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梅花扣·君本倾臣 > 番外:若是坏,便坏到了一块儿(7000+)

番外:若是坏,便坏到了一块儿(7000+)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梅花扣·君本倾臣,番外:若是坏,便坏到了一块儿(7000+)

    桑玖韶初初以为方君眠说要带她游遍万水千山不过是随便说说罢了,但没想到他真就带着她在半年之间逛遍了大川江河,而一路桑玖韶很负责任地发挥了她厚颜无耻,一刻不休的精神,到处惹下事来。ai悫鹉琻

    分明是银子多得可以砸死人,却硬是要去抢人家小娃子的糖葫芦,舔了一口之后才无辜地眨眨眸子,将糖葫芦递给面前被她吓傻的小娃子:“这么瞧着我做什么呀,哝,还给你好了。”

    她话落那娃子便“哇”地一声哭出来,引得路上的行人纷纷驻足看着她,指指点点的说着:“啧啧,这人是怎么回事呀,连小孩子的东西都会抢?”

    闻着孩子,一妇人手中捏着把大勺便冲了出来,一看便知晓是自家的儿子受人欺负了,二话不说便抡起大勺怒道:“看你长得有皮有脸的,怎就如此无耻,连我孩子的糖葫芦都会抢?!今日老娘非跟你拼了不可!”

    说罢妇人便要冲过来,一袋沉甸甸的东西忽地便划过半空丢掷到了她的怀中,在她愣神之下,桑玖韶便被拥入了温柔的怀中,一道不清不淡的嗓音随之传来:“拿了银子便闭上嘴,杀猪模样地叫不知是何人恬不知耻。旄”

    “不是让你在桥上等我么,怎么又乱跑了?”说罢方君眠便探了只手,轻轻将她面上的一缕碎发别到了脑后,完完全全地忽略掉了因他的一句话而气得呕血的妇人。

    “闲着无聊便想来逗逗小孩子了,但不想如今的孩子还真是很难惹呀。”桑玖韶很是无辜地耸耸肩,自方君眠的手中取过了由一方油纸所包的糕点,拆开一块便咬了口,“此处离南魏是不是也不远了?”

    在方君眠冷淡的目光下,围观之人迅速地散了去,而那妇人一看袋子里的银两足够她花半辈子的,便闭了嘴再也不敢多言,抱着自家的孩子一溜烟地便没了身影崛。

    “嗯,桑桓睦确然是个明君,覆灭了南魏也未曾为难百姓,如今南魏诚服,这天下也算是四海升平吧。”这么多年攻于心计,他自然是不可能说不管便彻底放手的,但他也只是偶尔地搞些小动作。

    南魏因他而覆灭,而他终也不是太心狠之人,有些事既然已付出了代价,也便就够了。

    “小眠小眠,我走累了。”将一整块的糕点塞进了口中,嘴上却得寸进尺地嘟囔着,她分明只走了几步路,现下却敢在他的面前喊累,不过方君眠只是宠溺地笑笑,拭去她唇畔的残渣,蹲下身子来将她背起。

    双手环住他的脖颈,凑近嗅着自他体内传出的淡香,“小眠,有件事我一直想问来着。”

    “什么?”感觉到背上之人温热的鼻息扑腾在脖颈之处,他微微侧了首,轻笑着回了句。

    “你何时喜欢我的呀?唔,不过我怎么觉得一定还是我早呢?”这个问题其实她很早就想问了的,不仅是在她的眼中,甚至是所有人,都认为方君眠会喜欢她简直就是个奇迹。

    她桑玖韶古今风流无双,向来是没皮没脸,气死人不偿命,招人嫌的类型,而方君眠呢,样貌绝世便算了,才谋更是举世无双,那可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夫君。

    这强烈的反差便让桑玖韶心中很是郁闷了,她桑玖韶虽是没有长得倾世样貌,但好歹她在北晋也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吧,怎么这随便一比间她便成狗屎了呢?

