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网游之归途 > 第61章 决意

第61章 决意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得到了想要的回答,又详细询问了许多使用了这份秘法可能造成的缺陷和注意事项后,叶牧真心实意地同闻庄道了谢,回到了暂住的小院。

    在清剿那只化生魔的前一天晚上,叶牧坐在旅舍的床边维护装备时,江望告诉他,他收到了妖魔将领的消息,要去同妖魔军汇合,并且接受在约定中即将属于他的一股势力。显然,他们要暂时分开一段时间了。

    “——你打算参与这场战争吗?”叶牧问道。

    “军功是取得威望与扩张势力的最快手段。”江望这样说着,声音平和,就像往常谈论风土人情时一样。灯芯噼啪地爆出一声轻响,他伸手将它拨了拨,让室内变得更明亮了些,注视着油灯的侧脸神情专注,语声却有些迟疑,“但是——我想,你说的没错,我可以试试其他的方法。”

    他从桌前站起来,转向叶牧,身影掩去了室内大半的光亮。他说:“叶牧,如果我做了什么让你生气的事,就和我吵架吧。”

    叶牧屈指敲了敲手中长刀的刀身,发出一声清响,确认它的强度没有问题。心中思忖着江望这句话的来由,抬起头看向江望,直接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叶牧,你的行事风格和我差很多。我不清楚你原本所处的那个世界有什么样的规则,但也听得出,那是个王法至上的和平国家。而这里,只要个人的实力足够强大,就足以凌驾一切王法。你没杀过人,而我从小就在学习怎样更好地杀人,已经杀了很多人,将来……势必还会杀更多的人。”

    叶牧不语,听着江望说话。诚然,他一直在努力适应着两个世界不同的规则,并尽可能地回避与设法解决同江望在这种“三观”上的冲突。原来江望也注意到了这一点。

    “对我来说习以为常的事情,对你来说可能却无法容忍。我会试着选择一些你能接受的方法来处理问题,但有的时候,我不确定那种处理方法是否真的可以让你接受。”

    “所以,如果我做了什么让你生气的事,就和我吵架吧。打架也行。”江望说着,一瞬不瞬地看着叶牧。

    ——别离开我。

    总觉得像是听到了这样的话。叶牧挥去这种莫名其妙的念头,认真地答道:“好。”

    他不擅长也不喜欢吵架,在现实中通常也不倾向于用暴力解决问题。但是如果这样能够让江望安心的话,偶尔吵吵打打据说也有益于感情交流。

    如果你做了什么让我生气的事,我会和你打一架的,吵架也行。

    他对江望伸出手,说:“武器拿来,我帮你维护一下。”若无其事地转开了话题。

    总觉得不知为什么,有些高兴。

    明明因为即将离别有些担忧和不安,但是听到那些话时……好吧,他很高兴。

    室内的气氛自那之后就放松了下来。虽然接下来的维护工作受到了江望很多的干扰,但还是顺利完成了。江望依依不舍地离开时,交给了叶牧一张黑色面具和一个木牌。

    “戴着它,在妖魔军中找个将领级的妖魔,出示木牌后询问尸鬼的信息,你就能找到我。”江望看了叶牧的脸片刻,说,“……建议你在中原一直戴着它,虽然我在外行走时会做些伪装,但妖魔种族天赋众多,难保有妖魔能够看穿我此刻的真容,也许会给你带来什么麻烦。”

    “知道了。处理完这边的事我就动身,你……”叶牧停顿了一下,最终只是说道,“注意安全。”

    江望凑过头来,轻轻咬了一下叶牧的嘴唇,很快抽开身,正待离去时,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停住了脚步。

    “关于那片荞麦田的魔气,有个不太重要的消息,你可以把它告诉百草堂。疫病前期死亡的人都化为了行尸,然而疫病后期死亡的人,有一部分没有尸变。死亡时间越靠后,尸变的几率就越小。我猜测,应该和他们所说的那个‘奈何’有关。”江望没有转身,背对着叶牧继续说道,“……我给顾兴言带去的,都是发生了尸变的尸体,特意打乱了死亡时间顺序。所以这个信息,他们应该不知道。”

    径直说完,他就直接离开了。只留下一句告别。

    “再会了,叶牧。”

    于是这两天,叶牧除了忙于化生魔和叶茗的事情,也在烦恼,该如何把这个消息“不突兀”地告诉百草堂。

    在西凉所做的实验都记载在那本笔记上,即使是顾兴言也没有完全研究清楚。百草堂现在也只是在分析其上记载的对土壤所做的手脚,试图遏制消除土地中的魔气。江望的这个情报或许会对他们的研究有所帮助。但是直接说的话,就等于明晃晃地告诉他们,他挖过不少的坟头。再联系顾兴言的人体实验和最后那个怎么看都像是灭口的行为……他能察觉到,因为“无常”这个词,景安已经多少对他产生怀疑了,这时候再说出这个消息,简直就是自找事端。

