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梅花扣·君本倾臣 > 第一百零八章·最爱吃你的蜜饯

第一百零八章·最爱吃你的蜜饯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梅花扣·君本倾臣,第一百零八章·最爱吃你的蜜饯

    谷雨在后头追了许久才赶上了桑蔚珣,她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不想他忽地便提手吼了声:“刘福德!给朕立马滚过来!”

    他话才落不到一刻,便有一道疾风而骤,立时便有一黑影闪现在了他的跟前:“奴才参见皇上……”

    声音都未整合完,便被桑蔚珣一脚给踹倒在了地,随之而来是一句如火山压抑般的嗓音:“待她离开之后,一把火烧了那个铺子,什么都不准给朕留下!”

    “奴才遵旨!”他口中所指之人自然是不言而喻,刘福德未曾有半刻犹豫便领旨退了下去。爱睍莼璩

    “现下可解气了?”她放在喉间的话流转了好几个弯之后还是生生地咽回了肚子之中,转而附上一抹恬淡的笑意烨。

    他没有说话,只是保持着沉默,见他不答,她也不生气,绕到他的跟前挥了挥爪子,笑道:“我认识的桑蔚珣虽是脾气坏了些,但他至少不会遇到事儿便像个傻瓜一样不出一言。”

    “她从前从不会这样待我。”他努了努嘴,才憋出句话来,目光流散,似是想起了什么,唇边恍若有抹浅笑,“母后在我出生三个月后便离世了,那时是姐姐执意要亲自带我,唔,明明自己也才那么点大,却想要带个整日哇哇哭个不停的娃子,真是傻。”

    看他说起往事之时唇畔总是不由地便扬上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弧,她却唯有苦笑,连她自己都不知是为什么,“是啊是啊,怪不得把你带得那么傻呢!涡”

    “是不是因为如今她身边有个方君眠了,所以她才会这样对我?是不是只要那个人不在了,她便会像从前那般地待我好?”他几乎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脑袋,总是一直又一直地重复着方才在馄饨铺的一幕又一幕。

    他的姐姐对着另一个男人笑得那样开怀,他的姐姐那样温柔地为另一个男人拭嘴,那样积极地为那个男人烧馄饨,有那么好几刻,他都差不多要冲了出去,他几乎是恨不得那么人下一秒便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你疯了?她是你姐姐!”谷雨怎么也不会想到他竟会说那样的话,几乎是不经大脑思考便喊出了口。

    “便算是姐姐,她也只能待朕一人好,朕便是倾尽自己的所有,即便是不要这天下不要一切,都要她只待我一人好!”他一把便推开了她独自一人向前奔去。

    便算是……倾尽自己的所有都要待她好?都只要她待自己好?呵,那是一种怎样的依恋呢?恐怕是她这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依恋吧。

    “恕奴才直言,长公主在陛下的心中,那是无人可代替的。”她正想得出神,冷不防一道近似阴冷的嗓音在耳畔响起,她看去时才发现是离开不久的刘福德。

    “那,那又关我什么事。”她原本可以很理直气壮,可到了嘴边气势却一下子便扁了下去,她其实很不喜欢这样的自己,可不知从何时起,好像自认识了那个少年时候,她便已经开始变了。

    刘福德观察着她的表情,忽然笑道:“其实只要姑娘有心,陛下如今待姑娘也是非同一般的。”

    “我只是想要他能天天开心就好了,原本,原本以为长公主回来了他便会开心了,可……我不知要怎么做才能让他高兴。”她兀自地垂着首,其实她的要求也是很低的吧?

    “姑娘要让陛下高兴也很简单,如今是何人惹陛下不高兴了,姑娘你心里也是很清楚的呀,只要那个人不在了,长公主自然便会只待陛下一人好,陛下也自然会开心了。”

    他的话便如罂粟便无声无息地自她的耳畔蔓延开来,她微微抬首,看到他的眼中,语气有些结巴:“这样,这样真的可以么?”