    “你最无耻的时候。”他闷笑着应话,这话题也亏得桑玖韶能想得出来,他何时喜欢她?或许连他自己都不晓得,他向来都认为自己本便无情无欲。

    但当他知道她为了能让他站起来,花了几夜的功夫亲手打下木桩,其实那一刻他的心便已经开始破碎了,到了后来他便也懒得再拼凑回去了,他方君眠便是喜欢桑玖韶,且要用一生来爱她。

    在他的容颜上重重波了一口,才心满意足地吹着口哨道:“我一直都很无耻来着,小眠小眠,这下可是你自个儿跳进无耻之人的大坑中的哟~”

    她刚调戏完,便被一双有力的手一下子地抱到了胸前,二话不说便吻住了她的唇,且还不是一沾即逝的那种,很灵巧地流连进了她的口中,带动着她一同缠绵起来。

    “便算是罂粟,方某也心甘情愿。”抱紧着怀中的人儿,这辈子,下下辈子,他都不会再松手。

    ————————

    他们到了南魏直接便去了十里桃园,当下正是初春时节,冬意似乎还未全然散去,但放眼望去已有数株悄然绽出小花骨朵了,迎风羞答答地立在了枝头,恍如那日她在树下将一树的桃花兜进了自己的怀中。

    寺庙之中的老和尚竟然还能认得他们,见了他们便合着双手笑道:“女施主,别来无恙。”

    “大师这儿山好水也好的,还有十里桃园相伴,我来到此处都舍不得离开了。”这次桑玖韶竟是出乎意料地未曾对老和尚无礼,反而开口就是好话,且说完还稍稍凑近了些,轻语道:“敢问大师,庙中的老槐树可还在?”

    得到老和尚的点头,桑玖韶拽着方君眠便冲了进去,一路极是熟悉地进了后院,才半年的功夫,树上的合欢木又多了一半,桑玖韶点着脚努力地找树上的东西。

    但眼睛都快看瞪出来了,依旧没找到她当初所挂上去的合欢木,她记得她当时明明是将它挂到最高处了呀,哎,现下没了武功便是不好,都不能亲自上去查看查看。

    而方君眠一直淡笑不语地看着她四下里找着,待到她找累了,停下来喘气之时,他自后轻轻地搂住她,手心上的东西递到了她的跟前,“韶儿可是在找这个?”

    “呀,它怎么这么不乖,跑到你那儿去了。”说着便要将爪子探过去,方君眠怎会如此轻易地将合欢木给她,往后一缩便轻松地避过。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我当时便看到了。”他如是说着,却足以叫桑玖韶不由红了面颊,一把抢过合欢木。

    她向来便最为烦吟诗作对了,那日浮现在脑海的便也就这么一句话,觉得还不错便写了下来,且她还在合欢木上很认真地写上了她与方君眠的名字,那时她便爱他如痴。

    “你身上还藏了什么东西?快快交出来!”说话间她的爪子便探向了他的里衣,毫无顾虑地开始一通乱摸。

    他的呼吸一滞,扣住她的手腕便顺带着将她拥进了怀中,在她一脸不知所以之下,他低沉的声音在头顶徘徊开来:“韶儿,你可知自己在玩火?”

    未等桑玖韶回话,他扣住她的腰肢,稍稍一退便抵至了老槐树上,一时力道微微大了些,在他垂下首吻她的同时,连带着上头各色各样的合欢木一同坠落了下来。

    一时纷纷乱乱的,刹时迷了双眼。方君眠一把便将她抱了起,她一声嬉笑传来:“小眠小眠,你将人家的合欢木都震落了下来,这样做委实太缺德了些。”