    “爹爹。”一个声音高兴地唤道。

    叶牧循声望去,看到穿了一身不知从哪得来的毒系弟子服,看起来纤尘不染的叶茗时,立时想起了被他忽略的事情。

    成年后的叶茗告诉了叶牧不少事情。作为艮山,土地可以说是叶茗力量的来源。魔气如果彻底侵袭了这片土地,叶茗自身也可能被扭曲往妖魔的方向,被天演八卦阵的法则约束而强制“新生”。还未成年时,虽然没能记起这些回忆,但他下意识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所以才会那么失态。而成年之后,凭着叶茗有意识的控制针对和百草堂的一系列措施,魔气的蔓延已经被成功遏制住,随着时间流逝早晚会被彻底修复——不过可能要花上数十年的时间。

    然而除却这一点,百草堂是叶茗依附的门派,他有着从百草堂创立以来全部的记忆。这让他的技艺绝不逊色于门派中的任何一个弟子。顾兴言的笔记原件和江望提供的信息,完全可以交给叶茗。

    叶牧这样想着,也就这样做了。

    叶茗听着叶牧所说的信息时,乖巧地点点头,然而甫一拿到那本笔记,全副心神立刻就为之吸引,聚精会神地阅读起来,看起来连叶牧的存在都忘了。这一看,就是大半天。直到叶牧拎回了晚饭,仍旧埋首笔记头也不抬。

    叶牧唤了两声,见叶茗读得如痴如醉半点反应都没有,无奈地伸出手,抽走了叶茗手上的笔记。

    叶茗怔了一瞬,忽地一下跳起来,俊秀的脸瞬间染上了可怖的戾气,一把抓住笔记,力气大得惊人,冷冷道:“你——”后半句在看到叶牧时卡了壳。

    叶茗眨了眨眼,这才像是回过神来,慢慢松开手,拉上叶牧的胳膊,绽开一个天真烂漫的微笑,不好意思地唤道:

    “爹爹,你回来啦。我刚才书看得入迷了。”

    叶牧默然看看叶茗,再回想起当初刚刚遇到成年时的叶苍,发现他的两个儿子都练就了好一手变脸的功夫。人生在世,总会有几副不同的面貌,这个叶牧倒不在意,但以防万一还是得确认一下。

    摸了摸叶茗的头,叶牧问:“茗儿,魔气对你的情绪有没有影响?”

    叶茗尴尬地扯了扯衣袖,摇摇头,说:“爹爹,魔气只是限制了我的实力,对我本身不会有影响。”

    “那就好。”叶牧没有多说什么,道,“吃饭吧。”

    吃过晚饭,叶茗蹙眉对叶牧说:“爹爹,那本笔记我看过了。根据你说的情况,我有个猜想需要验证一下。蛊毒里,众多蛊虫相互撕咬而最终存活下来的那只,就是百毒不侵的蛊王。以此参考,那些后来在疫病中死去的人,可能是因为长期食用魔气孕育出的粮食,导致对魔气的抵抗力增强了。如果真是如此,那些最终痊愈的人,很可能再也不会被魔气影响。”

    叶牧闻言一怔。叶茗的这种说法,让他想到了一个词——“免疫”。

    他想起曾经在战时营地听到的消息。普通民众不慎沾染上魔气的话,极易染上疫病。难道顾兴言在阴差阳错之下,研制出了这个世界上第一批疫病的“疫苗”?

    叶牧不由得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难以抑制地受到了些许震动。因为来自现代,深知疫苗的重要性和它的彪悍功绩。现在所经历的这一切让他觉得,自己可能正在参与历史。

    叶茗眼睛发亮地看着叶牧,兴奋地说:“爹爹,我要去见见这一代的百草堂弟子。那些被治愈的弟子身上可能会有我想要的答案。我要亲眼看看,那个‘无常’和‘奈何’。”

    叶牧沉吟了一下,问:“茗儿,以你现在的状态,打算以什么名义出现在他们面前?你说过,现在的六大门派几乎无人知道天生灵物的存在。”

    叶茗狡黠地笑了一下,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说:“爹爹,请帮我引见一下百草堂现今的主事人,届时我自有办法。还请爹爹配合我一下,只说是在外与我结识便可。”

    叶牧看看跃跃欲试的叶茗,思索了一下,答应了下来。

    虽然叶茗那么说了,从叶牧的角度来说,仍然觉得见过叶茗的人还是越少越好——天知道百草堂内会不会还有第二个同妖魔勾结的顾兴言。因此他没有太过声张,直接邀请景安来到了小院。

    百忙之中抽空应邀前来的景安见到叶茗时,注意力先是被那明显异于常人的棕褐色头发所吸引,随即目光落在叶茗身上那件毒系弟子服上,在前襟和袖口处的花纹上停了停,微微一顿后开口问道:“阁下是……?”

