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梅花扣·君本倾臣 > 第一百三十章·不做皇帝又是如何(二更)

第一百三十章·不做皇帝又是如何(二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梅花扣·君本倾臣,第一百三十章·不做皇帝又是如何(二更)

    对于进香这种事情桑蔚珣向来是很不耐烦的,好不容易走完了一系列的步骤,他才稍稍地歇口气,刘福德便走至了他的身边,声音略有些提高:“皇上不好了,众大臣们全数都聚在养心殿门口指责长公主,奴才怕……”

    “朕敬他们一尺,他们倒是敢上房掀瓦了!”身上繁重的服饰在他说话间便全数脱却了下来,原本想上去帮忙的宫女皆是被他浑身的含义给吓得不敢动弹。爱睍莼璩

    “备马回宫。”桑蔚珣脚下飞快地走着,心里却差些抓了狂,那些该死的大臣要敢伤害姐姐半分,他定要他们五马分尸!

    当他赶到养心殿时早已不见了任何人的身影,他喘了口气,半眯着眸子立于殿门口,提手朝侍奉在一处的宫女摆了下手,那宫女缩了缩脑袋才小步小步地走至他的跟前。

    “方才发生了何事?若有半分隐瞒,朕便砍断你的手脚。”他才不相信那群该死的大臣会这般容易地善罢甘休,在他来迟之前,一定发现了什么事情熹。

    宫女颤颤抖抖,将求助的目光看向了桑蔚珣后头的刘福德,却见他朝她笑着点了点首,她便大胆地说出了口:“皇上离宫后不久,文武百官们都聚集在了养心殿,后来不知为何公主殿下便来了,他们,他们就开始骂公主,后来……后来便用象笏扔在公主的身上。”

    见桑蔚珣的脸色在她每说出一个字之后都阴下来三分,宫女吓得便软跪在了地上:“皇上恕罪,因他们是朝中重臣,奴婢们都不敢上前阻拦……”

    袖下的拳头握地“咯咯”响,他的脑海里不住地浮现那一幅幅画面,他们怎敢!怎敢如此对他的姐姐!“很好,很好,他们倒是真有志气呀,全然不将我这个皇帝放在眼中!靴”

    甩袖放下一句话便直朝着长安殿而去,而刘福德却未曾紧跟在后头,止住了脚步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眼前,才直起身来,从袖间掏出只银袋,丢到宫女的手中:“说得好,这是赏你的。”

    “谢刘公公,为刘公公做事是奴婢天大的福分。”宫女忙抱紧了银袋,生怕它下一刻便会消失不见一般。

    刘福德满意地点了点首,随即便顺着桑蔚珣的方向追去了。

    桑玖韶才抹好了药膏,都还没来得及放下袖子,殿门便被人给一脚踹了开,她无奈地叹了口气,不用看便知道会是何人。

    这次桑蔚珣倒是出奇地没有一下子便奔了过来,而先是站在门口盯着她的手臂看了许久,才动了下身子,口中已吩咐着:“传太医来。”

    “不必了,一点小伤而已。”若是传太医来,那她背上的伤岂不是也太难看了些?她觉得还不如稍微忍几天,反正也只是淤青,过那么几天便会慢慢退了的。

    见他阴着脸不说话,她倒是笑笑先开口了:“皇上不是进香去了吗,怎么回来得那么早?”

    他缓缓走至她的跟前,半蹲下身子,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她的双臂,像是要深深印在脑子里一般,“姐姐你打我骂我吧,都是因为我,不然他们不敢对你这般地……不敬。”

    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不敬”两字,她听罢却不由讪笑,将衣袖拉下来盖住了淤青,“要打你骂你我也得要有力气,但现下很不幸的是我真没什么气力了,还是等到……”

    他一下便搂住了她的脖颈,将脑袋深深地埋了进去,滚烫的泪水便一滴接着一滴地砸在了她的肌肤之上,“姐姐我们走吧,我不要做这个皇帝了,做皇帝也没用,我连姐姐都保护不了,还要这个碍事的身份做什么!”

    她怔了怔,想笑却怎么也笑不起来了,眼前这个曾经还在她的腰间,缠着她笑得无忧无虑的小少年,早已将照顾她放在了自己的心坎上,于他而言,他做皇帝是因为姐姐,不做皇帝,也为了姐姐。

    “谁让你说这样的傻话,你身上背负的可不只有姐姐一人,你乃是……”

    她话都未说完,他环在她脖颈处的力道便重了好几分:“我不管我不管,什么北晋皇帝,什么肩负万民,那干我何事!谁爱当便让谁当去!”