    “近来我较为喜欢做些缺德的事。”他不说倒好,一句话出来便将桑玖韶抵得死死的,不用他自个儿承认,他近来已经明显开始走向她那无耻的茫茫大道了。

    直接一脚便踹开了门楣,进去之时顺带一勾便掩上了门,将桑玖韶放置在床榻之上,而后不由她再有任何言语,俯身便亲了下来,与此同时他的手臂往里一扬便将她带进了里头,手上极其迅速地解开了她的外衣。

    而桑玖韶则是很自觉地扯开了他的衣衫,在一线春光外露之时,她忍不住说着:“啧啧,这细皮嫩肉,吹弹可破的,当真是秀色……唔……”后头的两字还未补充完整,便被方君眠给吻了去。

    湿热的唇沿着脖颈,咬着锁骨,一路攀援而上,叫她全身酥软下来,再也没有力气废话,他的手臂自后环住了她的腰肢,褪去了身上所有阻碍的两人紧密地相融。

    噌了噌双腿,她有些不由自主地扭了扭腰肢,他顺带着将她的腰托上了些,在她思绪一片迷离间便挺了进去,身体被打开后竟是一阵接着一阵的空虚,而方君眠却突然顿了动作,在她双眸迷惑之下,他唇角一勾。

    “细皮嫩肉?嗯?”忽然一个深入,身体被撑开到了极致,初是一种撕裂般的触觉,但取而代之的便是难以言喻的微妙感,这厮毕竟还是寺庙,她为了不唤出声来,便一口咬在了他的肩上。

    可方君眠却是不大满意了,全部退了出来之后,又是一个完全的进入,口中笑意深深:“吹弹可破,秀色可餐是么?”他的动作慢慢变得迅速,每一次退出进入都很是彻底,让她饱满到极致。

    “嗯……小,小眠……你太太坏了……”松开了口的同时,她便不由低吟出了口,破碎的话语在初初蹦了出来便被他以唇含了住,轻而易举地在她的口中搅乱了一池春水。

    “这个措词我现下较为喜欢。”口中吐着热气,凑着她的耳畔同时亦是不忘轻咬上了她的耳垂,在她扭了扭身子的同时,他再次毫无保留地闯入,身下的结合蔓延至了全身,前一刻还稍稍缓下的饱满感再次被他给填满了。

    他抱着她,一遍一遍地索要着她,在她的全身各处留下只属于他的印记。

    待到她精疲力竭之时他才停了下来,一手揽过她,简略地拭去了她额上的热汗,她在朦胧之际亦是反搂住了他,嗅着他身上独有的清香,笑道:“小眠你从前实在是装得太辛苦了。”

    “所以现下懒得装了,日后韶儿自可慢慢体会。”他从未说自己是个君子,只是没办法,有时一个人长得太正经了便很容易让人误会,而桑玖韶当初便是在他一脸温和之下上的钩。

    ————————

    前几日桑玖韶不过是随口一说,而后方君眠真就毫不客气地在寺庙之中住了下来,老和尚自是很欢喜的,方君眠下得一手好棋,且对于佛道一点即通,和老和尚聊起天来可谓是连绵不绝的。

    桑玖韶懒散地躺在一旁,伸了个大懒腰,半眯着眸子看他们俩拼杀,打趣道:“小眠小眠,大师这般欢喜你,要不你便皈依我佛呗?”

    “你舍得我便去。”眼也未抬,在老和尚面前丝毫不掩饰地抛出句极其暧昧的话语,倒是引得桑玖韶微红了面颊。

    她家小眠近来的面皮厚得都快赶上她了。看了眼旁处的糕点,蹶蹶嘴道:“小眠小眠,近来我甜食吃腻了,能不能换个口味呀?”

    “想吃什么,我现下便去做。”对于桑玖韶而言,她真是嫁了个百年难遇的好夫君,样貌好看便算了,而且这厨艺也是顶呱呱的,随便露两手便将她从前自吹的好厨艺给踩在了脚底下。

    “梅子,要晒干的那种哦。”说着她便不由舔了舔自己的下唇,跳下了椅子,走至棋盘处沾了一字,随便地落下,后将其给一手打乱,笑得一脸真诚:“好饿好饿哦,大师定也饿了吧?”