    ————————

    “小眠小眠,你看这个怎么样?”桑玖韶在一个时辰之内已经将长安城内所有的名酒都给弄了过来,硬是拽着方君眠要陪着她挑酒。

    “怕是你家师父大人喝个烂穿肠也喝不完了。”虽是明日便要去蓬莱山,但她口中念念叨叨的见面礼也未免太多了些吧?光是这满屋子的酒,便算是她师父在里头凫水也卓卓有余了。

    她抱着酒尤其奸诈地朝他肉笑几声,凑到他的跟前吐气:“唔,那是我们家的小眠吃醋了么?嗯嗯,那我便舍命搏美人一笑,就带一壶去好了!”

    “公主殿下……”脚已经迈了半边的丫环愣在了原地,话到一半却是怎么也接不下去了,眼睁睁地看着屋中暧昧的气氛,犹豫着自己是否要出去。

    桑玖韶若无其事地扫了一眼门口,随后才缓缓直起身来,伸了个懒腰道:“怎么了?”

    “皇上命人将那馄饨铺子给烧了,连同着里头的人都死了。”

    一挑眉,流连着酒壶边沿的指尖顿了顿,“火气倒真是挺大的,唔,这样一来还真是有些难办呀。”她挥了挥手示意丫环自行退下。

    “公主若是现下收手,倒也还来得及。”他如此虽是不大清楚北晋内部的情况,但便是他这样的旁观者也都已察觉出其中的暗潮汹涌,若一直放长线而期盼掉大鱼,其船毁人亡的可能性会更大。

    “那我若是真不幸英勇就义了,小眠会想我么?”她怀抱着坛酒,半蹲在他的跟前,托着自己的下颔,眨了眨巴眼,问得很是随意的模样。

    他愣了愣,随即沉吟片刻道:“不若公主舍身取义一番,我也好知道自己会不会想。”

    她唇角一抽,很自然地便屏蔽了他欠抽的回答,转而垂首自脖颈处取下了块玉佩,乍看之去便是晶莹剔透,欲翠得便如同春日初初冒出枝头的竹笋,“介于你如此得没良心,看来我是不得不做点什么来防备着点了。”

    说罢她也不经他的同意,直接便将那玉佩挂到了他的脖颈之上,遂才满意地点点头,带着奸诈的口语道:“此玉佩我可是特地找了巫师下了番诅咒哦,凡若戴上它之人,这一生一世便只得想着为她戴上玉佩的人!”

    “公主不是不信鬼神之说么?怎的又会跑去求这个了?”他也并未拒绝,反是捏起细细打量了下上头紧致小巧的雕饰。

    她也颇为伤脑筋地托着自己的下颔,说得很是理所当然的:“从前倒是不信,不过为了小眠偶尔信一信也无妨。”

    “公主今日倒真是蜜饯吃多了,不知是否磕着牙齿了?”他微微一斜首,嘴上虽是这般说着,可唇边却是荡起了摸清淡却又不失优雅的笑意。

    她故意“哦”了声,忽地便将身子靠了过去,一手轻而易举地扣住他握着玉佩的手,一手则是随意地支着椅架,轻吐着温气:“可是我现下又觉得口中苦涩的难受,小眠便再牺牲这么一回呗?”

    方君眠无奈,欲要说些什么,门外忽响起了一阵喧闹声,伴随着模糊不清的一句“我只是有急事找公主殿下,你就让我进去吧!”

    “看来公主又得要忙了。”他正想推开她,她却骤然紧了力道,在他不急防备之下便与那温热的唇瓣相碰撞,大概是力道一时没控制好,两人的齿瓣皆碰在了一块儿。

    在他微微荡起涟漪的眼眸里回荡的是她小人得逞的笑意,以其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狡猾地将舌头探了进去,带着有些媚骨的柔绵席卷着角角落落,且还不忘挑-逗性地舔了舔他的舌尖。

    而在他们俩人齿瓣相触之时,外头的人儿便已闯了进来,伴随着一句:“你怎的如此没有教养,都说公主殿下没空见你,便算是因为皇上……”话到一半,那原本还纠缠着的两个人都双双愣了住。

    几乎是在她们俩人眼珠子都快看掉下来时方君眠才推开了那啃得正香的人儿,听她颇为陶醉地冲他眨了眨眸子:“我们家小眠不管尝多少次都一如既往得甜到酥人!”

