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梅花扣·君本倾臣 > 第一百一十五章·她是第一个,亦是唯一一个

第一百一十五章·她是第一个,亦是唯一一个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梅花扣·君本倾臣,第一百一十五章·她是第一个,亦是唯一一个

    “小眠看此处如何?”略微带着些许得意色彩的话音回荡在四下无声之中。爱睍莼璩

    方君眠看了看如今身处的洞穴,若不是桑玖韶带着他七弯八拐地上来,那被巨石所掩盖且又处在繁芜丛杂的密树之内,这么个隐蔽的地方恐怕着实难叫人发现,“公主是如何发现这个洞穴的?”

    “发现倒还说不上,应是误打误撞才对,那次我又偷偷挖走了师父的酒,便一路被他追杀,一时不慎便跌落到了此处。”口中解释着,一面已推着方君眠往更深处而去。

    再眨眼时面前便又是一片明亮,若说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才更为贴切些,原本漆黑一片,似乎流光在此处便戛然而止的洞穴此时却又被一缕不知从何处而来的清泉伶仃之音所取代。

    而在那溪水流下之处,是两排列得颇为整齐的只到腰间的小木桩,一根又一根地深***泥土中煨。

    “这是?”方君眠自是瞧得出那两排竹桩显然不是此处原本便有的,细看那些翻出的泥土,还带着些许湿气,定然是不久前才有的。

    “我问过师父了,他说光是针灸还远远不够,便算你的腿能有知觉,到最后却会是没有力气走路,所以啊我便费了些时日打下了这些木桩,你练练腿力最好了,而且也不会有人前来打扰。”

    她说在口中之时是如此地轻松,可方君眠能看得出来要将那些木桩打入这些坚硬的泥土中,费时便不必说了,恐怕……他的目光停留在她扶在轮椅之上的一双手纸。

    似曾听过她最在意的便是她一双用名贵药草所保养的手,可如今那一双原本便该养尊处优的手却有了丝丝不大明显的红迹,定是在打木桩时被划去的。

    沉默了半晌,桑玖韶见他竟不回话,有些奇怪地低眸看去,发现他的眸子正停留在自己的手上,唇畔随即扬起一抹笑意来,垂下腰打趣道:“小眠这般看着我,莫不是感动得要以身相许了?嘻嘻,其实以身相许倒也不必,献上枚香吻便行。”

    他微微一斜首,笑意恍若盈在眉眼之处,目光依旧一派淡如水,桑玖韶摸摸鼻尖,一点也不恼他不回话,讪笑着便想起来:“哈,我说笑的,小眠不必……”

    话落一半却是戛然而止,那原本淡然而坐的白袂忽地便伸出了手来,流袖掠过清风勾在了她的后颈之处,只稍那么往下一拉,温热的唇瓣便在那一瞬间相触。

    分明还是淡如水的眸子,分明是连一丝波澜也未曾起,竟是第一次主动地拽下了她,相触的唇畔隐隐传来的热度再一次地告诉她这绝不是做梦!

    既然如此……暗处桑某人邪恶地一勾唇角,在方君眠便要推开她时她猛然扣住他的后脑勺,原本忽进些凉气的两人再次毫无缝隙地接触在了一块儿,桑玖韶低笑了声,没有一丝犹豫地便探出了舌尖,明晃晃地闯入。

    此次全然不同于从前,她自然是不满足于只在他的齿畔间打转,她的目的很是明显,寻着他的舌如牵牛攀滕般地缠了上去,感觉出方君眠不怎么配合,她有些不满了。

    微微蹙眉,干脆就将整个身子斜了过去,一手摁住他的肩,颇有一番慢慢引导的样子,她主动地带动他的舌尖,轻轻地一点一点地在他最为敏感之处有意无意地大摇大摆地扫荡过去。

    在一番敏感的引导之下,她颇为满意地又故意咬了咬他软如绵的舌,终于隐隐感觉到方君眠缓缓地回应她,奸计得逞她怎么可能会这般容易地放开他,干脆便更加深入,缠绕又流连。

    也不知过了多久,四围之内只闻着间或着的呜咽般的低喘,桑玖韶才很是留恋地稍稍离开了些,笑意融融怎么也掩盖不了,“我可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

    “公主得寸进尺的本事倒是越发得无敌了。”探手想去碰方才被她故意咬破了的下唇,桑玖韶笑出声来,反手握住他的手腕,复又弯下腰去,如亲吻着朵雪花般,温柔地吻去他唇瓣上的血渍。

    “不得寸进尺如何占便宜?”桑玖韶向来将脸皮丢到了九霄云外,嬉皮笑脸地推着他行至木桩处。

    ————————

    “皇上,这是按着您的吩咐备下的。”刘福德挥手命人将足足有两箱的重物给扛了过来,垂首回禀着。

    看了看那似乎很重的两大箱子,谷雨不由咽了口水,侧首问一旁的桑蔚珣:“这么大两箱子阿珣你确定全都搬到雁奚山?”