    面对景安时的叶茗是一副沉静的模样,犹带着些青涩的面庞显露着与外貌不符的成熟,让他看起来瞬间年长了许多。他行了个揖礼,言道:“景首席,幸会。你应该没见过我,我是连木。著有手书二十六卷,得以收录书库。在外游历一百七十六年,今日回归门派,听候差遣。”

    叶牧站在一旁,面无表情保持着高深莫测状,心里略有些不安。叶茗不知道,他面前站着的可是一位据说阅读熟记了书库全部藏书的学霸,那二十六卷手书若是真有其事还好,如果是他随口编造,立时就会被景安拆穿。

    他看了景安一眼。

    景安先是一愣,继而陷入了沉思,片刻后似乎想到了什么,面色变得古怪了起来,问道:“失礼了……在下曾于书库读过一册手记,其中对于因中毒而亡故之人的尸体状况有颇多详尽记录,那册手记的落款是一个‘木’字。”

    “咦,你读过那册手记啊。”叶茗眼睛一亮,气度什么的立刻抛到了一边,兴致勃勃地追问道,“那手记是我写的,怎么样?同实物对比没有误差吧?我后面提出的几个方案你尝试过没有?效果如何?那可是我的得意作!”

    景安轻咳一声,没有正面回答问题,只道:“此本手记让我获益良多,果然真知灼见。但那手记颇有年头,冒昧一问,阁下是否是……‘灵物’?”

    叶茗干脆地承认道:“不错,我是翠园中一株茶树所化的灵物。昔日承蒙恩师不弃,引领我加入了百草堂。”

    好一番对谈,又看了几件叶茗出示的信物之后,景安确认了叶茗的身份。他恭敬地同叶茗谈论了被魔气侵袭的土壤与疫病一事,得知叶茗所言的猜测后,便立刻邀请他加入最近的研讨。再更换了如今百草堂应用的全新身份标识,并安排了另一间独立小院之后,叶茗成功在百草堂落地扎根了下来。临去之时,叶茗回头,得意地冲叶牧挤了下眼睛。

    叶牧摇头失笑。比起叶茗昨天那副小心翼翼讨好卖乖的样子,他还是更喜欢见到现在这般因为谈及喜欢的东西,而显得格外活泼生动的叶茗。

    原本叶牧是打算让叶茗先尽情地去研究他感兴趣的东西,暂时不打扰他的。然而没过多久,当他每天例行地打开地图,翻阅上面记录的众多光点的情况时,意外地看到代表叶苍的光点并不在长益城,而是跨越了小半个中原,正停留在大江北部偏西一带的某个小镇上。

    飞獴和简序的光点还停留在长益城,说明那里应该还没什么事,既然这样,叶苍为什么突然离开了?

    叶牧若有所思地将视线移向地图上的西凉,看叶苍的行进方向,是打算前来这里?

    他正想发送密语询问一下叶苍,但虑及叶苍此时所处的地点,还是打消了念头。虽然自妖魔渡过大江,大举侵入中原之后,他赶路时都是借助迦罗之力,从未在途中落地停留。然而这并不妨碍他知晓中原一带现在是怎样混乱的局势。城镇绝非一个可以安心休憩的场所,还是不要贸然去打扰的好。

    叶苍曾说过,他同叶茗叶暖之间有着奇妙的感应。既是如此,叶牧就找上了叶茗,询问此事。

    叶茗放下正忙碌的事,应道:“是的,爹爹,叶苍……大哥正往我们这里来。”叶牧总觉得听到了那声“大哥”之后一个很轻微的咂舌。

    决定先放下这点,叶牧问:“这么远的距离,路途危险,他来这里做什么?”看叶茗的表现一切正常,叶苍想必还没有遇到什么麻烦,但尽管如此,在危机四伏的中原地带长途跋涉,简直是种玩命的行为。即使叶苍作为天生灵物有着保命的手段,这行为也实在让人无法放下心来。

