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网游之归途 > 第53章不速

第53章不速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叶牧离开百草堂后,便直接驱马去了那片荞麦田。经过这一番来回奔波,他重新见到那片荞麦花海时,已是月兔高挂,夜色深深了。

    白日里发生那番变故的草棚伫立在田边,棚里的桌椅依旧是他们离开时凌乱翻倒的样子,他临走时压在桶底的银子也还是放在那里,显然主人不曾回来过。探看之后,叶牧没有再去田里查看,而是收起逐风,走下官道。循着田间的小径,往地图上显示这附近最近的一处村落走去。

    白天的时候那个村民受了惊吓,不知道回去后有没有说些什么。百草堂大概很快就会派弟子前来此地查看,两边难保不会遇到。以防万一,还是要事先做些应对。藉此机会,也可以深入调查一番,看看有没有什么遗漏之处。顺便在此地等着那些百草堂弟子前来,观望一下看他们能不能发现什么。

    夜色中的花海格外寂静,新雪般的花朵在黑夜里并不明显,但涌动的花香依旧丝丝缕缕缠绕在人身边。单看表面,无人能想到在这样美好的地方,会酝酿着令人谈之色变的魔气。

    荞麦在小径两旁簇拥成了天然的篱墙,随着走动,探出的枝叶不时扫到斗篷上,沾了夜间的露水,就好像也染上了花香般。叶牧看着地图,上面几个人的光点都没什么变化,只有闻庄的光点离开了百草堂,向着这边的方向来了,不过看起来要到达还需要一段时间。

    百草堂来查看的人是闻庄的话,倒是比起其他人说话要来得方便。叶牧关掉了地图。

    他走出了那片荞麦田,正好置身于一个不高的小山坡上。小径蜿蜿蜒蜒自脚下延伸开去,前方的黑暗中,沉睡着一座小村。

    收敛气息,他向村落走去。

    村落的小院中,几只趴伏的狗警觉地抬起头,动了动耳朵,没发现什么异常,又卧下睡了起来。

    此时村里人都已经吹灯安歇了,连某些“业余活动”都早就告一段落,叶牧也因此而避免了某些尴尬。他在村中转了一圈,便将目标锁定在了唯一一户还有响动的人家。

    院门紧闭,房门从里面牢牢闩住,村民夫妇俩睡在床上,女人早已睡熟打着呼噜,平时一沾枕头就能睡着的男人却翻来覆去,怎么都闭不上眼。

    一闭眼,就会回忆起白天被袭击的那个时候,看到的那双毫无人性的眼。就好像成了猎物被猛兽扑倒一般,死亡的预感让人动弹不得,几乎错觉自己的咽喉已经被利齿撕裂。

    他连滚带爬地跑回来,被婆娘问了也不敢说,生怕事情传扬开去,让那煞星找上门来。只是一味胡乱地摇摇头,说是有恶客在甜水铺子里打架,他险些被波及。虽说糊弄过去了,但却是心惊胆战地拽着婆娘不让她出门,躲在房子里悄悄听着外面的动静,生怕那发狂的七杀殿门人吃完了同伴,再找过来。一向泼辣的婆娘见他这模样,加上那一身血淋淋的也着实吓人,倒是难得乖顺地听话,两人在房内惴惴不安地枯坐了一日。直到天黑才略为放下心来,吹灯安歇。婆娘嘴里碎碎念叨着明日一早要去草棚看看情况,那些人打起架来手下没个轻重,也不晓得损失了多少,没一会就语声渐消打起了呼噜。他却睁着眼怎么也睡不着,平日里嫌弃婆娘总是碎嘴,这时却巴不得她再多说一些,免得他一人胡思乱想心里发慌。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不紧不慢的敲门声。

    敲的是闩住的房门,叩,叩,叩,三响,吓得他生生打了一个激灵,呼地一下坐起来,瞪大了眼盯着那扇门看,就好像它突然变成了个妖怪似的。

    紧接着他听到门外有一个男声在问:“叨扰了,有人在家吗?”

    一种毛骨悚然的恐怖感自脊背蹿过。村民听出那是白天那个发狂男人的同伴的声音,这是……鬼敲门?七杀殿真有这么邪性,死了都要化成厉鬼找上门来索命?

    他闭紧了嘴,哆嗦着手一把捂住犹自呼噜打得正欢的婆娘的嘴,硬生生将那呼噜声给压了回去。婆娘惊醒了,迷迷糊糊地唔唔挣扎起来,他吓得冒了一身冷汗,拼命按住示意婆娘安静,心里祈祷着门外听不见这动静。偏偏这时门又被叩响了。

    叶牧站在门外,听着屋里反常地安静了下来,便叩门再次询问了一声。室内沉默片刻后,窸窸窣窣地好一番响动,一个重重的脚步声向门边走来,哐当好大一声响,门呼地一下被打开了。

    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持着菜刀站在门内,对他怒目而视,凶巴巴地问:“干什么?!”刀锋在月下闪着寒光。

    “……”

    叶牧稍稍后退了几步,和那把菜刀保持了一定的安全距离,心里有些纳闷。西凉的民风有这么凶悍?虽说扰人清梦是不太厚道,但应该还不至于到夜半有人敲门就持刀来迎的地步吧……或者说,是白天那个村民在村里说了什么,所以导致现在这里的村民们的警惕性特别高?

