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网游之归途 > 第52章冲突

第52章冲突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闻庄。”景安蹙眉唤道,语声里是全然的不赞同。但既然闻庄的话已出口,他便也苦笑着对叶牧点点头,说,“确然如此。叶少侠所言之事我们业已察觉,近日分发的防疫汤药便是由‘奈何’演化而来。只是想必叶少侠亦能明白我等顾虑,此事还望勿要声张。”

    “便是将事情公然说出去又如何。”闻庄咬牙打断道,再也按捺不下怒气,“景安,我毒系一脉问心无愧,何必遮遮掩掩倒好似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般。那些人若要闹,便让他们去闹,有骨气去避忌猜疑我毒系,想必也用不到我毒系弟子辛苦调配的药,现在的事态又算什么?你知道那些药系弟子私下里都在说什么。你真要任由事情这样下去,同门离心?”

    景安沉默片刻,没有回答闻庄的质疑,而是将目光转向叶牧,道:“叶少侠见笑了。”

    叶牧知机地站起,说:“我出去走走,二位先聊。”

    他一点都没兴趣参与百草堂内部的纠纷,想要确认的情报已经到手。黄杨柳得的真是疫病的话,无论她找上闻庄是否偶然,“奈何”都注定成为这场矛盾的焦点。毒系仅能解毒,药系方能医病,这是在当地人心中根深蒂固的观点。而闻庄当日负气说出的“以毒攻毒”,更是错失了最好的辩白机会,在众目睽睽之下给这件事下了一个不容置疑的定义。若黄杨柳得的是同样的疫病这件事传扬出去,因着闻庄那日的话,当地人便会视这场疫病为毒,从而怀疑是毒系弟子所为,更有甚者会怀疑百草堂。即便辩白说黄杨柳得的是病,视毒系弟子如虎的当地人,又怎会相信毒术也可以治病?

    这是一场两难的局,发现疑似妖魔所害的人骨后,景安便急急找上他委托了这个任务,大概除了希望早日查清疫病来源,也存了几分期待,希望能找到蛛丝马迹证明此事系妖魔所为,一旦事态暴露也可凭此证明此事与毒系无关吧。

    也是因为如此,既然知道了事情是因魔气而起,百草堂一定会比他更为迫切想要查明那片土地的异状。如此一来,他可以先着手从其他线索查起了。

    他一边向外走,一边调出信息栏,不算太意外地看到了浮现的提示。

    您完成了任务【临危受命】,完成度50%

    您获得10金,七杀殿声望500

    评价:马马虎虎,少侠请再接再厉。

    转过屏风,叶牧正待调出包裹确认一下那奖励的十金何在,抬眼便看到一名药系女弟子毫无仪态慌慌张张地一路疯跑过来。

    那名女弟子好像完全没有看到守门的弟子和站在门口的叶牧一般,拼尽全力奔跑着从他们身边呼啸而过直入厅内,快得让人都反应不过来要阻止。紧接着,叶牧听到了她颤抖着嗓音的喊声。

    “景师兄,不好了!颐和厅出事了!”

    叶牧走出大门,站到了一侧不起眼的角落,开始静观其变。守门弟子也无暇留神看他,惴惴不安地向门内张望着。

    厅内有杂乱的脚步声传来,不消一刻那三人的身影便出现在门口。景安快步走在前面,手里抓住女弟子的手腕带着她一路疾行,听着女弟子气喘吁吁的叙说。闻庄稍微保持了一段距离跟在后面,面沉如水不知道在想什么。三个人都没分神旁顾,一路快步走远了。守门的药系弟子犹豫一下,也跟了过去。

    叶牧调出地图匆匆扫了一眼,代表顾兴言的光点依旧窝在他常驻的房中,没有异样。

    关掉地图,他抬脚便远远跟上了景安他们。

    颐和厅是百草堂暂时安置那些染病的药系弟子的地方。原来却是药系弟子终究和毒系弟子起了冲突,一名毒系弟子说是自己有了新的治疗思路,药系弟子却因认出那新增的几味材料中有剧毒蛊虫而执意不肯,三言两语之下双方都生了火气,几乎险些动起手来。顾虑到厅内患病的同门,争端终究没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但是两系弟子间的气氛,已经是剑拔弩张,当真一触即发。