    昨日忽听他说要去雁奚山时她还着实吃了一惊,不过她也早该知道,凭着他的性子,怎么会熬得住呢,那个人便一直是他的天,他的所有,无论自己怎么做都是无法超越的。

    “山上衣食不全。”他垂着首打量了下,略一抬手便命人重新抬了起来,自行便走了出来,“还愣在那里做什么?”

    谷雨一听忙跟了上去,唇角的笑意却还是不由苦涩了下去,似乎也只是一瞬间的时间,那个曾在大街上同她对骂,那个牵起她的手说会一直照顾她的人,一夕之间全然便了,不再爱笑,不再与她斗嘴。

    流袖之下的手不禁握紧,耳畔隐隐传来男子偏冷的声音:“姑娘若想要皇上变得和从前一般,此次可是个大好机会。”

    惊愕地抬首间那原本贴着她的耳畔暗语的刘福德已然若无其事地直起了腰,三两步就赶上了前头的桑蔚珣。

    谷雨原本想着看桑蔚珣这般声势浩大地前往雁奚山,定是对那儿的坏境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但当他们在山上绕了五圈又绕回原地之时,她猛然觉得自己竟会跟着这个超级大路痴上山当真是嫌活得长了!

    “皇帝陛下,依你老这样走下去,我们不被累死,待天黑了之后定会被狼给叼走!”谷雨终于忍不住了,拭着额前的汗喊住前头四处张望着找路的桑蔚珣。

    “朕,朕只是一时找不着路了,应该,应该是要往这边去才对。”因着爬了半个山头,他原本看着有些苍白的脸蛋现下泛着丝丝红润,加上因谷雨的一句话分明便是不好意思,却又硬要坚持自己是没有错的。

    “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个才是她当初认识的桑蔚珣!“皇帝陛下,这条路我们已经走了三次了。”

    指着那条路的手不由抖了一下,咬咬下唇不屑地扭过了首,一屁股就挨着旁处的一棵丛密的大树坐了下来,“朕累了。”

    “渴不渴?”问着话间便将水壶给递了过去,在桑蔚珣一把夺过去之时,她面上的笑意更深了,“天色好像已经暗下来了。”

    他们出来之时还是斜阳高照,如今再抬头看时只剩下了一轮残阳,偶尔掠过一两只孤雁,弥绕在周身的是山上纯净的雾气,谷雨不由深呼吸了一口,余光忽然瞥到不远处似是有一丛长相奇特的花儿。

    趁着桑蔚珣缓口气的期间,她小心地朝着那一丛花走去,她长这般大以来还从未看过这般奇特的花,一根枝头上竟开出两朵颜色不同的花来,而那花像是初绽一般,在残阳映衬之下点缀着透明的露珠。

    她一面想着摘下了若是送给桑蔚珣他一定会很惊奇,一面已将手伸了过去,她的指尖才触碰到花瓣,那花忽地便合了起来,将她的手指整个地给包了住,立时便有一阵刺痛迅速地传到了身体的各个角落。

    “啊!”一声叫唤惊得栖息在枝头的几只鸟儿慌忙地扑腾着翅膀飞走,一道白光随之逆打着残光而来,眨眼之间竟将那支花的柄给割成了两半。

    “这些花虽是生得极好看,可若是随意碰了便是要丢掉半天小命的,珣儿来时没同你说过么?”谷雨吃痛之时那一道熟悉却又有些陌生的声音荡入她的耳畔。

    桑蔚珣听到叫唤便迅速奔了过来,可下一刻他却是愣了住,不远处那唇畔扬着丝吟吟笑意的不是桑玖韶又会是何人?

    “手给我。”桑玖韶走至她的跟前,探出了只手,语气平淡。

    木楞地将手递了过去,随即便被一双温暖的手给握住,亲眼看着桑玖韶二话不说便垂下了首,竟是用嘴吸她手背上的受伤之处!

    这下桑蔚珣才猛然惊醒,腿下以极快的速度奔过去张张嘴便要喊出口,一道清淡的嗓音随之传来:“此毒必要以人相吸方能解,皇上不必担忧。”

    他下意识地瞧出之时才发现那一抹白袂正坐于轮椅之上,目光如水,淡淡地看着他,唇边是一派春水般的微笑。

    不知为何,他此时竟生出嫉妒之心来,嫉妒眼前这个白衣飘然之人总是能挂着一抹无害又能夺去所有人眼球的笑意,若不是这个人,他的姐姐定不会这般地待他!“她是朕的姐姐,朕如何会不担心。”

    “自然,皇上待长公主如何世人皆知,想来皇上定是时时记在心上的。”桑蔚珣的口气之中明显地带着敌意,但方君眠却像是未听出来般,唇边笑意依旧不减,笑着回了句听似正常又不大正常的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梅花扣·君本倾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兮清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兮清莎并收藏梅花扣·君本倾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