    暗自打量着女人的神情,他客气地说道:“深夜造访,着实抱歉。想请问夫人,可知那边田边的甜水铺是谁家所开?在下的同伴今日突发急病,损毁了棚子里的桌椅,然而我们今日便要急着继续上路,想要赔偿,却还不知棚主家住何处。是以惊扰了贵宅,还请见谅。”摊开手,手里的银子在她面前一亮后,又旋即收起。

    说谎!藏在门后举着斧头的男人在心里呐喊。

    想要赔偿偏偏等到半夜才来?那么多户离田地更近的人家,偏偏来敲他们家的门?他一直醒着,但根本没听到村里的狗叫唤!平日里若是来了生人可是一个比一个吠得欢!急着上路……上哪的路?黄泉路吗?这时分,好像快到子时了吧。

    紧张到了极致的时候反倒对这种种异常格外敏感,越想越忐忑。他不由得又打了个哆嗦,觉得门外有阵阵阴风透过门缝吹过来,真冷。

    女人不像男人往鬼鬼怪怪的方向一路想下去转不过弯来。她听了叶牧说的话,缓和了表情。抬起手理了理头发,说:“你找对人了,那间棚子就是我家开的。虽说地方简陋,毕竟也是我们辛辛苦苦置办的,经不起你们打打杀杀。你既然有心,就把银子留下吧。”

    叶牧说道:“如此正巧,不知白日里在棚中照看生意的那位兄台可在?当时我那同伴病发得突然,形容可怖,让他受了一场惊吓,现在可还安好?”不知那村民看没看到他断臂的一幕,以防万一,将左臂向斗篷中藏了藏,掩盖得严严实实。

    男人躲在门后冥思苦想,心道今日左右是躲不过这一劫了,没来得连累自家婆娘。听到此处,便咬咬牙,将斧子藏在身后,背着手从门后走了出来,拦在女人身前,干巴巴地笑道:“虚惊一场,没什么事。少侠你客气了。”一眼看到当时伤得那么重的人就这样活生生站在门口,没事人一般的样子,心中对于鬼怪的猜想又验证了几分,背在身后的手连连对婆娘挥动,让她赶紧躲开逃走。

    叶牧打量男人几眼,见他背着胳膊身后不知藏了什么的样子,也不说破,只在心里暗自警惕,表面上依旧不动声色地对话道:“兄台无事就好。我那同伴病得凶险,一时脱不开身,现下才来寻访,失礼了。”

    “不失礼,不失礼。”男人只能勉力笑着,自己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出了一身冷汗,夜风一吹,嗖嗖的凉。见背后的婆娘没有动静,不由得急得心里暗骂。平日里看着泼辣伶俐,这会儿关键时候怎么如此不晓事。

    叶牧递出银两,诚恳说道:“这些银两权作赔罪,我那同伴这病让他颇为困扰,不欲与人知道,还请二位代为保密。他脾气不好,若教人知道了,少不得动怒,又要发作上一场。”

    男人干干地笑着,点头应下,从身后拿出一只汗湿的手,要去接那银子。

    女人却抢先一步将银子抢了过去,攥得死紧,笑道:“好说好说,你尽管放心,我们必不会说出去。”说罢瞪起眼对男人吼道,“木呆呆的,在这里杵着作甚,没得碍眼。好吃懒做的东西,一天到晚只知道窝在家里,老娘嫁给你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中气十足的怒骂声,惊起了村里的狗好一阵狂叫。

    叶牧收回手,看着面前这怪诞又紧张的场面,女人一只手攥着银子,另一只手却仍用力握着菜刀,手背上都暴起了筋。这两人是在……害怕他?

    想及白天那血淋淋的场面,叶牧顿悟,觉得这也难怪。左右目的已经达到,便快速告辞离开了。

    哆嗦着手闩上门,男人这才长出一口气,感觉到自己的心脏重新跳动起来。

    女人斜睨他一眼,嗔道:“一个江湖客而已,瞧你那点出息!”悄悄藏起握着银子发抖的手。

    自觉成功从厉鬼手里保护了自家傻婆娘的男人,转头就被这女人嫌弃,郁闷地说:“你这婆娘,知道什么。”

    两人吵吵闹闹复又就寝不提。

    叶牧离开村落,打开地图,看到闻庄的光点在镇上滞留了下来。略一思忖,他也拨马回到了镇上。小睡片刻后,一早起身,恰恰在镇口截住了休憩一晚后,正要出发的闻庄和景彤。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抹茶的地雷~O(∩_∩)O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穿越网游之归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之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之狩并收藏穿越网游之归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