    景安和闻庄赶到后,各自安抚下一系弟子,闻庄问明了那毒系弟子的配方,沉吟一下表示赞同。在景安的担保劝说下,药系弟子这才放开护持,虎视眈眈地看着毒系弟子进行治疗。但还暂时不知效果如何。

    此番事罢,景安这才想起叶牧来,抬眼寻找,却早不见了人影。

    叶牧看到结局后便没有惊动任何人地潜了出来。值此机会,正好去拜访一下此行的另一个目标。

    一路走过百草堂的曲径回廊,在目的地停下脚步。拢了拢身上的斗篷,把面目也掩进兜帽里,他抬起手,敲响了面前紧闭的房门。

    房门很快打开,露出顾兴言不耐烦的脸来,叶牧不待他说话,当头便是一刀劈下!

    顾兴言的反应却是出乎意料的迅速,他相当狼狈的一个侧身,看起来就像是要跌倒一般,却恰恰避开了刀光。拽着打开的门板险险站住,身形未稳时便已扬起了一把粉尘,地上幽幽亮起了星星点点的荧光。

    然而这剧毒只蚀到了一件被迎面抛过来的黑色斗篷。随着斗篷兹兹作响地冒着黄烟落地,露出大开的房门,顾兴言也看到了站在门口持着刀的男人。

    “叶牧,你这是什么意思?”眼见叶牧没有进一步的攻击,顾兴言这才停住动作,松开门板站直身形,恼怒地喝问道。一段时间没有露面,他看起来瘦得更吓人了,眼窝深陷下去,眼底两片青黑的阴影,但是眼神反而亮得更加尖锐了些,盯住人看的时候,刀锋刮过一般凛冽。

    叶牧缓缓地垂下刀,用一种奇异的目光打量着顾兴言,开了口:

    “我以为,你应该明白?拜你所赐,我这段时间可是没少受人关注。”

    顾兴言脸色变了变,冷笑道:“那又如何?这么可笑的事,当然要与人分享。不想让人知道的话,一开始就不要让人知道。”

    “我有些奇怪,”叶牧没有理会顾兴言的话,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以你的性格,即使看不惯我,又为什么会选择嚼舌根这种你绝不擅长的方式来给我找麻烦。你应该知道,这种方式虽说恼人,但实际上无关痛痒。”

    “那段时间,百草堂内的关注重点本应在闻庄和黄杨柳的身上,偏偏我又在其中横插了一手。闻庄能不能治好黄杨柳固然让人挂心,但是和莫名而来的七杀殿弟子的真实目的相比,一个病女人自然不会吸引更多的注意力。为了给闻庄减轻压力,你还真是煞费苦心,但我可不太乐意被人利用。”

    “就是利用了你又如何?你这是来找我算账?”顾兴言戒备地站在门内,两手抄在袖中,讽笑道。

    “这倒不是,毕竟你也给我提供了不错的情报。”叶牧相当心平气和地回应道,“妖魔复生术法的消息,对我来说很重要,我们也算两相抵消了。”这样说着,他将刀收了起来,“颐和厅那里出了乱子,毒系和药系弟子起了争执,你不打算去看看情况吗?”

    “他们自管闹他们的,只要不惹到我的头上,与我有什么相干。”顾兴言冷漠地说着,一瞬不瞬地盯着叶牧,明白无误地流露出反感的情绪来,“你如果只是想来喋喋不休地说一堆无聊的事,我就不奉陪了。我很忙,没时间和你谈天说地。”

    “我是想问顾少侠,妖魔既然连复生这等神奇的秘法都有,不知有没有传闻说,它们有种秘法,效果类似毒系的定魂香?”

    顾兴言的脸色一下变得相当难看,哐地一下,在叶牧面前重重甩上了门。

    叶牧毫不动怒地在门外说:“请转告闻庄,我明日再来山庄拜访。”说罢,转身离开了。

    事情已渐明朗,然而他心中仍有一个疑虑不明。

    确实如他所言,因为顾兴言提供的妖魔复生术法的情报,他才能如此快速地确定江望便是贺凉。然而,就和顾兴言的性格不适合去背后嚼舌根说人八卦一样,以顾兴言的性格,当初就算看他不顺眼,讥讽嘲笑几句便罢了,又为何要平白无故地将这个情报告诉他,反而让自身因此而惹来了他的疑惑,反倒暴露了和妖魔的联系?