    随之稍稍侧了个身子,细眉一蹙,似是极不满意她们此时来打扰自己:“谁放她进来的?”

    谷雨这才从方才的惊愕中清醒过来,虽是有些不敢直视桑玖韶,但一想自己此行来的目的,便不由稍稍听直了腰肢道:“是我自己硬要撞进来的,公主殿下若是生气,大不了便将我挖舌割鼻!”

    她扰有兴致地摸着下颔,上下打量了下谷雨小小的身子,一勾唇角道:“我看着便像是个喜欢挖人舌割人鼻么?这么血淋淋的嗜好怎会适合我呢,我比较喜欢直接挑断人家的手筋脚筋,这样比较爽快些。”

    闻言那还伫在门口的两人都一同抽了抽唇角,但下一刻谷雨便忽地屈膝直直朝桑玖韶跪了下来,口中说着:“请长公主去看一看皇上吧,求求你!”

    “然后呢?”

    原本是做好了准备,想着她可能会问出口的任何问题,可却不想她竟会如此平静地说出一句“然后”,这让谷雨有些回不过神来,半晌才道:“皇上他……很想公主殿下你的,而且,而且他今日一整天都未曾用过膳,公主你知道他身子本就不是……”

    “如此说来你还当真是关心他呢。”这话说得很有意味,叫谷雨闻言便刷地红了双颊。

    “那公主是有了,有了喜欢的人,便不管他了吗?”说此话时,她的目光往方君眠那处瞟了眼,却是不由愣了住,午时在街上看到他时他戴着半面遮着容颜的面具,而如今真正映入她眼帘的却不只只用一个如仙如画便能概括得了的。

    那时她遇着桑蔚珣便觉得他是她见过的最好看的人了,可她从不知有一天她也可以见着让她完完全全愣住,不住用如何的言语来表达的人来,而她呆愣的目光显然是引着桑玖韶的不悦了。

    微微一侧身便挡住了那道视线,摸摸鼻尖道:“这般任性诚然该是要好好教导一番了,现下他还在养心殿吗?”

    谷雨忙收回目光,才一点头,便眼见着那抹月白身形从眼前晃过,夺门而去了,跟在后头的丫环也忙出了门,独留她与方君眠两人。

    “我不会怕你!”她像是鼓足了很大的勇气,犹豫了半晌却抛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语。

    “嗯,那倒也是,方某也未长得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所以你便是特意要讲这个?”他眼底深如墨海,唯有唇畔那若有若无的笑意,却也还是难以捉摸他的任何心思。

    “因为你,他很不开心,我不管你有多厉害,只要有人让他不开心了,我便算是,便是……”

    “便算是赴之性命也在所不惜?可惜,你这般待他他却丝毫不知,不过以小姑娘你如今的单纯心思,便算是他对你毫无心思,你也依旧会待他如故吧,即使是要一辈子做他人的影子。”

    “住口!”她原以为自己那埋在最深底里的心思无人会看得清,却不想今日竟被他三言两语便抵得无法反抗,她几乎是气急地下意识就夺步上了前,藏在袖口间的匕首随着她的动作拔鞘而出。

    但也是与此同时,一道银光掠过,在她定过神来之时一把小巧而稍长的剑已然架在了她的脖颈间,耳畔传来的是极其清淡的话音:“天下要我方君眠命的人数不胜数,下次若真要杀我,便做得隐蔽些。”

    匕首恍然从手间脱落,她连着退后了数步,看他悠闲地用双指夹着长剑,话自口中而出恬淡而不失优雅:“看你今日的举动,想来煽动你的那人口才也是相当不错的。”

    她惊愕地睁大了眼眸,下意识地便要跑,耳畔却骤然掠过一阵疾风,在她眼睁睁之下那把长剑就着她的发梢而过,定在门楣之上,随之而来的是一道淡然的嗓音:“其实方某也不大喜欢见血,所以你是要自己坦白还是?”

    ————————

    喜欢的童鞋们就扒个爪子吧~么哒一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梅花扣·君本倾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兮清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兮清莎并收藏梅花扣·君本倾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