    分明就是她自己嘴馋了。方君眠笑得无奈,却也没有要继续对弈的念头了,起了身来一把搂过了她,掐掐她的脸蛋,淡笑道:“晒梅子也要等到明日,现下天色已经晚了,还是先用晚饭吧。”

    桑玖韶很乖地答应了下,但到用饭时她便闹脾气了,手中捏着竹筷,无数次地刺穿了千疮百孔的饭粒,往她的碗中放了块肉,便见她往前凑了一下,忽然便捂住了自己的嘴,冲出了屋子。

    方君眠手抖了一下,不知何故,忙跟着她一同出屋,看她抱着根木桩干呕,呕了半天也没吐出啥东西来,“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不知道,看到那块肉有种想把它踹飞的冲动。”任由方君眠将她轻搂进怀中,一只手便被他顺带抽了过去,细细把了一下,忽然便顿住了动作,面上先是一丝难以置信,过后便是难以言表的欣喜,将不明所以的桑玖韶一下给融进了胸前。

    “我一直想我们若有孩子,会长得像你还是像我。”他在她的耳畔柔声细语着,却叫她抵着他胸前的动作僵硬了住,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方才所听到的。

    “我,我们有孩子了?”声音是克制不住地颤抖,方君眠轻笑出声来,柔柔回了个字:“是。”

    桑玖韶向来乱蹦乱跳惯了,便算是如今有了孩子,她还是安分不下来,方君眠为了不让她跳出事儿来,便提前向老和尚告了辞,前往雁奚山而去。

    他们好不容易才能出来游遍大川江河的,桑玖韶怎么肯愿现在便回去,缠了他一夜,嘴皮子都快说破了,方君眠依旧无动于衷,只亲了亲她的额首柔声道:“韶儿,你身子本就不是很好,只有去纤谌那儿我才能安下心来。”

    她张张嘴才想反驳,便被塞进了颗梅子,“这样便乖了,梅子好不好吃?我晒了两天的。”

    “……”她怎么觉得她越来越像个小孩子,时时要被他给哄着了?

    ————————

    他们初初来到雁奚山,便被兴致勃勃的苏染来了个熊抱,开口便是:“公主殿下你再不来我恐怕就要无聊死了!”

    方君眠微微蹙了眉,不动声色地将苏染的爪子从桑玖韶的身上拿下,淡淡道:“韶儿现下有孕在身,还请郡主凡事要小心些。”

    一口淤血喷出。桑玖韶抽了抽唇角,果然看到苏染先是一副愕然的模样,转而迅速绽放了灿烂到极致的笑容,颇为意味深长地自上而下打量着她,“啧啧,方大公子下手够快的呀,唔,这样我可是老有压力的……”

    苏染还未感慨完,便被纤谌一把拽了过去,语气颇为无奈:“你说要学着矜持的。”

    “嘿嘿,慢慢来,慢慢来嘛。”苏染肉笑几声,半倚在纤谌的身上,忽然举起了只爪子喊道:“我照顾孕妇很有经验的,真的真的!”

    “你何时还照顾过孕妇了?”纤谌显然是一副打死不信的模样,苏染蹶蹶嘴撇过脑袋,“我好歹替郡主府里的马儿接生过,难道这个经验还不够深么?”

    众人顿默,直接无视了她自吹自擂的话语,拔腿便往里头去了。

    不过接下来的日子桑玖韶当真是懊悔莫及了,纤谌显然是有一副不将她喂成胖猪便誓不罢休的气势,一日之内便开了各色的补药,全数由苏染亲手煎来,笑吟吟地端到她的跟前。

    她一阵作呕,忙推了开拔腿便往屋外跑,却是不幸地撞在了初初要进来的方君眠的怀中,爪子扒上他的脖颈,挤出几点泪花:“小眠小眠,快点来救我啊……再喝下去我就要变成大肥猪了!”