    随着叶牧走远,身影在路的尽头消失不见。顾兴言庭院后方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传来一阵轻微的沙沙声响,像是风吹拂过枝叶的声音。

    江望舒舒服服地倚在一枝粗壮的枝桠上,身影藏在枝叶间半点也没有露出端倪。他扯过旁边一根纤细的树枝,拈着上面翠绿欲滴的叶片欣赏了一会那勃勃生机,松开手,任它从手心刷地溜走,心情很好地笑了起来。

    叶牧那一大堆话里,真正想要确认的其实也只有那一句吧。“一个病女人”,顾兴言大概根本没注意到自己透露了什么。

    作为百草堂的弟子,作为毒系弟子中的佼佼者,对于“中毒”和“生病”的差别,绝不可能这样不敏感,除非那是他自己也认可的“已知事实”。

    树下传来脚步声,敲门声,弟子的呼唤声:“顾师兄,你在吗?闻师兄有事找你。”

    且不提顾兴言去见到闻庄和景安,听说了叶牧带来的消息后面色如何阴沉,左右他一向神情阴郁大家都习惯了。闻庄听到顾兴言说他已经见过了叶牧,不由得询问道:“他问了你什么?”

    顾兴言哼了一声,说:“他莫名其妙地劈了我一刀,说了一堆不明所以的话就走了,根本没提到什么荞麦田。临走时他说明天还会过来。”

    闻庄又问过几句后,顾兴言便表示他还有很多事忙,从那里告辞了。闻庄看向景安,说:“叶牧说的话,有几分可信?”

    景安摇摇头,说:“不管他到底想做什么,此事宁可信其有,不可轻忽。闻庄,有劳你和小彤走一趟吧。”

    闻庄站起身,点了下头,应道:“我这就去。”

    深夜,百草堂的某处房屋中,点亮了烛火,映照出两个人交谈的身影。

    “那个叶牧,你上次说要再观望一下,到底是作何打算?放任了这许久,他已经快要妨碍到正事了,万一因他而失败,你我都落不了好处。你要是顾念着昔日的几分情分,不忍动手的话,我杀了他也是一样!”

    江望笑了一声,看着面前心浮气躁的人说:“我自有主张,你莫插手,总归坏不了你的事。”

    顾兴言紧紧咬着牙,狐疑地打量着江望,但是在那黑色面具掩盖下什么也看不出。他眯起眼,试探地问道:“你和他以前交情很好?你该清楚,自己现下的身份。”

    江望侧了侧头,不甚在意地说:“这种事,不用你说我也明白。也罢,左右到时需要你帮忙。不妨和你透个底,教你心安。”

    他摘下手甲,伸出苍白的手,在烛火下细细端详着。

    注视着自己毫无血色的手指,他慢慢收拢了掌心,温柔地微笑起来。

    “他痴心妄想想要复活的那个人,就是我。我只不过是想让他成为我的同伴,变得和我一样罢了。”

    江望好整以暇地说着,语气轻松又甜蜜:“毕竟一个人在这样的处境里,总归太过辛苦寂寞。我想,他也一定是愿意的。”

    顾兴言的脸绿了。他不可置信地盯着江望看了大半天,才完全消化了这句中的意思。当即后退了几步和他拉开距离,犹自觉得不适,憎恶地说道:

    “真恶心。”

    话方出口,眼前黑影一闪,一股钻心的痛楚便自左臂剧烈地袭来,顾兴言连忙死死咬住牙,这才没痛呼出声来。

    江望狠狠抓住顾兴言的手臂,将它弯折成了一个几乎慑人的角度,隐约发出令人牙酸的咯吱声。紧扣在衣袖上的苍白手指随即便染上了可怖的紫黑色泽,还在顺势迅速向上蔓延。他却仿佛没有看到一般,没分给它半点视线,力道也没有丝毫松懈。

    “管好你的嘴。”江望微笑着,温和地说,带着不详的气息。墨黑的眼一片冰冷,没有半分属于人类的情绪。

    “我的脾气,可没有他那样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穿越网游之归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之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之狩并收藏穿越网游之归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