    叶茗蹙着眉,不太情愿地说:“爹爹你不知道,叶苍……大哥他可是相当怕寂寞的。先前因为我和暖暖没有成年,他担心我们的安全,肯定一个人又胡思乱想了一大堆,一边自寻烦恼一边又不敢告诉爹爹,说不定在心里都哭过好几回。这次应该是感觉到我成年,终于坐不住了,害怕爹爹生气,所以打算来负荆请罪吧。”他拉拉叶牧的衣服,说,“爹爹,大哥就是个笨蛋,别生他的气好不好。我们身处本体依附的门派时,一定程度上可以摆脱天演八卦阵的束缚,在妖魔聚集之地比较遥远的时候可以不必前往参战。但是大哥不行,他依附的门派几乎毁灭了,本体也被破坏得彻彻底底,爹爹生他的气的话,他就无家可归了,很可怜的。”

    叶牧默默地想象了一下躲起来偷偷哭泣的叶苍……心中一阵恶寒。他叹了口气,习惯性地摸了摸叶茗的头,歉意地说:“原本想在这里多留些时日,等到土地的情况好转起来再出发。茗儿,你留在这里没问题吗?”

    身处中原的叶苍,无法摆脱天演八卦阵的规则,一路上必定会被迫参与一场又一场妖魔与人类的战斗。相比不知前路危机四伏的长途跋涉,这样的他在被妖魔环伺的长益城待着反而最为安全,依仗着城墙作为后盾,还有众多战斗经验丰富的同伴。但既然他主动离开长益参与了战斗,叶牧怎么可能在这种时候优哉游哉地坐在西凉等他前来?还是有意识地让这段艰险路途更短一些的好。同叶苍会合后可以前往京城,正好也看看叶暖的情况。

    更何况自从听叶茗说了他们的处境,叶牧就生出了一个念头。这事情还要他亲眼确认了孩子们都安好后,好好合计合计。

    有关叶茗提到的那个——魔神。

    抛开眼前和平的假象,叶牧不可能忘记这样一个巨大的潜在威胁。从最初在七杀殿附近遭遇的那次危及性命的围捕,到近来百草堂封印的那只妖魔,妖魔的行动虽然还没有造成任何不可挽回的伤害,也足以让他意识到魔神的爪牙伸得有多远,稍不留神就可能在任何时候迎来灭顶之灾。魔神对天生灵物的格外执着,已经清楚证明了他们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那么,主动出击才是他喜欢的迎战风格。

    不断参战,累积实力……或许他可以参考江望的选择,打入妖魔军内部了解情况试试?江望应该不介意多一个能够帮他解决妖魔中的反对者,还能暖床的手下。叶牧认真地想着。

    叶茗不知道叶牧一系列的盘算,只是点点头,说:“爹爹你放心吧,我在百草堂从毒术上同时着手,土地恢复起来应该会更快。”他顺手从袖中摸出软趴趴像在睡觉的某条翠蛇,拎着它的尾巴给叶牧看,“何况还有小翠陪着我。”

    正在装睡的某条翠蛇立刻一甩尾巴挣开叶茗的手,落地变成了少年,十分恼火地叫:“说了我叫连翠!”他看了叶牧一眼,不太自在地偏转开视线,闷闷地说:“你们聊。”飞快蹿出了门外顺便带上了房门。

    叶牧看看犹自有些晃动的门,收回注意力,同叶茗说:“茗儿,那我今晚就动身了,你要照顾好自己……不要挑食。”

    叶茗应了一声,顿了一下,突然说:“爹爹,你有喜欢的人吧?”

    怎么也没想到话题会突然转到这个上,叶牧怔了一下,想起江望,饶是现在有着各种担忧,仍然不由得心情好转起来,坦然承认:“不错,爹爹有个喜欢的人。”他问,“茗儿,你怎么知道?”

    叶茗抬起眼看着叶牧,琥珀色的眼睛澄澈宁静,他说:“成年后,我能感觉到另一个和爹爹有些相似,但掺杂了其他感觉的气息。那种变化,只可能是爹爹你赋予了它某些不同于世间的‘法则’。爹爹,我听景首席说了,你交给一个叫闻庄的毒系弟子一本妖魔的复生秘术,想要研究出解决它缺陷的方法。”

    叶茗问:“爹爹,我可以也加入这个研究吗?我想,我的知识能够在这上面派上用场。”

    叶牧怔了一下。

    发现叶茗对于毒术知识的深厚了解时,叶牧脑中确实曾闪过将此事拜托给叶茗的念头。他也有这个自信,叶茗对于他的托付,一定会尽心尽力地去努力。但这个念头也只是想想便罢。不同于将顾兴言的笔记交给叶茗的行为,那是为了更快解决困扰叶茗的土壤魔气问题。而复生秘术本身,是彻彻底底浸淫牵扯着魔气与毒术,要解读它,势必要去深入了解魔气。但是不用说叶牧也知道,身为天生灵物的叶茗对魔气有多反感。他已经将此事托付给了闻庄,锦上添花固然好,如果是建立在让自家孩子为难的基础上,那么不做也罢。