    搂住了她的腰肢,顿了顿,唇边的笑意愈深:“嗯,看来还当真是长了一圈的肉。”

    一头栽倒在他的怀中。呜呜,他们都合起来欺负她……

    “哎呀,你又缝错了,太笨了!”苏染抬头看了眼桑玖韶手中缝得乱七八糟的孩装,再一次毫不留情地抛过去了一句。

    桑玖韶扯着手中的孩装,瞅了半晌还是没敲出来其中的端疑,“不是你说这样缝的么?”

    “我亲爱的公主殿下哟,你怎么一有了身孕便笨得那么笨了呢,你这样委实可不好,会把白痴因素传给你的孩子的。”苏染又是啧啧了两声,完全无视了桑玖韶脸上连续冒出的黑线。

    不过待到八个月之后她便缝得有模有样了,但她的身子显然就变得笨手笨脚了,每日地都慵懒地躺在椅子之上晒晒太阳,偶尔地吃上几颗酸梅。

    因是到了初冬的季节,方君眠便从山下买了许多绒软的冬衣,将桑玖韶穿得那叫一个严实,她慢慢半坐起身来,托着下颔笑吟吟地看向自家的夫君:“小眠小眠,你都想了那么久了,到底想好名字没有呀?”

    “不是你前几日硬是吵着要由你来取么?”手上继续描绘着画,待到最后一笔收回,他才悠然地回了句,桑玖韶忙凑上前看,发生上头画的便是她大肚便便,慵懒躺于太妃椅上的模样。

    这样也委实太难看了些。她心中想着,便要伸手去拿了它,不想方君眠反应比她快多了,流袖带动着画卷,一手勾上了她的腰肢,往身上一搂,便叫她奸计无法得逞。

    “忆情忆情,小眠觉得这个名字如何?”见捞不着,她便也懒得去拿了,脑中忽然便窜出来名字,她觉得此名字甚好,不论男女都可用。

    “只要是韶儿想的,无论什么都好。”他复又坐下身来,将桑玖韶放置在自己的腿上,手已在轻轻地为她按摩着腰,她说她最近腰酸,他便特意从纤谌那儿学了几招。

    孩子是在寒冬将近,腊梅漫山绽放时才出世的,但当方君眠有些不大习惯地将粉嫩的娃子抱在怀中时,他踌躇了半晌:“不是说……孩子一出生便会啼哭么?”

    苏染好笑地看着平日里云淡风轻,风度翩翩的方君眠初为人父一脸的不知如何是好,便将孩子给抱了过去,倒立起来便朝着他的屁股打了下去,一声响亮的啼哭响彻在了屋顶。

    “这孩子一出生便欠抽,嘿嘿,日后一定很好玩。”由着方君眠将啼哭不住的孩子抱回去,苏染不忘调嘅一句。

    而桑玖韶无力地躺在床上,在方君眠将孩子抱过来于她看时,她抽了抽眼角,不由说了句:“唔,我们小忆情怎么那么丑……”

    众人汗颜,哪有做娘的还嫌自家孩子丑的?这话怕也只有桑玖韶能说得出来了。

    不过随着小忆情逐渐长大,这样貌越来越像方君眠,但这脾气却像极了桑玖韶,都是属于唯恐天下不乱的类型,而比小忆情晚出生两年的苏染与纤谌的孩子容瑄便不一样了,虽同小忆情一般是个实打实的男娃子,但这娃子显然就是随了纤谌的。

    一天下来也挤不出三句话来,而小忆情就不一样了,每时每刻地便在容瑄的跟前晃悠来晃悠去的,可谁叫人家容瑄性子好,分明就是小忆情比人家大了两岁,可到头来都是容瑄在平日里照顾着他,这主次颠倒得实在是太厉害了。

    但桑玖韶显然是很喜欢这种情况的,她好不容易才将小忆情拉扯到能蹦能跳了,且容瑄这娃子实在是靠谱得太令人放心了,她后来便干脆将唯恐天下不乱的小忆情丢给了容瑄,而她则是与方君眠过幸福的二人世界去了。

    可这样苏染便不干了,在小忆情一天之内打碎了二十口碗,将纸窗捅破三次之后,苏染拽着他便直冲进了屋子,“桑玖韶,你丫丫的快把这个混世魔王给老娘丢了!”