    “桑蔚珣,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讲什么?!”她一把便推开了他,带着些许怒气责问着。

    “我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从来都知道,皇帝有什么好的,都是因为做了皇帝,所以姐姐才不愿理我了,也不再像从前那般地待我了,我为什么要做皇帝……”他几乎便是撕心裂肺地喊出了口,蹲在了地上,埋着脑袋,声音哽咽。

    他对她的依赖,在岁月的累积中早已成了一种死生无法磨灭的习惯。

    “是姐姐的错。”她赤着脚便下了床,伸手抱住了他,无声地叹了口气,她终是无法对他心狠,他是她唯一的弟弟,自小便倾尽了所有疼爱的弟弟。

    ————————

    四周紧闭的密室之中,聚集了数名还未来得及除去官服的大臣,石门在一片寂静之中被推了开,一张中年男子的脸便呈现在了眼前,他们忙垂下首行礼:“参见王爷,不知王爷将我们等人带来此处所为何事?”

    “难道各位大臣们是要回府等着皇上下诏处死吗?”男子劈头盖脸地便是一句叫众人全数变脸的话。

    “王爷这是何意?”他们本就怀中一颗忐忑不安的心,如今又听他这番言语,就更加稳不住了。

    男子大笑一声,“是要坐以待毙处以满门抄斩之刑,还是放手一搏,成者皆加官进爵,便要看各位大臣们如何想了。”

    他再一次抛出的话却足以叫在场的人震惊,他竟是要谋朝篡位!“王爷,这是,这是在开玩笑吗?”

    “皇上残忍无道,早已是民生哀怨,本王只不过是不想看到天下苍生受苦,才站出来有此一言,若是各位大臣们害怕了,本王自是不会强求,只是……出了这个门,本王可就保不了各位了。”

    这是威胁,却也是十分诱人的条件!他说得一点也没错,他们今日这一举之后,皇上定会知晓,而皇上向来将桑玖韶放在首位,他们这般地羞辱她,皇上怎能轻易放过他们。“我们怎知王爷说的便能做到,到时王爷若是翻脸不认人了我们该要如何?”在一阵沉默之下,便有一看上去颇为年轻的大臣出面言语。

    男子提了提手,对身旁的侍从吩咐了一句,便见那侍从出去片刻就取过来了一本册子与一支毛颖,他摊开册子抬眸道:“若是相信本王,便在这册子上签上名字,事成之后,本王定叫各位大臣们享尽荣华富贵!”

    ————————

    桑蔚珣哭着哭着便在她怀中睡着了,同小时候一个样,两腮还挂着闪亮亮的泪痕,她颇为无奈,一一拭去泪渍,微一抬首便瞧见站在殿门口的一角身影,笑了笑,唤来宫人将他抱到床上。

    她随便拿了件衣裳披在身上便走了过去,“到内室说吧。”

    此人正是谷雨,她一早便听婢女说皇上丢下了进香的一切琐事,赶着回了皇宫,气冲冲地便进了长安殿,而她还没进来,便听到里头传来桑蔚珣几乎是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那个少年,哭着说他不要当皇帝;那少年,埋在那人的颈间说做皇帝有什么好,他连姐姐都保护不了;那少年……呵,她本就不应该抱有什么念头,可她就是控制不了自己,在听到他的每一句话时,她都能很清楚地感觉到心都某处,一点一点地在碎裂。

    碎到最后便怎么也拼凑不回了。

    “你的毒还没解,一月之后便会呕血腹痛而死。”一进了内室,她辟头便是这么一句。

    桑玖韶看了看她,淡笑道:“我记得你从前可不是这般心狠之人。”

    “心狠?比起公主殿下而言我觉得真是有过之而不及了,离开阿珣,我自会给你解药。”她冷哼一声,并不领桑玖韶的情。

    她笑着摇摇首,朝谷雨朝了朝手,语气很是平淡:“你会一直陪着他吧?”

    虽是不明白她话中到底是什么意思,但谷雨还是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自然,只要没有你,他会很好的。”只要没有她,他依旧便会是个好皇帝。

    “记住你今日所说的话,我便把他交给你了,不管日后发生什么事,你都要待他好,其实他是很容易便会满足的。”她微微一斜首,顿了顿音调才补充道:“从前一闹脾气一只糖葫芦倒是能很快笑起来,不过现下恐怕是要费些脑筋了。”

    她站起身来,不妨眼前猛然一针漆黑,她闭目睁开,依旧不曾见到一丝的亮光,伸手在眼前挥了挥,竟是一点也感觉不到,这下她笑得有些无奈了,她将身上的毒都逼到一处果然是有副作用么?

    缓轻了毒素带来的后果便是瞎了?将手收回自袖间,闭目只道:“你回去吧,我相信你会待他很好。”

    ————————

    在这儿稍微说一下,只要童鞋们投票票啊留言之类的,偶都会努力加更的,若是大家没反应,我就只能没动力地只码一更了。。。乃们也给点力呗,我眼都码瞎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梅花扣·君本倾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兮清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兮清莎并收藏梅花扣·君本倾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