    他拍了拍叶茗的头,说:“不必勉强。”

    叶茗摇摇头,他看着叶牧,说:“爹爹,我只是想帮你的忙。”声音诚恳。

    叶牧收回手,看着叶茗,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另一种感觉涌上来,原本小小的孩子,长大了站在自己面前,一脸认真地说,想要帮他的忙。该说是……感动还是其他的什么呢,心绪复杂。胸口好像有些奇怪地堵,但这感觉并不讨厌,应该说……还不错吗……也许。

    最后他只是笑了笑,郑重地说:“那就……拜托了。”

    原本下意识地想再拍拍叶茗的头的,手在伸出去时,改变了一下方向,最终拍了拍叶茗的肩膀。

    叶牧动身离开后,房子重新陷入了寂静。

    过了一会儿,连翠重新走进了屋子,不满道:“这次我可没有偷听。你们到底说了什么?还特意把我赶了出去。”

    叶茗专注着手边的事情,淡淡说:“小翠,不要再提防爹爹了。”

    连翠诧异地瞠大了眼,问:“这居然是你说的话?小石头,你要分清楚,不要因为法则约束的感情,就影响了你的判断。”

    叶茗停住手,看向连翠,认真地说:“小翠,我知道你是担心我。当初我懵懵懂懂,你不惜冒险,也要进行试探确保我的安全。但是,你也亲眼看到了结果。爹爹……他是不一样的,所以,不要再做那样的行为了。”

    连翠有些难以置信地摇着头,说:“没错,我承认这个人类目前看起来还算不错。即使面对天级灵兽的诱惑也没有动心。但是,你真的这么轻易就能信任他?小石头,我还是觉得是感情影响了你的判断。你总该记得,人类是多么善变的生物。是,我们曾经和很多人类友善交往过,但最终把我们出卖给魔神的,也正是那些人类!小石头,我活了这么多年,我经历的岁月是人类的几十倍,但即便是我,从那以后也再不敢说我了解一个人类!”

    “我也并不了解人类。”叶茗这样一句话,让连翠的话语戛然而止。叶茗重新低下头,忙碌着事情,说道:“小翠,我从来都不了解人类,但是至少,在身为叶茗的时候,我想试着让自己成为人类。会感动,会在意,会付出信任,也会被感情影响判断的……人类。”他笑了起来,一派天真,“小翠,如果人类的叶茗死了,最坏的情况,也不过是再次变成身为天生灵物的艮土而已。我们已经重新认识了这么多次,真的有那一天的话,你还是会来找我,再和我认识一次吧?”

    连翠嘶了一下,不满地抱怨道:“这可说不准,谁知道你下次的性格会不会变得更加恶劣。”

    “小翠,既然这么想,就努力让下次不要来。我现在的性格还是挺不错的对吧?”叶茗忙碌着,口中道,“千万不要来破坏我们的父子感情哦~拜托啦~”尾音快乐地微微扬起。

    “嘶,知道了!好好说话!”

    某一处的城镇里,叶苍不爽地飞快砍倒前赴后继的大批行尸,难得没有露出爽朗的表情,一脸恼火道:“怎么那群人类还没走远吗?慢吞吞的真是受够了!照这个速度,什么时候才能到西凉啊!”他愤恨地挥刀,像是手里握着的是杆球棒一样,直接将一只行尸的脑袋暴力打飞了出去。

    城镇外,一群携儿带女艰苦逃亡的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大股的水流从天而降,洪流般将人们全部卷起。浪头的尾端拍打了一下地面,神奇地像是借着那股反弹的力量般凌空而起,倏忽间行出了近百里,水流收回至天际,徒留一群吓傻了的人们*地怔在原地,须臾之后回过神来,又哭又笑地跪地感谢神灵保佑。

    叶苍厮杀的上空,墨龙自云间探出头来,向地面吐了好大一口口水,形成了一道小型的瀑布,那瀑布尚未流尽,叶苍已经出现在了墨龙头顶,念叨道:“好了,快走,快走。”

    墨龙不满地腾跃而出,抱怨道:“我的长处本来就不在速度。这次我记住了。你等着,我下次一定要双倍地找补回来!”

    “好好好,等你能打赢我再说吧。”

    “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穿越网游之归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之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之狩并收藏穿越网游之归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