说:

    “你可以飞上九万里的高空!没有什么能阻碍你!你可以飞行整整六个月!没有哪里是你去不到的地方!鸟雀嘲笑你,是因为它们不知道你看到的世界!你原本应该是最自由最骄傲的生灵,而现在呢?你只能徘徊在方寸之地,连翅膀都没办法尽情伸展,只因为来自一个人类的无法违抗的命令!你需要背负着力量远不及你的人类四处奔波,把速度压抑到低得可怜的地步而无法自由飞翔,像那些未开灵智的骡马一般做着行脚的工作!你真的甘心吗?”

    “还有你!”

    他又转头看向储备粮,在天敌的盯视下移开目光,这举动可真需要勇气。储备粮正呆呆地看着面前的场景,不防少年突然转头看过来,正好对视了个正着。眨巴眨巴黑黑的大眼睛,它无辜地说:

    “咩?”

    少年一瞬间似乎泄气地垮下了肩,不过下一刻他立刻重振了精神,谆谆劝说道:“我知道羊族天性喜欢亲近人类。可是明明拥有足够的实力,却因为契约的束缚无法化形,甚至连身体都要在获得允许的情况下才拥有。存在与否完全被人类所掌控,想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喝一口清甜的水都没办法自己做主。你真的能满足这样的现状吗?看看他给你起的名字!那算是什么名字?在他眼里你只不过等同于那些随时可以摆上餐桌的肉畜!这样的人值得你留恋吗?你不想去寻找你的同类,你的族人吗?”

    慷慨激昂的少年说话的途中突然一个下腰,身体弯成了一个柔韧得不可思议的弧度,随即又轻轻松松地直起身来,手里抓到了一个扔过来的瓷瓶。他继续把这番话说完,才嘶了一声看向叶茗,说:

    “小石头你不要乱扔东西,很危险的。”

    叶茗皱着小眉头,生气地看着绿衣少年,说:“不许说爹爹的坏话。”

    “好吧好吧。”少年也没有争论,走过来把瓷瓶递还给叶茗,看了一眼储备粮,正好看到它没什么感触地低下头,继续专注地吃起了青草。

    一时没忍住又嘶了一声,绿衣少年放弃地转向迦罗,正好对上鹏鸟流露出危险意味的金黄色眼瞳。

    原本要说的话不由得一顿,脊背生生窜起一股恶寒。少年立时翻身折向一旁,闪过了电射而至的数道黑光。那黑光笃笃几声紧贴着他的脚边深没入地,却是泛着金属光泽的几根黑色长羽。虽然不是动了真格的攻击,但也透出了浓厚的警告意味。

    迦罗:谗言佞语。汝,有何居心?

    “谗言吗……我说的可都是实话。”绿衣少年努力咧开嘴笑了笑,飞快地说,“我什么都不会做的。我是小石头的灵兽,怎么可能做什么对他有害的事情?我不过是想见见你们的主人罢了。你们不放心的话,可以盯着我,我保证什么都不会做,哪里也不会去的。”

    说着,他果真就这样盘膝坐在了原地,但是最后又看着迦罗说了一句饶有深意的话。

    “伴生契约,本来应该是关系极其亲密的生灵之间签订的吧。就算那个人类养育了你,这样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日子,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没等迦罗做出反应,他立刻举起双手,摆出投降的姿态:“就这些,我什么都不说了。”闭上嘴巴乖觉地沉默下来。

    迦罗冰冷地盯了他半天后,一声清啸,扇动翅膀。林间重新席卷起狂风,光线一亮,鹏鸟已经离开了。

    绿衣少年开始纠着眉头清理被狂风卷了满头满身的草木枝叶,叶茗从储备粮背上爬下来,看着他严肃地教诲道:“小翠,爹爹是很好的人。我喜欢爹爹,但我还是一样喜欢你的,你不要吃醋。”

    绿衣少年正谨慎地从头上往下揪小团小团的刺球,闻言一个手抖,嘶的一声揪下来几根头发,也顾不得疼痛连忙跳起来分辨道:“谁吃醋了!谁会吃你的醋——算了,我和你认真什么。别叫我小翠,我叫连翠,连翠。好好地叫别人的名字,再叫我小翠我就咬你。”他龇了下虎牙,威胁道。

    林间因为说话声而变得热闹起来,储备粮踱到一旁。洒下阳光的空地上立着一栋结实的小小木屋,只有一人高的小房子仅能供孩童出入,看起来就像是个玩具屋。它在木屋旁延伸出来的棚子里卧了下来,不忘把两只小小的角警觉地朝向连翠的方向,然后张开嘴,无声地打了一个小小的哈欠。

    主人,快点儿回来吧。

    作者有话要说:契约灵物记忆设定:根据游戏中的经历,演化而来形成现实中的记忆与性格,包括好感度。

    试着写了一下小剧场,结果发现两个人一点都不高深莫测了!这两个家伙是谁!

    请姑且随意看看吧……可以当作只是刚好同名同姓的两个人的啊哈哈

    关于昵称:

    一天,叶牧反思了这段时间的交往后,慎重地和江望商议起来。

    叶牧:江望,我觉得现在这个阶段,咱们彼此应该有个昵称。那些亲密的情侣似乎都是这样的,虽然不理解意义何在,但大概有助于增进交流感情。

    江望:(饶有兴趣)好像挺有意思的,好啊。你有没有什么外号?

    叶牧:(思考)好像只有一个……豺哥?

    江望:……

    江望:什么?

    叶牧:(赧然)在我们那里的学堂念书时,一群小孩觉得威风有趣,胡乱叫着玩的……不是我的主意。

    叶牧:(啧,失言了。中二时期的不良少年,“豺狼虎豹”四大天王什么的,绝对是应该干掉所有知情人灭口的黑历史……)

    叶牧:(转移话题)我没什么昵称,不过你应该有吧?我记得罗迎好像是叫你“阿凉”?

    江望:(恍惚一瞬,苦涩微笑)过去的称呼,不提也罢。

    叶牧:(心中微酸)好,那我叫你“阿望”?呃,“阿望”……“阿汪”?

    叶牧:……

    江望:……

    叶牧:(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阿汪?

    江望:(沉默一下,从容微笑)不错啊,和豺哥也是般配。

    叶牧:……

    叶牧:(严肃)我觉得昵称这东西也不是很必要,咱们还是直接叫名字吧。我喜欢江望。

    江望:(微微一怔,微笑)好。我也喜欢……叶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穿越网游之归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之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之狩并收藏穿越网游之归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