    小忆情平日里谁都不怕,但却独独只怕方君眠一人,在方君眠微微蹙了眉,朝他勾勾手时,他吓得忙甩开了苏染的手,拽住跟随在后头的容瑄的衣角,躲在他的身后,口上结巴:“爹,爹爹,情儿知错了……”

    桑玖韶悠哉悠哉地吹了个口哨,将小忆情招过来,一把搂进怀里,开口便是一句雷死人的话语:“情儿,你可欢喜小瑄呀?”

    “……嗯。”虽然不懂她口中的欢喜是什么意思,不过他向来便喜欢同容瑄一起玩耍,因为容瑄脾气好得像是从不会生气一样,他可以尽情地欺负他。

    在苏染唇角一阵抽搐之下,桑玖韶朝她眨了眨眸子,“你看看,咱俩儿子有向断袖方面发展的可能性,作为父母,我们不可对这种感情太过于鄙视,要懂得成全他们。”

    “桑玖韶,你丫的再给我扯屁,我撕烂你的嘴!”苏染差些被她气出三升淤血来,抄起家伙便要跟她拼命。

    至于这两娃子到底有没有朝着那方面发展,那还真是不好说,不过容瑄倒是很听桑玖韶的话,在她要与方君眠过二人世界时,他便会很主动地来带小忆情四处打酱油。

    桑玖韶原本以为初为人父的方君眠应当对孩子会比较严厉些,但她显然想错了,方君眠一开始的想法便同她一个样儿,完完全全的便是野孩子般的放养式,但每隔一段时间方君眠便会教他一些东西。

    武艺自然是要用来强身健体的,但小忆情显然是曲解了方君眠的初衷,后来便发展为四处地欺负其他孩子;至于医术嘛,他跟着容瑄一起便不得不被纤谌压着学。

    容瑄喜欢学一些行医救人的医术,而小忆情则是什么最毒他便学什么,倒是完完全全向着桑玖韶当初的方向去了,尤爱制毒,学得也很快,但他又是个坐不住板凳的人,过不了几个时辰,便会强拽着容瑄到外头疯玩去了。

    “小眠小眠,你这父亲做的也太不负责任了些吧?”往口中塞进颗葡糖,目光望向那两个畏畏缩缩的小身影闪下了山,她托着下颔微侧了个身,朝方君眠舔了舔唇瓣。

    “可我觉得如此甚好,不然……我如何吃定你?”说罢便俯身吻了下来,两人的气息交融又缠绵,在间或的喘息声中,心儿仿佛是漂游至了碧云之下,白云之上。

    红梅盛绽,落瓣起伏飘荡,在清冷的意境之中似是被添上了一笔融融的暖意,在清风淡影之下,荡荡漾漾地飘至,与天际明霞交织蔓延在了一块儿。

    似是有人长身而立于那初绽的盛梅之下,笑意斐然:“本公主现下有些后悔,如今才见着小眠丞相。”

    ————————

    PS:这个番外不算太迟才来吧?嘿嘿,番外自然得是要甜甜蜜蜜的啦~呀呀,偶的猥琐同桌是只大大的腐女,一定要偶加上*的情节,这个。。这个,这个算么?哈哈~偶是觉得他们这两个娃纸都很可爱哟~

    乃们想看谁的番外尽管跟我说,我尽量都满足童鞋们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梅花扣·君本倾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兮清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兮清莎并收藏梅花扣·君本倾臣最新章节